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朋为什么在被窝里吃我的胸 公与憩小说

铁毅点点头,转了不到一个时辰,倦意袭来,打了个哈欠,走回自己的营帐,一躺下,眼睛一闭,岳颖看着自己那幅很痴迷的面孔就又冒出来了。

铁毅心里默念,我讨厌你,我讨厌你…..

你真是好看啊,我还从来没有见过,象你这么好看的男孩子呢。

两人耍花枪…..

…..铁毅脸红。

你生气的样子也好看。……

……又脸红你胡说!

我喜欢你,我要嫁给你。

……自己手里的枪飞了……

没有,我要你做我的男人。岳颖抛出套马索,一下就就套中了自己。

一根长长的绳索把铁毅捆的麻花一样,他使劲的挣扎,可怎么也挣扎不开绳索。

你放开我…..

一道寒光刺入岳颖胸膛,她喷出一口鲜血,可仍然死死的抱着自己笑道:别怕,我没事儿,你的粮队里有间细,他要杀你…..

又一只箭冒着寒光往自己心口刺来,不要!

铁毅大喊一声,惊醒过来,擦擦冷汗,还好只是个梦啊,只是怎么身下有些湿凉呢?

少爷,你怎么了?铁镖揉揉干涩的眼睛,紧张的询问。

没什么,做了个梦。

哦,你这还是没见过世面,白天就那么过了几招就搁心里去了,这还只是几个毛贼,就把你吓成这样,要是真上了战场见了血,你还不得吓尿了喽。别想太多了,快睡吧,还一个时辰天就要亮了。铁镖眼睛一闭,又打起呼噜来。

铁毅懊恼着,摸黑换了条亵裤,看看天还没亮,赶紧自己去洗了吧。

铁毅走出帐篷来到离营帐不远处的河边洗亵裤,可怎么洗着洗着又出了神,满脑子都是梦里岳颖抱着他笑的样子。

哎呀!糟糕!

铁毅一走神,亵裤被水冲走了,他急得脱了鞋子跳进水里,去捞亵裤。

突然,身后一声敌袭!把铁毅的神思唤了回来,转身一看,并不是营帐那里,而是离此地不远的青河镇里。

那里已经腾起了雄雄的火焰,还有战马的嘶鸣。

镖叔,怎么回事?铁毅气喘吁吁的跑回大帐,重新披挂铠甲提起银枪问铁镖道。

铁镖拿着大刀正要出去,很严肃的说道:有一只西戎的游骑从河谷那边摸过来了,正在洗劫青河镇。

那咱们还等什么,赶紧去救人啊。铁毅说着就要往外走。

铁镖紧紧拉住他的手腕道:少爷,不行啊,咱们的任务是护送粮草,你不是说那粮队里还有个间细吗?要是咱们一分兵,这人作怪怎么办?没了粮草可是贻误军机的大罪。

铁毅怒气冲冲的说道:那你的意思是不出兵,看着咱们的父老乡亲被这些混蛋残害?

铁毅使劲把手抽出来,把铁镖推开,也不管铁镖在身后苦苦哀求:少爷,不能去啊,这是声东击西之计啊。

粮草被人抢走还能再夺回来,人命没了可抢不回来。铁毅纵身一跃,跨在马上亲卫队随我去救人,剩下的看护好粮草。

铁毅焦急的打马冲在最前面,不大会儿的功夫来到镇上,看见一群西戎人抢劫百姓,一个五十岁的长者被西戎人一刀劈死在马下,铁毅气血喷张,举枪就刺:你们这群强盗!铁家军来了,给乡亲们报仇!

