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我们去卫生间做吧 污污污的车车

无忧谷之中,遍地都火焰,遍地都是雷光,烧焦的树木和尸体的味道充斥空气,让人窒息,超高的温度让地面都开始变软。

雷霆与烈火化作网状笼罩了整个山谷,云凡等人被限制在极小的区域里,都收了不轻的伤,他们难以脱身,很多人都死了,全都被焚烧成了灰烬,或者被雷霆打成碎块。

再坐以待毙,必然只有等死。

凡人九重渡劫道夺灵境,雷霆有九重,等到第九重雷霆落下,雷火龙蜥必然重伤,到那时,也就可以逃离此地了。云凡字字珠玑。

现在要做的就是拖,狠狠地拖云凡思维快速转动。

第一重雷霆来了,雷光冲霄,遮天蔽日,云凡提剑而上,杀向天空,只为给雷火龙蜥造成更多的伤势,干扰他渡劫。

七杀生魂剑!

追魂索命,吞噬生魂。

此地被击杀了无数的妖兽,他们的魂魄全都钻入七杀生魂剑中,七杀生魂剑中一股恐怖的波动袭来,像是要揭开封印一般。

第二重雷霆,像是佛陀灭世一般,雷光刺得他这凡人的身躯生疼。

一曲长歌万载千秋,一剑平定天下风云。云凡豪气心中起。

遥遥滞空一剑,积蓄了无数生灵的魂魄之力,其中夹杂的怨念无比厉害。

此地的生魂之力全都被他掌控,这一刻的他实力陡然飙升,直接上升到了恐怖的层次。

灵兵境!

灵魄境!

直到半步灵魂境!

剑光与渡劫的雷火龙蜥相碰,虽然只能发出一剑,但却斩破了雷火龙蜥坚硬的铠甲,鲜血流出,火红如岩浆的血液从其中流出。

也唯有这夺灵境强者炼制的七杀生魂剑才能真正伤到他。

啊——人类,你伤道我了,我要你死。一只滔天巨爪落下,笼罩整个无忧谷,若是被击中,云凡不死也得残废。

第三重雷霆打入雷火龙蜥身体之中,让他经脉破碎,这巨爪的力量顿时收敛了一分,可这依旧不是他能够阻挡的。

云浩,柳烟,和尚,此时不动手,更待何时。云凡怒道,心中不由得暗骂一声,难道他们以为云家的人会出手相救?这一切他们都是明白人,云家也没安好心。

众人这才反应过来,不能等死,还有一线生机。 既然走不了,那就留下来一战,鹿死谁手还未可知。

云浩吞服几枚血丹,血气上涌,一股惊天拳意从他的身上爆发。

云家绝学——泰山拳。

一拳落下,气息如钟,稳如泰山,空气闷响,像是虚无之中有一座座泰山挡住了这巨大的爪子。

柳烟大喝,琴弦九变,镇魂塔。虚空之中一座不大的小塔出现,仿佛在拉扯众人的魂魄,柳烟面色苍白,这一招对他来说负荷也很大。

古朴的小塔,威能莫逆,笼罩这柳烟直接击穿巨爪,让他有了破绽。

大悲和尚运转太乙分仙诀,在他的身体左肩突然冒出一股魔气,化作一颗头颅,哞的一声,天雷八音,佛魔合一,手中更是不停留,大悲天龙掌落下,全都轰击在那破损之处,势如破竹。

