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下面被好多个男人用过 新婚同事紧窄

呸!老娘信你就有鬼了!

司徒妖娆心想着,便道:回三王爷的话,我司徒妖娆励志看遍天下美男。对你?没兴趣!要拒绝,那就要拒绝的霸气,让这妖孽再也生不出来招惹我的心!司徒妖娆心里想的好,然而却没想到,弄巧成拙!

三王爷一听司徒妖娆这话,大笑了起来,凤眸晶亮,神采飞扬:哈哈,真是世间少有的奇女子,那么,本王也决定了,只要你一日不嫁人,本王便一日不娶妃。以此证明,本王真心!说完,三王爷拂袖而去。

那背影,叫一个潇洒自在。那态度,叫一风流不羁。那留下的话……叫一个害人不清!

这三王爷来的快,走的也快,可是带给众人的心理阴影,是不可磨灭的!东方珏脸色变了几次,对司徒宇抱拳道:司徒将军,晚辈今日先告辞了,改日,定来下聘,迎娶红泪,绝不白了她。

  对东方珏,司徒宇是相当满意的,尤其是东方家的财产!武将,最想的,便是粮饷。这天下间能养得起司徒家军队的,也就只有东方家了。可惜,妖娆不争气,但是红泪争气也是好的!

  司徒宇心想着,笑的爽朗了起来:哈哈,你且回去吧。红泪这丫头,定是你东方家的人!

  东方珏闻言,心中一喜,看了一眼红泪,握拳离去。

  红泪对着男子微微一笑,但是转瞬,确是目光冰冷。袖子下,手指掐在手心里,贝齿轻咬,双目之中,一片怒色。

  该死的司徒妖娆,竟然得了三王爷的青眼!我怎能让她得意?这司徒家的小姐,只该有我一个!有我一个就足够了!

  日后,我借着东方珏的名声,名动江湖,自也有那高高在上的皇室子弟来娶我!到那时,夫人也好,还是司徒妖娆也好,都给我滚出司徒家!

人总算都走了!爹,娘,我先回房了。司徒妖娆松了口气,随意的伸了个懒腰,便要走。要知道,怜儿可还在外面等着呢,如果没有怜儿她可找不到她的住所。

回房?哼!想得美!为父问你,你今天都干了什么?外人都走了,司徒宇也发作了,他冷冷看着司徒妖娆质问道。

老爷,妖娆头上还有伤呢!司徒夫人不满道。

有伤?我看她活蹦乱跳的,比谁都精神!司徒妖娆!你给我去祠堂关禁闭三天!没有我的允许不准滚出来!司徒大将军一声怒吼,司徒妖娆身子抖了抖,有些不死心的看了眼司徒妖娆的母亲。靠啊,才穿来就要去关禁闭?我才不要!

  不过,司徒妖娆的母亲可不知道司徒妖娆心里想什么,只是温柔的摇了摇头:妖娆,莫要让你爹爹生气了,禁闭而已,娘保证,明儿个就让你出来。女子温柔的话,让司徒妖娆心中一软。

  她是爹娘都不管的,记事之后,便是那群老不死的在教导。据说是因为她根骨出奇,是练武的材料,所以,这群老不死的便将她带在了身边,一直到死,她也没见过父母。此时,看司徒妖娆的母亲,心里有了一丝憧憬,若是自己的母亲在身边,或许也该是这样吧。

  这样一想,司徒妖娆便乖巧了。点了点头,委屈道:娘你一定要把我从祠堂救出来。

  司徒夫人被司徒妖娆的样子逗笑了,点了点她的头道:好了,一定。你快些去吧。莫要让你爹架着你去。

  恩。司徒妖娆说着,出去了。

  哼!你就惯着她吧!早晚有一天要闯大祸!司徒宇冷哼一声,而后看着红泪,还有那一直坐在那儿一言不发的妇人道:我送你们回去。

  谢谢将军。那女子,声音好听,如珠落玉盘一般。听的司徒宇目光放柔。

  司徒宇一生,有两个女人,一个,是司徒夫人。她生在大户蓝家,是他最好的助力,放眼天下间,不会有任何一个女人,比她更适合给司徒宇管家。而还有一个女人,便是这司徒红泪的母亲,她性子温婉,模样可人。又会说贴心话。任凭铁汉也会被她柔情所化。百炼钢也会变成绕指柔。司徒宇对她,更多的,是爱情。

  司徒夫人看着司徒宇带着那女人还有司徒红泪离开,眼底划过一丝暗色。她为正室,她女儿是嫡出。她雷厉风行,可又能如何?

