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肉辣伦全文阅读 宝宝你里面好暖不想出来

天色昏暗,不见明月与星子,夜莺高歌,有细雨落下,淅淅沥沥……

泥泞的道路上,有两人正抬着一个一人大小的麻袋,迅速的前行着,踩着积水‘哗哗’作响。

哎,大哥,就这里吧,够远的了……走在后面的一人喘着气,叫着前面的那人,示意让他停下。

那人停下,瞪着眼睛,怎么,这么一点路,你就累了?别忘了小姐的吩咐!

大哥,这,这里够远的了吧,再往前走,就要进那深山大泽了!

前面那人皱着眉头沉思,良久之后,他有个注意。

也是,算了,就把这小子仍这里吧,我想,任他云家手段通天,也查不到这里!

对对对,早扔了早解脱,这里妖兽不少,说不定一会儿这小子的尸体就被吃了,来个毁尸灭迹……

嗯,对,那咱们早点回去,媚香居的姑娘,还等着咱们呢……

两人一商量,觉得这个注意不错,于是就这样做了,把那个一人大小的麻袋顺手扔在了路边,两人满脸淫笑,勾肩搭背的离开了……

良久之后,雨,突然之间变得倾盆,雷声轰隆而响,雨水不断冲刷着麻袋上的泥垢,又被前方的泥水带来新的泥垢!如此往复。

远处传来阵阵兽吼声,伴随着树木被折断的脆响声。

轰……雷声越来越大,高空之中电闪雷鸣,佛如灭世之景。

一道惊雷炸响,道道壮如虬龙般的闪电肆意狂舞而下,劈在远处的山涧之中。

就在此时,一道细如发丝的闪电,从万顷雷海中,一冲而出,仿佛一匹脱缰的野马,准确无误的击在了那个麻袋上。

麻袋‘碰’的一声炸裂,碎片纷飞,随后又被雨水击落在地。

碎屑过后,一个身影显露,少年模样,平躺在浸满泥水的泥路上,原本紧闭着的双眼忽然挣开,眼神空洞,整个世界在他眼中仿佛都停滞。

许久,云凡轻语道,我终于活了下来吗?分明是个少年,声音却很是沧桑。

他本是天域才修成的天君,根基还不稳固,因为无意中得到一本叫《黄泉天道经》的至尊仙法,被仇家知道后,联合五大天君追杀自己。

他虽然是刚晋升的天君,可凭借黄泉天道经,单对单,他不惧任何人,甚至于,凭借这一部至尊功法他以一己之力硬撼五大天君,还与他们打成了平手。

然而就在他以为五大天君都奈何不了他的时候,他最心爱的女子——烟柔在背后捅了他一刀,断绝了他的生机,五大天君强强联手施展道法,结成杀阵,以万道为炉火,将他活活炼化。

最后一刻,他依稀记得,自己施展了黄泉天道经之中最后一招,轮回,一丝生气遁入九霄云外,最终落入了这一具身躯,他才得以复活。

到底是为什么,为什么,我那么爱你,烟儿,你为何要对我出手。想起她出手时的狠辣与果断,云凡此刻心中就有着浓烈的杀意。

五大天君,你们都该死,至于紫烟儿,等我登临天域九重天,你也该给我一个交待,我要你血债血偿。云凡双拳紧握,良久他平复了心绪,这是一个实力为尊的世界,一切都将重新开始。

