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已经分手了补肉 医生别摸啊摁摁

看着面前的主编一脸为你好的模样,颜诺就感觉恶心,她真的有种想要一巴掌拍死她的冲动,不就是为了那点杂志的销售量吗?还不是为了抢独家新闻,用得着的时候就好话连篇,用不着就一巴掌拍死。

真浪费你大早起的跑来,不过跑也白跑,借用你一句话,你可以滚了。颜诺手指向路口狠狠道。

好,你够狠,给我等着。

看着主编一脸不甘愿的离开,她才转身走进了小区。

打开门,她打开电脑在网上投上一份简历,然后自己去厨房里泡上一桶方便面,算是吃早餐。

一阵好听的音乐响起,颜诺接下电话。

你好,请问是颜诺小姐吗?

嗯是!

我是星航公司的,最近我们公司正在筹拍一部广告,你能不能来试下镜。

颜诺真有种想要亲一下电话的冲动感,拍广告!难道天上要掉馅饼了?

她压抑住内心的激动。

那个,那个广告费怎么算?

50万一部广告。

好我马上去,在哪里?

挂下电话后,颜诺有些兴奋。

她在柜子里翻出来自认为最漂亮的衣服换上,然后整理好发型后便出了门。

她的身上就算不用装饰都有那么一种与生俱来的高贵感,让人不由的眼前一亮。

星航公司

怎么样?安排好了吗?只见总裁办公室的办公桌前坐着一名穿着西装样貌绝美的男子。

韩总您放心吧!一切都安排好了,我已经跟颜小姐通过电话了。

闻言男子的脸上划过一丝笑容。

韩智从座位上站起来走向窗边,看着窗外他期盼着那道熟悉的身影,这次我再也不会放开你的手了。

韩总,试镜已经开始了,您要去吗?身旁的男子看了眼手腕上的金表开口道。

把视频接到我办公室就可以了。

男子点头,躬身退出了办公室。

韩智把办公室里的液晶数字电视打开,片刻后屏幕上显示出试镜室的画面。

颜诺匆匆忙忙的赶到了星航公司,开始拿着号码牌等着试镜。

一名女子上前递过来一杯咖啡。

轮到颜诺的时候,她的心里有些紧张,但还是大着胆子进了试镜厅。

对面坐着一排的评委。

她来了个简单的自我介绍,尽可能的把自己在学校里做过什么光彩的事情,还有自己当记者的事情都说出来,她想这样胜算应该会大一点。

你已经通过了,你的形象很适合这个广告。

颜诺有些惊讶,难道传说中的试镜竟然这么简单吗?比她工作面试还要简单。

评委,真的通过了吗?颜诺不敢相信的再次确认道。

看着对面的评委点点头,她开心的差点跳起来,她颜诺以后要交好运了,闭上眼睛她都能想到自己的未来有多光明。

看着荧幕上颜诺雀跃的表情,韩智的心情也大好。
\
韩智走出办公室,走到试镜厅的外面,等着颜诺出来。

颜诺刚出门就看到了外面的韩智,她心情大好的看着韩智打招呼道:真巧,韩智你也在呀!

韩智点点头,装作不在意的问道:你是来公司试镜的吗?

颜诺点点头。

那一定是通过了。

你怎么知道?

看你脸上的表情就知道了,而且像你这样的,如果不通过的话就说明他们眼光就问题。

两人说说笑笑得走出了走廊。

身后的几名评委抹了一把汗,看来韩总装蒜的功夫还真是炉火纯青啊!

和韩智走在一起,好像回到了六年前的时光,虽然他不知道面前的人就是当年的同桌但是两人的相处还是很自然很愉快,韩智永远就像那个最懂她的朋友,如果不是少了那种感觉的话,她想她会选择这样一个温柔的男子当自己的老公吧!

为了庆祝你顺利通过试镜我请你吃饭。韩智看着面前的颜诺开口道。

正要打算答应的颜诺,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接下电话里面传来尹天寒的声音。

给你十分钟的时间,马上出现在我的面前。

那个不好意思,下次我请你吃饭,家里有事,我先离开了。璨笑的跟韩智告别完,就拦住一辆出租车离开。

看着颜诺离去的背影,韩智的神色有些失落,他从衣服里拿出一条项链,项链上面挂着一枚戒指。

颜恩惠,你真的不记得世界上还有个韩智了吗?他就那么重要吗?手中的项链闪烁着光芒,把他带回了很远的记忆。

他的手机也响了起来。

他苦笑的接下电话。

又是老头子让他相亲了。

爸,我跟你说过,我已经有未婚妻了,这辈子我只认颜恩惠。

儿子,颜家已经落寞了,不要再找她了,如果你找到她的话,我会给她一部分钱作为补偿,但是我的儿子是韩氏集团的接班人,必须要为了家族的利益考虑。

韩智不耐烦的挂下了电话。

他的未婚妻只有颜恩惠,以前是颜恩惠,现在是颜诺,他要用自己的手段保护着自己最爱的人,如果以前是因为小时候的约定的话,那么现在他就是为了现在的颜诺。

很久以前颜恩惠和她爸爸还在韩国的时候为了家族的联姻让颜恩惠和韩智订婚,年幼的时候两人相处过一段时间,还玩过家家般的许下了约定,在颜恩惠离开韩国的时候,韩智托人送了一枚戒指给她。

