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个人在一个床上做了 古代全是肉的糙汉文

高以晴出来的时候,发现场馆外面还有一大群人聚集着,那几个闹事者和小报社的记者都没走,似乎故意等着要继续堵她。

高小姐!高小姐

虽然不在发布会现场,但通过网络直播他们都知道了她的身份,一见她现身立刻涌上去七嘴八舌地提问,恨不得把话筒塞进高以晴嘴里!

丢她一脸臭鸡蛋的男人们这回没再骂,只在一旁冷眼看着,然后啐一口。

高以晴在保镖簇拥下回到车上,司机看她脸色苍白,忍不住问了句:您还好吧?要不要我通知宁总?

不必了,回去吧。高以晴揉揉太阳穴,闭眼靠在椅背上。

司机便没再说话,脚踩油门飞快驶离,透过后视镜看到那群记者竟还在锲而不舍地追,不禁连连摇头。

主角走了,记者们只好返身去堵高运乾,没人在意那几个闹事者,只有一个摄像师不经意间一瞥,看到他们丢下烟头,勾肩搭背嬉笑着往街角走。

疑惑一闪而过,他又接着将镜头对准了刚刚出来的高运乾。

三分钟后,街角拐进一辆红色宝马,稳稳当当停在路边。

后车窗摇下,从里面伸出一条纤细白皙的胳膊,她修长的手指间还夹着一张银行卡。

做得很好。

女人戴着大墨镜,涂艳红的唇膏,一头深棕色卷发遮挡了半张脸,嗓音又细又软。

为首的男人笑得狗腿,接过后点头哈腰道:谢谢小姐!下次有需要,还找我们哥几个啊。

嗯。她点了点头。

几人跟她打了个招呼就准备赶去银行提钱,暗喜这随随便便吼两嗓子就能赚几万,真是门好差事。

等一下,却不妨那坐在车里的女人忽然叫住,如果要是有记者找到你们问起来……知道该怎么说吧?

知道知道,您放心!男人们满口答应,还冲她比了个OK的手势,一副自信的模样。

她这才微微一笑,满意了。

司机缓缓启动宝马,后座的女人摘下墨镜,眸中寒光顿闪。

六年了,没想到高以晴还能活着从精神病出来!呵!甚至还从爸爸手里拿走了雪色!

高隽雅攥紧拳头,指甲几乎嵌进了掌心!

一个被贴着杀人犯、精神病标签的女人,以为自己能靠着一家早就没落的店面东山再起?她做梦!

六年前我能让你一败涂地,六年后我照样能让你不得翻身!

高隽雅笑得阴冷,抬头吩咐司机:替我拨个电话给秦家。

宝马在路上疾驰,她心里已经隐隐有了计划。而二十公里外的高以晴却还丝毫不知。

宁哲回来了?

刚到门口的高以晴看到一辆车正往车库里倒,随口问了管家。

没想到管家点点头,笑着回:刚回来,正等小姐呢。

高以晴原本还奇怪宁哲今天怎么这么早下班,一听管家说在等自己,瞬间明白了。

他估计也看到新闻了吧。

高以晴垂眸想了想,在肚子里简单打了个腹稿,便推开了门。

先是小心翼翼把脑袋伸进去打量四周,没看到宁哲的身影,才做贼似地踮脚走到客厅,结果佣人在楼梯口柔声提醒她:小姐,先生在楼上书房等您,交代说您回来了就直接去。

啊……高以晴挠挠头,没办法,只能认命地上楼。

这几级台阶,她走得无比艰难。

如果宁哲问自己六年前的事,要怎么回答?如果宁哲也认为她是杀人犯精神病,会不会反悔?如果……

高以晴甩甩脑袋。

问题太多了,她心里乱极了。

站在外面干嘛,进来。正犹豫着,敞开着房门坐在老板椅后的宁哲忽然道。

高以晴一凛,没敢和他对视,缩着脖子进了去,顺手关上了门。

两个人都没开口,气氛立刻陷入尴尬的僵局。

就没什么要跟我说的?最终,还是宁哲率先打破了沉默。

他摘掉鼻梁上的眼镜,一边揉着眉心一边慢悠悠问。

嗯……腹稿这会儿变成了空白,高以晴嗫嚅,我……那件事……

她的表情不太自然,看得出很不愿提及当年的事端。

太弱了。宁哲似乎压根儿没在听,指尖在桌上敲了敲,语气透着失望。

高以晴一愣。

啥?

