痛吗不痛我就继续小丹 放心我只在外面蹭一下

阳春三月,太阳懒懒的挂在空中,和煦的春风吹入山谷,抚平了草地,吹在湖面,泛起点点波纹。

  位于岚临皇朝西边的碧波湖,一身赤色的女子皱着脸蹲在那儿。

  嘶……好疼啊。司徒妖娆摸着额头上的一块红肿,再看看湖中那张与自己几乎一模一样,却唯独错了年龄的脸。只觉得不太好。

  穿越……这两个字犹如锤子一样,重重的砸在了司徒妖娆的心头。而更让人郁闷的是,身边还有一个半死不活的男人。

  司徒妖娆心想着,目光落在了身边躺在地上双目紧闭的人身上。这人一身锦绣华服,腰间系着一枚白玉佩。

  他五官精致,犹如精细雕刻而成一般,挑不出一丝的毛病。白玉般的面容,哪怕是躺在那儿不知生死,也依旧让人过目难忘,心生爱意。

  当然……那只是普通情况下!

  要说人倒霉,喝凉水都塞牙,司徒妖娆真是做梦也没想到,自己只是好心救一个小女孩儿,也能被车撞了。撞了也就算了。她是个习武之人,又是古武术世家出来的,就算撞一下,只要不是特别惨,她也能在那群老不死的帮忙下,恢复如初。可结果呢?竟然一下子跑来这种鬼地方了。

  司徒妖娆想到这里,就恨不得时光倒流!如果再给她一次机会,她绝对不这么有恃无恐!

  不过,看着自己身上的衣着之后,司徒妖娆又犯了难了。因为,她竟然无法分辨这是什么时代的衣着。

  身上的衣着,简直是汉服与唐装的结合,精致到无以复加的程度。她虽生在现代,可是对于古代的东西,却也是无比熟悉。

  用那群老不死的话说就是,学古武术,首先便要了解古人的习性,这样才能更好的入境界。

  当然了,这种话在她这儿,便只想给他们两个字儿:呵呵!

  如果那群老不死的知道我穿越到了古代,指不定有多开心呢。只可惜……这辈子是不可能知道了。

  司徒妖娆说罢,起身拍了拍身上的草叶,不管怎么说,既来之则安之吧。想罢,司徒妖娆便离开了这里。

  至于那地上半死不活的帅哥?

  呵呵!她连自己都要管不了了,还是让这个人自生自灭去吧。

  心想着,司徒妖娆便离开了这里。

  咳……咳咳……咳咳咳!

  地上,昏迷着的男子忽然剧烈的咳嗽了起来。气息紊乱。而本来已经离开的司徒妖娆,却也忍不住再度折返了回来。

  看了地上的男子一眼,叹了口气到他身前,将他身上的紫色袍子撕下来,然后到了湖边沾湿之后,将水滴在了男子的脸上。

  湖水冰凉,让男子的眉头舒展开来。脸色似乎都好了一些。

  司徒妖娆轻轻碰了一下这个人,这人身上燥热,但是却看不出是哪里病了。身上也并无什么伤口。

  司徒妖娆守在男子的身边,过了一会儿。男子幽幽转醒。

  只是一眼,便让司徒妖娆再难忘掉。

  漂亮的丹凤眼里,所展露出的,是无尽的孤寂。深沉不可见底,司徒妖娆心颤。看着男子,却是忍不住入迷了。

  这个人,真的很好看。

  司徒妖娆看的痴了。

  而男子在看到司徒妖娆的时候,先是惊讶,随后,便是一丝厌恶。怎么会是她?

  男子的态度,也让司徒妖娆心里咯噔一声。

  这个人,认识她?

  在意识到这一点之后,司徒妖娆心中一颤。不过计上心头,却是多了一丝新的想法。看着男子,司徒妖娆微微一笑:你醒了?真是太好了。我在这儿等了你半天,既然醒了,我们一起离开这里,可好?

  既然认识,总该能与她一起离开吧?

