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肚子里都是主人的尿肉 老公的东西好大太硬怎么办

尹天寒安抚好怀里的人看向颜诺,眼底是前年不化的寒冰:只是一个女佣而已。

女佣而已?简单的几个字让颜诺有种天塌下来的感觉。

颜诺看向面前的两人:尹天寒你把她当成了颜诺了吗?

尹天寒轻声道:不是当成了颜诺,她就是我的颜诺,而你只是一个同名同姓的女人而已。

颜诺不可置信的看着面前的男人,她没想到他会这么糊涂,妄她那么的爱她。

想着她出了门,再也不回头看一眼床上的两人。

尹天寒看着消失在远处的颜诺,目光转了回来。

他把面前的女人一把抱进怀里。

宝贝,我们继续。

女子眼底划过一丝得逞的笑容,颜诺这里不属于你,以后有我来代替你。

本来开开心心的她,现在心里感觉乌云密布,她不断的骂着尹天寒,这个大笨蛋,怎么会认错人?那个女人虽然和以前的她长的很像,但是明明不一样的。

走到外面她好像都能听到那个女人故意放大声的声音,也不知道是不是她脑袋里一直想着那个画面。

走到门口的时候正好遇见了来这里找尹天寒的安于泽。

安于泽奇怪的看着颜诺,突然他的眼睛一亮,指着面前的颜诺道:原来你是尹天寒那小子刚交得女朋友啊!

看到面前的安于泽,颜诺一股脑的把气洒在了安于泽的身上。

不是,楼上那对偷情的狗男女才是一对。

听着颜诺的骂声,安于泽愣在了那里,这语气怎么这么熟悉?

他猛地拍了下自己的脑袋,这个女人干嘛对他凶?

看你长得这么漂亮,怎么凶巴巴的?安于泽摸着下巴看着面前的颜诺。

安于泽你给我让开,没看到我心情不好吗?颜诺强忍着眼泪喊道。

她以前就不喜欢安于泽,因为他总是帮尹天寒找漂亮女人,带着他花天酒地,现在心情不好,也趁机骂骂他。

你怎么知道我名字的?莫非你也是暗恋我的其中之一?安于泽好笑的抱着胳膊,就是不让开,明目张当的截住颜诺的去路。

你们都是混蛋都欺负我。颜诺再也忍不住蜂拥的泪水。

你别哭,我是开玩笑的。他安于泽天不怕地不怕就是害怕女孩子哭了。

那你帮我把尹天寒和那个女人的好事给搅黄了,否则我就一直哭。颜诺边说边抽泣道。

安于泽叹气一声道:好吧!走。

哪个房间?安于泽看向颜诺。

颜诺擦干眼泪手指指向那个房间。

安于泽一脸见鬼的表情摇摇头:不可能,怎么可能在那里。

真的在那里,不信你去看看。

看着安于泽还是一脸不信的表情,颜诺道:我们打一万块钱的赌约。

安于泽看向颜诺,点点头,说有女人在那个房间,他打死都不会信的,除非是颜诺回来了,可是这些年来一直都没有找到,不可能突然就回来了。

他向楼上走去。

门被小心翼翼的打开。

床上的尹天寒睁开眼睛,看着出现在眼前的安于泽,眼底一阵冷光射去。

床上的女人看不清面貌,卷缩在尹天寒的怀里,好像有些疲惫。

安于泽识相的退出了房间,临时还留下一句:兄弟休息一会继续。

出了房间,安于泽一脸见鬼的表情,怎么会有女人能进那间房间,他揉揉眼睛,确定自己的不是在做梦。

下了楼,看着面前的颜诺,他从衣服里拿出一张会员卡递给颜诺:这张是安晨商场的贵宾卡,里面有一万块。

颜诺接过那张贵宾卡看向安于泽:你不是要帮我搅黄吗?