四人联手,天空中的巨爪终于破碎,烟消云散。

七杀生魂剑转动,伴随着无量剑光,像是一个转动的巨大齿轮。

更多的生魂被吸收,像是达到了饱和,一般,那眼球瞬间睁开,血丝密布,一道光柱冲天而起,不再是墨色,而是血色。

杀戮之气冲散天空的云彩,似是要与此刻的天劫分庭抗礼。

劈砍,削,切,挑,点,刺,穿。

接连数十招,以云凡为中心,四人开始合力击杀雷火龙蜥。

就这样,四人硬生生熬过了第八重雷劫,雷火龙蜥浑身都是鲜血,但身上的生机依然恐怖如斯。

你们以为这样就能击杀我?太太天真了,你们根本不知道半步夺灵境的恐怖。被雷霆包裹着的雷火龙蜥残忍的声音响起。

好好尝尝我赤阳天火的滋味吧。一股滔天烈焰,从天空中落下,向着四人而来,温度高的吓人,云凡有感,若是被灼烧到,就真的完了

拦下他。

四人合力发出一击,灵气不断从他们的身体中爆发开来,与雷火龙蜥形成对峙,雷火龙蜥口中火焰不断,夹杂着雷光。

你们是斗不过我的,在我眼中不成夺灵,终究是蝼蚁。雷火龙蜥声音如同洪钟大吕,镇压下来。

云凡等人肉身承受不了这样高的温度,只能看着四人联手发出的灵气护盾被不断挤压,削弱,四人都是批头散发,伤痕累累。

可恶啊——云凡大喝,这妖兽太强了一些,仅凭此地的生魂之力无法催动七杀生魂剑的全部力量,我还需要更强。

可如何化作眼前的危局才是首要,烈火越来越近,大悲和尚被烧的焦黑,云浩剑光护体,然而一样被烧的惨不忍睹,柳烟九玄琴音波可以减缓火焰碾压的速度,但依旧十分狼狈。

还不够,力量还不够。云凡心情急切,七杀生魂剑吸收生魂转化力量的速度太慢了,还不足以对抗雷火龙蜥。

哈哈,去死吧。雷火龙蜥口中火焰加重了一分。

所有人都是感受到一股悲凉。

关键时刻。

一柄巨大状如尺子的金属之物从天空之中落下,直接插入雷火龙蜥其中一只眼中,让它一疼,陡然撤去了这一股火焰之力。

泪无痕——

雷火龙蜥眼球被击穿,血流不止,痛苦惨叫,阴沉大吼,啊,凡人,你暗算我。

一爪落下,对准泪无痕的方向而去,泪无痕连连躲闪,神风门的风神步运转到极致,最终还是被一股气流劲浪击飞,口吐鲜血不断。

众人压力大减,云凡冲向高空,乘着雷火龙蜥疯狂之际,一掌落下,手臂粗壮的黄泉直接打入雷火龙蜥另外一只眼中,顿时黑血不断流出。

这是什么黄泉奇异无比,若非本身修炼黄泉天道经,其他人一接触到,或是被腐蚀,或是记忆流失,此刻雷火龙蜥眼中的血肉被腐蚀。

他彻底狂暴了,痛苦不堪,黑色的血液流出,眼球已经废了,巨爪插入瞳孔,眼球被他强行挖出,玄进八尺也被他活生生从眼球中震飞,双目之中黑色的血液与火红的血液同时流出,看起来十分恐怖。

你们都要死。

就在此刻,第九重雷霆轰然落下,雷火龙蜥浑身鳞片碎裂,头颅上的犄角也被雷光打断,惨叫不断,就连腹部都被击穿,其中的内脏近乎粉碎,唯有一颗硕大的火球还在凶猛跳跃,那是他的心脏。