  得了的,不过是尊敬。而那个女人?却是得了他的心!

  小姐,您总算出来了,可急死奴婢了。外面,等了许久的怜儿一见司徒妖娆出来,激动的都快哭出来了。

  司徒妖娆一脸晦气:呸!别提了!我被关禁闭了,快些带我去祠堂。司徒妖娆不情不愿的说道。

  怜儿闻言,傻了:哈?禁闭?怎么回事儿?

你之前没见三王爷那厮进去?

哎呦!奴婢见了!那三王爷没有把您怎样吧?怜儿紧张道。

没有,不过,我却被罚了禁闭了。好了好了,你快些带我去吧。司徒妖娆催促道。

怜儿闻言,忙点头。

祠堂就在这大堂的后方。不一会功夫怜儿与司徒妖娆便到了。

这守着祠堂的人一见司徒妖娆来了,都笑了:大小姐您又来了啊。

这次是几天?

这守祠堂的人毫无恶意。司徒妖娆闻言,也爽朗一笑道:不多,就三天!我娘说了,明儿个就把我带出去。行了,你们开门吧!

说着,祠堂的门打开了。

怜儿随着司徒妖娆进去,然后……司徒妖娆整个人就惊呆了!她颤抖的指着那空荡荡的屋子中放着的牌匾,难以置信:我今天就住这儿?怎么住?

小姐冷静,您晚上都是顺着地道跑出去的。怜儿忙安慰道。

地道?司徒妖娆眼前一亮。

您想干什么?怜儿一脸警惕。

没什么,有男装吗?司徒妖娆无害的问道。可怜儿闻言,心里的不安更大了。不过在不安,怜儿还是如实回答:有,小姐您经常会穿着。

司徒妖娆闻言,笑的更加无害了。这笑看上去,让人觉得身体发寒。

  夜深,司徒将军府后院的一个狗洞处,一穿着月白长袍的人从狗洞爬了出去而后回头道:怜儿,我出来了,你快点。

  是,奴婢这就来!

  说着,里面一穿着蓝色男装的人也钻了出去。

  这两人,不是别人,正是关禁闭的司徒妖娆与她的小丫鬟怜儿!

  小姐,咱们这是要去哪儿啊?怜儿看着司徒妖娆不解的问道。之前问了好几次,司徒妖娆都一言不发的。让她心里摸不透。
带我去大街。司徒妖娆命令道。怜儿闻言,只得无奈的带着她去了这岚临皇城的主街。

小姐,您到底是要做什么啊?怜儿看着前方不断寻找什么的司徒妖娆,心里有些不安。这小姐,失忆之后给人的感觉比失忆之前更让人操心了!

  对于怜儿的询问,司徒妖娆没有回答,而是站在了一家满排灯笼高挂的店前,这里繁杂的香气传出,给人一种暧昧之感。怜儿顺着店铺,往上瞧了一眼,一见这名字,连哭的心都有了。

  这里,大红牌匾,烫金大字,上书:天香楼!

小姐……你该不会是想进去吧?怜儿看着司徒妖娆,心中不好的预感加大。她就知道,小姐不会消停了!

司徒妖娆闻言,笑的纨绔:当然要进,不然我来是干什么的?不逛青楼,不见花魁,枉费我穿越一朝啊!

想着,司徒妖娆大步踏入了这天香楼。怜儿忙不迭是的跟了进去。

天香楼,是京城中一家比较有名的花楼。这里出名之处只有一个,便是花魁如意!这位花魁弹得一手好琴,是京城一绝。

天香楼的规模不小,上下三层,大堂内,十六根柱子雕花附画,香味扑鼻。

呦!这是哪家的公子啊?可真是俊俏。芸娘看的,心都要化了。姑娘们,来接客了!一进天香楼,一穿着红蓝花色抹胸长裙的中年女人如蝴蝶一样翩然而至,她妆容精致,脸上笑容透露着精明,大概就是传说中的老鸨?

司徒妖娆没等开口,十几个姑娘就围了上来。

  小公子,奴家可好看?