  他和她一起离开的话,这个男人也不至于会与她分开走,身为男子,必然会将她送到自己的家。这样的话,她也就有办法知道这具身体的主人是什么人了。

  心中想的很好。

  而男子闻言,却是惊讶了一下。

  你要与我一起走?

  恩。司徒妖娆点头。

  你可知道我是谁?澹台无月看着女子,询问道。

  司徒妖娆闻言,一愣,随后道:自然知道,不然怎么会和你一起走?

  是吗?澹台无月若有所思。

  司徒妖娆却是心中有些恼了。

  她现在可没什么心思与人扯皮。经历了生死,又来了一个人生地不熟的地方。已经是身心俱疲。若是这个人再不同意的话……司徒妖娆心想着,眼底划过一丝厉色。

  一起走吧,希望你不会后悔。

  自然不会。司徒妖娆说着,对男子伸出了手。

  澹台无月狐疑的看着她,不过,还是顺势起身。

  司徒妖娆走在澹台无月的身侧,顺着侧面看着男子,越发觉得这个人简直精致的不像是人类。不过……更多的,还是一丝感同身受。

  一样的孤独寂寞。

  当然,这也只是一瞬的想法。

  司徒妖娆的目光,让男子回头看了她一眼,接触到澹台无月的目光之后,司徒妖娆敛眸,收敛了一下。然后看向周围。

  这里山清水秀的,如果日后没了去处,来这儿常住倒也不错。

  这想法才刚落,只觉得周围一冷。杀机骤起。

  下一秒,十几个黑衣人已经将司徒妖娆与澹台无月团团围住。

  呵呵!

  司徒妖娆真的是欲哭无泪了。怎么就这么背!

  才穿越过来就碰到这样的杀局?这具身体根本没有一点儿的武力值啊,手无缚鸡之力的,怎么打?

  什么人派你们来的?澹台无月在看到这些黑衣人之后,冷冷质问。黑衣人中,一个明显是领头的声音沙哑:这个,等你下了地狱,去问阎王吧。兄弟们,上!

  话落,这些黑衣人纷纷抽出长刀,冲向了司徒妖娆与澹台无月。

  司徒妖娆忙躲过了迎面而来的刀子,朝着那人的胸口踹了去。只觉得从脚麻到了腿。这具身体实在是太弱了!

  司徒妖娆心中郁闷,不过却也不敢多想,现在,还是小命更重要。司徒妖娆不断的躲闪着这些人,时不时的打两下,不过,因为没什么力气的关系,对这些人来说,根本不痛不痒。

  倒是澹台无月有些惊讶。本以为司徒妖娆在这些人一个照面之下,大概就会死了。却没想到,她竟然也会两下子。该说不愧是司徒将军的女儿吗?就算再怎么无能,也还是能保住小命的。

  就在这边战成一团的时候,只听到一个声音从远处传来:小姐,小姐您在哪儿啊?

似乎是来找她的?司徒妖娆意识到这一点,心中一喜,看上去,不用这个男人,她也能回去了。

很快的,声音又响起,只不过却带了哭腔:小姐,您快出来吧。

兄弟们,速战速决,任务要紧。那黑衣人似乎察觉到了什么,吩咐道。随后,这些人纷纷去攻击澹台无月了。

司徒妖娆也方才反应过来,感情她刚刚是被连累了?

想到这儿,司徒妖娆不慌不忙的退出了危险地带,对着澹台无月一笑:壮士,走好。

司徒妖娆的态度,让澹台无月心中起了一丝杀意,不过,此时更重要的是活命。而就在这个时候,那声音的主人也终于出现了。

小姐,奴婢可算是找到你了。声音的主人一身青色的长裙,身后还随着数十人。一见到司徒妖娆便冲了过来。

那些黑衣人见没可能成功了,便纷纷撤退。

而澹台无月,确是深深的看了一眼司徒妖娆。这个女人……果真不认识他。不过,他也的确因为这个女人,活了下来。

心想着,在那个丫鬟过来的时候,澹台无月悄然遁去。

临走时,多看了一眼司徒妖娆。薄唇勾起一抹淡淡的弧度,似有些感兴趣。

一个每日为他写肉麻的情信,却在见面的时候,连他是谁都不知道的女子?当真有趣。只不过,今日不是相识的好日子,若还能再见的话,再说罢。

小姐,奴婢可找到您了。小丫鬟激动的看着司徒妖娆,司徒妖娆闻言,却是眉头一挑,心中有了计量。与其隐瞒自己什么都不知道的事实,让自己心烦,不如……让别人心烦。心想着,她只道:你是谁?

