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门盛宠影后她百媚千娇》小说阅读 沈鸳徐锦年小说

第2章

苏野暗道一声:漂亮。

杜笙笙气的,咬咬牙说:“你那是没人敢亵渎么?那些人不过是想看你放下身段跪下来求他们罢了,看吧,封杀只是开始。”

苏野喝了口酒,冷声说:“杜小姐,我苏野再怎么说在圈内也并非籍籍无名,得罪我的艺人?当我不存在呢?”

杜笙笙冷哼的偏开头不在回话。

徐锦年把玩酒杯,余光一直注意着沈鸳。

她变化实在太大了,年少时身上那股子纯粹的干净已经见不到了。

没来由的,徐锦年烦躁的拉了拉自己的领带,然后起身对斐济说:“我出去抽根烟。”

“徐少什么时候回来?”

徐锦年没说话,居高临下的俯视,深深看了沈鸳一眼。

沈鸳:“……”她低着头,小抿了一口酒。

她在紧张。

徐锦年喉结滑动,轻笑了一声,大步离开。

“出去找人聊聊?”苏野目光跟了出去,推搡了一下沈鸳说:“我觉得无双那个女一号很适合你,既然都邀请你过来了,你要不去在金主大人那努力争取一下。”

这位大姐的个人魅力没的说的,苏野有股盲目的自信。

“如果。”沈鸳撩了一下自己的头发,掩饰掉本该藏匿得很好,却溢出来的几分紧张,故作轻松的说:“我成功了之后,是不是我弟弟就有救了?”

苏野说:“那当然!这次电影热度起来,我就给你找最好的公关团队洗白炒作,你保证有一段时间,片源代言不断,你弟的治疗费也有希望。”

这是左右沈鸳的资本,苏野已经拿捏好怎么利用了。

沈鸳轻咬嘴唇,下定决心般的说:“好。”

虽然很不想保持这样利用的心态去接近徐锦年。

但是好像……也只能这样了。

弟弟的病真的等不了了。

当着那么多人的面,沈鸳缓缓起身,抚平裙子褶皱,漂亮的秀眉轻皱,退出包厢。

杜笙笙冷哼,只觉得她是去徐锦年面前自取其辱。

其余人显然也是这么想的:“沈鸳没机会了,去也没用。”

“人小徐少心里有人,一屋子的鲜花,他愣是连余光都没多给。”和杜笙笙同咖位的女星端起酒杯靠近斐济,笑说:“导演你说是不是?”

“这可不一定。”斐济身为男人,明白沈鸳给人的诱惑力有多大,他笃定的说:“鲜少有男人能拒绝得了沈鸳。”

很欲的长相,很纯的气质。

又纯又欲,斐济都好心动。

其他女明星非坚信徐锦年看不上沈鸳。

“商圈大佬哪个不喜欢乖的?沈鸳那种人,想要她乖,得**。”

杜笙笙嘲讽的说:“沈大小姐不给机会啊,有清骨,有傲气呢。”

这话说道斐济心坎去了,但是他不敢附和。

别人不知道,他作为发起人很清楚,徐锦年这个局大概率就是冲着沈鸳去的。

徐锦年没走远,沈鸳出门的时候,他就那么站在走廊里,目光炙热的看着她。

沈鸳脚步一顿,和徐锦年隔着一段距离,遥遥相望。

她漂亮的眼眸里水波粼粼,印入了走廊白炽灯的苍白光芒。

徐锦年忽然伸手,慢条斯理的扯了一下自己的领带,喉结滚动几下,然后缓缓靠近了那个美如画的女人。

这家店都被小徐少包了下来,局的目的是为了引来这个人,包店的目的是不想被闲杂人打扰。

徐锦年伸手,把也不抵抗,安静的沈鸳拉上了这间会所的休息室里。

这里面没开灯,黑漆漆的,沈鸳背靠关上的房门,适应了黑暗这才看得清面前人的轮廓。

记忆里的徐锦年停在了十七岁的仲夏末,往后的信息和消息只能在财经新闻上才看得到一张轮廓模糊的照片。

他个子更高了,肩背也不单薄了,还比以前更加沉稳清隽。

沈鸳仰着头,忽然笑了一声,说:“传闻中性冷淡又深情的小徐少?”