  小公子来奴家这边玩吧。

  小公子,奴家看您和奴家有缘,不若今晚……

咳!司徒妖娆尴尬的咳了一下,推开了缠过来的人悍气道:把你们这儿最好的姑娘,给小爷叫来!

女子闻言,一愣。狐疑的看着司徒妖娆。

怜儿,银子拿来。司徒妖娆伸手朝着跟在自己后面的怜儿要银子。

怜儿恨不能将司徒妖娆的手直接给吃了!心里暗骂自己太天真!竟然会带着司徒妖娆出来!怜儿恨恨的拿出了银票给司徒妖娆。

司徒妖娆接了银票丢给了女子:把你们这儿最好的姑娘,叫来吧。

见了这银子,女子眼前一亮,再看司徒妖娆眼睛都要放光了:哎呦!公子您等着,芸娘这就去给公子叫!

不一会儿,那女子就带了四名女子过来。

这四名女子,模样各有千秋,的确是少有的美人,只不过,最美?却也称不上!司徒妖娆挑剔的看了一圈,声音沉了下来:这就是你们天香楼最美的姑娘?

额……是。她们四个可是咱们这最受欢迎的姑娘了。

她们都不如小爷我美,你糊弄鬼呢?司徒妖娆一脸鄙夷的指着这四个姑娘道。

女子闻言,面色一僵,乍一看司徒妖娆,别说!还真是这么回事儿!这小公子长得,面若桃花,眉眼妖娆的。

那小公子您的意思是?女子看着司徒妖娆问道。

我要这里最美的女人!司徒妖娆刻意加重了最美二字。

女子闻言,明白了!感情这是来找花魁如意的!

这,小公子,实不相瞒,咱们天香楼最美的,便是花魁如意。可这如意姑娘她是不见客的。想见她,只有等着过会儿,天香楼的琴会开始。女子示意司徒妖娆给个方便。

司徒妖娆闻言,眉头一挑,随意勾了个女子道:给小爷准备个房间,小爷等着!

女子一见这,顿时眉开眼笑。给司徒妖娆安排了一个靠窗子的房间。

天香楼的琴会一开,本不算热闹的天香楼大堂,挤满了人。前方,也搭起了台子。那芸娘扭着水蛇腰上了台子,看着众人,媚眼一抛:各位,咱们天香楼琴会,现在开始!请如意姑娘上台献上一曲!

好!如意姑娘快点出来!

老子进这天香楼,可就为了看你了!

如意姑娘,嫁给我吧!

众人哄闹一堂,而后,只听一阵轻缓的琴声响起,琴声落玉,勾起一丝凉意。在这瞬间,众人都屏住了呼吸。

  一白衣女子,从高台而下,翩然落在了台子上,手中玄琴轻抚,悠扬的琴声传出。这女子,有着一双墨黑色的凤目,眉峰微寒,给人一种不食人间烟火的感觉。

  她戴着面纱,勾起了人的好奇,想看看,拥有这样一双眼的女子,究竟是什么样的人。

  琴声落,女子收起玄琴,看着众人,冷清中性的声音缓缓响起,听不出男女:欢迎各位来天香楼琴会,今日如意的问题是,何为爱?若是有爱,你会如何对待你爱的人?

  如意话落,众人窃窃私语。

  一个沙漏被拿了上来。

  而众人,也都被发了一张纸,似乎要将答案写在上面。

  司徒妖娆这边自然也接到了。

  看着这张纸,司徒妖娆笑了。一个字也没写,便将这纸折好,递了过去。

  沙漏漏完,众人的答案也被如意拿到。

  没一会儿,便听那声音再度响起:请问,那位交了白纸的公子,你的答案是?

  白纸?

  谁啊!捣乱的

  靠!赶出去!敢耍我们的如意姑娘!这一张白纸,可谓是犯了众怒。二楼,司徒妖娆微微一笑,顺着窗子道:何为爱?我不知道。若是有了爱的人,我会如何?我也不知道。爱很飘渺,又很伟大,是捉摸不透的。用一张纸,又怎么能表达出来?故而,我的答案就是,不知道。

  靠!你果然是来捣乱的吧!

  小子!有能耐给老子下来!

  众人愤怒的喊道。

  然而就在大堂马上就要炸开锅的时候,如意笑了,这笑声冷清,却带着一丝赞赏:公子的答案,是如意心中的答案,还请公子去如意房中一叙。

  女子话落,人转身下了这台子。

  芸娘忙上来赔笑道:各位,今儿个的琴会结束了,有劳各位来此捧场!