这三个字,犹如五雷轰顶一般,炸的女子整个人都不好了。她泪眼汪汪的看着司徒妖娆:小姐,奴婢是怜儿啊。您忘了?

怜儿是谁?没印象。司徒妖娆声音发冷,看着这叫做怜儿的少女,一脸迷茫。

  一听司徒妖娆不认识自己,这叫做怜儿的女子懵了:小姐您该不会是失忆了吧……您,您可别吓我啊!

我吓你做什么?还有,谁是你小姐?司徒妖娆一脸无辜。

您啊。您叫司徒妖娆,是咱们司徒府的嫡出孙小姐。咱们家老爷是岚临国的风虎大将军,咱们家老太爷是镇国公。您的娘是京城第一世家蓝家的女儿。您是咱们整个司徒府的宝贝啊。您,您怎么都忘了?

  少女眼泪挂在了眼圈,看着司徒妖娆,大有她说忘了,自己就去死的架势。

  司徒妖娆闻言,眼皮一跳,心里打了个激灵。暗道:卧槽,这身体的主人居然还身份尊贵?

   小姐……您,您不会是真的不记得了吧?怜儿看着司徒妖娆小心翼翼的问道。

  怜儿一脸期待的看着她,似乎有些不想相信事实。那模样真是惹人怜惜。不过……身为古武术世家司徒家的天才!司徒妖娆计谋有,心机有,智商有,唯独没有的就是节操!于是,司徒妖娆果断无视了这丫鬟可怜的样子,依旧一脸迷茫:我……真的记不起来了。

您……您不会开玩笑的吧?怜儿心中更害怕了。

司徒妖娆闻言,大咧咧的坐在了怜儿身边,清了清嗓子道:嗯哼!我有必要骗你吗?那个……怜儿啊,我问你。你说我失忆这事儿如果传到司徒府,会怎样?

会怎样?怜儿想了一下,脸色瞬间白了。自己绝对会被夫人和大公子给打死!

呜呜……小姐,您,您可千万不要说出去啊。奴婢这些年对您忠心耿耿,就连这次您听了二小姐的话要去看三王爷洗澡,奴婢也是拦着的。奴婢,奴婢冤啊!怜儿哇的一下哭了起来。

司徒妖娆听的是囧囧有神,她有些心虚的摸了摸鼻子道:咳!别哭!你家小姐我最看不得好看的妹子哭了,来来来,和你家小姐我说说我过去的事儿,咱们把我失忆这事儿瞒过去!司徒妖娆无耻的捏了捏怜儿的小脸。

怜儿闻言,点了点头,抽抽噎噎道:小姐您是司徒府的嫡出大小姐,生来和东方家的大公子定了姻亲。可……小姐你不知怎么的,总是听二小姐的话,然后去看人家的公子洗澡。久而久之,东方大公子对您是敬而远之。而后,您又开始看静北小侯爷洗澡。吓得小侯爷去了边关。再后来您看九王爷洗澡,被九王妃用鞭子狠揍了一顿。然后,您又不死心的开始看明月楼的花公子洗澡,惹得花公子要您赎身,司徒府赔了好些银子。之后,您还去看了七王爷洗澡,惹得七王爷怒火攻心,险些一命呜呼了。而这次,您也是为了偷看三王爷洗澡,才被三王爷给一个茶杯砸了脑袋。怜儿说着,还小心的碰了碰司徒妖娆的头。

本来,司徒妖娆没感觉,这一碰,疼痛瞬间传来:嘶!好疼!那个,我除了看人洗澡,还有别的爱好吗?司徒妖娆看着怜儿,深深的对自己的这具身体的原来主人产生了敬佩之情!

