污文乖不疼的 莹的乳液计全文阅读

呵呵呵……奔雷一阵傻笑:赐教?我怕把你的小胳膊小腿儿打折。

段沧海看了看戎华:演武场在那边,你可别玩过火了。

多谢。戎华嘴角一勾,这个看似正经的大将军也有玩心啊!

放心吧,我不会真的伤了他的。奔雷显然误会了段沧海的话。

恩……这样吧,谁输了谁就负责对方的饮食起居!我还有事。段沧海对着戎华微微一笑。

戎华心里感激,没想到段沧海居然细心的帮她找来个跟班。

来来来,让哥哥看看你有多大本事!奔雷并不坏,就是性子太跳脱了,想必大将军也是利用戎华来磨磨他的性子。

好!戎华跟着奔雷走向演武场。

将军府可真大,从门口到演武场居然走了两刻钟。

演武场上有六个队伍在训练,其中两个队伍打的非常激烈,只是很奇怪,无论是魔法还是冷兵器击中地面都不会给地面造成伤害。

这一次戎华看清楚什么是魔法师和大武士了,魔法师所有的法术攻击都通过魔杖发出去威力相当猛烈。

大武士就简单一些,他们的兵器都很笨重,大刀或者巨斧。

可惜没有看见魔武师,果然这个职业很稀少,戎华很期待与奔雷一战,因为她想看看魔武师的攻防是怎样的。

怎么?怕了吗?奔雷挑眉一笑。

戎华指着演武场:为什么地面不会被破坏?

奔雷脸上的笑容一僵:你不会是山沟沟里出来的吧?谁不知道演武场都有阵法守护?哪怕是普通的大户人家都会使用……看你这一身也不像是有钱人家出来的,难怪你不知道。

戎华嘴角一抽,她家是将军府,这样的家族还不是大户吗?不过阵法这种事她还真是不知道。

你的伴生兽是什么?太弱的话别带着,免得伤了。奔雷好心的提醒。

戎华微微一笑:没事。

奔雷撇撇嘴,有人看见他们,于是喊道:奔雷队长,你怎么带了个娃娃来?你家亲戚吗?

才不是,他可是将军大人找来的护卫,我们来这里比划比划!奔雷笑着回应。

哎呦,这小娃娃是护卫?还没断奶呢吧?哈哈哈……

哈哈哈……场上的人都笑了起来。

戎华不在乎他们的嘲笑,看见兵器架子她眼睛一亮:我能选兵器吗?

我们还是比拳脚吧,不然伤了你多不好。奔雷摇头。

戎华没搭理他直接走到兵器架子旁边,这里刀枪剑戟什么都有,戎华却喜欢上一对儿短刺。前世她做特工的时候最喜欢的就是一指宽一尺长的短刺,这一对儿简直是给她量身定做的。

奔雷犹豫了一下叹了口气:罢了,我手下再留点情就是了。

来吧!戎华立即进入战斗状态。

奔雷挑眉:我就不用武器了,那个啥,魔神也别召唤,你这年纪能召唤出一阶三星的就是天才了。

戎华冷哼一声,她并不想暴露全部的实力,于是点点头。

来吧。奔雷懒散的拉开架势。

待奔雷完全摆出迎战的姿势,戎华一个健步上前,右手短刺在手心里旋转着划向奔雷的脖子。

奔雷大惊连忙后退避开,然而短刺非常锋利将他的衣服划破一个口子。

哇……有意思,来来下注啊,赌奔雷几招打败这个娃娃。有人居然开赌局。

我赌五招!

我赌十招!

我赌……

戎华无语了,这些家伙都是段沧海的兵?为什么没一个有正经样子的。

我赌戎华胜,赔率多少?

赌他?你真有钱,那如果小不点赢了桌上的钱都给你,我甚至倒搭一百银币。开局的男子头也不抬的说道。

好。一个钱袋落在桌上,里面是一百个金币。

开赌局的男子终于惊讶的抬起头,更让他惊讶的是下注的人居然是段沧海!

戎华看着段沧海挑了一下眉毛,段沧海微微一笑:我只要本钱,剩下的给你。

好!戎华也不矫情,人情已经欠下,不在乎多一个。

将军大人,不带你这样的,你下注了我还敢赢吗?奔雷委屈的像个小媳妇。

段沧海笑道:怎么?你觉得本将军输不起?还是你心甘情愿给他做跟班?

