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步机上边跑边顶 宝贝水那么多还不要吗

山村之间,有一座茅草屋,这里是云凡的住处,云凡摸了摸下巴,这货混得也太差了吧,就住着破地方。无力吐槽、

其实不然,云凡原本身体的主人是云家家主的儿子,奈何是庶子,又是与一旁系丫鬟所生,所以地位不怎么样,加之他在修为一途上没有什么进境,偌大的云家之中自然难以有他的一席之地。

云凡没有再这里多做停留,他向着云家的方向走去,那里才是他的主场,知己知彼百战百胜,他回来了,他要让云家知道——他回来了。

他被杀害,云家也脱离不了干系。

翻过两匹山,才能看到云家,云家乃是天下第一家,身在云雾缭绕的深山之中。隔着很远都能感受到云家上空雄踞的白虎之气,让云凡都不禁赞叹。

云家之所以被称之为天下第一家,那是因为背后的无极门,无极门是仙道十门之一,其中的仙人无数,是世间修士朝思暮想挤破脑袋都想进入的地方,而云家便是无极门为广纳天下能人志士所设立的据点,专门为无极门招收世俗弟子。

久而久之,无数的王朝世俗的一些小世家都前来作为云家的附庸,而云家在世俗的地位自然也就难以撼动了。

来到云家门前,云凡亮出自己的身份玉牌,守门的两个士兵像是看怪物一样看云凡,但却没有多加阻拦,云凡心底涌起一丝冷意,是不是小爷没死,让你们很不高兴。

一路上还有很多人头来惊讶,或是嘲讽的目光,但都被云凡所无视了。

哟,还真是冤家路窄啊,这不是我那没死透的堂弟吗?前面一人带着夸张的笑容,拦住了云凡,他面容清秀,生的俊美,一袭青衫扇子一摇,就是一副纨绔子弟的样子。

他是云家长老之子,云轩,是云凡从前的死对头。

死透?云轩,识相的嘴巴放赶紧点,小爷今日心情好,不想杀生。云凡淡然道,没有丝毫的感情波动。

云轩皱眉,觉得有些不对劲,但有说不上来,从前的云凡一直是个怂包,所以在他眼中看来就是个可以随意欺负的垃圾,而这一次云凡回来显然不同了,这其中发生了什么他也不知道。

想要杀我,真是个笑话,就你这灵动境的修为,还远远不够。看看清楚云凡的修为之后,云轩波澜不惊,示意身后的仆人刘源出手。

云凡,族中有规定,族中可以内斗,但不可以置人于死地,今日暂且放过你一马,我让刘源出手,就当是给你一个教训。云轩让人搬来椅子看戏,说着向刘源使了个眼色。

云凡颇为不屑,垃圾一般的角色,还敢出来献丑。

刘源皱眉,待会儿你就知道我的厉害了。在他的印象中,云凡一直是一个没有修为的废材,一个废材而已,怎么也不可能是他的对手。

小子,得罪了二少爷,你的下半生只能在轮椅上度过了。刘源脸上露出残忍的笑容,手上却是没有丝毫的停滞,连连打出几招。

灵动境考验的是一个人的速度,速度达到人体的极致,便进入了灵动境,刘源身材身材魁梧,动作却没有丝毫的缓慢,反而是奔走之间带着一股强烈的劲风。

白鹤亮翅!

苍鹰扑击!

海沙竟跃!

猛虎冲击!

好——云轩连连叫好,显然是他也没有想到自己这个仆人这么强悍,不过,他越强,那么云凡的下场也就越惨,这是他所希望看到的。

面对凶猛如虎的刘源,云凡的内心毫无波动,在他看来,这人已经是一个死人了。

或许刘源的自身的力量的确要胜过自己一些,可他所挥动的拳头却是像孩过家家,在云凡这样活了千年的老怪物眼中,破绽太多太多。

他想象中本该击倒云凡的情景并没有出现,那一招招杀机全都被云凡以诡异的弧度躲了过去。

刘源心中大渗,他不是废材?