励志看遍天下美男?她也是蛮拼的。估计除了太子和皇帝老儿,就没她不敢碰的人了吧?

爱好?怜儿一愣,随后想了想,灵光一闪道:小姐最大的爱好就是,给太子殿下写情书!

冷风吹过……司徒妖娆笑容僵硬在嘴角,只觉得从里到外那叫一个透心凉。感情,只有皇帝老儿她不敢动么!

那个……小姐您还好吗?怜儿小心翼翼的戳了戳司徒妖娆。司徒妖娆这才回过神,道:咳!我还好,所以我这是被人砸了,生死不明你不敢带我回家?司徒妖娆看着怜儿问道。

怜儿闻言,点了点头。而正在司徒妖娆还想问点什么的时候,只听到远处传来一阵接近狼嚎一般的声音:小姐!小姐!不好了!东方大公子前来退婚了!

随着那声音逐渐飘近,一穿着灰色麻衣的扮作小厮模样的人连滚带爬的到了司徒妖娆面前。而后面,还随着一辆马车。

丁大哥?你,你怎么知道我们在这儿?怜儿被忽然跑来的人吓了一跳。

这被唤作丁大哥的小厮则道:二小姐说,今天大小姐想看人三王爷洗澡,来了这碧波湖,所以小的就来了。

二小姐?司徒妖娆眉头一挑,这可不是她第一次听到这个人了。

可不是吗?这二小姐是和东方大公子一起来的,照我看,就是二小姐使坏让他来退婚的!也不想想,她是什么身份,也敢和我们小姐比!这小厮恨恨的说道。
怜儿闻言,也是气不打一处来:可不是?那女人太会装了!咱们整个司徒府,也就夫人院子里和大公子院子里的人没被迷惑,其余的,哪个都说二小姐好,就连老爷都有心把二小姐许给东方大公子当小!小姐,您以后可千万别再上那个女人的当去看别的男人洗澡了。就算再看,太子殿下也不会吃醋啊!

怜儿痛心疾首的说道。

咳!

司徒妖娆被自己的唾沫呛了。她万万没想到,前任那么霸气侧漏的做法,是为了让那个她一直在给写情书的太子吃醋。这脑回路,怎么长的?为了让他吃醋,看了这么多男人,最后没了性命,想想也是醉了!

哎呀!可别说这个了!夫人派小的来是请小姐快回去的。夫人说了,就是真的退婚,那也不能落了威风!这丁大哥说道。

就是!小姐快上车!等回了司徒府,咱们再说!怜儿说着,拉着司徒妖娆就上了司徒府的马车。

  马车一路颠簸,司徒妖娆被颠的胃都快呕出来了。大概折磨了有一刻钟的功夫,马车总算是停了。

  司徒妖娆被怜儿搀着下了马车。

  然后就听到嘹亮的声音响起:大小姐回府!

  司徒妖娆被这声音吓了一跳,但是很快就镇定了。她跟着怜儿,进了司徒府的大门,来了司徒家的大堂。

  此刻,大堂内,站了不下十个人。

  主位上坐着一男一女,男子中年,虎着脸,好不威严。这大概就是传闻中的风虎将军,她的便宜老爹!

  他身边,坐着的是一紫衣烟萝长裙的妇人,她模样生的美艳,不过眉宇之间却透露着一丝庄严之气。这人,似乎就是她的娘?

  将军左手边位置前方,坐着的,是一名白衣男子。这男子,剑眉星目,薄唇上扬,白净的面上,带着一丝温和的笑意。左脸看过去是装逼,右脸看过去,是二!正面一看,就俩字儿:欠揍!

  前任是什么眼光?这样的男人,她不退婚就算了,竟然还让人家上门来退婚了?简直是耻辱。

  这人……比起之间湖边的那个男人,简直是天差地别啊。想到那个男子,司徒妖娆不由得神情恍惚。那双满是孤寂的眼,让人心中忍不住好奇,他究竟是经历了什么,也让人忍不住心疼。思绪回到此时,司徒妖娆目光落在了男子的手上。

  他的手上,还拿着一张纸,显然,那大概就是退婚书?