他细细体悟这一具身体的记忆,他惊讶的发现,这一具身体的主人也叫云凡。

而这个世界的修炼体系与天域的修炼体系也都是一样的。

修炼一途分凡人九重,夺灵九重,灵海九变,道境九重,灵养洞天,三灵圣境。

凡人九重淬炼的主要是肉身,灵动,灵活,灵洪,灵兵,灵魂,灵魄,灵火,灵桥,灵藏。

每一个境界的实力差距是十倍,灵活境是灵动境的十倍,灵洪境是灵兵境战力的十倍,以此类推。

灵动代表的是速度,到达这个境界的人,身轻如燕,步伐之中充斥肃杀之气。

灵活,胫骨淬炼之后骨膜张开,大开大合,具有极大的爆发力。

灵洪,灵力化作洪流,灵气外放,气如泉涌,生生不息。

灵兵,兵者,百家之长,战则请从,灵气洪流达到一定程度,便能聚气成兵,又称兵气境。

灵魂,顾名思义,壮大的是三魂,人之三魂,取自五行之精,天地孕育,得天独厚,到了这个境界,三魂强大,则肉身速度与力量精炼达凡人的极限。

灵魄,人出三魂之外,还有七魄,七魄以数量胜过三魂,七魄可以凝结三魂,形成元神,以元神攻击人,杀人于无形。

灵火,元神衍生火焰之后便是进入了灵火境界,元神之火,进可攻退可守,若然强大,更能熔炼万物,甚至于打造称手的灵兵。

灵桥,灵桥与最后一个境界灵藏有关,每个人的灵桥都是不一样的,但都有一个目的,就是到达灵藏。而到达灵藏则需要跨过灵海,这就需要构建灵桥,前面七个境界都是为灵桥的构建做铺垫。

灵藏,灵藏开启之后,丹田消失,唯有灵藏才是储存灵气的所在,更是元神的居所,等到灵藏圆满之后,以元神驾驭灵藏击穿灵藏之门,便跨入了夺灵九重。

世俗之中常把这个开启灵藏的人称之为半仙,这个境界的人已经拥有两百年的寿命。

至于夺灵九重的人,则是被称之为超凡,意义为超越凡,夺灵夺的是天地之灵,所以这一个境界的寿元开始大幅度增长。

检查自身之后,云凡不啻,我呸,居然是个灵动境小子,本以为会找到个牛逼哄哄的人借体重生,没想到竟然是个菜鸟。

不过还好,有了这身体,他日我可以借助红莲业火重塑金身。

这里灵气稀薄到极致,云凡猜测,应该是天地玄黄宇宙洪荒八个无限大世界中最底层的那个——荒界。

此外,云凡还了解到,这具身体的前世,乃是安州云家的废物少爷,被家族遗弃在外!

出生时家里订了一门亲事,以为他会是个天才,结果这十几年的时间证明了,他只是个废物。

于是,女方柳家对于这门亲事很是不满,想方设法的推脱。

奈何云家雄踞整个安州,势力庞大,柳家虽然不弱,但还是与云家相差不小,柳家想退婚,但是这无疑是打云家的脸。

虽然云凡是云家的弃子,但是他体内流淌的有云家的血脉,对于一方霸主的云家来说,哪怕是 他们的仆人,也不允许他人指手画脚。

更别说是被人退婚这种奇耻大辱的事了!

云凡在雨中活动着身子,云凡断定,这一定是柳烟所为。别人或许看不出来,但他云凡是活了几千年的老怪物,深谙人事,自然是知道阴谋从何而来。

这女子倒真是不简单,日后一定要多留心。

云凡转头,望着四周,漆黑的丛林中,一双双冒着红光的眼睛,贪婪的望着他,还有此起彼伏的喘息声。

一群灵智未开的狼崽子,也想吃我?云凡不屑,伸出右手的一根食指,指向狼群!

想象中的场景并没有出现,云凡站在雨中一动不动,一道闪电划过,稚嫩的脸庞浮现在雷光中,只见他满脸尴尬的表情。

额,糟了,我忘了我重生了。他一时没有反应过来,还以为自己仍是那个风华绝代的仙君。

嗷呜~……狼吼声从四面八方传来,云凡心中一惊,暗道,糟了,难道我堂堂仙君转世,竟然要死在一群杂毛畜生的嘴里?

