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车上玩两个处 能让你湿到不行的小说

真好听,你自己谱的曲子填的词吗?好新奇,跟我以前听过的不太一样,不过很好听,很委婉,还有一点点忧伤。

铁毅此时已经没有那么恐惧了,借着幽微月光,已经可以看到岳颖在洞口不停的抖动双臂。你在干什么?

搓个绳子拉你上来啊。

哦,那个,那个你可以不用这么辛苦的,帮我给镖叔传个信,他会带人来救我的。铁毅有些狼狈的说着,脸红的厉害。

天太黑了,这一片又有很多陷阱,等他来,还不如我就顺手救你了。也不知道你是得罪了谁了,一心想要置你于死地,可奇怪的是又不肯下杀手,真是古怪。

铁毅一听岳颖这句话,干脆把铁枪扔在地上,靠着石壁说道:嫉妒我们家的人很多,会是谁要害我,我怎么可能知道,也许是京城里的大族,也许是西戎人。

铁毅接着说道:从我太爷爷起,我们铁家就是大周的望族了,到了先帝的时候我太爷爷在一次战斗中全家被围困,是靠先帝派的援兵才保住了全家人的性命。所以铁家家训第一条就是忠君报国,之后我太爷爷就追随着先帝建立了大周朝。

起先,铁家还是很兴旺的,光主枝的男人就有二十几个,分枝的就更多了,上上下下足有近百人,可谁知道西戎趁着我国国中内乱,前来犯边,烧杀掠抢无恶不作,先帝就派了我太爷和几个爷爷辈,叔伯辈的去守关,你知道他们守的是哪座关口吗?

岳颖咬着藤蔓,嘟噜了一句:是哪儿?

锁阳关!铁毅说出这三个字的时候,脸色狰狞起来,眼里充满了愤怒。

铁毅咬牙切齿的说道:当时的统帅是我太爷爷,我爷爷那时只是个副将,我的伯爷爷,也就是我爷爷的哥哥,当时是先锋,还有其他的几个兄弟,再下来就是几个年轻的伯伯,当时伯伯们还没有成家,也上了战场。

岳颖听的很激动,现实版的杨家将啊,听铁毅说的比说书人说的好听,后来呢?打赢了吧!

铁毅神色颓丧:当时关内缺粮,我爷爷就被派去催粮,而西戎的大军就在关外,那可是整整的二十万铁骑啊,而关内只有不到五万人,而且还粮草不足。

那可怎么打呢?骑兵虽然不擅攻城,可这么多人,锁阳关又没有天险可以凭仗,打起来,你爷爷很吃亏啊。

你真厉害,说对了,当时城里能用来防守的东西很少,我太爷爷……我爷爷来到粮库找到粮官,问他为什么还不发粮,他说没有民夫可用,其实他是故意想要推脱,就因为我爷爷没有贿赂他,他才故意不发粮草。我爷爷一怒之下斩了粮官,调集了粮草,这才往锁阳关赶。可是他回去的晚了,因为缺粮,我太爷爷他们硬撑了三天,锁阳关还是被西戎攻破了。

说到这里的时候,铁毅的声音有些哽咽了:我爷爷来到关下的时候,关上已经换上了西戎的狼头旗,而我太爷爷和叔伯们的头颅就挂在城墙上,每个人都是瞪着眼睛被砍的。听我奶奶说当时我爷爷就怒了,这是铁家的耻辱,慕容啸用我太爷爷他们的头颅羞辱铁家,羞辱大周。

铁毅的话里有些屈辱,似乎是隐藏着的伤疤,突然被揭开来,血淋淋的,心痛的厉害。

岳颖心里一阵悲凉,那是怎样的一幅场景啊,满是鲜血的城墙,不肯暝目的双眸,一日之间这么多亲人离世,铁毅的爷爷心里该有多么痛苦啊,铁毅虽然没有亲眼见过那种场景,但这件事情说起来,心里也很不甘心吧。
你别太难过了,他们都是好样的,用不到五万人挡住了二十万人的进攻,他们都是英雄。岳颖坚定的说。

你真是这么想的?铁毅很不理解,他太爷爷是输了啊,丢了锁阳关啊。

当然,敌我态势差距太大,换了是别人可能会更惨吧。岳颖皱着眉头说道。

可我爷爷不这样想,他觉得这是耻辱,必须用鲜血来洗刷。他召集了所有铁家的男丁,用了三个月的时间,把锁阳关又夺了回来,并且直杀到西戎的王庭,杀了慕容啸和慕容天,给我太爷爷和叔伯们报了仇,夺回太爷爷他们的尸骨重新安葬。可那一仗铁家死了六十多个男子,最小的只有十四岁。铁毅说到这里有些悲伤。