不不不……奔雷连忙摇头。

若我真的输了,你们就拿去喝酒,也算是庆祝戎华的加入!段沧海转身到一旁的椅子上坐下。

戎华深深的看了段沧海一眼,这个男人位高权重,心细如尘,对她更是百般照顾,如果是在前世,自己一定会感动的一塌糊涂,可惜这一世她的心不会轻易敞开,毕竟这是个强者为尊的时间,爱情神马的都是累赘。

来来来,这回我可要认真了。奔雷将后背上的弩箭拿下来扣在胳膊上。

戎华点点头,认真才有看头。

腓腓的声音传来:他是魔武师,箭矢肯定带魔法,我现在教你一个攻击魔法,你听好了……

戎华立即收敛心神将腓腓的话记住,她默默运转了一下体内的魔力,一股奇异的力量涌上双臂渗入短刺中,短刺上面竟然诡异的浮现了紫色的火焰。

咦?这是什么魔法?奔雷看见紫色的火焰吃了一惊,不仅仅是他,就连周围的人也吃了一惊。

戎华淡淡的说道:开始吧!

奔雷这次正色面对戎华,他心里已经不再轻敌:小心了!他身影跳跃而起,弩箭连射,弩射出来的居然是银色的魔法箭,没有实体但杀伤力巨大。

戎华挥舞双手让短刺在手心旋转形成盾牌,弩箭碰到短刺被弹飞。

该我了!戎华冷冷一笑身影一晃便消失了。

人呢?难道他会隐身?有人发出疑问。

在上面!

奔雷抬头看见戎华居然跳的比他还高,那旋转的短刺就像舞姬手里的扇子那么轻灵而华丽。

去!戎华红唇轻启吐出一个字。

旋转中的短刺形成两个紫色的火焰飞碟直直的飞向奔雷,速度快如闪电。

你伤不到我的。奔雷在空中变换姿势避开短刺
戎华嘴角一勾露出坏笑:是么?她的手一动,那短刺就像有了生命一样自己飞回来继续攻击奔雷。

啥?奔雷简直不能相信自己的眼睛,发射出去的武器居然还能自己攻打目标,这怎么可能?

就在这一愣之间,短刺停在奔雷身前一寸远的地方,一把指着心脏,一把指着咽喉!

你输了!戎华挥挥手,短刺乖巧的落回她的手里。

奔……奔雷输了……三招……有人反应过来。

天啊,我这月的生活费全部压上了啊……

大队长怎么会输啊?居然还输的这么惨……

戎华落地将短刺放回去然后对着奔雷抱拳:承让了。

对了,大队长没有召唤魔神,所以才会输的。

嗯嗯,大队长可是我们仰慕的英雄,一定是他让着小不点。

奔雷缓缓落地,他紧皱眉头的盯着戎华良久,就像是恼羞成怒了一般。

戎华才不怕他,仰起头冷傲的看着,场上的气氛一下子压抑起来。

一刻钟过后,奔雷用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来到了戎华面前,戎华心里一惊,他要出手杀了自己吗?

段沧海的表情没有变,只是静静的看着。

奔雷一下没抓住戎华的手,尴尬的说道:我只是想问问那个短刺是怎么自己攻击的,你知道我用的是魔法箭,如果也会了这招肯定会变得更厉害。

戎华松了口气,在奔雷眼中她看见一颗热衷于修炼的心:其实也简单,武器离开手之前将魔力注入一部分,这样在一定时间内还能操控它的方向。

原来如此,不过这样岂不是很浪费魔力?奔雷有些转不过弯来。

戎华叹了一口气:如果能一招制敌,那么就等于省下很多魔力,对付高等级的人还能出其不意攻其不备,这不是浪费不浪费的问题。

对,你说的对,小兄弟我奔雷输了,所以我自愿给你做一个月的跟班。奔雷爽朗的一笑。

戎华也笑了,奔雷是一个可以交心的朋友,可惜的是没能看见奔雷召唤魔神。

开赌局的人已经把钱币收拾好递给戎华:小兄弟这是你赢的。

戎华笑道:听说你们把一个月的生活费都押上了,我这样收着有些于心不安。

没事儿,我们都是大老粗又没有媳妇供养,所以身无分文也饿不死,你尽管拿着就是了。那人爽朗一笑。

戎华想了一下收下一半:剩下的你们平分一下,我这些够咱们晚上吃酒的。

这……那男子有些不好意思。

段沧海笑道:别看人家小,做事可比你们爽快,今夜你们是不能喝酒了,戎华要跟我去参加皇室晚宴。

那我呢?我呢?奔雷此刻笑的有些狗腿。

少的了你?不过你要先安排戎华的住宿,还有将军府里没有他穿的衣服,你们出去买点。段沧海将作为赌资的金币塞给戎华。

戎华有一刹那的感动,段沧海肯定是想起她没有体面的衣服所以特意来送钱的,只是没想到会看见这么一个插曲。

段沧海并没有逗留,等他转身离开时那个开赌局的汉子说道:戎华小兄弟,将军给了那么多钱你也别省着,多买几身衣服,我看你用短刺挺顺手,不如去神兵阁去选选,运气好的话兴许能淘到宝贝。

