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不行这是在阳台不可以做 快穿寻找粗跟h

时间转到铁毅的马被铁镖用刀背拍了一下,疯了似的飞奔起来。铁镖就势上了马对慕云彤警告道:别打我们少爷的主意。

慕云彤委屈道:我没有,我只是想报答将军的救命之恩。

有你这样父母尸骨未寒,就先想着攀附高枝的吗?给我家少爷提鞋都不配,呸!离远些!铁镖一顿羞辱,说完掉转马头,招呼了士兵去追铁毅。

慕云彤先是捂着脸呜呜哭泣,见铁镖走远了,才咬牙切齿的说道:我慕容云彤在此发誓,定要你铁家鸡犬不留。说完捋捋头发,又是一幅弱不经风的模样往乡老那里哭诉。

本来铁毅的大营距离清河镇,骑马不到两刻钟的路程,可谁知道回去的路上又遇到一股山贼模样的人,铁毅一个人跑在前面,铁镖他们还有点远,没有跟上来,就被截住了。

对面的山贼穿着很破旧的铠甲,也是一杆铁枪,两人一照面什么话都没说就打起来。可这山贼似乎力有不继,打了没几个回合,就开始往石牛山逃。

铁毅心说,早就憋了一肚子的火气,肯定又是石牛寨的山贼,能穿铠甲肯定是个首脑。你想跑,没那么容易,小爷定要擒住你换了铁剑回来。

于是铁毅就没想那么多就追了过去,铁镖他们赶来的时候,铁毅追那山贼去了,而铁镖他们被困在了战阵里。

这余下的山贼虽然装备简陋,但有盾,有矛,进退有度,截断,围杀都很熟练,并不是一群乌合之众,铁镖杀了一会儿没能破阵,只好站在阵中大声问道:敢问阁下高姓大名,有如此能耐为何不共抗外敌,反而与朝廷官军做对?

阵外一人骑了一匹白马,年纪不大,头带缨盔,身披精甲,也就不到二十岁的样子,悠闲的甩着马鞭道:我是这石牛山附近的住户李珩,见青河镇有火光,想来帮忙的,没想到你们居然是朝廷的军队,那多有得罪,还望将军饶恕。

铁镖见他睁眼说瞎话,气得直吹胡子,怒道:既然知道得罪了本将那还不快些收兵。

李珩笑道:大家都回去吧,人家将军都回来了,青河镇肯定没事儿了。

铁镖瞪了李珩一眼,道:我家少将军何在?

李珩慢悠悠的说道:哦,他往那边好像是追什么人去了。

李珩指了指岔路口右边的道。

铁镖急了:先记下尔等狗命,少爷无事还好,若有什么三长两短,我铁家血洗了石牛山。

说完大叫一声:快跟我去追。

李珩望着铁镖离去的背影,呸了一口:好大的口气,铁家,一群寡妇,很厉害吗?给小爷暖床都不要,哈哈!

铁镖走了没多久,一个劲装短打的女人从不远处的大树后走出来,我要的东西拿到了吗?

李珩挑着眉毛,调戏着那女人道:急什么,这不正在办着吗?我这回可是下了血本了,要是赚不回来,那可是亏大了。说着往那女人的脸上摸去,就在要碰到那女人的脸颊的时候,李珩的脖子上突然被刺了一下,血流了下来,原来不知道是什么时候,那个女子已经拿出了鞭子给了李珩一下,鞭稍绕上了李珩的脖子,只要他再动一下,他的脖子就会被鞭子给勒断了。

你再敢无礼,别怪我手下无情。女人阴森的吐出一句话出来。

好,好,我不碰你,李珩狠毒的看了女人一眼道:这回下的本钱太大,价钱要往上提一提,人,我已经给你引过去了,能不能留得住,可不关我的事了,咱们还是一手交钱,一手交货的好
女人解下背着的包袱,李珩手下的人去接了,在李珩的面前打开,清点之后道:只有一百两黄金。

李珩不满意的用马鞭敲着手掌心道:还差的很多啊,说好的马呢?

女人冷冷一笑道:你们大周人诡计多端,最是不讲信用,等见到了人,自然会给你剩下的。

李珩冷哼一声:这话留着在你主子面前说吧。

他指指岔路口往左边的路,自己带着人往相反的方向走了,而女人往铁毅的方向追过去。

两个时辰之后,岳颖她们来到了这个三岔路口,看着前方的两条路,岳颖皱着眉头道:关键的时候让我做选择题?这两条路该往哪边走呢?

青梅见岳颖有些为难不知道该往哪边追,于是说道:小姐,左边是往牛舌岭,右边是往牛家庄的。我想那个小将军要是往牛家庄还好,要是去了牛舌岭可就难出来了,那里岔路太多,林中又多毒虫,最是难走,不是熟悉环境的人一定会迷路的。

岳颖一听急了,就要走的时候,谢瑾张大嘴巴,很吃惊的看着岳颖道:小姐?她叫你小姐,你到底是谁?

岳颖呵呵一笑道:你很快就会知道的。说完往牛舌岭去了。

牛舌岭,山不是很高,但林子很密,只有一条险路能通到石牛寨,青梅她们经常采药对这一片山林很熟悉。几人说话就进了林子,而谢瑾只能傻傻的站在路旁叹息:她居然是个女人?