铁毅很自豪的仰起脸,他在自己家里,哪有机会这么跟人炫耀自己祖先的功绩啊,随便找一个人说的都比自己说的还要详细,还要精彩。

他一抬头,正好看见岳颖正盯着自己看,一双眼睛闪闪发亮,可直到现在,锁阳关依旧在铁家手里,已经整整三十年了。

真了不起啊!岳颖由衷的赞叹。

铁毅眼睛一亮,真好,被人称赞的感觉真舒服。

那你爷爷呢?岳颖不走心的又问了一句不着调的话,问完就后悔了,现在守着锁阳关的是个女人,自己这不是在给铁毅的心上撒盐吗?她真想抽自己一耳光。

谁知道还没等岳颖道歉,铁毅就说道:还在锁阳关,我爷爷说过,只要我们铁家还有人在,就一定不能让锁阳关落入敌人的手里,他就算是死了,也要守着这个关口。

铁毅略带忧伤的说道:他死后,我爹按他的遗言,把他的尸骨葬在关上,让他看着铁家的后代,一代一代的守着这块土地,守着这里的百姓。

岳颖很敬佩这位老将军,他是一位很值得尊敬的人。

我想去看看他老人家,你愿意带我去吗?

我没资格带你去见他。铁毅叹了口气。

为什么?

我没有上过战场,没有杀死过敌人,铁家的男人全都埋在锁阳关旁边的山上,那山叫将军山,那片墓地叫将军墓,皇上下旨建了陵园,派了专人守护。而铁家的家训是,只有上过战场有军功的人才能进去。在铁家的男人里,我是最没用的,到现在都还没有一点战功。

你怎么会这么想,你很了不起啊,比起别人来,你已经很有担当了啊,这么有责任感,还这么小的年纪就想着要保家卫国,这么有理想,简直太让人钦佩了。岳颖看着那双忽闪忽闪的眼睛,很激动的说道:真爷们!够有血性!

真的吗?铁毅有些不太敢相信,

从小以来,他听到最多的就是,奶奶说你还太小,这些事情你都干不了。

二婶娘说,不行不行,你还太弱了,现在打仗还轮不到你去。

五婶娘说,能打赢我再说,不放水的话,你连三招都接不住吧。

大婶娘说,你还是早点娶妻生子吧,林御史家的女儿不错,陈家的也不错……

其她人说只要能生孩子就行了,打仗不需要你……

铁毅短暂的回忆被岳颖的话打断了,认真说道,虽然我很想上战场,可我奶奶不让。她说不孝有三,无后为大,铁家十五家门庭都需要我撑着,不生出十五个儿子来,最多只能送粮草。我自从我爹死后,就再也没有进过将军山的家庙。铁毅说话很是不满,可又很无奈,谁让铁家的男人全都战死了呢。

什么?怎么能这样?那你不成种马了吗?岳颖大吃一惊,一跺脚,就滑了下来。

小心啊!铁毅见岳颖扯着那青藤就往山洞里掉落下来,赶忙起身,伸手去接住
岳颖下落的惯性太大,两人在地上滚了两圈,才停下来。铁毅在下,岳颖在上耳鬓厮磨,呼吸可闻,铁毅的手摸到个软软的东西,好奇的捏了一把。

岳颖如触电了一样,浑身颤抖着,嗯,了一声,正好吐在铁毅的耳边,这声音勾魂蚀骨,他身下的一个地方立刻变的坚硬无比。

你,铁毅知道男女大妨,两人这样亲密实在是不妥,可他的身体很诚实,一点都不想岳颖起来压到我了。

岳颖见铁毅又羞又耍赖的样子,又好气又好笑:明明是你抓着我不放好不好。

啊!铁毅此时才发现自己的右手,真的抓着岳颖的胸。他赶紧松了手,羞涩道:对,对不起,我,我不是故意的…..

岳颖故意逗他道:可我已经被你摸过了,你得对我负责。说完吻上铁毅的嘴唇。

铁毅大脑一片空白,此时还有点理智道:不能如此。

没等他说完,岳颖就含住他的嘴唇,撬开牙关,深深的亲了进去。

铁毅只觉得一条丁香小舌在自己嘴里轻舔吸吮,自己全身的毛孔都要舒展开了,又想拒绝又不想放弃这种销魂的滋味,他偷偷看了一眼岳颖沉醉的样子,认命的没有再拒绝,笨拙的回应着。

本来岳颖只是逗逗他,可谁知道铁毅居然回应了,岳颖中了大彩似的,动手解开铁毅的绦带,给他卸下铠甲。

解除武装的铁毅,就跟普通的大男孩一样,多了几分奶味,老是在岳颖的胸前蹭来蹭去。

你愿意给我生儿子吗?铁毅突然问了这么一句。

岳颖感觉十分扫兴,刚才的好心情一下子全没了,脑子里是一堆小不点爬来爬去,又哭又闹,自己手忙脚乱的样子。

岳颖皱着眉头说:能给我点时间考虑考虑吗?

铁毅突然紧紧抱住岳颖撒娇道:我们都已经这样了啊!

