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村里下种生娃 二个老外把我稿惨了

咻的一声,云凡若是被这一指击中,不死也要残废,云轩狞笑一声,其中的力道加重了一分,他仿佛看到云凡脑袋被戳穿的样子。

然而下一刻,云轩的手指再难以寸进丝毫。

千钧一发之际,他的手指被云凡用拳头抵住,一股莫大的力量冲出,直接将云轩震飞,连连后退好几步,云轩显得有些狼狈。

这怎么可能?你突破灵活境了?云轩手臂有些发麻,与云凡不同,他的实力都是他老子强行灌输,他天资不行,修行这么多年菜刀灵活境,被云从之强行灌输了部分修为,也就终身止步于灵洪境了。

没有什么不可能的,你不是一直想杀我吗?我给你这个机会。云凡负手而立,一个云轩,他还不放在眼里。

一个灵活境而已,给我死。云轩冷哼,上来就是杀招,云家的碎雨崩云诀被他使得出神入化,一掌落霞雷声轰鸣,仿佛真的就是九天雷霆。

他的修为节节攀升,直接是从灵活境提升到了,灵洪境,云轩大笑,云凡你没有想到吧,我居然突破到了灵洪境,去死吧。

云凡沉默不语,云轩手臂上缠绕着紫色的光芒,向着他而来,云凡向后退了一步,这一次,他没有动用灵气,准备硬撼这一拳。

轰隆一声,一股劲风在这山顶撕开,山上灵药滚翻,许多的叶片凋零,地面细小的裂纹直接蔓延开来,没有任何的阻碍,同一时间两人收手。

云凡对自己的实力十分满意,有之前的寒潭淬体,他的肉身比之于其他人要强上很多,加之刚才狂暴的灵气冲入身体之中,使得他的身体多余的杂质被冲出,体质进一步得到增强。

为什么,为什么我到了灵洪境还不是你的对手。他心有不甘,他已经死过了一次,恨透了云凡,恨不得将云凡千刀万剐。

云凡大笑,是谁告诉你我是灵活境的。灵洪境的修为完全展露,大量的灵气从他的身躯上爆发开来,若是云凡想,他现在就可以离地飞起。

这便是灵洪境的好处,灵气能够源源不断,也就可以做到御空飞行。

不可能的,你不可能这么快突破灵洪境的。

云轩手臂发麻,与云凡不同,他的实力都是他老子强行灌输,他天资不行,修行这么多年才到灵活境,被云从之灌输了部分修为,也就终身止步于灵洪境了。

没有不可能的,你不知道一个天君的潜力有多大。云凡颇为不屑,有些自恋道。

云轩三人都不知道云凡这话是什么意思,云轩脑海中只有一个想法,云凡死了他才能除去心中的魔。

若没有云凡,他便是云家最废柴的人,而云凡此刻都已经骑到他头顶了,他焉能坐得住。

看样子,这云轩是败了。凌玉霞道。

那可未必,我能感觉到,云轩身上有让我的皇道真气畏惧的东西。大夏皇子一副看戏的样子,丝毫没有要动手的意思。

若是他真的杀了云轩,那我们是否要动手呢。凌玉霞看向大夏皇子。

大夏皇子目光深邃,道,自然是要动手,这云凡我看不透,他身上有一些东西我很感兴趣。

云轩突然咧嘴冷笑,云凡,你以为你突破到了灵洪境,我就怕你了吗?你抬天真了。

他手上一枚戒指闪动着光芒,这是连云家都少有的空间戒指,云凡贪婪地看了一眼,随后便是见到一柄三尺长的长剑骤然爆发破空出现。

其上的光芒闪动,带着血丝,剑柄处有一只眼睛,血丝就是从其中弥漫出来的。

云凡感受到一股邪恶的气息,皱眉道,这东西绝不是你能够炼制的。

包括大夏皇子在内的两人都心神震撼,这一柄长剑出现的刹那,他的血气都要破体而出了,若非云凡已经突破到灵洪,恐怕只是这一股吸力,都足以将他的气血吞噬。

这绝不是你能够炼制的宝物。云凡很快反应过来,向后退去。

云凡。云轩大叫,你终于是怕了。他笑的很癫狂。

这是我老子用采集三千赤炎坚冰铁骑斩杀的生魂为我炼制的,就是为了杀你,给我死吧。云轩在催动这一柄剑的时候也有些力不从心。

只是提起的瞬间,他便是浑身颤抖,这柄剑的戾气太重,每使用一次,他浑身便会丢失掉大量的气血,若是没有足够多的灵药支撑,只怕是分分钟被吸干。

吸食血液的长剑变化,那一只眼球仿佛活了过来,一道黑色光芒从其中陡然射出。

速度实在是太快了,云凡来不及阻挡,他的心中浮现出一股生死危机,像是被牢牢禁锢在原地,浑身的灵气被他调动,全都散开,在体外形成一道防御墙,他身体不能动,但灵气可以。