发布会的直播我看了,你面对媒体的表现我不太满意。宁哲一本正经道。

……

高以晴哽了哽,什么意思?

你以为你还是高氏的千金?宁哲反问。

她脸色一变。

尽管并不在意这个身份,但宁哲这话听在高以晴耳朵里还是很不舒服,总觉得自己在被嗤笑。

所以她正想顶一句,却不妨宁哲忽然起身,走到高以晴面前,微弯着腰将脸凑近他,用无比认真的语气道——

你现在是我的妻子,正茂的老板娘,宁氏的女主人,他顿,看着高以晴明显发怔的表情,淡定从容地继续,你已经有了万人之上的尊贵地位,在申城,你现在随意横着走。

高以晴听着听着,不自觉张大了嘴巴。

如今你做任何事说任何话,都可以有底气。

那群媒体你何必顾虑,若是欺负到你,尽管骂回去。

怕什么,不是有我?

高以晴浑身一颤。

她仰头看着宁哲。

一直都知道他很高大,但只有这会儿才更加感慨,他真高大,高大到足可给她最强大的庇护!

宁哲不似说谎,清楚他为人的高以晴也确信他不屑说谎,所以当她听到最后,心脏被狠狠撞了一下!

这种无论你想做什么也不计较结果的盲目撑腰,让高以晴彻底感动了。

谢谢……她不知如何回应,只低低道。

原以为他是要质问自己,却没想……

宁哲捏住高以晴的下巴,强迫她抬眼对视,一字一顿地承诺:下个月我会召集媒体公开我们的关系。

她眨眨眼,眼底微红。

你想要的身份,我给你
宁哲说到做到,第二天便让助理去协调各家媒体的时间,将发布会日期定在下月月初。但是他没提前透露任何消息,只搞了一个噱头说是爆炸性新闻,网上众说纷坛,好奇猜测着这位在申城有着举足轻重地位的大佬究竟要宣布什么大事。

高以晴随便翻了翻网友的议论,忍不住扑哧乐了。

有些人的脑洞未免太大了!竟然说宁哲已经隐婚生子要退出商圈专心当全职老公!

她昨天被媒体搞糟的坏心情瞬间烟消云散,抱着手机在沙发里笑到打滚。

正在此时顾双双打了个电话进来。

以晴,我太忙了,这会儿才看到新闻,你还好吧?

顾双双最近有个case十分棘手,把她忙得焦头烂额,这两条都没时间问问高以晴的情况。

放心吧,我没事。高以晴反过来安慰顾双双。

六年前最难的那段时间她都挺过来了,现在的打击对她来说都是鞭策她复仇的动力,绝不是不堪羞辱倒下的压力。

那……宁哲那边……顾双双松下一口气,不免又开始担心高以晴的处境。

他们本就是假结婚,万一宁哲因为舆论传言对高以晴……顾双双不敢想。

他没问,高以晴犹豫了下,还是没把两人是真的领证而不是假结婚的事情告诉顾双双,可能他也无所谓吧,不知道。

具体原因高以晴自己都解释不清,所以顾双双再追问的时候,她也说不出个所以然。

行吧,反正你自己当心,等我这case忙完了,出来吃个饭细聊。

顾双双说完,等高以晴应下,便挂断了电话。

她在客厅坐了会儿,起身和管家打了个招呼,就出门了。

雪色现在归高以晴所有,虽然品牌名气还在,但因为没落已久,在市区只剩下唯一一家店面。

而她现在正打算前往。

只是对比起高以晴现在愉快的心情,高家别墅里的李秀珠母女心情,却算不上好。

隽雅,你看看你爸爸!人老了脑子也跟着坏掉了!竟然把雪色给了那个小贱人!李秀珠气不过,端着杯子想喝茶,手抖得水洒了一地。

她声音不大,楼上的高运乾并没有被惊动。

高隽雅扭头示意佣人下去,眼神带着警告,那佣人惶恐地低头退了。

妈,你骂高以晴就骂了,干嘛说爸爸呢,高隽雅宽慰她,别气了,我这不都找人教训她了吗?

李秀珠愣,见自己女儿得意地笑,似突然想到了什么,问:昨天现场闹事的人,你找的?

高隽雅点点头。

我还以为是秦家去找她麻烦了呢,李秀珠眼珠子一转,拍着高隽雅的手背提议,那小贱人出院的事儿,秦家知不知道?