亲卫们如虎似狼一哄而上,把那些嚣张的西戎人给杀得狼狈后撤。

此时一间民房里,突然传出一阵:救命啊!放开我!的呼喊。

铁毅一急,跳下马来,冲进屋里,见两个西戎人赤裸着上身,正要对一女子非礼,其中一个淫笑着撕烂了她的衣服,另一个在脱裤子,那女子使劲的挣扎,惊恐的瞪大眼睛,苦苦哀求。
铁毅见此情形,怒不可遏,最讨厌欺负女人的男子了,这些家伙简直就是猪狗不如。

他枪尖一刺,那个撕扯女子衣服的西戎人,手臂一下子被刺穿流出血来,另一个被吓了一跳,两人放开那女子就往外跑,被铁毅回手一枪,又刺在大腿上。

铁毅见两个西戎人都跑掉了,才要追出去,那个女子突然跪到铁毅身前,哭道:多谢将军救命之恩。

铁毅见她衣不避体,胸前高峰若隐若现,红着脸别过头去,都是自己同胞手足不值得谢。

铁毅说完,提着枪又要走,那女子却突然哭道:将军救我不如不救。

怎么这么说?铁毅走到门口听那女子哭泣十分不忍,转身问道。

奴家被人瞧见了身子,节操有失,虽然未铸成大错,但这污名如何洗的干净,将军一走,奴家更无生路可言了。嗯……

铁毅想了想于是道:瑕不掩瑜,姑娘自己自重又何惧之有。

嗯…..我好命苦啊,爹!娘!你们等等女儿,女儿这就下来陪你们。女子哭着就要去撞墙。

铁毅赶紧拉着她,那女子就势往铁毅怀中一倒,趴在铁毅怀里哭的越发伤心起来,铁毅想要推开她,可她就象粘在自己身上似的,怎么都推不开。

铁毅不好跟她纠缠只得说道:你先放开我,我来想想办法,找个地方好安置你。

我叫慕云彤,我愿做牛做马,铺床叠被,报答将军的救命之恩。女子高兴的擦干眼泪说道。

我身边全是男人,不方便带着女人啊。铁毅很同情她,可是自己也很为难。

慕云彤紧紧拽着铁毅的腰带不肯撒手。

铁镖此时赶了过来,见铁毅与一女子搂搂抱抱,十分生气,大声道:少爷,那些该死的西戎人全被赶走了,善后的事儿还是交给乡老来管吧,咱们得赶紧回去了,那些粮草不容有失,出了事儿那可是谁也担当不起啊。

那好,收兵回营吧。铁毅说完推开慕云彤,骑上自己的马。

慕云彤可怜兮兮的望着铁毅,眼含一汪碧水,柔弱的说道:还请将军怜惜,带奴家同行。

铁镖眼睛一瞪,很不客气的说道:别碍事儿,你真没地方可去,我可以拜托乡老,好生照顾你就是了。

慕云彤娇弱的看着铁毅,身段更软了,弱不禁风的样子我见尤怜,可惜铁镖直接在铁毅的马屁股上用刀背拍了一下,还没等铁毅反应过来,那马就一溜烟的跑掉了。

……

岳颖与铁毅分开之后,这一夜也没睡好,她很担心铁毅,因为那个放冷箭的人就在铁毅的粮队里。她这一夜也没睡好,一闭眼就是铁毅那二货要跟自己拼命的样子,羞红的脸蛋,微微轻咬的嘴唇,怎么这么诱人呢。

美男铁毅,等姐伤好了,马上把你抢回来成亲!岳颖一边碎碎念,一边在梦里傻笑着。

到早上天快亮的时候,岳颖做了个很奇怪的梦,她居然看见一个女人全身白衣,袖子里藏了把匕首,突然往铁毅胸口刺去。

快躲开啊,你个傻冒!岳颖很急的大声叫着,可铁毅就是看不见,还对着那个女人笑,更可气的是他没有对自己笑过,居然对一个想要行刺他的女人笑。

岳颖大叫一声:他是我的!一下惊醒过来了。

青梅见岳颖满头大汗,问道:小姐,你怎么样?是不是伤口又疼起来了?

岳颖坐起身,喘着粗气道:给我倒杯水来,我没事儿,就是做了个恶梦,居然又个不识好歹的女人想跟我抢老公。

老公?青梅满头的雾水。

啊,岳颖反应过来,这里不是二十一世纪,尴尬的笑道:是相公,我说错了,呵呵!
青梅瞧瞧天色已经蒙蒙亮了,问道:小姐要起吗?

