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嫁狂妃:王爷每天都被惊艳》小说最新章节免费试读(完整版未删节)

人说,洞房花烛夜,金榜题名时,是人生两大事。

女子没有金榜题名,所以,人生最大事便是这洞房花烛夜。

但是白琉月与夜王夜无珏的洞房花烛夜,却太过草率了。

进了房间,白琉月只觉得身后一阵重力,整个人被朝前推了出去。

白琉月脚下一个不稳,直接倒在了床上。

盖头滑落,回头,正对上了带自己进来的人那一双细长的丹凤眼。

看着这双眼,白琉月倒吸了一口凉气。不为别的,只为这双眼中的凉薄与杀意。

在现代做特工的时候,她见过各种人,也认识不少做杀手的,只是如此重的杀意,还是第一次见到。

这个人,想杀了她?

想法刚落下,就见那男子不知何时已经到了她身前,他出手极快的单手擒住了她的脖子,将她整个人提起来。

力道之大,让人无法呼吸。

白琉月的脸色涨红,愤怒的看着近在咫尺的人。

这个人很好看,一张漂亮的瓜子脸,细眉丹凤眼,眼角一抹泪痣,让他看上去略显惊艳。

他鼻梁高挺却不显得突兀,薄唇略微苍白,看上去像是个病弱美男。但是这个看起来病弱的人,此刻却掐着她,眉宇之间是露骨的杀意。

在被男子掐着的情况下,白琉月就这样露骨的打量着男子。她的态度似乎是引起了男子的兴趣,看着她,他玩味一笑,饶有兴致道:“你想怎么死?”

男子的声线魅惑而沙哑,让人听上去只觉得心头一颤。

白琉月闻言,眼皮一跳,怒意被挑了起来,抬起头看着男子,嘴角扯出一抹嘲讽的笑容,艰难的掐住了他的脖子恶狠狠道:“我想和你一起死。”

白琉月因为被他掐着,所以几乎是从嗓子眼里挤出来的这么一句话。

男子闻言,好似听到了什么有趣的事情一般,竟笑了起来。本已很美,但是这一笑,却还是让白琉月惊艳到了。

男子精致的丹凤眼中闪烁着兴味之色,看着面前被自己掐着脖子的女子,好似见了猎物的猎人。

白琉月被他看的有些不自在,于是皱眉道:“你笑什么!”对于这个刚出现就想要她命的男人,满心愤怒。

然后就见他忽然松开手,放开了她……

白琉月眸中一片暗色,摸着自己的脖子有些郁闷。绝对被掐出痕迹了吧?

这个男人到底是怎么回事?他不会就是那个鬼王夜无珏吧?

虽然不知道古代的成亲是怎么样的,但是,也应该和现代的结婚没啥区别吧?上来就要掐死新娘这种事,算什么节奏啊!

白琉月想不通,但现在也不是该想这个问题的时候,警惕的坐起身看着夜无珏,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这个人很危险,竟然能在瞬间近她的身,甚至能轻而易举的杀了她。

“你叫什么名字?”就在白琉月小心警惕的时候,只听好听的男音又响起,沙哑中带着一丝玩味,给人一种玩世不恭的感觉。

刚刚在生与死之间走了一遭,白琉月却也明白了,和这个人相处,绝对不能硬碰硬。

白琉月心想着,下了床,站起身微微俯身,以古代人的礼仪道:“回王爷的话,臣妾白氏,唤琉月。”

“琉月?”夜无珏轻喃着她的名字,配上他那天生磁性的嗓音,就好似在对恋人低喃一般。

“是,王爷。”白琉月依旧乖巧的回答道。

夜无珏看着白琉月,拉过了一把椅子,坐在她面前,问道:“你为何要嫁给本王?”

“为了活着。”白琉月低声说道,心中对夜无珏这个人已然有了应对方法。

想要和这种人相处,一不能处于弱势,二又不能太过强势,要恰到好处的让他觉得,她在他的控制范围内,但是又是个聪明的女人,很适合留在身边。

“为了活着吗?有趣。那你知不知道,如果刚刚本王动手的话,你已经死了?”夜无珏继续问道。

看着白琉月,就好似看到了什么有趣的东西一般。

“但是我现在还活着。”白琉月一脸淡定,尽力展示着自己的冷静一面。

然后两人之间陷入了一阵诡异的沉默。

夜无珏看着白琉月,这女子,生的极为乖巧可人,是典型的小家碧玉。但是她的性子,绝对不是外表看起来这般。

夜无珏看着白琉月的同时,白琉月也在看着夜无珏。这个男人,太过危险。一定要找个机会逃走才行。在这之前,便先与他周旋好了。

两个人各有心事。然后,就在白琉月以为这人还会问些什么的时候,夜无珏忽然站起身,朝外走去。

“王爷这是要去哪儿?”白琉月忙问。

“本王要去静一静,你老老实实的在这儿待着。明日起,府上的一切你皆可以做主。但是你记得,本王讨厌自作聪明的女人。”说着,夜无珏推门而去。

夜无珏走后,白琉月松了一口气。看样子,她这是通过了的考验啊!

——

喜庆的新房内,白琉月透着烛火打量着这间摆设考究富丽堂皇的屋子,这里的每一样东西,若是放在现代,都是难得的收藏品。

大红色的被子是用天蚕丝所制成,被子上绣着的龙凤图所用金线也是难得的上等货。在屋子的角落处放着古董架,上面摆放着的东西,皆是价值连城。

这具身体原本主人的记忆中,对这些东西有些见解。所以,她对这些东西只要一打眼,便也差不多知道其珍贵程度了。

“逃走的时候,这些东西一定得带上啊。”打量过了屋子,白琉月感慨一声。

然后就听见门外传来了砰砰的敲门声。

白琉月闻声,目光一冷,问道:“是谁?”

“小姐,是奴婢。”门外,翠云的声音响起,只不过,却是带着哭腔。

白琉月闻言,开了门,便见到翠云,还有之前在大堂的老者一起站在门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