当她赶回尹天寒的别墅的时候,就被一堆蜂拥的记者团团围住。

尹天寒从人群中走向她,一把把她拉近了怀里。

我要向大家宣布,她就是我的未婚妻颜诺,我这辈子只爱颜诺一个人。说着他的手中多了一条项链,蓝色的水晶样式的天使之吻。

她看着他慢慢的靠近自己,就连他的微热的呼吸都能感觉到。

他把那条天使之吻戴在了她的脖子上,向所有的媒体炫耀着。

他的心底在想着,颜诺你看到了吗?我爱的人是你,我在向你告白,这条天使之吻还记得吗?你要是看到的话就回来吧!他的心底在祈祷着。

颜诺好像身处梦境之中,他是向她告白吗?

记者慢慢的散去,颜诺被身边的尹天寒拉近了客厅。

东西给我。尹天寒看向颜诺冷冷道。

颜诺有些不知所以。

尹天寒靠近颜诺,脑袋放在她的脖子处,姿势有些暧昧,让颜诺忍不住心跳加速。

可是随着脖子上一空,颜诺的心募得凉了下来。

尹天寒拿着手中的天使之吻,看着颜诺:这个不属于你。

说着把东西放在了口袋里面,冷漠的离开。

原来他是为了把项链拿走,颜诺的嘴角泛起一丝苦笑,她最大的情敌竟然是她自己,是6年前的颜诺,想着她的心有些复杂。

原来一切她都是他的棋子,为了找回来以前颜诺所使用的方法,尹天寒你真的那么在乎我吗?如果当年不放开我,也就没有了现在的这些事情,以前的颜诺变不回来了,虽然容貌变了,可是心却不曾有一丝一毫的改变。

等她回过神来才发现脸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泪流满面,她把眼泪擦干,走出别墅,装作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

走到门口,尹唐末出现在她面前。

女人你哭了吗?稚嫩的声音,老成的语气,让颜诺有些错楞。

她蹲下身子,调整好情绪,手指掐掐尹唐末的小脸:我才没有哭呢!是你看错了。

尹唐末撇撇嘴巴:女人都爱说谎。

说着便拿着玩具枪就要离开。

看着尹唐末拽拽的样子,颜诺有些惊愣,这个小孩真的才只有五岁吗?为什么说话这么老成?

尹唐末走出门看着不远处的尹天寒走了过去。

他站在他的背后看着他,多想被面前的尹天寒抱一抱,可是从他懂事以来就没见他抱过自己,甚至不曾对他温柔过。

尹唐末看着前面的背影老气横秋道:你的女人哭了,男子汉不应该让女人哭得。

尹天寒闻言微微皱眉,他回头看着面前的小人:你怎么没去幼儿园?

闻言尹唐末嘟囔道:那些小孩太幼稚了,我不想去。

随你便,只要你喜欢。

说完这句话尹天寒就怔在了那里,曾经他也经常这么对颜诺说这句话吧!

他低头看着面前的尹唐末,他好像从来都没有这么仔细的去看面前的尹唐末。

他灵动的眼眸就像记忆中颜诺的眼睛,隐约间总是给他一种熟悉的感觉。

难道是他太想她了吗?为什么看他和现在的颜诺总是忍不住和记忆里的颜诺的脸相重合。

又是这句话,尹唐末失望的离开,爸爸什么时候你能向其他的小朋友的爸爸一样,一样的那么爱我,尹唐末一直感觉自己很孤单,虽然在他小小的心灵里根本不懂得什么是孤单,他只知道爸爸和妈妈都不喜欢他而已。

远处的颜诺看着尹唐末,心里不知道为什么有些心疼,她好像能感受到尹唐末的想法。

看着尹唐末向这边走来,她的脚步跟了上去。

糖糖告诉阿姨为什么今天没有去幼儿园?

尹唐末看向面前的颜诺,鼓足了勇气说了出来:今天是开家长会的日子。

颜诺看向尹天寒,再看看面前的尹唐末,原来是这样,她小时候也经常这样,只要到了学校开家长会的那天就借故逃课,因为她不想一个人面对那场宴会。

我跟你去参加好不好?颜诺看向尹唐末。

尹唐末睁着圆溜溜的黑色的大眼睛看着面前的颜诺:可是你不是我的家长啊!

没想到这个孩子还这么难伺候,颜诺看向尹唐末道:可是我是你的阿姨呀!而且以后我一定会是你的妈妈的。

尹唐末脑袋上划过几条黑线,这个女人还真是自信。

尹唐末点点头:好吧!你跟我一起去吧!还有你要加油,那个男人可不好追。

说着自己拽拽的向司机停车的地方走去。

这个小孩的身体里难道藏着一个大人的灵魂吗?说出来的话真的有种让人闪掉舌头的冲动。

虽然这么想着,颜诺还是跟了上去。

少爷好。司机恭敬的向尹唐末致敬道。

我要去学校。

司机马上恭敬的打开车门。

尹唐末坐进了车子里面,脑袋伸向窗外:笨女人快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