有了,就这个!云凡脑海中浮现了两篇功法,他选取了一个没有什么难度的寒冰诀,凝气成冰,攻防兼备,一运转功法,便能够看到寒气从身体各个部位散出。

大爷的,我生气了告诉你们,后果很严重的……云凡一声怒吼,不待两只狼发起进攻,他率先动手了……

云凡毕竟前世是天君,虽是最低级的寒冰诀,可在他手中灵气丝毫不乱,每一掌都会带走一匹狼,最后他以寒冰凝结半空中的大雨,大雨直接化作冰针将狼群击溃。

野狼倒是除了,可这云家在哪个方向啊,大泽他只是听说啊,又没真正来过。云凡哭笑不得,这个时候偏偏还在下雨,连北极星君都看不见。

夜已深,皎洁月光照耀整个大泽,但却难以看见大泽深处。

大泽外,一女子素衣玉裹,凝视大泽,若有所思。

此女容色晶莹如玉,如新月生韵,双目宛若一泓清泉,顾盼之际,自有一番清雅高华气质,让人自惭形愧,但那冷傲灵动中颇有勾魂摄魄之态,又让人不能不魂牵梦绕。

若是云凡在此,从记忆中,他必然会认出知道,此女便是柳烟。

柳烟手里拿着一个葫芦,柳烟将葫芦打开,接连十多道紫色与蓝色混合的火焰飞出,在极端的时间内,将大泽覆盖,她残忍的大笑道,云凡,有了这三昧真火,就算是你的魂魄也要化作灰烬,云家怎么也不可能追查到我柳家身上来。
那里有火光——一定有人云凡大喜,随后向着那个地方走了两步,很快他就停下了,发现了不对,迅速后退,那里的火光在山林间蔓延,却不曾见到树木燃烧,那是一种极端另类的火焰,在那火焰中他甘感受到了来自于灵魂的战栗。

三昧真火?云凡惊恐,竟然是三昧真火。

他本是天君残魂,这世间能够让他感受到大恐怖的东西不多,而这三昧真火就是其中之一。

三昧真火并非凡火,而是修道之人走火入魔之后精气神燃烧之后留下的魔火,又称精神之火,不烧死目标根本不会熄灭。

是我上一世的仇家做的么,不会的。云凡迅速冷静,沉声道,他们不可能知道我在这里,这里还有位面限制,他们太强,降临不了这里。

仔细思考之后,云凡想到了柳烟。

呸,牛逼了一辈子,仙君都做过了,没想到最后被一个世俗的小娘皮给阴了。云凡咬牙,嘴上又开始不淡定了,这柳烟够狠的,知道用三昧真火对付自己,出去之后一定要狠狠打她屁股。

三昧真火蔓延上山,沿途连同山上所有生灵的魂魄都被烧光,成为了三昧真火的养分,最后越烧越旺,最后烧到云凡这里,直接就是化作了一尊火焰巨人,要烧死云凡。

看着满山遍野的尸体,难不成我真的要和他们一样变成没有灵魂的尸体,躺在这里,云凡一阵恶寒,心中焦急,却无可奈何,我该怎么办,我该怎么办,难不成真要被烧死,被三昧真火烧死之后,会直接灰飞烟灭,连轮回都不可能进入。

不行,不能如此——

啊——云凡发出惨叫,他看着火焰一点点的蔓延,只是接触到一丁点火星,便直接点燃了他整个魂魄,云凡挣扎,该死,再这样下去,必死无疑,上一世我有修炼精神的法门,可这一世还没来得及修炼。

当下我又该如何破局——

我大仇未报,焉能死于烈火之下他心有不甘。

只是三昧真火无情,云凡的天君残魂从下到上,最后到达头颅,超高的温度使得他开始融化,他的意识也开始逐渐模糊。

而他瞳孔之中的光芒也逐渐暗淡,即将烟消云散。

可悲可叹,一代天君居然也会被区区三昧真火给烧死。虚空之中声音传开,颇有讥讽的意味,云凡心底有股怒意,却没了力气反驳。

别挣扎了,再挣扎,这三昧真火只会烧的更旺,你死的更快。三昧真火之中走出一穿道袍的老者,老者慈眉善目,但眼神有些狡黠,看起来不是好应付的主。

不用看了,你想破脑袋也不可能知道我是谁?混沌本是无根生,天地五行分阴阳,我自由来天地间,岂能以肉眼定混沌?老者不紧不慢地道,一副老气横秋,很牛逼的样子。

混沌?云凡先是惊疑,而后心中大骂,还混沌你妹啊,我这人都快死了,你要救就赶快救——

似是看出了云凡的想法,只听得老者又说了句,想要我救你啊,很简单,求我啊——

云凡这次彻底认栽了,这老天是来嘲笑我的吧,从哪里找了这么一个神棍,连他死的时候都要找个看笑话的来。

云凡已经生无可恋,来吧,烧死我,让这三昧真火烧死我,然而他才注意到,他的魂魄从老者出现时就开始燃烧,一直燃烧到现在都还没有燃烧殆尽。

这是怎么一回事?云凡向后看,此刻他已经魂魄离体,而地面那一具身体内,还有一个云凡在挣扎,天君残魂在最后一刻发出凄厉不甘的惨叫,最终被磨灭了,云凡感同身受,像是另外一个世界的自己已经死亡。