可是我现在还不想生孩子啊,我还这么年轻,那个岳颖见铁毅已经开始变脸色了,赶紧停下这个对话,道:我不想孩子生下来总是见不到爸爸。

爸爸?铁毅不解。

哦,你们这里叫爹爹。你说现在兵慌马乱的,孩子生下来没有父亲陪伴多可怜啊。

听到岳颖这么说,铁毅感同身受,脸色才好了一些,把岳颖抱的更紧了,在她耳边轻轻说了一句:我想要你给我生儿子,可以吗?我一定会好好活着,不让他失去父亲的。

岳颖思想完全不受自己控制了,点点头,再次吻上铁毅的唇,两颗年轻的心越靠越近,直到不分彼此。

岳颖清早被露水滴醒了,两人还紧紧的纠缠在一起,铁毅撅着嘴睡觉的样子很可爱,岳颖没有吵醒他,浑身酸痛不已,可她还是起身穿好了衣服,望着高高的洞口叹气道:该怎么出去呢?

小姐,你在哪儿啊?青梅的声音有些嘶哑。

岳颖大声叫道:这里啊,我掉进山洞里了,快来救我啊!

她的声音似乎被山洞禁锢了,青梅根本没有听到。

铁毅听到了岳颖的叫喊,一下子惊醒过来,看着自己赤裸裸的身体,很是害羞,岳颖在他前胸拍了一掌,道:快来,咱们两个一起喊,她们肯定能听见的。

铁毅脸又红了对岳颖道:你转过身去啊。

矫情,你浑身上下,我哪儿没看过啊。岳颖说着见铁毅的脸色由红转白,顿时听话的OK,OK我不看你小弟弟了。

铁毅的脸色又从白色变成红色:你以后不许这样。

岳颖听他的话有些撒娇的感觉,顿时全身骨头都酥了,你真是妖孽,以后也不许这样
铁毅黑黝黝的大眼睛无辜的看着岳颖,岳颖嬉皮笑脸的也看着他,忍不住在他的唇上又亲了一口:你就喜欢招惹我。

你说话总是怪怪的,什么哦哦的,一大早的卖弄风骚。铁毅扭捏着说道。

岳颖一听这话不高兴了,指着铁毅的身体:卖弄风骚的是你吧,你瞧瞧这里,这里,都是诱惑,赤裸裸的诱惑。

铁毅羞愧的一转身,桃花眼一瞥,跺脚恨道:都怪你。

铁毅拾起亵衣穿上,心里还很不满意,真没眼力见的,我是你相公啊!

岳颖看着他撒娇的样子,爱的不行,太要命了,他要是每天这么给自己抛媚眼,那真是死了也愿意。

岳颖见他真的不怎么高兴了,不再撩他了,帮他穿好了衣服,系好铠甲,收拾停当,在他脸颊上亲了一口道:你真是太帅了,我好喜欢好喜欢你。

铁毅红着脸不相信的问道:真的?

肯定是真的,比黄金还真呢。岳颖抱着他,偎在他怀里,好想这甜蜜的时刻过的慢一点,再慢一点。

我也喜欢你的,可是你太无耻了,你这样子奶奶肯定不会喜欢的,婶娘们肯定也不会喜欢的。铁毅有些担心的搂紧了岳颖。

怕什么我嫁的是你,又不是她们,大不了,我把你绑回山寨去成亲,谁也管不了咱们,多好,我们两个一起自由自在的生活,你说好不好?岳颖的眼中充满着憧憬。

铁毅听岳颖这么一说,把她推开认真说道:对不起,我是铁家的男儿,我要先国再家后自己,你这种性子,做不了铁家的儿媳妇的。

岳颖顿时大怒道:怎么?你想始乱终弃?吃干抹净不想认帐了是吧?

凶悍的岳颖,瞪着铁毅,突然画风的转变他没能适应过来,一下子被岳颖的气势震慑住了:不,我不是不负责,只不过……

只不过你是种马是吧,难道你不知道自己的事情要自己决定吗?告诉你,上了我的船,你就轻易别想下,要甩也得是我先甩了你,没听说过一句话吗?宁可我负天下人,不让天下人负我。说的就是我,是我,你知道吗?

岳颖凶悍的顶着铁毅的鼻子,他大气都不敢出,谁让他昨天没能把持住呢,上了贼船了,回去会被奶奶打死的,还有姑姑又要念叨,自己还要跪忠义祠谢罪,哪一个都逃不掉,不过好像自己还是很甘心的。

你,你…..铁毅虽然有些羞愧,可他此时已经不知道说什么才好了,这个女人变脸变得好快啊。真是有趣,不象府里的女人几十年如一日的都是一张苦脸,见到了岳颖,他才知道原来一个人可以有这么多的表情。

你什么你?你是不是想说,是我勾引你的……是不是个男人啊?一个巴掌拍不响,昨天插我的那个,也是我自己放进去吗?岳颖步步紧逼。

铁毅浑身冷汗直冒,听到她这一句,更是羞的头都抬不起来了,你别说了行吗?是我的错,是我不对,不该对姑娘有非分之想。

岳颖瞪着铁毅道:你什么意思?以退为进,想跟我划清界限吗?

铁毅心里有些酸酸的说道:我怕奶奶会为难你。

岳颖一听铁毅这么说,顿时满腔怒火烟消云散了,她宠溺的看着铁毅,换了幅温顺的面孔,咬咬牙说:那我以后在她面前就老实一点,这样总行了吧。

铁毅深情的望着岳颖点点头,还没等岳颖笑出声又补了一句:还有我的婶娘,你也要敬重她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