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捂不热的人》已完结版全文章节阅读 叶浅林予琛小说

和陈知言说话的护士,看到新闻,脸色大变。

“这不是我们医院的车吗?”

她话音刚落,就看到陈知言朝医院外跑去,脸上是她从未见过的慌张。

陈知言上车后,油门到底,直接开往海市。

……

另一边。

江恋和同事们为更快到达海市,改乘航班,先一步到达灾区救治现场。

这里房子全部倒塌,救灾人员争分夺秒在废墟中探索。

不断有人被救出,但还有人生死不明。

江恋和所有人马不停蹄加入救治伤员的队伍中。

一些伤势较重立马安排车去往最近医院,伤势较轻的先安顿在临时搭建的治疗棚中。

从天光将亮一直到月上梢头,一刻没有停歇。

深夜,另一批医务人员前来换岗。

江恋将临时病历本交过去,细细告诉了病人的情况,最后又叮嘱:“有不清楚的随时来问我。”

护士点头,看着江恋通红的眼眶:“辛苦了。”

回到临时搭建的休息室。

江恋从包里拿出手机,这才发现陈知言给她打了很多电话。

她心里轻颤,手指一直停留在回拨键上,多次想按下去,最后还是放下了。

她怕听到陈知言的声音后,又舍不得放他离开。

走出休息室,周围一片寂静。

江恋仰头看着漫天星辰,眼底布满了水雾。

后半夜她基本没怎么睡,一听到远处传来动静,立马跑过去帮忙。

现在也就只有忙碌才能让她忘却心中所念。

次日,天空下起了雨。

这无疑增加了救援的难度,江恋照看着治疗棚中的病人,记录着每次变化。

处理完所有的事后,她身上的衣服早已脏乱不堪,上面沾满了污泥和血液,整个人显得异常狼狈。

等交班的时候,江恋才有时间处理刚刚被岩石擦伤的手臂。

拿棉签涂碘伏的时候,受伤的手又开始不自主的颤抖起来。

江恋眼底的神色逐渐暗了下来。

她处理好伤口往回走的时候,突然顿住,视线直直的看着站在前面一身白大褂,脸色清冷的陈知言。

回过神,她立马将受伤的手背在身后。

正想问陈知言,他怎么来了,只是喉中像被哽住一样,话到嘴边说不出口。

陈知言仿佛看出她心中所想,淡声说:“我自愿过来救灾。”

说完,跨步从江恋身边离开。

无人发现,陈知言离开时原本紧绷的心松了松。

……

都知道陈知言有洁癖,但这次,江恋却见到他不嫌累不嫌脏,全心全力救治每一个人。

原本一尘不染的白衣,此刻虽然满是污渍,但却最有温度。

江恋一直都知道陈知言不是冷漠的人,她还记得高中时期,她问陈知言梦想是什么。

陈知言回:“想所有人都健康。”

能说出这样话的人,应该很温暖才对。

这一天,在救治病人中飞逝而过。

休息吃饭时。

等其他人走后,江恋坐在陈知言对面,低声问:“协议书,你看见了吗?”

陈知言闻言,眸色深了深。

“等这里的事处理完了再说。”

江恋愣了一下。

她本以为陈知言会爽快同意,却没想到他会这么说。

她又想起昨晚还一直发生的余震,忍不住说:“这里还是很危险,你先回栖烟市吧。”

陈知言抬眸,目色冰凉,声音没有一丝温度。

“你是觉得我贪生怕死吗?”

江恋看着他,嘴唇微动,再说不出一句话来。

……

几天过去。

灾区的病人陆续被转移到附近医院。

江恋一行人也被安排到此地华海医院救助。

到了市内后,他们先被安排在一个酒店内暂时休整。

江恋和陈知言被江父安排住在了一间房。

晚上。

房间内只有一张双人床。

江恋看着坐在椅子上看病例的陈知言,小声说:“你如果介意,我可以去别的地方住。”

陈知言清冷的眸子看向她:“现在所有地方都住满了,你去哪儿?”

江恋回答不出。

陈知言不再看她,收拾好手里的病例,然后拿了床被子。

“我睡地上。”

江恋闻言,站在原地,喉咙哽了哽没有说话。

这夜,她躺在床上,彻夜不眠。

天色微亮时才稍稍寐了一会儿,迷糊间她听到陈知言收拾好出门的动静。

脑中瞬间清醒。

她疲惫地睁开眼,心里明白陈知言是担心被其他同事看到。

过半个小时后,江恋才起来收拾,去吃早餐。

刚餐桌,她听到一个小护士低声和旁边人讨论:“叶澜秋过来赈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