只不过是等他反应过来一切都晚了。

原本平静的云凡,像是一团燃烧的火焰,他丹田内的气流凝聚在拳头之上,他眼光是何等的老辣,一拳轰出,直接击中刘源腰部,这是刘源的爆发力点,更是他最为脆弱之处。

只听得咔擦一声,刘源体内传来骨裂之声,那以苍鹰扑击踏半空杀来的身躯刹那停滞,下一刻直接飞了出去,落到了云轩的身前。

刘源在地面颤抖,打滚,嘴里不断冒出鲜血,云凡的这一拳打在他的腰部,却击碎了他的背脊骨。

仆人,终究是仆人,再厉害,也逆不了天,更做不了主子。云凡轻蔑地看了一眼刘源,云轩被云凡的话所刺激,他背后一些更厉害的高手要出手,但都被他阻止了。

没用的东西。云轩寒气逼人,一脚将刘源踢开。

你很好,云凡,想不到你不禁大大难不死,竟然还能够修炼了。云轩连连拍手,现场一片寂静,他身后的仆人都知道,这位二少爷要亲自出手了。

你要动手就快点,本少爷赶时间——云凡不耐烦道。

云轩一脸愠色,仿佛要吃人,这是吃裸裸的挑衅,你让我怒了,想快点死,我成全你。云轩出手,快如闪电,骨结啪啪作响。

这是凡人九重灵活境的体现,灵活,骨膜骨结分开,肌肉大开大合,具有强大的爆发力。一拳轰出,能打死一头牛。

罡风呼啸,云轩近身,云凡面色凝重,右腿猛然发力,一个闪身躲开了致命一击。

灵动与灵活差距很大,云凡也意识到了这一点,云轩的速度与力量远不是刘源可以比的,云轩出手,仿佛是具有风雷闪电,气势逼人,这就是灵活境。

两人眨眼间便交手数十招,云凡并非是直接硬碰硬,而是以巧力化解云轩的力道,对于影藏的武道宗师云凡来说,这一些都看起来水到渠成。

云凡,你躲得了一时,躲避不了一时,我看你能躲到什么时候。云轩大笑,笑的很猖狂,很狂傲,很自负,面对灵动境的云凡,他自认有这个底气。

这是实力的碾压。

不过是灵活境而已,连真正的修士都不算,还真是井底之蛙。云凡冷笑,随后眼底光芒涌动,若然你身在灵洪境,灵气到达源源不断的程度,还会麻烦一些,而此刻的你不过是灵活境,在我看来,与灵动境无二。

给我死吧。云轩面色发狠,手中的力道与灵气增加一分。

下一刻,云凡也迎上云轩,两人陡然跃起,在半空之中对了一掌,而后云凡对着他的小腹一记重锤,云轩吃痛,反手以肘击云凡的脖子,却被他以诡异的弧度躲了过去。

云凡脑中快速计算了,他算是看出来了,云轩实力虽然比他强,但相对于经历过生死战场的云凡来说,可以说是毫无经验可言,就在云轩要收回肘击的右手时,云凡再度发起进攻,五指成爪,直接撕破了他的胸口。

五道血痕深深,云轩大怒,他力量太强,刚才跳跃太高,滞空了,以致于落地太晚,被云凡抓住机会,直接从半空拉了下来,在半空之中的他难以发出力量抗衡,只能被动挨打。

然,就在云轩落地的瞬间,云凡所有灵气凝聚于一指,点在了眉心的天门穴上。

云轩的动作戛然而止,眼中的不甘与狰狞变成了目光呆滞,随后应声倒地,而云凡发出这一击之后体内的灵气也彻底空虚了。

他这一击破坏掉了云凡的生机,云轩还有意识,但这一具身体已经废了。

我说过,灵动境和灵活境在我眼中没有区别。

一群仆人惊恐的看着云凡,云凡只是轻轻一撇,若是不想他死,就快去找云从之,三个时辰内若是没有人为他接骨,即便是活下来,这具躯体也废了。

吓得一群仆人赶紧抬起云轩去找云从之。

云凡皱眉,碍于云家的规矩,他此刻还不能杀他,要杀他得另外找机会,而且就在刚才,他动了杀心,想要杀死云轩的时候,暗处一股强大的气机锁定了他,端得是厉害,若是再进一步,必然会被幕后之人击杀。