您能想到的,我能想不到?高隽雅撩了下长发,笑容明媚,已经去‘提醒’了,过不了几天高以晴就会……

她话说到一半,余光瞥见高运乾正要下楼,连忙给李秀珠使了个眼色。

李秀珠瞬间了然,装作没发现地叹口气,话头一转委屈道:隽雅,你说你也是做婚纱设计的,原本妈还打算着以后你可以接管雪色,没想到……

高隽雅也配合演戏:没事的妈,姐姐想要的东西我不抢,婚纱设计这行太难做了,姐姐有雪色这个品牌的名气撑着,或许这条路能好走一些,我……

她拖长音调,让人很明显能听出一丝心酸:我没关系,努力就好了。

唉……也不怪你爸爸偏心,毕竟以晴这六年吃苦了,你这个做妹妹要懂事。背对着高运乾的李秀珠假装抹眼泪。

嗯,我会的。高隽雅乖巧答应。

李秀珠摸着她的头发,语气心疼:如果你爸爸能投资一下你的公司,或许你就不用那么辛苦了。

高隽雅低低说了什么,楼梯上的高运乾没听清,但他站了一会儿似沉眉思索着什么,然后转身放轻脚步又回了书房。

自己把雪色给了高以晴的确对高隽雅有些不公平。

投资一事……可以考虑。

走了?

李秀珠用唇语无声问高隽雅。

后者点头,两人对视一眼,心照不宣。

高以晴,你以为你拥有了雪色就想在婚纱定制行业掀起大风大浪?没门!

一旦我有了高氏企业的投资,在这个圈子里,你永远没有立足之地!

高隽雅小盘算打得精妙,刚刚也见高运乾有所动摇,和坐着和李秀珠说了一会儿话,便起身回自己的公司了。

她最近接了一个有钱人家女儿婚礼的婚纱设计,但那新娘要求高,口味也挑剔,来回改了几版都不太满意。那是个大客户,在圈子里有不少人脉,如果这单完成得好,她以后的路也会更顺。

高隽雅不敢怠慢。

开车经过雪色所在的那条街时,她下意识放缓了车速,结果好巧不巧,正好撞见高以晴在倒车。

高隽雅眸子一眯,踩了刹车停到对面,隔着车窗看去。

她刚出院,没有任何经济来由,那辆宝马哪来的?而且看车型价格并不低。

高以晴却没注意到高隽雅,背着包从车上下来,站在门口抬头打量着雪色的招牌。

阳光下熠熠生辉的两个大字,倾注了母亲一辈子的心力。

店面不大,约莫也就三四十平,敞开式设计,橱窗里展示着数十套精致婚纱,但因为距今已久,款式稍显老旧。

高以晴收敛了情绪,推开玻璃大门。

店里有两个店员,见有顾客进来立即热情地迎了上来:小姐您好,您是想定制婚纱吗?

雪色已经很久没有生意了,偶尔会有些老顾客看在已故创始人的面上过来逛逛,但几乎没什么盈利。

不,高以晴摇摇头,微笑回答,我是新老版
老……老板?

两个店员互相对视一眼,又细细打量了一下高以晴,不过几秒就惊了!

昨天的发布会闹得沸沸扬扬,她们两人也看了。毕竟关系到自家店面易主的事情,总得关心关心。刚刚高以晴进门她们没注意她容貌,这会儿定睛一瞧,果然是电视里那个女人!

高老板您好!店员赶紧喊了声。

高以晴笑着摆摆手,叫我以晴就行,她说着在店里转了一圈,最后停在橱窗前,指着其中一件婚纱问,这是多久前的设计了?

小王跟在高以晴身后,皱眉想了想,摇头道:不记得了,我刚来的时候就挂着了,应该很久了。

没记错的话,她入院前这婚纱就已经在这儿摆着了,少说也有七八年。把老早过时的婚纱摆在大门口,哪能吸引来生意,更何况他们打的还是定制设计的招牌。

这些全部收起来。高以晴比划了一下。

另一个店员小白试探着问:以晴姐,全部?

因为没有拿得出手的婚纱作品,再把这些老掉牙的婚纱收起来,那店里就没有东西可摆了呀!