岳颖点点头,等内服外敷换好了药后,岳颖出去活动了一下,因为左肩有伤不能打拳,她只好用右手,做些比较轻柔的动作舒展身体。

她祖籍河南,离少林寺不远,自幼也学过三招两式的,虽然称不上什么高手,但搁这里那实力可是杠杠的,在公司刚成立的时候,自己跟那些男人一样的捆猪,杀猪,一点也不逊色。

她从现代不幸穿越到岳颖身体里,说起来也真是够悲催的。

岳颖本来是二十一世纪,中国的一个肉制品企业的老总。就在自己二十八岁的生日这天,自己跟朋友在天台庆祝的时候,一个女人突然闯了进来,说她抢了自己的老公,疯了一样的把她从楼顶推了下去。

她在坠楼的那一刹那,心里大声呐喊,我一大龄剩女,背着这个名誉死的真冤,假如再活一次,我一定要与一个男人好好谈一场恋爱,认真过一辈子,哪怕是抢,也要守护自己的幸福。

时间定格在20点23分,天琴座爆发流星雨,一颗流星带着岳颖的心愿远去,等她睁开眼的时候,居然没死,而是穿越到另一个世界,一个叫岳颖的女子身上了。

这个岳颖是石牛寨的寨主,她的父亲是先帝时期,朝中的兵马大元帅,只因为一些变故,不愿意为新帝效力,就带了自己的亲卫占了这座石牛山,落草为寇。

本来岳颖父亲做的生意是黑白通吃,每有人货从山下经过,也不分大周的人还是西戎的人,他们都要留下一部分,但从未伤过人,也从不打家劫社,所以朝廷对此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并未派兵清剿。

可自从西戎与大周关系紧张之后,这来往的人少了,山寨的生意就开始冷清了起来,吃老本吃到山寨完全负资产了,到岳颖来的时候,这个原身居然是为了追赶猎物,不小心掉下山崖死的。

岳颖很是感慨,谁说山贼没素质的,人家宁肯饿死也不去开发市场,把生意做大做强,不过在他们这种地方太贫瘠了,到处跟山寨的水平都差不多,到哪家都是饿哭老鼠的。

岳颖不想白白饿死,只能自立更生艰苦奋斗,她要为山寨的人找一条出路,把这个吃光了老底的穷山寨变成金银寨。于是她做了一个细致的五年计划,以石牛寨为中心,整合山寨的人力资源,年纪大的就在寨子里养鸡养猪,把原来的山地再多开发一些,种不了粮食可以种树啊,果蔬也是一种资源补充啊。年轻的,就分成几个小组,在附近的城镇里,做些餐饮之类的副业。

这不,一打听到有笔大业务,岳颖就带着五六十个弟兄下山赚点外快,可这笔业务居然让岳颖发现了自己心目中的白马王子,真是太激动了,虽然最后美中不足是挂了彩回来的,可岳颖是绝对不会后退的。

我看上的就是我的!这是岳颖的座佑铭。

岳颖望着连绵不绝的群山,大声喊道:铁毅!姐来了!你是我的,谁也不许抢!

岳颖吐出胸中的那股闷气,突然头被重重的拍了一下。

大清早发的什么疯?有这功夫快去写字。岳雯满面寒霜,瞪着眼睛恨铁不成钢的样子唠叨着。

姑姑,我这儿,啊,手还疼着呢,伤还没好,歇几天不成吗?岳颖撅起嘴看着这个原身的姑姑,不高兴的说道。

叫你做针线,你说扎手,叫你写字,你又说手受了伤,你哪儿来那么多的理由啊。你看你,如今都已经十八岁了,什么都不会,只会舞刀弄枪的,怎么找婆家?岳雯一双秀目,又怜又怨的看着岳颖,要不是哥嫂去世的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