这世间竟然存在两个我?不对,刚才那老棒子呢。

你究竟是什么人?云凡猛地回头看向老者,这个时候的老者再没了之前的讥笑,手捻胡须,笑道,你可以称我为混天祖师,或者混天老人。

名字倒是挺牛逼的,就是看起来不咋滴,跟个算命的老道士一样。云凡嘀咕,对面的混天老人听到后气得吹胡子瞪眼。

小小仙君,竟然羞辱于我,这要是放在太古,我弹指就能灭一片。

得了吧,你现在跟我一样是魂魄的方式存在,还灭一片,天地间的魂魄死后都要入黄泉,到闫君那里投胎转世,你为何没有呢,以前你很牛逼,没了肉身,你也是个菜鸡。身为天君,云凡自然是不惧怕任何人,该怼就怼,从来不怂。

混天老人被他气得拳头紧握,恨不得现在就打死他,但碍于规则,他不能随便出手。

那我现在是死了呢,还是没死呢——云凡心中有疑问,刚才他分明看到自己的魂魄被三昧真火烧死,他可以肯定,那绝对是他的魂魄,可此刻他真实存在,站在这片空间里,又有点说不过去。

哼——混天老人拂袖,不屑于解释,云凡算是看出来了,这老棒子虽然是活了无数个纪元的老怪物,但也好面子,云凡索性谄媚道,您老都是活了不知道多久的老怪物了。

哦,不是,活了无数个纪元的老前辈了,您就大人有大量不跟我这种小辈一般见识,可好?云凡看到混天老人瞪大眼要发作,赶紧上前抱住老人手臂安抚一下,连连恭维。

既然你是小辈,那就让我这个前辈跟你说上一说。混天老人在小辈两字上语气稍微重了点,比之前和气了一点,随后不屑的甩开云凡的手臂,云凡咬牙,满脸黑线,我是天君,敢甩我手的你是第一个,混天老人瞥见后十分满意。

只听混天老人娓娓道来,你现在可以算是死了,也可以算是活着。云凡不解。

我们现在在混天棋盘的内部空间中,而混天棋盘是混沌至宝,在这里没有时间和空间的概念,外界的你的确是死了,然而在你死前的那一刻,我将你的魂魄刻录进入了混天棋盘之中,在这里,你还活着。混天老人看向云凡。

也就是说我出了这里就是个死人。云凡嘀咕,还好刚才没有把这老棒子得罪太狠,不然他给我穿小鞋,直接让我从这空间滚蛋,那我岂不就是没了,亏大发了。心中一阵后怕加庆幸。
云凡转念一想,那我岂不是要一辈子和这老棒子生活在一起,天天给他端茶倒水么,不行,堂堂一带天君,怎么能干如此粗活,而且我与这老棒子颇为不对付,怕是没几天就要被他威胁一次,太没人权了。

哈哈,你小子想的倒是通透,就你这小小仙君,端茶倒水,我看不上。云凡恨声不敢反驳,生怕这老头儿一个不高兴把自己给踢了。

这里不属于你,现在的你有两个选择,一个是灰飞烟灭,一个是重生。

废话,谁要飞灰湮灭啊,当然是要重生。云凡大气道,老棒子看了他一眼,他立刻压低了声音,您是老大,您说了算,您说灰飞烟灭,就灰飞烟灭吧云凡都亏都快抓狂了,为了重生,忍着。

