《萌宝突击,妈咪是满级大佬》小说章节列表免费阅读 墨靳臣秦意小说全文

村民和秦意对此毫不在意。

把两人赶走后,村民咧着嘴乐得欢,纷纷昂首挺胸向着秦意表功。

见着秦意拖着行李箱,纷纷关切道:

“秦老师是要出门吗?”

秦意点点头,听到村民不舍道:

“秦老师要去哪,还回来吗?”

有村民悄**看了眼小团子,龇牙笑嘻嘻:“秦老师是要去娃娃爸那吗?秦老师帮我们很多了,是该多陪陪娃娃。”

小团子知道村民点名说的是自己,颇有些骄傲点点头:

“是哦,妈咪要跟我回家啦。”

秦意清冷的眸底划过丝笑意。

两人和村民告别后,坐上墨家的车回到墨家。

——

“墨宴修,去墙角面壁两个小时。”

刚进门,就听到墨靳臣冷冷的中低音传来。

秦意抬眼看到一脸黑臭的墨靳臣靠坐在沙发上,手上拿着什么在看。

墨宴修苦兮兮地从秦意身后走出来,耷拉着脑袋,像喝了苦药水一样:

“爹地,不要嘛,我又没做错什么。”

“呵,之前你擅自调取基因匹配度的事,我还没找你算账!今天居然还旷课!”

墨靳臣淡淡的抬起头看向门口,无视小团子的撒娇。

墨靳臣对小家伙的教育向来严格,即便小家伙罕见地聪慧,又是含着金汤匙的小王子,但墨靳臣从不轻易惯着他。

墨宴修也知道爹地的狠心,哪怕他掉多少金豆豆,墨靳臣这个大渣男也不会心软,他圆碌碌的小眼睛一转,转身扑进秦意的怀中:

“我不要嘛,又要我面壁罚站,小孩子不能体罚的,妈咪,你让爹地不要罚崽崽好不好,看在崽崽今天那么乖陪你去搬小草小花的份上。”

秦意嘴角抽了抽。

明明是小团子自己无聊,要跟着一起去。

再说搬花,也不过是小家伙看着花草起劲,自己非要带回来一盆。

不过,小团子的毛茸茸的小脑袋在她怀里拱来拱去,秦意心里有些无奈,她看着墨宴修,嗓音清冷懒声求情:

“他不过是个孩子,墨先生也不必太过严格,再说今天是我明知他要上课,还带了他出去的,要是罚,不如我替他顶了吧。”

墨靳臣:……

这个女人的想法真是异于常人。

怎么顶,让他罚她面壁吗?

“他已经不小了,秦小姐不要太惯着他,动不动不想上课,就是不对。”墨靳臣墨眸微垂,掩下眼底的颜色。

不小?

这个小团子不是才四岁吗?

秦意原本也不好掺和墨靳臣管教自己孩子,只是今天这事她也有参与,所以不论怎样也不能坐视不理:

“不就是一节钢琴课吗?既然落下,我来给他补上就是!”

话落,墨靳臣与墨宴修皆是一愣。

墨宴修将脑袋露出来,眼睛一亮:

“妈咪,你会钢琴呀!”

墨靳臣也有些惊讶,虽然他相信那天秦悠和叶眉的话不可信,但也没想到这个女人居然会钢琴。

她看了眼小团子,点了点头:

“略懂一点,应该够教你了。”

秦意对钢琴何止略懂一点。

造诣上比一般钢琴家还要深几分。

不止钢琴,包括各种乐器和其他艺术。

该考的证拿的奖都有了,师父当时教导她,有没有都不妨碍她要去学会欣赏这些,虽然她无心艺术,不过学的倒是博而精。

墨靳臣若有所思地看向秦意,眸色深邃,见墨宴修期待地看着他,最终点了点头。

他一个好字还没说出口,一旁的墨宴修趁机接着搂着秦意的腿问:

“那妈咪,你会不会程序、数学、礼仪、历史呀!会的话,这些课你来上好不好。”

秦意嘴角一抽,推了推小脑袋:

“抱歉,不会。”

会也不能说,不然会累死。

墨靳臣看着两人的互动,唇角勾了勾。

就在这时,管家把秦意带来的盆栽放到花园后,眉头紧锁,苦恼地走过来问秦意:

“少爷,秦小姐,您带来的那几盆花打起来了怎么办?”