云凡目光中有星火闪烁,这身体太弱了,我的实力还不行,这是一个强者为尊的世界,唯有实力才是根本。

云轩回到云家之后,云从之得到消息,赶紧来看自家儿子的状况,不到四十岁的男子,看起来人畜无害的样子,可对于他的力量和权威,谁也不能轻视。

云从之查探云轩的情况之后,勃然大怒,这小杂种,竟然下手如此狠毒,将我儿的天门穴打废,以致于全身精气神都涣散,神志不清。

云从之吩咐众人出去,随后独自运功为云轩疗伤,不得不说云从之修为高深,有云从之的修为做辅助,云轩天门穴内的淤血溃散,天门穴更是被他强行重新凝聚。

云轩恢复意识之后,第一件事就像要报仇,他大吼,我要报仇——刚喊出这一句,鲜血就不断喷涌而出。

轩儿,你放心,为父,这就让人去杀了那小杂种。云从之眼中闪过一抹厉色。

爹,等一下。云轩抹去嘴角的鲜血,看起来极为恐怖,我要亲手杀了他。

云从之起初皱眉,而后有些欣慰,轩儿,经此一劫,你也算是成长了不少,好,就暂且让他再多活几日。

云凡看向云家深处,那里有很多的禁区,都是他此刻不能进入的,其中或是豢养了一些妖兽,或是其中有一些秘宝,大阵也有不知道多少。

然而最引人注目的还是最中央的那一座雕像,那是云家家主云觉的,云家存在千年之久,而这千年间奇才无数,但却都没有一人能够立雕像与禁区之中。

云家有传言,云觉是这一个云家千百年来最为杰出之人,除了功参造化,智计更是一绝,五湖四海被他笼络,就连天下的皇朝莫不是对云家俯首称臣。

刚才想杀我的会是他吗?云凡在心中这样问道,旋即脸上又闪过一抹诡异的笑容,应该不是,毕竟我可算是他半个儿子。

很快云凡离开了这里,今日之举,实属无奈。

其实在最早的时候,云凡就有所怀疑,柳烟虽然想要杀他,但有云家在,柳烟杀不了云凡。

云家极为护短,即便是云凡在云家地位低下,但还是会因为云家的颜面被保护,以云家的神通广大,恐怕是三昧真火将他的魂魄烧成灰烬他们都能找出证据,柳家到最后一定会被指认。

由此看来,云家其实是默许了柳烟的行动,从今天在背后监视自己的那人就可以看出,云家是故意让柳烟击杀云凡,而这样做的目的就是为了挑起事端。

柳家势大,这些年积累了不少力量,云家正是想要以云凡作为炮灰,藉此展开与云家的争斗,他们需要一个发难的理由,而这个理由就是云凡之死。

云凡回来,出现在众人面前,这无疑是打乱了背后之人的布局,云凡失去了作为重要棋子的作用,然若是没有即时回来,他还是死路一条。云家只需要派出人亲自击杀云凡,再制造出云凡被柳烟所杀的假象就可以了。