嗯,高以晴看出了小白脸上的担忧,解释道,没有好的婚纱可以再设计,但必须保证摆在橱窗里的作品,都是拿得上台面的。

小王和小白赶紧点头。

高以晴对这两个小店员还挺满意,虽然看起来是初入这行什么都不懂傻乎乎的样子,但态度很好。

就像她刚才进门时,她们没有因为雪色没落就消极对待顾客。

而且在她表明身份后,她们也没有因为舆论的偏向而露出任何其他情绪来。

高以晴在店里呆了两个小时,用这两个小时画了一张简单的室内装潢图,然后给小王和小白布置了一个任务。

拿着这张图去找可以承接室内设计装修的公司,用一个月时间把雪色的店铺改头换面。

她既然要重振雪色,就要从起点抓起。

雪色现在的整体色调偏暗,给人一种很压抑的感觉,这对于来定制婚纱的新人来说,心理感受会差。而且橱窗里要展示的婚纱纯白无瑕,如果把室内格局全部打通,通亮的视觉呈现效果会更棒。

高以晴觉得这个改变很有必要。

小王和小白很听话,对高以晴交代的东西不疑有他,当天下午就锁了门跑去完成任务了。

两个小员工年纪虽小,干劲倒足,高以晴挺高兴,开车回家后就把自己关在了卧室里。

因为她也给自己布置了一个任务。

一个更艰巨的任务。

设计出十套能迎合目前市场并带有创意的婚纱。

这个数目可不小,这个要求也不低,高以晴知道难度大,可就是要逼一逼自己。

在安定医院的六年,她一直偷偷在画设计图,一是怕自己跟精神病人呆久了真的脑子不灵光,二是担心自己这门手艺生疏,得勤加练习。

橱窗里的婚纱全部收进了仓库,高以晴得至少画好十张设计图让人去定制了摆进去。

当然,如果现在能有顾客来下单就最好不过了。

可雪色要崛起一时半会儿急不得,没有顾客只能慢慢来,她有足够的耐心。

百足之虫,死而不僵。

高以晴拿出购置好的画具,手撑着脑袋思索了一会儿,拿起笔在纸上轻轻勾勒着。半个小时后,她似突然来了灵感,一挑眉,立刻伏案聚精会神地画起来。

宁哲回来的时候已经快接近晚上十点,见桌上的饭菜早已凉透,但很明显都没有被动过一筷子,转身问佣人:她没吃?

高小姐说有要事在忙,让我们别打扰。佣人怕宁哲责怪,赶紧解释。

这些都撤了吧,宁哲挥手,她若是要吃,再重做一份。

是。几个佣人连忙上来收拾。

宁哲脱了外套,没第一时间去找高以晴,只回了书房,关上门给助理打电话——

让你查的事情,怎么样了?

屏幕那头飞快说着什么,宁哲按了按太阳穴,打断道:我不需要听任何理由,我只要结果。

说完他便挂了电话,坐到老板椅上紧蹙着眉。

大概十分钟后,走廊传来开门声,而后是一阵踢踢踏踏下楼的脚步。

宁哲烦躁的情绪缓和了一些,起身走到楼梯口,见高以晴伸着懒腰走进了厨房,和佣人细细说着什么,不一会儿端着碗面条出了来。

她坐在桌边大口大口吸溜着面条,明明只是一碗扑通的汤面加个荷包蛋,看她吃得很香的样子,特别满足。

口袋里的手机适时响了起来。

是助理的来电。

全部查到了?好,他接起,听助理说完一串话,顿了顿又道,等不到明天,我现在就要,你继续跟进那个项目,资料我自己去取就行。

宁哲言简意赅,结束通话后迅速下楼。

你什么时候回来的?高以晴夹着一筷子面条往嘴里塞,一边呼哧呼哧哈着热气一边问宁哲。

面条太烫了,烫得她说话都含糊不清。

吃完早点睡,我出去一趟。宁哲没回答,只拿起沙发上的外套,最后叮嘱了高以晴一句。

噢。她乖乖应了。

外面夜幕已沉,宁哲从司机手里拿过钥匙,自己直接从车库开了辆车走。

老板这么着急,是要去哪儿啊?司机一头雾水,望着那腾起的尾气,喃喃道。

布加迪车速极快,一路飞驰着往某个咖啡厅去。

他让助理找人在调查一件事,刚刚得到消息说资料已经全部收集全,但助理正忙着在公司加班赶项目,还没时间去取。

宁哲等不及,还嫌司机开车慢,于是亲自跑一趟。

助理说让人将资料放在AC咖啡厅,这家店是宁哲母亲的店,所以可以放心。

他踩着油门,不多时便抵达了目的地。

宁总。

才进门,服务员就递上了一个文件袋。

宁哲眉尾一抬,伸手接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