心脏跳动的声音,时强时弱,在无忧谷之中回荡,震慑人心。

龙心——众人心神震撼,这就是他们要找的龙心,龙心即时龙元,其中夹杂了雷火龙蜥全部的修为之力。

雷火龙蜥遭遇第九重天劫,分身乏术,这本是最好远离此地的机会,然而他们都没有离开,因为从看到龙元的那一刻,他们就已经心动了。

若是得到龙元,他们的修为都将会突飞猛进,甚至可能直接突破,这是千载难逢的机缘。

既然都想得到龙元,何不一起动手屠了这孽畜。云凡看向众人,众人面面相觑,心中都是一凛,云凡说出了他们心中所想。

这雷火龙蜥本身实力在半步夺灵,又身在第九重雷劫之中,你我皆靠近不得,如何能够击杀。大悲和尚道。

他也有心这龙元,奈何这天劫太强,五人之中没有任何一个人能真正到达天劫中心范围。

云凡突然一笑,我有众心诀一部,你们修炼之后,配合我,加上这夺灵境强者炼制的七杀生魂剑便能够将之斩杀。

众心诀?众人疑问。

这众心诀,能够凝聚天地之力,施术人实力越强,聚集的天地之力也越强。很快一段法诀传入泪无痕几人的耳朵之中,极为简单,一悟便通。

之前他不拿出来,那是因为众人各怀心思,难以真正配合,根本无法使用众心诀,若不是这样,这雷火龙蜥早就被击杀了。

天地有圣道,自古鸿蒙开,域外玄都门,六界皆众生,幽冥酆都魂,同铸众心诀…

五道青光冲天而起,以云凡为首化作战天巨剑,冲入雷霆之中。

有了天地之力的保护,众人无惧雷霆之威,战剑与雷火龙蜥缠斗,雷火龙蜥连连怒吼,被重创。

还有片刻,还有片刻我就可以度过雷劫,一旦度过雷劫,你们就死定了。雷火龙蜥选择了避让战绩锋芒。

大和尚,该你了。剑体之中云凡喝道。

只见战剑被雷霆包裹,战剑之中走出大悲和尚的虚影,直接对着虚空施展天雷八音,众心诀被他扩散到所有人的耳朵里。

这些人明白,雷火龙蜥若是成功渡劫,他们也要死,他们也要一份力,才能将之击杀。

很快,上百道,上千道青光冲破苍穹,全都汇聚到为首的云凡身上,云凡长啸一声,好强的力量,这便是真正的众心诀吗?

雷火龙蜥感受到了一股生死危机,口中吐出雷光与火焰,想要在云凡发出这一击之前击杀他。

战剑天地之力澎湃,剑体兵解,化作长龙破空而去,直接穿透了雷火龙蜥的心脏。

五人落地,雷火龙蜥应声而倒,天劫溃散,这一剑断了它所有生机。

碰——龙元破碎,化作七颗散落,云凡双手成爪向前抓去,身后一道剑光亮起,斩向他,是泪无痕c
龙元一出,各方争夺,云浩率先出手,一只大手向前探出,此刻他终于是将隐藏的实力全部爆发。

包括柳烟也是如此,九玄琴第二变——山河,一朵莲花绽放,其中一座座虚幻的大山,河流演化,皆是灵气化形的本质,直接向着前方镇压下来。

大悲和尚大悲天龙掌落下,掌指之间,金光绽放,像是佛陀的大手从天而降。

泪无痕的剑光阻拦了云凡,云凡不禁大怒,你为何要与我过不去?

把玉佩交出来,我对龙元什么的,不感兴趣。泪无痕冷漠道。

泪无痕周身黑气散开,一股无形的压力释放,温度都降低了一分,他的戾气太重了,云凡想不出,一个凡人为何像是走过了尸山血海,为何戾气如此浓郁。

想要玉佩,自己来拿。云凡无惧,向着天空飞去,那里才是他的战场,对于龙元,他势在必得。

玉佩的事,云凡有感,这玉佩必然牵扯极大,他也有私心,他隐隐觉得暂时还不能还给泪无痕,兴许日后还能用上。

天空之上,柳烟已经和云浩对上,云浩极为自负,一人独自对战柳烟与大悲和尚。

柳烟九弦琴连连拨动,浊浪排空,下方烟尘四起,而空气中则是刮起了小旋风,大悲天龙掌落下,金光闪烁之间,被云浩一剑刺破,云浩猛力弹剑,剑身震动,乱了柳烟琴音,一剑横扫,分出两道剑光斩杀二人。