这位大哥怎么称呼?戎华问道。

啊,我啊,我叫李大道,兄弟们都叫我大刀哥。李大道笑道。

多谢李大哥提醒,明日没事儿咱们去喝酒。戎华笑道。

好嘞!李大道点点头,当兵的人没有婆婆妈妈的。

奔雷拉着戎华说道:走,带你去住的地方,然后你看看需要什么,我们出去买。

好!戎华非常喜欢现在的相处方式,仿佛又回到了特工学院的时刻。

将军府给护卫的住所非常棒,比戎华在凤家住的地方强百倍。里面家具很多,甚至连会客的桌椅都有。

这里不需要布置什么。戎华点点头。

被褥都有人送来,你放心都是新的,那我们去买衣服。奔雷一点都不扭捏,甚至不觉得给一个孩子做跟班有什么不好。

好。戎华微微一笑。

二人出了将军府,戎华发现奔雷的性子有些跳脱,出门跟小孩子似得这看看那看看,最后他居然塞给戎华一根糖葫芦。

戎华看着手里的糖葫芦有些哭笑不得,吃了一口,酸酸甜甜,可是最酸涩的是她的眼睛,这里的家人居然都不如一个才认识的朋友。

咦?九小姐!一个有些熟悉的声音在旁边响起。

戎华看过去,是喜鹊,她见过自己束起头发的样子。

果然是九小姐,家主可是下了必杀令的,你居然还敢在街上逍遥。喜鹊眼神闪烁嘴角噙着一丝算计。

戎华微微皱眉,倒不是难过,而是在想这个喜鹊要做什么。

喜鹊见她皱眉还以为是怕了,于是笑道:我们去那边谈谈怎么样?

戎华点点头:好!

二人来到偏僻的巷子,喜鹊开门见山的说道:九小姐,原本家主以为你死了,这事儿也算是揭过去,不过现在我看见你还活着,那么你用什么来堵住我的嘴呢?

戎华淡淡一笑,原来是勒索,她可不怕凤家人找上门来,这个小丫鬟想必是勒索了自己之后依旧会把自己的行踪泄露出去。

你要什么?

喜鹊眼睛一亮:我看你身边的那个人穿着不错,应该是个富有的公子,如果你能让他娶了我,那么我绝对不会把你的事儿说出去。

这样啊……那我倒是有个办法,你要不要听听?戎华眼中闪过杀意。

喜鹊立即点头:什么办法?

你靠近点,我说给你听!戎华诡异一笑。

喜鹊没有防备,她立即探过身去。

戎华冷冷的说道:死人是不会说出秘密的!

喜鹊闻言心里大惊,刚要防备就觉得浑身一麻动不了了。

可惜啊,以前你对这个身体并不好,所以我不打算给你个痛快。戎华冷笑着,她手里握着骨簪。上辈子她可是上过战场的人,所以对于杀人这种事并不反感,但那样太便宜这个贱人了
别……别杀我,我告诉你你娘的事。喜鹊知道自己必须谈条件,不然戎华真的会杀了她。

哦?我娘的什么事儿?戎华问。

据说你手里的骨簪是你娘的宝贝,可以打开一个什么宝藏,具体的我不知道,骨簪他们也研究过没有发现什么秘密。喜鹊飞快的说道。

哦,就这些?戎华摇摇头,宝藏的事儿她并不在意。

别杀我,我知道你娘没有死,她被家主关在一个秘密的地方。喜鹊额上开始冒冷汗。

什么?我娘没有死?快说,她被关在哪里?戎华明显感觉到这个身体开始战栗,应该是原主的感情。

这个我真不知道,别杀我,我可以回去帮你打听。喜鹊觉得自己这么说的话,九小姐就绝对不会杀她了。

这个就不用你费心了,我自己会打听。戎华冷哼一声用骨簪在喜鹊身上刺了一下。

喜鹊的眼神变得茫然,她成了一个白痴。

你在做什么?奔雷跑过来有些气急败坏。

戎华淡淡一笑:看见一个傻子,觉得可怜想给她点钱。

奔雷骂道:她穿的不错肯定不缺钱,你乱跑什么,害的我好找。

原来他并没有看见戎华的小动作,只是生气他乱跑。

戎华点点头:你这么说我才发现,那我们走吧!

二人转身离开,巷子里的喜鹊傻呆呆的流着口水,若不是她贪心想敲诈一笔也不会落得如此下场。

想起那个神秘男子,戎华问道:奔雷大哥你知道夜擎天吗?