  而他的身边,还站着一女子。这女子,一身白色纱衣,上面绣着点点梅花,她模样生的白净,一双水汪汪的大眼,小巧的樱唇,俏丽的瓜子脸。看上去,楚楚可怜的。让司徒妖娆忍不住叹道:好一朵美丽的白莲花!

  这人,不用想,就是她那二妹妹!

  而在这具身体娘亲左边前方位置坐着的,是一穿着浅红色罗裙的妇人,这妇人妆容精致,眉眼与那白莲花有三份相似,大概,就是她的二娘了!

  而这几个人之外,还有六个抬着箱子的家丁。

  众人一见司徒妖娆进来,齐刷刷的都看向了她。

爹,娘。司徒妖娆上前,一脸不情愿的叫道。这是她一路分析了这具身体原主人的性子做出的态度。

果然,司徒妖娆的爹一听,眉头皱起。倒是她娘,看她的眼神都要化了:我的妖娆,你这额头是怎的了?快和娘回去,娘给你请御医来瞧瞧。

哼!你不用管她。她能怎么弄的?还不是作死看人家王爷洗澡被人家给修理了?司徒大将军声音高亢,看着司徒妖娆便是一肚子火。

  而此时,那司徒妖娆的二妹妹也上前来了,她一脸心疼的看着司徒妖娆,双目微红:姐姐,都是妹妹的错,妹妹若是能拦着姐姐点儿,姐姐也就不会伤了。

红泪,这不是你的错,你莫要管她。比起这个,东方公子,你有话就和我这不孝女说吧。司徒将军的语气中,充满了无奈。

  东方大公子闻言,一笑。站起身,对司徒妖娆作了个揖,温润的声音缓缓响起:司徒小姐,今日我来,是来退婚的。

  退婚?理由呢?司徒妖娆神色微动,问道。

  东方大公子闻言,则道:司徒小姐花名满京城,这京城中的男子,无不怕你,京城中的女子,无不笑你。在下不想自己未来的夫人是个这样的女子,所以,还请司徒小姐成全。

  男子语气温润,司徒妖娆闻言,冷哼一声:像你这种男人,本姑娘我见的多了。你既看不上我,那我也看不上你,这退婚书?不用你写。我来就是!司徒妖娆语气霸气。

  男子闻言,眼底划过一丝欣喜,然而下一秒,只听司徒妖娆话锋一转:你……以为我会这么说吗?傻逼!

  你!察觉到自己被耍了,东方大公子眉头一皱,恼了起来。

  怎么?生气了?哼!想要退婚?行啊。把老娘额不对,把本姑娘的精神损失费拿来!

  精神损失费?那是什么东西?东方公子强忍着怒火,略微理智的问道。

  银子啊。怎么?你和我定亲这么多年,耽误了我多少次说亲的好时候?现在看不上我了,就拍拍屁股走人?哪里有这么好的事儿?十万两银子,一两不能少!拿来了,我就现场给你写退婚书,绝不留你!

十万两?你作何不去抢?东方公子怒火彻底难掩。

  司徒妖娆闻言,却是嗤笑了一声,鄙夷的看着他道:冤大头就在我面前,我去抢干什么?吃饱了撑得?

  司徒妖娆!你不要太过分了!我东方珏可不惯着你!男子怒火滔天,当下怒道。

  司徒妖娆闻言,冷笑了一声:怎么?你还想打我不成?话落,司徒妖娆转头,看着上位妇人,委屈道:娘……这厮,他想打我!

  司徒夫人忍着笑,看着司徒妖娆,温柔道:妖娆不怕,有娘在,有司徒家在,我看谁敢造次!

司徒夫人,并非东方珏无礼,实在是这司徒姑娘她。

怎么?我家妖娆说的不对?你能下聘礼十万两白银改娶我司徒家二房的庶出,就不能赔给我家妖娆十万两损失费?难道,在你的眼中,我司徒家的嫡出,竟比不得一个庶出女?司徒夫人语气生冷,威严顿生。

让这东方珏再多的怒火,都只能吞进肚子里。只是,给司徒妖娆银子,他又实在是咽不下这口恶气!