安于泽一脸见鬼的表情,忙摇摇头:这件事情我可帮不了你,能进到那间屋子的人,我可不敢却招惹,再说兄弟之间应该互相帮助的,我和你又不认识。

说着他转身离开。

如果说安于泽是尹天寒什么样的朋友的话,用颜诺的话来说,那就是一个地地道道的损友,可是就是这样的损友却也是尹天寒的生死之交。

颜诺看着离开的安于泽,有些生气,但是看来他们已经做完了,她再阻止也没有用,现在的她可不像以前那样冲动,既然要决定追定尹天寒,那么就该有这样的心理准备。

如果一味的区破坏的话,或许会让他反感,尤其是那个女人还和她以前的容貌长得那么相像。

看了眼楼上的房间,颜诺决定去外面散散心。

在街上漫无目的的逛了很久,天慢慢的黑了下来。

接到电话,韩智说要庆贺广告片拍摄成功要颜诺来参加聚会。

现在那个女人还在家里吧!想着她上了一辆出租车往他们所说的酒吧开去。

下了车,外面正好有人等着他们,韩智已经把整间酒吧包了下来,里面都是他们公司的人还有就是拍摄广告的一些制片人,导演他们。
颜诺刚进门,就由人殷切的为她打开了门。

美女自然是要厚待的。

一些人开着一些不大不小的玩笑。

中央站着几名男女在对唱着情歌,两人眉来眼去还真有那种情深深意切切的感觉,这些在娱乐界混久的人,逢场作戏的表演很是到位,有时候让人看不透真假。

颜诺和自然的坐到了韩智的身边,对于这些人,只有韩智最熟悉。

一首情歌对唱完以后,他们拿着话筒递给了韩智和颜诺。

起哄着要两人对唱情歌。

颜诺接过话筒,脸上装作一脸的开心,也许她天生就适合演戏,把所有的悲伤用笑容掩盖。

韩智挑了一首《亲爱的我会用一生来爱你》

这首歌是韩智公司的一首新歌,歌词是韩智做的词,也是他最想对颜诺说的一句话。

颜诺也时常听着这首歌,只是听歌的时候她想的是尹天寒而已。

合:亲爱的我会用我的一生来爱你

站在你看不见的地方

男:不管你记不记得

女:不管你知不知道

我都站在那里

看着你哭看着笑

周围的人看着身边的犹如金童玉女的两人,响起了雷鸣般的掌声。

你们两个的默契度简直比原唱还好,还有我觉得颜小姐的声音很空灵,其实很适合往唱歌这方面发展。坐在另一边的男子是韩智公司的音乐制片人。

听完颜诺唱歌后,他的双眼泛光,好像挖到了一块宝贝一样。

韩智看向颜诺:没想到你唱歌这么好,看罗制片这么赞赏你,可以考虑往这方面发展。

罗制片也有些兴奋:你要是签约我的旗下的话,我保证你在一年内走红,向你这样空灵的嗓音真的不好找。

颜诺看向两人点头道:我考虑一下。

其实上她自己也很喜欢唱歌,但是那些不堪回首的往事她真的不想再被别人挖开。

韩诺好像看出了她的想法走向她道:我知道当艺人后回免不了被暴露在聚光灯下让众多的媒体去议论纷纷,但是我会尽我最大的努力去保护你。

是啊!而且哪个明星没有过去,对于歌迷影迷来说,那些都是天上的星星遥不可及,真真假假谁又会知道?只要我们无愧于心便好,人的一生有几个人能实现自己的梦想。说着罗制片也站在了颜诺的身边。

颜诺在心中思量着,她在想,如果她让自己变的耀眼起来,也许才配站在尹天寒的身边吧!他那样的身份,还有天才般的领导力,被称为亚洲最具天才的年轻企业家,也许只有让自己变得有能力后才有资格站在他的身边吧!

宴会在半夜十二点以后才慢慢散去。

韩智提出要带她回家,她有些犹豫,因为现在她住在尹天寒的家里。

我打车回去就好。颜诺最终还是拒绝了他的要求。

韩智笑笑,不再勉强。

回到家的时候已经半夜了。

颜诺习惯性的看向楼上,还亮着灯,她的心里有些矛盾,她心中有些想确定那个女人还在不在,可是又害怕听到两人的缠绵声。

在她犹豫的时候,脚步竟然已经到了门口。

里面传来的声音,每一声都好像像重锤一样砸在她的心底。

她的身体软了下来,她瘫坐在门口,闭上眼睛眼泪犹如断了线的珠子一般落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