奔雷听见这个名字后立即肃然起敬,神情也变得极为认真:当然知道,他是中州圣域的太子,今年只有十八岁但是他已经是狂澜魔神召唤师进入了圣灵级别,好像这个消息是一年前的,现在他是不是进阶就不知道了。

这世上除了将军我就只佩服他,可惜他这个人性格冷淡,对谁都不超过三句话,似乎很孤僻。

戎华心里有些纳闷,对谁都不超过三句话?那么自己见到的夜擎天是假冒的吗?而且对方还送给自己一对儿耳钉呢,那可不是随随便便的什么装饰品。

你怎么知道夜擎天这个名字的?奔雷问。

戎华立即打哈哈:听别人提起的,据说是很厉害的人,所以我心里好奇。那么厉害的一个人以后应该是没有交集的吧?可惜戎华不知道他们很快又会见面了。

这样啊,可惜我身体强度不行,魔魂之力也不够,只能学中庸的魔武师。奔雷满脸惋惜的说道。

戎华挑眉:魔武师不是很好吗?我看你的弩箭很厉害。

奔雷摇头:那是我的弩厉害,我家老爷子差点搬空棺材本才买回来的,魔武师没有好的武器或者魔兽根本就是鸡肋。

戎华挑了一下眉毛,自己的副职业要选炼器还是驯兽?药剂师似乎挺难的,一时半刻也帮不上自己。

不说这些了,走,买衣服去!奔雷拉着戎华离开巷子。

到了成衣店,奔雷选了几身衣服给戎华:这些都适合你。

戎华嘴角一抽:你确定要把这金丝银线穿在身上?

怎么了?你长的那么好看当然要穿华丽一点啊。奔雷的审美观有点奇葩。

戎华扶额,她眼神转了一圈说道:我自己选吧。

最后戎华选了一身白底黑边儿的轻甲,平凡的颜色穿在她的身上竟然能那么好看,奔雷一时看呆了。

哎呦,你弟弟长的可真俊俏,这衣服简直跟给他定做的一样。成衣店老板娘说道。

奔雷脸上露出一丝得意:那当然,我弟弟是最好看的。

戎华叹息一声,随后又选了几身衣服,去战斗肯定要多备着点。

选完衣服二人又来到神兵阁,这里挑选兵器很有意思,一个个一尺高三寸粗的透明罩子里放着各色兵器。

奔雷说道:一楼没什么好东西,跟我去二楼。

戎华看了一圈没看见楼梯,她蒙蒙的被奔雷拉着走。

最后二人站在厅中央的一个金色圆圈里,圆圈旁边漂浮着一个水晶球。

奔雷拿出身份徽章,金色的圆形徽章上面有一个六芒星阵图,只是六芒星对角只有两个魔神是金色的。

我是二阶五星魔神召唤师,所以我们能去二楼,等我到了三阶就能去三楼了。奔雷微微一笑。

戎华点点头,自己离二阶就差一点点,魔力充足却不能升级,可能是需要什么契机吧。

奔雷将徽章在水晶球上晃了一下,他们脚下的金色圈浮现金光遮住外面的景色,等金光消失后他们已经到了二楼。

戎华压下心里的惊奇让自己看着很镇定,这个世界太玄幻了,好多东西她都不懂。

走,去看看!奔雷拉着戎华往里面走去。

戎华的眼神在那些罐子上扫来扫去,武器样式不多,跟前世古代的冷兵器一样,什么刀枪剑戟的,就是外形不同罢了。

啊,那边!奔雷继续拖着戎华走。

戎华看过去,那是一对儿短刺,在罐子里悬浮着,黝黑的颜色有些熟悉……这不是与骨簪一样的材质吗?

我要这个。奔雷喊道。

一个身穿红色紧身衣裙的美艳女子走过来:奔雷啊,你有钱吗?

奔雷哼了一声:我弟弟买。

呵呵……你还是给他买木剑吧,这个东西可不是玩具!美艳女子扫了戎华一眼,虽然口气比较轻蔑,但眼神里浮现一丝担忧,可能是怕戎华用这个伤了自己。

戎华心里一暖,这个女人心肠不坏。

漂亮姐姐,我想看看可以吗?戎华笑道。

哎呦,小兄弟的嘴真甜,看看是可以的,不过你千万别弄伤了自己啊!美艳女子抬手拍了一下罐子的顶部,上面的盖子弹开,双刺自动浮上来。

没想到短刺出了罐子居然有一尺三寸长,罐子有压缩作用。短刺的剑身有血槽,这样刺入身体后拔出来更加顺畅。两个短刺的手柄尾部不一样,可以连接起来变成一个双头短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