这一次老者大笑,笑的很彻底,云凡很想发作,强行憋住不说话。

云凡的耳边传来混天老人的声音,混天棋盘,逆转先天,混元无极,变幻虚实。

他那无比虚幻的魂魄在一瞬间凝实,直接就恢复到了未被三昧真火焚烧的状态,魂魄入体,一股充实感袭来,他像是沉睡了很久,这一切就像是梦,但却无比真实。

而他的眼前此刻一块棋盘流光溢彩,伴随着七种颜色,一半在现实中,一半连通虚幻,一半真实,一半隐约不可见。

刚才那老棒子说这是混天棋盘,赶紧想办法收了,有了这么牛逼的法宝,诸天神佛只怕都奈何不得我,而我进入天域斩杀五大天君只是时间问题。云凡这样想道。

只是他一接触到这棋盘,棋盘就出现虚幻的一面,让他难以真正触摸到,连接数十次,他终于是触摸到棋盘真实的一面,然而却怎么也不能将他从虚空之中拔出来。

云凡有感,握住这棋盘,就像是握住了一个无比宏达的世界,这种神通秘宝着实可怕,纵然他上一世为天君也不曾见过。

混天老人从棋盘之中走出,小子,莫要得寸进尺,这混天棋盘与你有缘,所以你才能死而复生,一切都是缘分,你命中该有此劫,而混天棋盘也该来救你,冥冥之中都只是定数。

定数,有朝一日,这天终将被撕裂,还定数,要这天有何用。云凡自负道,豪情壮志满怀,纵然天地都要破灭,这一界又算的了什么。

心有豪情万丈高,殊不知却身在棋局之中,需要知道,这天外有天,人外有人。混天老人对着看了一眼天外的星辰,随后又看了看下方的安州,混天棋盘救你的这一刻起,你已经身在棋局之内了。

云凡不信,混天老人便道,你且来此望气。

望气,是强者对于天地人灵观其气运的说法,可以预测未来走向的一种方式,他是天君残魂,他也知道如何望气。

站在这里能够看到安州全貌,云凡一眼望去,皆是灯火通明,但一共有两大片十分繁华的地方,那里的火光甚至影响了天上的星象。

这是?云家与柳家。

柳家气从底起,犹若盘龙,街巷百家灯火为其金身光泽,其鳞爪嵌入地表,是柳家地位根深蒂固,闹不可破的表现。

而在东面,一头白虎也不甘示弱,杀意凛然,森然的眸子时刻警惕着盘龙,盘龙眼见白虎出现,也生了危机感,同为四灵神兽,实力都不弱。

看着架势,两家只怕是交锋已久,若然两家交锋,龙争虎斗,你一小小庶子如何自处,莫不是你还以为你还是天君。老者手捻胡须严肃道。

的确,若然等柳家气运起,盘龙抬头,此地必然沦为战场,以我庶子的身份,必然只能充当炮灰,看似平静的安州,实则早已经是危机四伏。云凡眸中精芒闪烁。

你再看天上西边那一颗才升起的星辰,那一颗就是你,你觉得你有几分把握能活下来。

那一颗星辰此刻闪烁不定,光芒虽然炽热,但与两家的气运相比还是显得微不足道,前方龙争虎斗,星象遮天,而他本是这一天地的星辰,入局不可避免。

哈哈,我为一介天君,虽然已经是过去,但我傲骨犹存,这安州之乱对我来说算不得什么,既然借体重生了,那么这一片的天地就该由我来主宰。云凡豪情万丈,他的底蕴比任何人都要丰富,他有这个自信。

既然你如此自信,那不妨来赌一赌。

如何赌?赌什么?

你不是想要混天棋盘?赢了我,混天棋盘就是你的。混天老人认真地道。

那赌注呢?云凡问。

你的命!混天老人的言语不容置疑。

云凡有些犹豫了,我虽然重生,但遭此一劫,天域又必定会过去百年,百年之后五大天君修为必定更强,拿什么杀上天域九重天。

世间安得两全法,我以我命破天清。

哈哈云凡突然大笑,我身为一代天君,从一粒微尘崛起,竟然也会在乎己身性命,我何时变得如此胆小怕事了,何况我已经死过一次。

罢了,也就与你赌这先天棋局又如何?若然成,有了混天棋盘,九重天之上,必然会再有我云凡之名。云凡豪迈道。

好——混天老人很是欣慰,安州之内,有一棋子,名曰先天人道棋子,得到他,你就算你胜了我,混天棋盘就是你的了。

先天人道棋子?云凡轻语。

再看混天老人,已经越走越远,而原地,混天棋盘无限放大,笼罩在安州的上空,只听得混天老人的声音传来,为避免先天棋子遁入虚空,我封锁了这一片空间,从这一刻起,所有人都走不出安州。

从现在开始,你还有三年的阳寿,好自为之。

话语刚落,云凡骤然吐血,云凡有感,这一吐,毁掉的是他所有的生机,浑身都被死气缠绕。

天上的星辰在这一刻重新排列,属于云凡的那一颗星辰悄然变化为玄武,隔空遥看青龙与白虎,大有三足鼎立之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