身为天君借体的他,自然深谙其中的道理,所以第一时间来了云家,如此一来他才能保命。

可笑,我本天君,今日居然被当做了炮灰。云凡无奈,逐渐接受了,自己是一个凡人的身份。

他知道自己时间不多,他要在最短的时间内提升修为。

在他的记忆中,百兽山脉中有一处寒潭,这一具身体的主人本资质平平,毫无修炼的天赋,然而意外落入那潭水之中,体内获得了第一缕灵气,得以突破灵动境。

寒潭在百兽山脉的最边缘处,那里有一条瀑布,而瀑布之下便是寒潭,寒潭气息逼人,像是连空气都能凝结,云凡看到一个又一个的冰雕,里面是一些梅花鹿,还有山中野生牛羊。

都是些最为低等的生灵。

寒冰灵气化作洪流,气冲云霄,在那寒潭的中央,薄雾笼罩,让人难以看清,那里给云凡一丝危险的信号,云凡寻了个边缘地带,跳入水潭中借助水潭的寒气淬体。

一入寒潭,寒潭之中便是有着一股庞大的灵气直接窜入他的丹田,迅速随着丹田走过全身,只是刹那,他就觉得自身处在寒冰炼狱之中。

云凡吐槽,真不知道之前那小子怎么活下来的,意外掉进来居然没死,还突破了。

毕竟是经验丰富,修炼对于运来来说早已经是轻车熟路,云凡心神合一,平心静气,任凭这一股灵气在他的身体中上蹿下跳。

他本是灵活境,本身才修出灵气不久,经脉还很小,说是小溪也不为过,而这一股灵气则是江河,江河汇入小溪之中,自然是波涛滚滚,淹没小溪,云凡脸部的筋肉跳动,还好只是在寒潭边缘。

自己还是低估了此地的寒冰灵气,寒气侵入五脏六腑,几乎要结冰,时间越久,便越发觉得身体沉重。

这是身体疲惫不堪的征兆,便是他的经脉也难以忍受,甚至于心脏都开始跳动缓慢,几乎要停下来,不过他并未从寒潭中起身。

他知道,只有当每次身体疲惫不堪后,才会有新的力量衍生出来,而这便是修炼所说的破而后立。

果然,就在云凡真的坚持不住的时候,这一具冻僵的身体,心跳正在慢慢恢复,一股暖流从心脏为起始,开始流入经脉,最后到达全身各个地方。

云凡疲惫的脸上出现一丝笑意,再次握拳时,体内的灵气已经比之前浓郁了不少,其中还夹杂着一丝寒气,这是寒冰之气被体内的灵气炼化的结果。

好久没有这样痛过了,不过这点疼痛不算是什么。他仿佛是回到了少年时代,那个时候他才刚开始修炼,转世重修对于他来说一切都已经轻车熟路了。

这一个月云凡一直没有松懈,他深知这个世界实力的重要性,而他也没有多少时间来浪费,三年时间眨眼就会过去,安州水太深,现在他最主要的目的就是提升自己。

他或是在山林间捕捉野兽,或是与熊狼战斗,或是下水智斗恶蛟,每一次都将己身弄得遍体鳞伤,好在山中有不少灵药,他都认得,虽然年份不久,但药性还不错,能够让他短时间内恢复身体机能。

若是累了,则在寒潭之中泡着,以此来加强对身体的训练,可以说,他的身体时刻都在变强。

这具身体原本的不足都被他弥补,他开始慢慢变强。

又过了几日。

沙滩上。

云凡连连打出几拳。

…….

每一拳都刚劲有力,鼓膜振动,像是一种由内而外发出的强大力量,忽的云凡一个箭步冲向前方,脚下生风的同时,蹬地而起,一个回旋踢半空横扫,做鹰击长空之势。

一会儿又变化做猛虎出山,双拳变化成爪,每一击都像是在拍打金铁,空气都是震动不已。

一会儿又化作苍狼啸月,越过山林,匍匐过草地,立于山巅之上,世人皆醉我独醒,一曲高歌还酹江月。

意境悠然,云凡闭目挥洒,施展每一种拳法,十分忘我。

松鹤万寿!

百步奔羊!

驱虎吞狼!

苍鹰扑击!

虎啸猿啼!