然而这也仅仅是阻挡了片刻,黑色光芒闪过,云凡的胸口出现了一个不大的血洞,许多的灵气向着那里涌去,想要弥补伤口,可根本没用,血液止不住往外流,意识在被这一道黑光快速吞噬。

反观云轩亦然,云轩大口喘气,再也提不起那巨剑,一身血气,被吸得只剩下皮包骨了,濒临死亡。

大夏皇子,还请相助,击杀云凡。云轩开口求助。

大夏皇子饶有兴趣地看着云轩,我对你的这柄剑很感兴趣,可否将他送我。

云轩眼底闪过一丝杀机,大夏皇子这是乘火打劫,云轩假以辞色道,好,若是击杀了云凡,这七杀生魂剑送你又如何。

大夏皇子压住心中的兴奋,你我本是同盟,帮你是自然。云轩咬牙,若是还有气血,他恨不得跳起来将三人都杀了。

小子,很早之前就看你不爽了,需要知道,有些人,不是你能惹的,蝼蚁终究是蝼蚁,最后一定会被踩在脚下。大夏皇子运转皇道真气,凝聚在脚上,要狠狠羞辱云凡。

然而就在众人都以为这一脚会毫无阻碍的罗子昂云凡身上时,不可思议的事发生了。

云凡的身上垂落一条条的黑色气流,将他整个人缠绕,其中甚至有一些光亮的碎片,那是魂魄的碎片。

黑色的气流将他包裹,就连靠近的皇道真气都被腐蚀得一干而尽。

云凡进入了一种奇妙的状态。

他在悟道,凡人九重的修为怎么可能悟道呢。就是大夏皇子都觉得不可思议。

打断他,只要打断他,他就完了,这样的境界可遇而不可求,若是等他醒过来,那我等都不是对手。

一起出手镇压他。
大夏皇子出手,一条虚拟的龙气幻化,直接向着云凡而来,大起大落,大有皇族威严七魄。

凌玉霞也不留手,太幽剑法,长恨绵绵,虚无之中像是有一个女子在舞剑,凶猛异常,刀光剑影看似柔和,但却极为犀利,剑锁封喉,杀人于轻柔。

云轩咬牙,他从怀中摸出一枚火红色的丹药,这也是云从之为他准备的,关键时刻可以再续一命,这本该是他为自己留下的最后的手段,此刻也不得不用。

云凡,你可知道你娘到底为何而死,她并没有死在茅屋之中,而是被我娘亲推下悬崖的。

这是他从提起过的事,云家知道的就那么几个人,云轩这是要以他母亲的事来大乱云凡的心绪,好让他悟道失败。

果不其然,云凡眼神挣扎,像是要从悟道之中挣扎出来。

云轩知道有效果了,不由得将从前一些事搬了出来,你可还记得曾经那个叫沐音心的丫鬟。

在云凡印象中那个女子他一直都很喜欢,甚至于她为了他一直在掩盖自己的容颜,无论高兴,失落,还是落魄的时候,都是她陪在他身边,云凡很奇怪,天君残魂居然感受到一股悲凉之意。

就是那个你最喜欢的女孩儿,他被我卖了,卖到了青楼,哈哈。凡是与云凡你有关的我都要毁灭,你所希望的,你所期待的,注定被我粉碎。

一股怒意滔天,此时猎场之中下起了小雨,云凡整个人脸色时而红润,时而变成幽暗,时而又散发着绿光,显然是要走火入魔了。

这些事虽然不是发生在他身上的,但他拥有上一世这身体主人的记忆,本能的受到了一些影响。

云凡脚下生风,悟道状态的他,依旧灵巧的躲避着三人的攻击,只是这一刻的他自身都难保,分身乏术,难以抗衡三人。

很快,鲜血接连泼洒,凌玉霞的长剑更是刺入了他的肺腑之中。

更多的死气钻出,云凡浑身颤抖,硬生生一掌推出将凌玉霞打得吐血,凌玉霞站起来,又是猛力向着云凡刺出一剑。

长此以往,悟道状态的云凡虽然强大,但身上却已经伤痕累累,残破至极。

身上的伤口无不散发着死气。

看来不用等到三个月之后了,现在他就要死。

居然还没有从悟道状态中出来,击中灵力,全力一击,务必要将他击杀。大夏皇子沉声,云凡的潜力让他觉得恐怖,三人联手,都未能将他击杀,这让他看到了一个比自己强的人在崛起。