  随着这一句话落下,众人再多不满,也都无处发泄了。在天香楼,闹事的不少。可闹事的结果?却无人能承担!

  小公子,您得偿所愿,这边来吧。芸娘上了楼,敲开了司徒妖娆的门,笑道。司徒妖娆闻言,看了眼担忧的怜儿道:怜儿你先回去吧,不用在这等我了。

  说完就跟着芸娘走了。

  如意姑娘,公子已经来了,还请开门。芸娘的态度恭敬,然后只听吱嘎一声,门被打开了。

  如意面上还是带着面纱,看着司徒妖娆,将她请了进去
如意姑娘的房间很是简单,一副桌椅,一张大床,青草味的熏香,还有一方屏风,和一张梳妆台。

  公子?呵呵,还是该叫你姑娘好呢?如意看着司徒妖娆,轻笑调侃道。

  司徒妖娆闻言,完全没有惊讶,回过头,看着如意,玩味一笑用着如意的语调道:如意姑娘?还是说,我该叫你公子?

  如意微微讶异,声音也完全沉声成了男子的声音:你还是第一个看出来的。怎么看出来的?

  猜的。司徒妖娆笑的灿烂。

  如意闻言,一愣。而后低声笑了:你这么堂而皇之的说出来,也不怕我杀了你灭口?

那么,你想杀我灭口了吗?司徒妖娆反问。

  如意闻言,一笑,拉过司徒妖娆,翻身,将压倒在了床上,手指暧昧的戳着司徒妖娆的脸,声音微微沙哑道:我不想杀你,可我想……上你了。

  司徒妖娆闻言,眸光一闪,手已经握成拳头。然而不等她动手,只听砰的一声!一个身影破窗而入。

什么人?如意声音瞬间变回了中性声音。起身,警惕的看着进来的身影。司徒妖娆也看了过去。

那人一身暗紫色华服,腰间系着玉带,半束起的发有些凌乱。他模样俊冷,面容微白,一双丹凤眼,泛着冷光。

此刻,屋子里的两个人,目光也都忍不住落在了他的身上。司徒妖娆在看到这个人之后,整个人都不好了。此时,脑子中也只剩下了四个字:冤家路窄!

  那双漂亮却深沉的丹凤眼,那精致的模样,可不正是今天湖边的男人?

  司徒妖娆觉得冤家路窄,澹台无月却也是惊讶。看着司徒妖娆,将人拦腰抱起,只留下了一句:把她借我一用。

  司徒妖娆就这么被男子掠了出去,看着身边的男子,司徒妖娆整个人都不好了:那个……壮士?公子?帅哥?咱们往日无冤近日无仇的,虽然说我今天白天的时候袖手旁观了一下,可也是无奈之举啊,毕竟小女子手无缚鸡之力。你看,是不是放了我?

  闭嘴。男子的声音冷清。

夜空中,男子抱着司徒妖娆,不断的飞奔,似乎后面有鬼在追一样。

而司徒妖娆,在那句闭嘴说出来之后, 瞬间就炸了:卧槽!你放开老娘!你个流氓,敢挟持我?还让我闭嘴?你信不信等我恢复了武功,我打的你爹妈都认不出你?

聒噪!男子声音如玉,淡淡的吐了这两个字,然后将司徒妖娆抱得更紧了。

靠!你知不知道我是谁?我可是司徒将军府的女儿,司徒妖娆,是男人见了我都绕道走,你快点放开我!司徒妖娆心里一急,把身份说了出来。要知道,司徒妖娆的身份,在京城的男人堆里,尤其是好看的男人堆里!那是相当有威胁性的!

  男子闻言,也是一愣,但是随后速度更快的带着她跑了。

  这人……绝对是采花贼!

  司徒妖娆看着这长得人模狗样的男人,心中想到!不过,他长得这么好看,就算被采了,也不亏啊!

  司徒妖娆一路胡思乱想。男子带着她,来了一处湖边,总算是落在了地上。

  你不会是准备对我做什么之后杀人灭口吧?司徒妖娆看着冒寒气的湖水,有些后怕。心里则是暗骂这身体竟然一点的内力也没有!

  开玩笑,要是有内力,她一定打的这人连他妈都不认识他!