二人退后两步,杀招再起,一时间难解难分。

云浩,你未免太自负了,真以为一人可以独吞龙元吗?云凡也参与了战斗。

那些想要浑水摸鱼的人,被云浩还有众人的法术扫中,或是被截断身体,或是被灭杀魂魄,一时间这一片场域成了他们五人的战场。

剑光闪动,云浩压力倍增,他为云家第一天才,修为在这里是最高的,众人各怀心思,众心诀早已经没有了作用,此刻他便是最强。

云凡出手,伴随着琴音,与大悲天龙掌,七杀生魂剑出,带着此地仅存的残魂,数道黑光剑气斩向云浩。

云凡此刻的战力虽远不如之前,但他的对手也不再是雷火龙蜥这样的庞然大物,加上此地的生魂与七杀生魂剑的特殊性,此时的他依然能够从容对战云浩。

众人都心中明白只有率先击杀了云浩之后,龙元才有归属,况且,在这猎场考核之外死亡,即便是云家也无法查到。

云凡一想到自己要扼杀一个天才,就忍不住兴奋,或许是曾经的云凡在云家受够了欺凌,斩杀云家天才,能成为他的快感。

三人联手,无往不利,云浩虽然修为极高,但面对同样灵魂境的大悲和尚和柳烟,他已经够呛,加上拥有夺灵至宝七杀生魂的云凡,他倍感吃力。

此消彼长,他的身体伤痕更多了。

我不可能输的,便是你们三人一起上,也没用。云浩身上剑伤不断,这一刻的他甚至不惜耗费自己的精血与众人对拼,他道心如此,唯有在与强者的拼杀之中才能获得更强,只要更强,他就可以舍弃一切。

云凡深知这样的人物的可怕,当年的他也是如此,从一个小小的凡人,说是蝼蚁也不为过,以凡人之身硬生生修成了天君,除却黄泉天道经这一天下奇经,更多的是他道心的强大。

一个人唯有道心强大,才能在修行路上一往无前。

他的心竟然如此坚定,既然如此,那就更留他不得。柳烟心道,在云凡和大悲和尚不可思议的目光中,施展出了琴弦九变第三变——五行。

金木水火土。

五行一出,空气中顿时五种色彩的灵气化作锁链直接将云浩定在虚空,连同那一柄剑也被困住。

云浩大吼,他也没有想到柳烟居然有着一手,空气震动,五行之气再度爆发,又有五条锁链穿梭而来,两条直接钉穿了云浩的琵琶骨。剩下的三条五行之气直奔云凡和大悲和尚去。

柳烟的隐藏的实力爆发,着实可怕。

柳烟她也知道五行之气困不住云浩,更拦不住云凡等人,她只需要片刻时间就好,只需要一点点时间,她就能得到天空上那飘散的七颗龙元。

五行之气,空有其形,没有跨入灵海九变,一切五行都是虚妄。灵海九变是夺灵境后面一个大境界,以云凡天君的眼光来看着五行之气,破绽百出,黄泉出,没入那青色的灵气之中,直接将之吞噬。

女施主,那一晚,是我怠慢了你,这一次,我也想看看到底是你的琴音厉害,还是我的天龙八音厉害。

哞的一声,大悲和尚发出道音,将柳烟即将握住的龙元震飞。

柳烟愠怒,云凡的杀机接踵而至,黄泉让她汗毛炸立,心中一凛,催动先天棋子在体表形成一道光膜,在云凡惊讶的眼中挡住了这一击。

从前无往不利的黄泉,在柳烟这里竟然是被阻碍了。

是先天棋子?云凡有感,对于这一神奇的存在,在这一刻才真正意识到先天棋子比之于黄泉还要神秘,还要古老,今日之后,这棋子,他志在必得,一定要想办法得到。

不杀了这二人,今日怕是得不到龙元了。柳烟眼中的先天棋子旋转,像是可以夺人魂魄一般,她的身上多了一股诡异的气息,很恐怖。

泪无痕玄进八尺直接劈开三人的战斗。

把云凡放着我来。玄进八尺重逾千斤,然而在泪无痕手中却如同玩物一般,任谁也不敢与之硬撼。

柳烟皱眉,对于泪无痕这个变数,也心存杀机,龙元的诱惑太大了,一颗便可以免去数月的苦修,这不仅是修为的提升,更是潜力的提升,任谁都会心动的,泪无痕也不例外。

战斗中,四人开启混战模式,一时间,刀光,剑光,拳掌,术法,五行,各种神通道法一起上,虽是灵气化作的虚影,却战力极强。

空气都被打爆了。

云浩也在此时挣脱五行之气,剑光滔天,云家的泰山拳法也发挥的淋漓尽致。

云凡也驾驭着七杀生魂剑配合着前世所得的一些小剑诀,在四人中七进七出。

五人一战,绝无仅有。

从天上达到地下,从无忧谷内部打到外部,几人都经历了灵洪境,丹田变大,可以远远不断地从虚空之中抽取灵气,然而这一番战斗,他们所施展的术法太强,超越了本身能够汲取的灵气。