这是他所不能容忍的,他不能容忍比自己强大的存在出现。

太幽剑诀发出在半空中划出一道诡异的弧线,只听得凌玉霞口中娇喝一声,惊鸿——

长剑陡然消失在天迹,再出现已经在天上,大量的黑光向着长剑汇聚,其中有死气,更有尸气,最后长剑被黑暗吞噬,直接幻化做一直幽冥凤凰,骤然落下。

皇道真气从大夏皇子体内爆发开来,像是火山喷发,他连连打出三道印诀,皇道真气,先天无极,诛邪封魔,三山印,镇杀。

另三座由灵气幻化的大山虚影,直接重合,化作一座,向着云凡镇压而来,灵气磅礴,这是大夏皇子此刻能发出的最强招式。

云轩再次握住这七杀生魂剑,这一次他付出了全部,浑身被这柄剑吸干,之声下眼睛可以勉强转动,他进入半死不活的状态,而这一柄巨剑陡然扩散两倍不止,血色眼球睁开,化作血色紫电冲向云凡。

幽冥凤凰,三山印,血色紫电,被三种术法中任何一种击中,都必死无疑。

残破的身躯,云凡再难抵挡。

轰隆一声,云凡所在的位置陡然炸裂,仅仅是片刻,碎石纷飞,直接就讲此地的空气打爆,灰尘湮灭之后,那里一个巨大的深坑浮现。

三人都松了一口气,终于是死了。

深坑内,地面的石块被一股力量破开,而后走出一人,正是云凡,胸前的血肉全都没有了,被炸裂了,此刻他突然站起来,让人觉得十分恐怖。

为何他还能站起来。凌玉霞头皮发麻,三人都有这样的疑问。

也就是在此时,闭目的云凡睁开了眼睛,看来我赌对了。像是松了一口气,随之而来的是胸前剧烈的疼痛。

三人看云凡像是在看一个怪物一样,十分可怕。

刚才你们打得挺欢的,现在换我了。此时的云凡说话间,没有丝毫的力气,但他的身体却透出无穷的魄力,仿佛举手投足之间生杀予夺,全在一念之间。

黄泉——

云凡对着虚空一引,随后那里震动,一股涓涓细流,只有半尺长不到,被他召唤出来。

早在之前他就在修炼黄泉天道经,奈何死气不够,今日他被打成重伤,死气浓郁到了极致,加之那凌玉霞的太幽剑法召唤来的死气,以及云轩那七杀生魂剑的死气,种种死气结合在一起,才让他得意初步凝练黄泉天道经这一天道经文。

在那一道细小水流之中,三人都是感觉到一股大恐怖,感受最深的就是云轩,他本就是被死亡之气的包裹的人,一身精气神流失代价,挣扎在死亡的边缘,而这泥黄色的泉水在狠狠地吸取他的死气。

死气被吸尽,生机也会断绝,毕竟一个人若是没有死气是不能生存的,而一个人若是没有生气也就真的死了。

云轩,就从你开始,若非你挑起事端,今日也不会死,昨日因今日果,偿命的时候到了。

云凡没有丝毫的犹豫,灵气驾驭黄泉直接打入云轩脑海中,云轩连连颤抖,生机与死气都被吸了个干干净净。

大夏皇子不禁胆寒,这到底是什么东西,竟然恐怖如斯。

皇道真气释放,大夏皇子独自一人想要逃走,他自知,云凡的手段超出了他的掌控,而他灵洪境的实力已经不够看了。

皇兄,带我一起走。凌玉霞咬牙,飞身而起,就要去追大夏皇子,大夏皇子向后一掌落下,击打在凌玉霞身上,贱人,替我阻挡他片刻。

夫妻本是同龄鸟,大难临头各自飞。凌玉霞恨声骂道,没用的东西。

后方,云凡大喝,想走,一个都跑不了。

黄泉天道经分化两道水柱,直接将两人拉扯下来,看似柔弱的水,在接触到他们的时候已经化作控制他们的行动。

这便是最为独特的地方,黄泉是天地间最为奇特之物,人若想进入轮回则必然喝下黄泉,而喝下黄泉的人,他们也会丧失记忆,甚至于被控制行动。

云凡满是鲜血的脚落下,灵气飞舞间,直接扩大数倍不止,将大夏皇子还有两人从半空击落
大夏皇子与凌玉霞从半空之中掉落,重重的砸在地上,突如其来的变故让外界都是一片喧嚣。