“我在等谁?”徐锦年气息逼近,带着自己身上冷冽的木质香,和沈鸳的呼吸强硬的交织在一起,哑声说:“你不是清清楚楚吗?”

沈鸳轻轻眨了眨眼,眸色有点暗,索性房间没开灯,徐锦年看不见她眸子里短暂出现的水光和愧疚。

她已经配不上这个人了,他太优秀了,而沈鸳自己……

她已经不是从前位于海城的名媛食物链顶端,百年书香世家背景的沈小姐了。

沈鸳想动,徐锦年便加了力道把她死死抵在了门后。

“说话。”徐锦年嗓音很沉,带着几分没来由的愤恨:“这么多年没见,连话都和我没有的说了么?”

“不是。”向来冷静毒舌的圈内小妖精,第一次慌了神。

她压下慌张,用尽量平稳的语气说:“该说什么?好久不见吗?”

“还是对不起?”

徐锦年气笑了,他觉得自己忽然涌上心头的脾气和自己的所作所为有点荒唐。

这个女人十几岁那会儿就是清心寡欲,干净的宛如谪仙,从来都是这样。

十七岁的时候,他还能凭借少年人不服输,敢爱敢恨的勇气,去追上一追,够得着沈鸳的手。

现在忽然觉得,她与生俱来的疏离感连他也靠近不了了。

他想拥有她,迫切的,圈在身边,不是把她当金丝雀关着。

是惯着,惯坏了,惯出比从前那样更坏的脾气。

他是做到过的,这次应该也可以!

徐锦年放开了沈鸳一点,给她喘息的空间,单手抵着门,低头,一手逐渐顺着黑暗里女人的轮廓,抚摸上她的脸颊。

五官更精致了,也瘦了,徐锦年听说过封杀的事情,她入圈后的日子并不好过。

“不会说话就算了。”徐锦年平静的说。

沈鸳:“……”她偏开头抿嘴。

她现在的性格确实不讨喜,连徐锦年也不喜欢了吗?

徐锦年:“你不是想要无双的戏份么?拿出做交易的态度吧。”

“我…”沈鸳不知道“交易态度”具体是什么样的,这一刻她忽然生出负罪感。

这是这么多年的遗憾,和对徐锦年的亏欠悔恨交织,复杂又难耐,像被人扼住喉咙,扼住心口,她能顺畅呼吸,可就是觉得很累很艰难。

沈鸳小声说:“我需要怎么做?”

徐锦年不知道自己是该心疼她因为一个戏份就要委屈自己的本意,还是该气她不继续坚持自己的清高。

“你们娱乐圈不是流行包养吗?”徐锦年拇指在她的嘴唇上摩挲着,看起来有几分暧昧的意味,语气却很冷静的说:“沈小姐觉得我这个金主怎么样?”

“你想我利用你么?”沈鸳嘴巴张张合合,温热的气息喷洒在徐锦年的指尖,“徐少这么喜欢被利用?”

徐锦年周身气息一下危险起来:“真是越来越不会说话了。”

“我不一直都这样吗。”

“你们沈家的规矩呢?不规束你的说话方式?”

沈鸳忽然闭嘴,一言不发,在黑暗里看着他。

徐锦年心中不是滋味,懊恼自己怎么和旧见面就是剑拔弩张。

沈鸳似乎没在意,踮起脚尖,在徐锦年的唇上碰了一碰,蜻蜓点水的一下,带着一股令人沉沦的清香。

她分明是规矩风雅刻入骨子里的沈小姐,主动亲人这件事徐锦年从来没想过会发生在她身上。

徐锦年顿住了,脑子里绷着一根弦,环绕于周身的危险气息一下子更燃了。

“你…”

他能看清黑暗里,沈鸳咬了下红润的嘴唇,轻轻的问他:“bao养,是这样的吗?”

真是个妖精。

弦崩断,徐锦年低头,吻了下去。

他惦记了好多年的妖精。

在他十七岁的时候,惊艳了他整个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