此刻的他们体内的灵气都不多了,各自身上都有不轻的伤,再战下去,也只是五败俱伤而已。

大悲和尚大悲天龙掌向着众人落下道,打了这么久也没有分出胜负,一人一颗龙元就好。

这样算下来,还剩下一颗龙元,如何分配。

那你想如何?柳烟冷声。

我是这里最强之人,自然是要两颗。云浩自负道。

呵呵,同样都是云家的人,为何就你如此不要脸,还两颗,要我说,先杀了这云浩,再谈分配也不迟。云凡怂恿众人道,众人面面相觑,这话说的的确不错,大有要击杀他的意思。

云浩面色难看,之前三人联手已经将他打得狼狈不堪,再加一个暴力的泪无痕,他就是铁人也吃不消。

不过他还是硬气道,这么说来是谈不拢了,那就再来战一场。

五人正准备再度厮杀。

就在这时,一个声音传开,既然你们都不想要这龙元,那就都交给我保管吧。

伴随着他的声音响起,一个又一个巨大的齿轮出现,遮蔽了这一片天,重力开始激增数十倍,像是冥冥中有一只大手将他们按在地上,动弹不得。

几人想要反抗却动弹不得。

云凡抬头看见那七颗龙元正向着巨大的齿轮中心飞去
为何这声音是如此耳熟。云凡道,这人应该似曾相识,再看泪无痕手中还握着玄进八尺,云凡眼前一亮,不仅要破口大骂,是他——江无忧。

就是在沙漠绿洲之中差点坑死他的老道士。

那么这一切都可以解释得通了。云凡思索,江无忧精通算数,阵法,奇门八卦,他必然早就推算出无为天象所在之地。

以他这份本事,进入其中只是时间问题,那么他又是如何取得无为天象的控制权的呢?

外界,小厮上报云吼,告知无忧谷之中发生的事。

在听到云凡等人合力击杀了雷火龙蜥之后大呼不可思议,对于众心诀的威力,他们也是汗颜,小厮抄录了一份给云吼,云吼喜笑颜开,这众心诀对他们来说可以说是战力倍增,作用极大,全然没有了云家血丹被夺的心痛。

没过多久,沙漠绿洲那边出现异动,湖水向着天空倒卷而去,最后整片天空都开始黑暗,奉命守在绿洲的人惊慌失措,向上禀报,他们从未遇到这种情况,云吼知道后勃然大怒。

其他人不知道沙漠之上是什么,他可是清清楚楚,那是无极门所设的猎场核心,名为无为天象,是一件极其厉害的法宝。

最终云吼开启猎场的通道,神识进入其中,一只手遮天蔽日探入其中。

轰隆一声。

天外一只巨掌落下,将无为天象打得乱颤,江无忧猝及不防,大叫一声,七颗龙元被震飞,众人压力大减,云凡立刻冲上天空,握住其中两颗龙元,转身就走。

我的龙元。江无忧气道。

其他人见到还有五颗龙元,纷纷争夺,最终短暂交手,每人手里都有一颗,江无忧也不例外,江无忧气恼,自己废了这么多心思,就是为了得到这无为天象和龙元,然终究是智者千虑,百密一疏。

其他人纷纷离开,天上江无忧凭借着无为天象与那一只大手对了一掌,云吼冷哼,小贼,将无为天象留下——

江无忧冷笑,我凭本事得到的东西,为什么要留下,再说了,这东西是你云家的吗?