阿珏……就在东方珏还有些纠结的时候,只听司徒红泪一声轻唤。叫的东方珏一点火气都没了,心疼道:红泪你放心,别说十万两,就是再多,为了你,我东方珏也拿了!说罢,东方珏深吸了一口气,咬牙将本准备下聘用的十万两银子拿了出来,递给了司徒妖娆,恶狠狠道:写退婚书!

司徒妖娆笑眯眯的接过了这十万两的银票,然后道:还用写?你我本就是随口而定的娃娃亲,从今日起,你娶我嫁,各不相干。苍天为证,日月为鉴,谁若反悔,永世不超生!

司徒妖娆一语,让在场众人都倒吸了一口凉气。

这样的誓言,太狠了!

东方珏牙咬的都快碎了,看着司徒妖娆道:你狠!东方珏告辞!说着,转身就走。而还不等出门,就正撞见了一个一身妖红,正往这大堂而来之人。这人眉目如画,薄唇如樱,举手投足,无不散发着妖娆之感。

不过……不知为何,总觉得这人与湖边男子哪里有些相似,但是……却又不知到底是什么地方。

当然,这也只是想一下罢了,司徒妖娆没有多做探究。

见这人来,东方珏也停住了脚步,回头,幸灾乐祸的看了一眼司徒妖娆,等着看好戏了。

东方珏这一眼,看的司徒妖娆不明所以。而就在这功夫,那红衣男子已经进了大堂。随着他进大堂,司徒夫人的脸色难看了起来。

司徒将军则是忙起身,恭敬的单膝跪地道:末将司徒宇,参见三王爷!

卧槽!卧槽卧槽!

这一句三王爷,犹如晴天霹雳,把司徒妖娆劈了个外焦里嫩,无法抢救!三王爷?呵呵,是那个刚刚才被偷看洗澡,并且送前任下地狱的三王爷?靠啊!老娘这副身体没有内力,不能使武功啊!

现在跑来不来得及?

司徒妖娆看着这长得妖里妖气,看着就不像善茬儿的三王爷,萌生了一丝退意。要说司徒妖娆这人,就有一点好,那就是警惕性很高!

别看她上辈子功夫不错,可一旦有风吹草动,第一个先发觉的就是她!但凡有一点危险那就一个字儿:跑!

那一身五十米都不会断腿的轻功,就是为了逃命练出来的!此刻,看着这三王爷,司徒妖娆只觉得很危险!

不过,不等她跑,司徒夫人已经拉着她一起跪下参见三王爷了。

三王爷进了这屋子,扫了一圈在场的众人,轻笑声从口中传出:都起了吧。本王过来,只是想看看,贵府的大小姐可还活着。

司徒宇:……

司徒夫人表情僵硬。

而司徒红泪,则是脸色一白,似乎很害怕。一旁,那东方珏眼尖的搂住了她,免得她吓到。

司徒妖娆一脸复杂的看着这妖孽一样的王爷,道:如果……她死了呢?

死了?那她偷看本王洗澡一事,便算了。毕竟,本王总不好去鞭尸。男子一副我很善良的样子,闪瞎了司徒妖娆的眼。

呵呵!如果她活着呢?司徒妖娆再问,看着这男子,心里已经在考虑,是和这人同归于尽,还是被他掐死。

听司徒妖娆又问起,男子眸光一闪,凤眸之中流波婉转,红唇轻启道:那么,便先请她把本王的茶壶钱给了。

茶壶钱?

众人闻言,都是面色古怪,可司徒妖娆却有了一丝不好的预感:不知,王爷的茶壶钱,要多少?

男子闻言,淡淡一笑,这一笑,可万物失色。他看着司徒妖娆,似乎是情人喃呢一般:不多,十万两即可。

呵呵……你怎么不去抢?司徒妖娆笑容僵硬,果然,这不好的预感成真了。

三王爷闻言,又笑了,看着司徒妖娆,略微玩味:有冤大头在这儿,本王去抢做什么?吃饱了撑的?

