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宝突击,妈咪是满级大佬》小说阅读 秦意墨靳臣小说

就在秦悠眼眶一红,恨不得把秦意咬碎了时,和园内的随侍朝几人走来,看着秦悠母女和墨靳臣恭敬道:

“先生,老爷子正在里面等您和秦小姐,传话让您带着小少爷和客人进去用餐。”

“知道了。”

墨靳臣转过身,皱了皱眉,冷淡地对秦悠母女道:“既然是爷爷的邀请,那两位就跟我进去吧。”

他沉下眸。

有些话,还是要跟老爷子说清楚。

一旁的墨宴修气鼓鼓的,不可置信地瞪着墨靳臣,跺了跺脚:

“爹地!”

他才不要和坏阿姨吃饭!

墨靳臣蹙眉冷声警告道:“墨宴修!”

墨宴修委屈地看了眼墨靳臣。

秦悠见势心中狂喜,挑衅地看了眼秦意,挽着叶眉傲然走进了和园,十分得意。

贱人就是贱人,怎么也成不了凤凰!

就在两人墨靳臣余光看了眼秦意,对着一旁的随侍示意道:“以后这位小姐可以任意在和园走动。”

话落转身朝屋内走去。

随侍顺着他的目光看向一旁的秦意,十分震惊。

这还是墨先生第一次允许一个女人自由出入和园…

他的神色越发恭敬。

“这位小姐,请问需要帮助吗?不知您到和园是办理什么业务?”

和园是家极为特殊的别苑,提供的服务各式各样,当年师父死后遗言说他留下的惊喜放在了和园1616室内的A31存储柜内,存储柜的期限为一百年。

她不知道师父给她留下了什么,但那是师父留给她的心意,也是多少人眼中的梦寐以求的宝贝。.

秦意转了转手中的卡,垂眸淡声道:“不必了,我自己去就好。”

她边往1616室内走去,脑中闪过师父当年教导她的种种场景,心情莫名低落了许多,不一会秦意顺着指示找到存储柜,输入密码后,打开尘封多年的箱子…

幽暗的光落下,柜子内,却空无一物…

而与此同时,另一边。

1614的包厢内。

桌上点满了整整一桌的丰盛菜肴,酒色生香间,墨老爷子十分满意地看着小心翼翼挑着鱼刺的秦悠,见秦悠将挑好的鱼肉放到墨宴修的碗筷中,心中一动。

他原本就不满墨靳臣这么多年,一直一个人带着宴修,心中暗戳戳想着给宴修找个预备后妈,挑了许久,这才看上了秦悠。

虽然秦家早就成了破落户,秦悠现在所在的陈家连墨家一根手指头都比不上。

但是这小姑娘看着漂亮懂事,正好能配的上他的孙子。

老爷子是越看越满意,一旁的墨靳臣却始终沉默,面色冷淡地用餐。

老爷子坐在主座上,抖着胡子看了眼始终淡淡的墨靳臣意有所指的夸赞:

“悠悠这孩子真不错,我看啊,宴修就缺这么个愿意为他挑鱼刺的妈咪…”

听到老爷子的话,秦悠的心砰得一跳,攥着手指忍不住激动暗喜。

要是今天能定下这桩婚事,那她就是准墨少奶奶了!

往后在陈家,还有谁敢小看她!

她咬着唇羞涩地看了眼墨靳臣,压抑着心中的狂喜,刚想说些什么,却被一旁的小团子声音清亮地打断:

“可是,太爷爷,我不喜欢吃鱼!”

边说边将碗中的鱼肉拨出了盘子。

还转了转眼珠子,还笑嘻嘻地眨着眼看向墨老爷子。

不喜欢吃鱼,当然不缺替他挑鱼刺的妈咪..

他才不要除了妈咪以外的女人当爹地的老婆!

话音一落,场上几人的脸色变了变。

身旁的秦悠身体一僵,心中有几分恼怒,这个小东西,怎么竟破坏她的好事!

面上却委屈地咬着唇看向墨老爷子道歉:

“对不起,墨爷爷,我不知道宴修不喜欢吃鱼,只是觉得吃鱼对身体好,才想着..”

“秦小姐不必道歉,宴修是否吃鱼与你无关。”墨靳臣淡声打断她。

他干脆利落地表明自己的态度,秦悠身子微颤,似乎大受打击,眼中盛着泪花可怜兮兮地看向老爷子:

“墨爷爷..”

一旁的老爷子见秦悠这副模样,又瞧见孙子这副态度,气的吹胡子瞪眼:

“你这是什么态度,悠悠她也是好心!”

墨靳臣深谙老爷子心思,擦了擦手优雅地站起身,看向老爷子,冷淡地拒绝:

“爷爷,您的好意我心领了,但是我无意秦小姐,以后您还是别费这个心思了,宴修也不需要这些乱七八糟的女人当她的后妈。”

老爷子被孙子驳了面子,脸上有些下不来台,拍着桌子吼道:

“不行!你这说的什么话?你都快三十的老白菜干了,悠悠这样的女孩难道还配不上你?不管怎么样,你必须给我玄孙找个妈,以前你在公司忙成那副德行,难道还要我孙子天天孤零零一个人?”

“爷爷…”墨靳臣无奈地揉了揉太阳穴。

老爷子冷哼声,一副不想搭理他的模样。

两个人之间的气氛瞬间僵持起来。

小团子苦恼地看着针锋相对的爷爷和爹地,眼见一旁的坏阿姨又要走上去坏事,就在他想着办法时,余光忽地瞥见门外一抹熟悉的身影。

他的眼睛一亮,兴奋地从椅子上爬下来,小短腿蹭蹭蹭地朝门外跑去。

秦意刚从1616室,插着兜慢吞吞地往外走,刚经过1614的房间,就见一个小团子朝她窜来…

小团子兴奋地拽着她的衣服:

“妈咪!你跟我来!有坏阿姨要抢走爹地,你快去保护爹地!”

什么?

秦意微怔,眼中有些茫然,刚想拒绝,就见小团子眼睛亮亮地看着她,心中一动,咽下嗓中的话,跟着墨宴修往屋内走去。

墨宴修牵着秦意推开1614的门,大声喊道:

“太爷爷,宴修不需要别的妈咪!宴修的妈咪在这里!“

话音一落。

屋内的几人目光齐刷刷朝她望去。

墨宴修的眸光微动,对上秦意的目光,幽深不明。

秦悠咬着牙,心中窜起熊熊怒火…

这个贱人!

怎么又是她?!

而主座上,老爷子眯起眼挑剔地打量着墨宴修带来的女人,眼中的不满越来越甚…

白衣黑裤,什么品位!

腰细如柳,一看就不好生养!

还有这副傲慢冷淡的模样,简直跟某个人一个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