外界传来云吼的声音,牙尖嘴利,看我狂铁手的厉害。云吼修为已经进入了夺灵境,这猎场他进不来,只有手臂可以动用,狂铁手的名号不是盖的。

灵气缠绕的手臂,片片虚幻的鳞片覆盖,实力竟然是提升到了夺灵境边缘,一股恐怖的力量袭来。

江无忧依旧是面不改色,对着天空道,云吼,没用的,这里有无极门的禁制,你施展不出修为,而我,只需要阻挡你一招即可,一招之后,从此天高任鸟飞,海阔凭鱼跃。

碰的一声,云吼的大手落下,无为天象震动得更厉害了,暗处的江无忧被震出了血,然而无为天象也在此刻终于催动起来,带着他迅速远遁而去。

可恨,让这贼人给逃走了,无为天象丢失,只怕家主会怪罪下来,无极门那边云家也要承受莫大的压力。

这贼人必然是早就看中了云家的至宝。云吼沉声。

猎场的一作小山之内,云凡在其中调养生日,没有了无为天象,这里的时间和外界已经一致了,在这里调养了五日,终于是痊愈。

并且达到了灵洪后期。

这一次青龙关他收获颇丰,除了自身修为的提升,他还得到了不少的灵药与血丹,还有为数不多的两颗龙元,以及大杀器七杀生魂剑。

有两颗龙元在,云凡并没有急于突破,而是在丹田内压缩灵气,使得丹田能够容纳更多的灵气,这样突破下一个境界的时候,他的底蕴更深,实力更强。

这几日,龙元的事件逐渐平息了,所有的龙元都有了归属,除却云凡有两颗之外,柳烟,云浩,大悲和尚,泪无痕,江无忧,都是各有一颗,中间虽然有相互争夺,但实力都不相上下,谁也不能真正奈何谁。

云凡走出山洞,青龙关已经过了,想要出猎场,就必须要将剩下的两关走完。

无极门选择弟子的方法和养蛊是一样的,唯有互相残杀,才能在其中抉择出最强。

猎场西北方,阴风呼啸,悬崖下方便是白虎关。

从悬崖上往下看,黑气弥漫,死气沉沉,几乎看不到生灵,在白虎关的中央矗立着一座祭坛,其上点点星火闪烁,像是随时都会熄灭,成了这里唯一的亮点。

白虎关因此也叫葬地。

西北边是剑冢,葬下无数宝剑,南面是兽陵,其中埋葬的是无数妖兽,东面代表五气朝阳,那里是五行之地。最西边则是无尽火狱,被称为鬼城。

想要出过白虎关,则必须要登上中心的祭坛。

而想要登上祭坛,只有剑冢,兽陵,五行之地,鬼城四条路可走。

经过白虎关一战,基本上人数上基本减少了一半多,剩下来的人大多都在灵洪境,修为都得到了很大的增长。

这四条路无论那一条都是无比危险的,以往接受考核的人大半都死在了其中,当然也有一些人获得了机缘,修为突飞猛进。

白虎主张杀伐,所以白虎关内,杀气逼人,还有无尽的死气,这里一旦开始入关便开始了杀戮的模式,在这其中战斗,有杀气的加持,个人战力会提升一倍。

此刻白虎关外,人山人海,分别堵住了四个关口。

嗡的四声巨响,白虎关大开。

四道门户涌入了无数的人,柳烟走的五行之地,云浩走的是剑冢,大悲和尚走的兽陵。

云凡站在山顶遥望这四座大门。

柳烟走五行之地,与她的九玄琴第三变五行契合,可以使得这第三变臻至完美,云浩走剑冢他应该是想以剑入道,至于大和尚一直想渡化世间妖魔,走兽陵是最好的选择。

黄泉天道经需要大量的死气,在这四关之内,唯有鬼城死气最重,那里才最适合我。云凡思忖,随后向着鬼城的方向走去。

直到走到鬼城门口,云凡看见了一个熟人,巨大的玄进八尺,插入地面,让地面都是开裂,不由得暗骂一声,为何哪里都能看到这杀星。

前面泪无痕拦住了他的去路,他再次检查来往的人,想要找出云凡,云凡掩面装作不认识他,他轻声嗯了一下,身上的杀气更浓了,他想看清楚云凡的面容,云凡不愿,两人僵持之下,云凡一个闪激灵,身进入鬼门内。

泪无痕终于看清是云凡,愤怒,提起那插在地上的玄进八尺就向云凡追去,大吼道,小贼,哪里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