那到底是什么,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力量。

饶是云吼修为高深,进入了夺灵境也是不禁引人注目,这东西他也没见过,一群人各有心思。

而所有人有都知道,云家出了一匹黑马。

云凡深知,黄泉天道经一出,自此之后,怕是许多人都要找上麻烦了,而眼下更重要的是杀了这对狗男女。

大夏皇子站起来,看起来有些狼狈,云凡,你不要欺人太甚,我可是大夏皇子,你若是杀了我,你就是与整个大夏皇国为敌。

欺人太甚,你也配?当日云凡与他从未谋面,他却对自己存必杀之心,既然这梁子结下了,那就直接斩了就好。

莫说是你一个小小的皇国,就算是柳家我都没有放在眼里,你这个皇子在我这里,不值钱。云凡呵斥,一脚落下,灵气飞舞,直接从天上落下,将大夏皇子踩在脚下。

大夏皇子挣扎,这是前所有为的耻辱,是他从来没有过的。

啊——云凡,我要杀了你。大夏皇子大吼,在金色灵气化作的巨大脚掌下挣扎,凌玉霞面对这心神震撼的一幕,他也沉默了,她想逃,可他知道,逃脱不了这里。

我是皇子,我是皇子,怎能被人踩在脚下。最终大夏皇子 挣脱出来,只是他此刻也已经是强弩之末了。

可恶啊,要是一开始就出手杀掉他就好了。他现在浑身上下都是伤,早已经没有了之前的战力。

倒不是说他战力不如云凡,实在是云凡手中漂浮的黄泉太过诡异,看似平淡无奇的泥黄色液体,从刚触碰到他的那一刻起就在吞噬他的灵气。

对于大夏皇子,云凡本就没有任何的好感,黄泉没入他的识海,直接摧毁了他的魂魄。

同样的境界,拥有黄泉的云凡,无往不利,大夏皇子根本不是对手。

轮到凌玉霞了,对于这个女人,云凡也动了杀心,她与大夏皇子结为联盟,本身实力就不弱,若是让她离去,刚才自己重伤了她,只怕日后有更多的祸端。

你呢,想好怎么死没有——云凡开口道。

然而接下来的事情让云凡大跌眼镜。

凌玉霞缓缓走向云凡,一边走,一边蜕去粉红色的衣衫,酥胸半裸,被轻纱掩盖,姿态轻盈,妖娆不堪,本就风华正茂,淡淡少女芳香扑鼻,让人心神荡漾。

本就是公主的凌玉霞高贵无比,突然放下身段来讨好云凡,云凡心情像是突破到了天际,饶是云凡拥有天君残魂,也不禁大骂一声,妖精——

看着凌玉霞姣好的容颜,身姿并茂,云凡开始谅解,为何大夏皇子最后一刻才放弃这个女子。

就这一手,估计不知道要祸害多少壮士,何不乘此机会收了她。云凡嘀咕。

凌玉霞皱眉,他自知不敌云凡,所以才出此下策,想要藉此击杀云凡,见云凡面不改色,以为是吸引力不够,心中一狠,咬牙,将剩下的半个披肩扯了下来,她羞愤欲死。

云凡再也坐不住了,脸上还是一本正经的模样道,佛说,我不如地狱,谁入地狱。

凌玉霞心道,云凡的杀气散去了,可接下来的云凡说的话让她差点没想要去死。

我还缺一个暖床的丫鬟,我见你资质不错,正好适合。

凌玉霞面色通红,想要发怒,却又不敢真正表现出来,她再怎么说也是贵为一国公主,再不济,也该封个正室什么的,怎么能做个丫鬟,一念及此又羞愤无比,又回过神来对自己道,我是来杀他的。

她刚要动手,云凡嘴角一抹笑意展露,她的意图被看破,一滴黄泉没入她的眉心,她挣扎不得,让她浑身打颤。

你对我做了什么?凌玉霞只感觉,这黄泉一进入自己识海,整个识海像是多了一种变数,仿佛这个识海不是自己的,不受自己控制。

这是黄泉符,也可以叫生死符,你若是不听话,我可以让她在你脑海中炸掉哦,想像一下一个大美人儿没有了脑袋会是什么样子。云凡双手做了个爆炸的动作,着实把凌玉霞吓了一跳。