紧接着

啪啪啪——接连三四声闷响传出。

骨结骨膜大开——

云凡只感觉身体轻盈数倍,强大的力量从骨头,骨结,骨膜之中释放。

眼前豁然开朗。

他进入了灵活境。

云凡默默地感受着这一股力量,这一股力量比灵动境强大了不少,曾经他面对云轩时,还需要以丰富的战斗经验压制,而现在,若是另一个云轩站在身前,云凡自信,三招之内必定败他。

云轩被云凡打废了的消息逐渐传开了,也有许多人在酒楼内议论。

云凡不是废柴么,怎么一下子这么牛逼了,连云轩都击败了。

我看这个云凡基本也算是完了,把云轩都打废了,他老子可是云家的大长老,大长老一怒,伏尸百万,他必死无疑。

呸呸呸,什么必死无疑,你们可知道,云凡的另外一个身份?他是云家家主云觉与一丫鬟所生,也是云觉的儿子,从前的云凡是废柴,现在可不一样了,指不准云觉会护短啊。

算了算了,别说了,要让云家知道我们争论这些,你我都得被杀头。

空旷的大殿之中,这里竖立的牌位都是柳家先烈的,而此时一个女子被此地的薄雾笼罩,难以看出容颜,在她的手中有一枚断裂的棋子,棋子悬浮在半空之中光芒照亮了整个大殿。

那裂口处流光溢彩,散发出七彩的光辉,整个大殿都被照应的金碧辉煌。

这就是先天棋子。

女子一指点出,随后棋子之中折射出一副模糊的画面,那是一个男子,若是云凡在这里一定会认出,这个男子就是自己。

为何他还没死,我不是已经用三昧真火将他烧死了吗?

不可能的,凡人怎么可能抵挡住三昧真火,何况整个大泽的生灵都已经灰飞烟灭,他是怎么活下来的。女子不敢相信。

女子连连打出数个印诀,她想要看的更清楚一些,经过几次尝试她失败了,这是从未有过的事,先天棋子也难以真正看清他的底细?他究竟是不是云凡。

片刻后女子沉声,有着无边的冷意,不论你是不是云凡,在这安州之内,决不能出现除云家之外的第三个变数。她动了杀心。
第一个月,第六天。

茅草屋之中,云凡还沉醉在自我提升中。

躺在床上,他默默地体悟这些天的战斗经验,以此来弥补自身的不足。

毫不夸张的说,若是单论肉身强悍,他可直追灵洪境。

在此期间,他也尝试过修炼黄泉天道经,只是都失败了,这一具身体所具有的灵气还不足以支撑黄泉天道经运转一个周天。

只能等到突破灵洪境了,达到灵洪之后,灵气便会源源不断从虚空之中衍生,如此一来方可修炼黄泉天道经。

好在在此之前他还能修炼黄泉天道经之中的炼体功法。

黄泉天道经是世间的绝世法诀,而黄泉则是天地间最为奇特的存在,可以生死人肉白骨,也可以抹杀一切强大的存在。

云凡闭上眼,脑海之中浮现一副黄泉图,这一幅黄泉图是他所幻想的,前世他是天君,他也见过黄泉,黄泉接连天地,根本看不到起源之地。

一条黄泉横亘天际,穿透了八个大世界,像是笔直的连接了天与地。

浩浩乎,阴风吹过,无数枯骨从其中沉浮,云凡幻想自己站在黄泉之上,然而便是隔着虚空幻想,那黄泉依旧在吞噬他的意识。

根本不能离得太近。

八界之内,他还从未见过有人能够真正靠近黄泉。

外界,已经炸开了锅。

酒楼内,一些人吃着花生米,喝着小酒笑谈。

五年一度的无极门弟子选拔又开始了,也不知道这一次谁才会脱颖而出。

不知道啊,这一次,强者如云,据云家放出的消息,就连大夏皇子这等人物都来了。其中一人道。

大夏皇子算什么,北狄国公主凌玉霞也来了,不仅人美,还武艺高强。

他们都不算是惊世骇俗好吧,你们可知悬空寺,这一次悬空寺的大悲和尚也来了。

又一人道。

就是那个佛魔双修,最后被小雷音寺逐出师门,后被悬空寺收留的秃驴。一人小声道。

另外一人缩了缩脖子,看了看四周什么秃驴,要是让他听见,你就完了,还秃驴,人家可是仙人一般的存在。吓得那人赶紧收嘴,生怕走漏风声,小命不保。

另外,柳家也来人了,你们猜猜这一次来的是谁?有人问到。

还能来谁,柳家嫡系之中没有男丁,都是女子,且还是一脉单传,当然是——说话的人顿时来了精神,难道是那位小姐?她也来争夺无极门的名额?