  脱了。男子声音响起,看着司徒妖娆,命令道。虽然有些急切,可他的面上却无半分表情,冷的像是冰块!

  脱你妹!司徒妖娆回口就骂。

  男子闻言眉头微微皱起,大步上前,撕开了她的外衣:你不是一直都想与我在一起吗

  尼玛!别动我!你谁啊你!谁想和你在一起?你以为你是太子不成?司徒妖娆朝着湖边退去,一边道。

  听司徒妖娆这话,男子微微一愣。丹凤眼中浮现出一丝讶异,但是随后就再度被那暗色染黑。

  你没见过我?男子又问,人也上前了一步。

  咱们白天不是刚见过吗?司徒妖娆白了他一眼,心中更加郁闷了。

  然后下一秒,就见到男子忽然将她压在了地上,开始脱她衣服了。

  卧槽,你别乱来啊!司徒妖娆只觉得自己受到了惊吓,一脚将人踹到了一旁。双眸之中,一派异样之色。

  澹台无月也因此恢复了几分神智。看着她,想到她的身份,心中便越发觉得冰冷。可奈何,身体的燥热却是越发严重了。而他本面无表情的脸上,也浮现出了一丝挣扎。

  见他这样,司徒妖娆心中忽然有了一个计划,看着男子,笑了起来。见她这一笑,男子也终于管不了那么多。二话不说扑上前去。要将司徒妖娆压倒在地。

  司徒妖娆忙推住他,媚眼如丝勾魂似得,道:公子别急,我来帮你吧。说着,司徒妖娆摸上了男子的身,逐渐的浮向腰间,拽下了他的荷包,然后退去了他的外衣,拉着他,朝着湖边走了走。

  公子,奴家准备好了。司徒妖娆声音越发的好听,听的人心里一股火气上来。男子被司徒妖娆勾的火气上涌,再也把持不住的扑了上去。然而就在他即将扑倒司徒妖娆的时候,司徒妖娆面色登时一冷,红唇勾起一抹嘲讽的弧度,身子轻移,到了男子的后方,上去就是一脚,踹的凶狠,直将人踹入了湖中。

  想要占老娘的便宜?你想的美!司徒妖娆冷眼看着被踢到湖里,脸色越发冰寒的男子。

  愉快的打开了他的荷包,里面的银票数量,让她眼前一亮:啧!真是个肥羊!这些银票,就当是我帮你清醒的辛苦费 !荷包还你。说着,司徒妖娆把掏空了的荷包丢进了湖里,落在了男子的头上。

  然后,转身潇洒离去。

  月色正浓,紫衣男子站在湖中,任凭湖水寒冷刺骨,面上也无半分表情。他伸手拿下了自己头上的荷包,看着远走的司徒妖娆的背影,眸子中,染上了一丝笑意。抿起了唇道:她……当真不认识本宫?有趣,真是有趣!想着,男子将荷包贴在唇边,轻笑了起来。

  这一笑,如雪莲盛放,如寒冰融化,有种说不出的风华。月色萦绕在他的身上,看上去,如画一般美好。

  晦气!真特娘的晦气!我怎么就碰到这么个神经病?司徒妖娆脸色阴沉,一边走,一边骂。还一边在周围的树上做记号。

  至于原因?

  呵呵!迷路了!

  之前被人从天香楼直接掠来了这儿,她完全都不知道回去的路在哪儿。走了一阵,司徒妖娆累了。有些泄气的蹲在一棵大树下。

  天越来越冷,让她不由得抱住了自己的身子,蜷缩起来。

  心中祈祷着怜儿明儿个能找到她,否则,她绝对要饿死在这儿!

  沙沙……沙沙……

  树叶被拨动的声音响起,司徒妖娆闻言,瞬间清醒,警惕的看着周围,透着月光,朝着树叶发出声音的方向看去。

不会是野兽吧?司徒妖娆心想着,拨开了树叶,然而映入眼帘的一幕,让她面色一变。果断的搭上了树叶,转身不再看。

呵呵!幻觉,一定是幻觉。这里怎么会有人呢?就算有人,也不能是满身血吧?他一定是已经死了!一定是……可恶!司徒妖娆暗骂了一声,再度拨开了树叶。

林子中,黑衣男子倒在地上,心口插着一支箭,俊朗的面上也是惨白。这人绝非凡人,哪怕是受了伤,也依旧英气逼人,给人一种威严之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