好!

如果不是情况不允许,东方珏真有心叫好。这三王爷简直就是在为民除害!

司徒妖娆闻言,笑容彻底僵住了,看着男子,犹如杀父仇人一般:要钱没有!要命?我也不给!你想把我怎样?

司徒妖娆看着三王爷,索性的赖账了。心道:反正老娘我就这样,名声臭,模样虽然不丑,可也不是天仙人物,我就不信了,你一堂堂王爷,能让我干什么!

司徒妖娆这破怪破摔的态度,可是看傻了东方珏。看着司徒妖娆,东方珏只觉得心中空了一下。有些恍然。

这,真的是平日里见的那个司徒妖娆?冷静,机敏,又无耻。和平日里那个草包,完全是两种性格!

这样的女子,若是做东方家的主母?

东方珏只是想了一下,但是随后,却是一个激灵。不可信不可信!这司徒妖娆现在的样子,估计是装出来的!绝对不能信!而且……我已经有了红泪了,红泪是这世上最善良的女子,除了她,没人配做东方家的主母!

给自己洗脑一番,东方珏方才继续看热闹。

要钱不给,要命也不给?本王倒是第一次见你这么无赖的。不过,倒也无妨了。比起这个,你看了本王的身子,可是要负责的。三王爷看着司徒妖娆,薄唇勾起一抹玩味的弧度。

司徒妖娆闻言,眉头一挑道:你都砸了我的头了,还想怎样?

怎样?你要银子没有,要命也不给的,本王想来想去,干脆的,你以身相许吧。三王爷看着司徒妖娆半玩笑道。

我去!

三王爷一句话,吓得众人简直觉得如梦如幻!

  京城第一美男要娶这京城第一纨绔女?做梦也不带这么美的啊!但是要命的是,这还是三王爷主动提出来的。

  众人简直被他惊呆了。而其中,最震惊的,大概还是司徒妖娆本人。

  她看着三王爷,目光一冷,转而恢复,邪邪一笑道:我还是赔十万两银子吧。

  靠!

  今天到底怎么了?

  先是三王爷对纨绔女求婚,然后这司徒妖娆竟然还嫌弃了?宁愿给十万两银子?东方珏整个人都惊呆了。

  这事儿若是传出去,怕是一群人都要惊掉了下巴。

  大概是为了防止更多的人惊掉下巴,也许是再也看不得司徒妖娆胡闹,司徒大将军上前道:三王爷,小女顽劣不懂事,惊扰了三王爷,还请三王爷大人大量,莫要与她计较。下官定然铭记三王爷的恩。

  司徒宇对给司徒妖娆处理麻烦事,已经是驾轻就熟,这一套话,不说倒背如流,也可以说是滚瓜烂熟了。

  不过,此刻司徒宇也是没底。要知道,别的人得罪了,他们都还看中司徒家的军队,不愿意和司徒家闹翻。

  但是这三王爷不同啊!三王爷的母妃娘家,那可是和老爷子一个级别的,自然不愁兵权问题,而且这人性格乖张古怪的,谁也摸不准他到底想什么。

  三王爷看着司徒宇,半晌嗤笑了一声,目光落在那司徒妖娆身上,道:将军误会了,虽然本王今日来的目的,本该是兴师问罪。可是……在看到司徒小姐之后,本王发现,这司徒小姐与本王,简直是天生一对,故而生出了求亲的心。不知,司徒将军意下如何啊?若是可以的话,本王明日便下聘,后日便请圣旨定日子。

呵呵!你在逗我?

司徒宇很想喷三王爷一脸。天生一对?这话说出去谁信啊!司徒妖娆那个小混蛋这辈子能嫁出去他就烧高香了,还嫁给三王爷?

事情出奇,必然有妖。

司徒宇在官场上那是个老滑头了,心中一打转,便道:三王爷,微臣请三王爷三思,小女顽劣,实在是配不上三王爷。

司徒姑娘觉得呢?本王可是真心的。三王爷看着司徒妖娆,语气中似乎真藏了几分真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