你太小看无极门了,无极门的强大,不是你我这些凡人可以随意揣度的,这名额的诱惑,即便是柳家都忍不住出手了。

云凡走出茅屋,也了解了大概的情况,柳家说是世俗第二的大世家也不过为过,但相对于无极门这样的仙道十门之一的大派还是微不足道,人家随便出来一个仙人便可以轻松碾压。

柳家当然愿意借此机会进入无极门,攀上无极门这一棵大树。

而这时云家不愿看到的,云家必然会派人牵制住柳家。

很快,一个邋里邋遢的道士引起了酒楼内云凡的注意。

道士脚底踩着两道黄符,黄符散发着青光,将他走过的痕迹抹去,邋遢道人手里拿着一个钱袋,四处张望,随后目光看向云凡这边,没良心的笑了笑。

云凡心中笑道,这道士原来是个贼。

哪里走——牛鼻子,快还我钱袋来。后方浑厚的声音传来,邋遢道士向着云凡不怀好意的笑笑,又从怀里掏出两张符咒,嗖的一声,直接消失在原地,连同他一起消失的还有那钱袋。

土遁术??云凡道,来到荒界,奇门遁甲他倒是第一次见。

片刻后,一青年男子追了上来,男子身体修长,体内有一股强大的灵力在孕育,云凡只感觉他像是一团火焰在燃烧,这是生命精气达到极致的体现,他刚才奔跑有力,灵气外放,源源不断,这是灵洪境界的体现。

他是泪无痕——酒楼内显然是有一些人知道他的名号。

就是神风门剩下的最后一人吗?

大哥,你是不是想死,自从神风门被灭,他最忌讳人家在背后议论神风门。一人连忙将他嘴捂住。

云凡在旁边冷笑,泪无痕吗,他这短时间也了解了不少,泪无痕曾经属于神风门,神风门是一个强大的宗门,虽然不如无极门,但也是一方霸主,甚至要超越云家不知几许。

只可惜在后来被人灭了,具体如何就不得而知了,再后来有人说从神风门废墟中见到一道光芒冲出,最后只有泪无痕活下来,而那道光就是泪无痕所化。

而之前那人,若是他猜得不错,应该就是方寸山的江无忧,江无忧表面看是个邋遢道士,实则是个真正的盗中之王,号称天下无所不偷,曾经更是偷师百家,甚至混入了仙道门派,偷学了仙道门派的宗门典籍。

便是仙道十门之中都臭名昭著,云凡也没想到,无极门招收弟子,这一位盗中之王也来了。

看样子,这泪无痕的钱袋是要不回来了。

道兄,你可看见刚才这里走过去一个邋遢道人,他偷了我钱袋,里面装的是我祖传的玉佩,还请道兄如实相告。泪无痕拱手示意友好。

云凡见状,微笑道,三日之后你去了云家应该就能找到他。

泪无痕顿时恍然大悟,三日之后正是云家为无极门选拔弟子的时候,到那个时候,这牛鼻子一定会出现的。泪无痕对云凡道,多谢道兄。

泪无痕向着云家走去,云凡也起身准备离去,此时他才注意到,自己的座位上有着一个钱袋,上面秀的是一只狼,还有一道风,而钱袋则是被一张黄符包裹。

云凡忽的一笑,才想起之前江无忧拿出的是两张黄符,其中一张用来遁地,还有一张则是将这钱袋传送了过来。

云凡打开钱袋,里面放的只有一枚玉佩,玉佩之中有一股温润的能量让他很舒服,很安静,像是一种独特的印法。

云凡收起钱袋,向着山林走去,不由得有些期待,这云家为无极门选拔弟子越来越有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