随后她催动灵力想要将她驱逐出来,却发现根本没有任何作用。

别白费力气了,这东西名为黄泉符,以你的修为还不足以将他祛除,等到三日之后,这黄泉符就会彻底与你融合,到那时,就算是大罗神仙也取不出来。云凡微笑道。

这黄泉天道经的黄泉符无往不利,曾经他还事天君的时候,依靠黄泉符不知道控制了多少诸天神佛,有些道现在都还没有解除,这可是他最为得意的东西。

你真够狠的,可你这样等于是完完全全控制了我,我是一国公主,若是要我做你的奴隶,那我宁愿去死。凌玉霞酥胸微颤,眼中有一抹决绝,她有自己的骄傲,傲骨难训,云凡也知道。

云凡也看出了她的决心,他也不想让她一辈子跟着自己,毕竟身后时常跟个吊车尾,以后出事还得帮她擦屁股,很麻烦,若是凌玉霞知道云凡是这样想的,估计拼了性命也要杀云凡,不带这样打击人的。

云凡道,也不是要你做我的奴隶,就是要让你为我做一件事而已,事成之后我还你自由身。

听到这里凌玉霞脸色稍微缓和了一些,什么事?

暖床——云凡随口说了句。

去死——凌玉霞咬牙一掌打在云凡身上,云凡肉身强大,直接将这一股劲力抵消。

……

最后他让凌玉霞去帮她办事,与凌玉霞就此别过。

凌玉霞离开灵山之后便四处寻找高手要祛除这黄泉符,一想起云凡说的三日后大罗神仙也无法分离黄泉符,她就一阵头大。

难不成日后就只能跟着这臭流氓了吗?

事实上,黄泉符除了修炼黄泉天道经的人,也就是说出了云凡,这世间没有任何人可以解除,黄泉那是什么,那是连记忆都可以抹除的存在,可以说深入一个人的骨髓了,想要去除,除非不要肉身。

这也是云凡这么放心凌玉霞走后不会背叛的原因。只有等她尝试过了,没有祛除的办法之后,她才会专心为自己办事。

云凡从凌玉霞的口中得知一个劲爆消息。

他们所在的猎场其实是云家用来豢养妖兽的地方,这里最强的药不是灵药,而是血肉宝药。

这种血肉宝药其实是指的气血,妖兽强大来源于气血,若是得到可免去数年的苦修,甚至修为直接突破。

血肉宝药也有强弱之分,若是足够强大,炼化之后得到的好处也就越多。

就在前不久,有人在无忧谷之中发现了龙的踪迹,之后便有传言传开,无忧谷有着最强的血肉宝药,吸引了无数人前往,都想要分一杯羹。

凌玉霞与大夏皇子几人本来打算先击杀云凡,击杀云凡之后他们就去参与争夺,却没想到三人都不敌。

云凡从云轩手上取下空间戒指,而后又在死掉的大夏皇子和云轩身上大肆搜罗一番,这才心满意足,就这空间戒指,在云家也不多见,加之这其中有许多的灵药,着实盆满钵满。

当然最重要的还要数云轩手上的魔兵。

七杀生魂剑!

云凡看得出,这一柄剑在云轩手中还不足以发挥真正的力量,这其中有云从之的印记,是云从之的心血之宝,可以说,云从之这老东西为了让云轩保命,下了血本。

七杀生魂剑一入手,这魔兵便是有着一股强大的吞噬之力,像是要吸干他的血液,场景陡然变化,云凡眼中血光闪动,冥冥中他经历了尸山血海,沙场点秋兵,一将功成万骨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云凡深有感触,就这一柄剑,云从之要练成,就不知道要杀多少人。

一滴黄泉落入血色的眼球,剑身剧烈颤动,像是随时要破空而去,被云凡紧紧握住。

黄泉又名忘川,人喝了可以抹去记忆,兵器若是喝了则可以抹去其中的神识。

这其中有着云从之的烙印,云凡以黄泉慢慢吞噬,终于,血色眼球再度挣开,只是此刻已经多了些迷茫。

眼球本身就是生魂的怨念所在,怨念遇到黄泉,等同于喝过了孟婆汤,喝下黄泉之后,他们便忘记了从前的自己。

一缕黑烟从其中飘散出,云从之的神识印记被吞噬。

从此这柄剑成了无主之物。

云凡的鲜血落入其中,此刻他还不能以神识烙印此剑,只能滴血祭剑,许久之后,这一柄剑血色眼球再度挣开,云凡已经与它建立了联系,从此这一柄剑就是他的了。

而在外界,打坐之中的云从之醒来,幽幽的吐出两个字,轩儿——

他身上散发出无与伦比的气势,身前的房门直接被这一股力量冲击得粉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