管家说的打起来,其实是指基因植物靠的太近,会彼此用藤蔓枝叶攻击的一种排斥现象,刚才交代的匆忙,忘记叮嘱管家要分开放置。

“您把他们放的距离间隔远一些就好,有两盆过几天要用,不会妨碍太久的。”

管家这才点头,松了口气准备照办。

墨靳臣深邃的目光落在她的身上,静静凝视了片刻,然后将手中的文件递给秦意,声音低沉:

“这是我们三个人的基因报告。我让人检测了我们三人的毛发,得出的结果。你可以看一下,之前宴修黑进基因库得到的只是粗略的信息显示,这份是十分详细的报告,准确率高达百分之九十九。报告上显示,你的确是宴修的妈咪。”

秦意眉头一皱,接过他手中的文件,粗略地翻看。

她是这方面的专家,之前墨宴修提起基因匹配度,不过是筛选匹配的简单粗暴的方式,并不算是一种证明,也就是说,基因匹配度高的大多和源基因相关度高,比如父子,母女,祖孙,但基因报告会十分详细地解释证明你们之间的关系。

看完这份报告,秦意说不出心中是惊讶多了些,还是释然多了些。

她垂下眸。

首先排除她和墨靳臣**的可能,除非她的记忆有缺失,不然她绝不可能会将这种事忘在脑后。

其次排除编造这份文件的可能,以她的专业目光来看,这份文件的绝对是完全真实的。

那么唯一能解释这件事的……

秦意的眸倏地冷了几分。

小团子听到墨靳臣的话,心情十分高兴,他正要喜滋滋地跟妈咪撒娇,却见妈咪似乎很不高兴,脸上冷的不行。

他是妈咪的宝宝这件事,有那么难以接受吗?

小团子有些委屈地看着墨靳臣,忐忑地叫了句:“爹地……”

墨靳臣当然注意到秦意的异样,看着脸色越来越冷的秦意,走进了些,压低声唤道:

“阿意,别吓到宴修。”

秦意的思绪从几年前那场地狱般的屠杀中抽回,她的脸色略微放缓,心中的激荡不安渐渐散去,安抚似的摸了摸团子的脑袋。

忽然间,才反应过来男人的称呼。

眯起眼,反问道:

“你叫我什么?”

墨靳臣勾了勾唇,墨眸深邃,低沉磁性的嗓音带了几分狭促暧昧,挑眉道:

“阿意,怎么了?”

秦意淡淡看了他一眼,男人挑了挑眉,凑近她,唇角微微勾起,声音低沉充满磁性:

“难不成我要一直叫我的未婚妻,秦小姐?”

哪怕是假的。

但是当着外人,这也显得过于疏远。

秦意明白过来男人的意思,抿着唇不说话。

墨靳臣掩下唇角若有似无的笑意,极具压迫地逼近她,附耳道:

“以后……你也叫我靳臣吧。”

他的呼吸扑在秦意的耳边,秦意对上他幽深如旋涡般的墨眸,从脖子到耳垂红了个彻底,她捏着指尖,不知为何,觉得心痒痒的。

就在这时,脚下的小团子捂着嘴笑得十分开心。

“小东西,你笑什么?”

秦意踹了踹他,挑眉问道。

墨宴修水葡萄似的眼珠子在两人之间转了转,搂着她的大腿,小脑袋往后一躲:

“妈咪羞羞,爹地羞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