岳勇从谢瑾身边走过,可怜他似的撂了一句:她是我们石牛寨的寨主。

天色此时已经黑了,岳颖很不想在这林子里赶夜路,可是为了铁毅,她不得不点了火把,边走边喊,惊起林中的鸟乱飞,喊了半天没人回答。

岳勇突然惊呼道:小姐,这里有打斗过的痕迹。

岳颖走过去一瞧,果然这个位置有些残枝败叶,附近的树干上还有些划痕,刺的很深,岳颖从那些打斗的痕迹来看,一人用的是铁枪,一个人用的是鞭子。一个沉稳,一个狠戾,她比较了一下,觉得两人似乎是势均力敌,现场也没有留下血迹。

应该就在附近,铁毅会在哪儿呢?岳颖有些着急。

铁毅颓丧的坐在山洞里,四处漆黑一片。他听到了岳颖的声音,心里一阵激动,他没想到那个不稳重的女人居然能找到这里来。仰着头回应道:我在这里啊!

可是这个山洞太深了,他的回应,岳颖她们根本就听不到。

铁毅这个时候本来是很恐惧的,因为他从小到大,都没有在这么一种,孤独又黑暗的环境生活过。好后悔自己一时的冲动,偏要逞强,没追到那个山贼,还陷入了危险之中。会死吗?铁毅觉得自己好没用,要是自己死了的话,奶奶婶娘她们该多伤心啊。恰好在这时,听到了有人叫自己的名字,铁毅瞬间充满了信心,她来了,她会救我出去的,没想到她的声音是这么好听。铁毅弯起了嘴角,摸着峭壁,往上爬,边爬,边回答我在这里啊!

岳颖正在着急的时候,隐约听到一声回应,往那声音传来的方向走了过去。

突然心中一紧,本能的侧了一下身体,一道刺骨的凉意,从耳边划过。

谁在那边偷袭?岳颖往暗器打过来的方向问道。

岳勇和青梅立刻往发暗器的方向追了过去:小姐,这里没有人,只是一个陷阱,可能是咱们碰到了机关。

你跟青梅小心些,别分的太开了。

岳颖越发的小心谨慎了,眼观六路耳听八方。因为不敢乱走,因此找了些石头,先试探,果然陷阱不止一处,居然密密麻麻摆了好几层。
她捡起了一枝短箭,一瞧箭头,发现这箭杀伤力并不大,可以说,就算是全扎在人身上,那人也死不了,这明显是要抓活的啊。

岳颖心想,这人在这么偏僻的地方设置陷阱,肯定是提前预谋好了的。铁毅啊,铁毅,想不到你还有这么大个麻烦呢,你到底是得罪了什么人了?费这么大的心思要设计你?

岳颖眉毛皱起来了,可她还是有些不甘心,正往前走的时候突然又传来一声我在这里啊!

岳颖举着火把四下里寻找声音发出的地方,一不留神脚下一滑,差点掉进了山洞里,好在她情急之下,扔掉火把,把铁棍横在树根之间,才没能掉下去,好险啊!岳颖惊出一身冷汗。

铁毅就在下方离岳颖不远的地方,因为黑暗两人都不知道对方就在离自己不远的地方。

岳颖左胛受伤未愈,此时又裂开了,她疼的龇牙咧嘴,费劲的往上爬,边爬边抱怨:铁毅啊铁毅,我算是倒了大霉了,喜欢上你,这差点把命都搭在这里了。唉!果然是越是美丽的,就越是危险的。

铁毅本来是满腔的热情,好不容易陷入绝境出来个救星,可谁知道这哪里是救星,分明是讨债鬼,满怀希望的眼神黯淡下来:我又没求着你来,没你来救,我一样可以出去的。

岳颖讽刺道:是啊,你多厉害,你可是忠义候的孙子呢!

话说完,岳颖才反应过来,惊讶的大声叫道:铁毅!你居然在这里?

哼!我没摔死,你很失望是吧?铁毅突然觉得自己很没面子,岳颖着个人给他的印象很特别,她跟自己以前见过的那些女人很不一样。

她很直爽,也很开朗,别人不敢说的话,她说出来一点都不带脸红的,还那么理直气壮,让自己的心扑通乱跳,可又不是故意在嘲讽自己,是很认真的那种,他感觉的到,也特别的感动。

从小自己就象个容易破碎的花瓶一样,身边的人总说自己太弱,总是要给自己更多的保护。其实他特别不想别人这么对他,他整天最大的梦想就是能保护别人,可是自己身边的女人个个都比自己强,哪怕是自己希望赢那么一次,得到的回答也是想赢过我,再练二十年吧。

岳颖是唯一一个赢了自己会装输的人,他特别不想让岳颖知道自己中了计,掉进了陷阱里,说话很是不客气。

哪里,我,我没想到,你会掉进山洞里,我是因为天黑看不见还有情可原,你白天那么大的亮还掉进来,让人想不通啊。岳颖来了劲,完全没去想铁毅的心情。只觉得自己伤口也不疼了,全身又有力气了,三两下的爬了上去。

你会点火吗?岳颖问完顿时觉得自己蠢透了,他一个少爷哪里会做这些事情。

嗯?铁毅愣了一下。

岳颖无奈的说道:我就知道会是这样,很抱歉,我也不会生火。

铁毅道:你不会用火镰吗?

岳颖急了:这种老古董的东西,我们早就没用了,这里又没有打火机。

岳颖站起来想去找青梅取火,她刚走了没几步,铁毅没听到她的声音,害怕起来,就在洞里大声叫起来:你要走了吗?

我得去找火来,这黑不溜秋的怎么救你上来啊。岳颖往四周看了一圈,不好,火光消失了,青梅和岳勇不知道去哪里了。

铁毅莫名的说了句:你会唱歌儿吗?唱支歌听吧。

岳颖的心猛跳了一下,自己控制不住的就回了句:好。

月亮出来……幽幽一曲唱完,月亮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