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铁上的刺激第六章 沉腰挤入她的紧致

凤无华还想说什么,脑海里浮现腓腓传递来的信息,那是一个召唤魔神的法决和动作。

快点,要死了!腓腓大叫。

凤无华收敛心神按照腓腓教的用右手划出六芒星,口中念道:以吾之命召唤嗜血魔神!

话音落,凤无华脚下浮现一个六芒星法阵,一个巨大的实体魔神从里面冒出来,模样与凤锦绣召唤的魔神一样,只不过她召唤的是金光闪闪的实体。

呯!一声巨响,金色魔神一刀就砍断了凤锦绣的长剑,甚至连凤锦绣都给砍伤!

噗……凤锦绣喷出一口鲜血,她惊恐的看着凤无华,她不是废物吗?怎么可能召唤出这么强大的魔神?

凤无华第一次召唤魔神有些不会控制,魔神一闪就消失了,她玉手一翻拿出了骨簪直直的刺向凤锦绣!

孽障,你还想杀死亲姐姐吗?来者正是凤麒麟,他大手一挥发出一个黑色掌印打在凤无华身上将她打飞。

腓腓眼神一凛跳到凤无华的身前,这个男人居然敢伤了他的主人。

爹,杀了她,不能让她活着,不然她出去乱说肯定会乱说,惹恼了太子殿下就不好了。凤锦绣眼神阴冷的说道。

哼,凤家没有残杀姐妹的子孙,今日我就除掉你这个孽障!凤麒麟动了杀心,他如毒蛇一样盯着凤无华。

腓腓看了凤无华一眼,她受了重伤不能继续留下,于是摇身一变身体变成狮子大小将凤无华驮起来就跑。

该死的,那是什么东西居然跑这么快!凤麒麟皱起眉头。

爹……凤锦绣还想说什么。

凤麒麟看了她一眼说道:别急,我这就散出消息去,凤无华心狠手辣弑父杀姐,从今日起逐出凤家,世人皆可诛之!他还不知道凤无华可以修炼了。

凤锦绣阴测测的一笑:凤无华,没有了凤家庇护还冠上了十恶不赦的罪名,看你还能活多久?自己这个太子妃位置算是坐稳了,还有决不能让父亲知道凤无华可以召唤魔神,不然依照父亲的性格绝对会将凤无华接回来宠着。

腓腓驮着凤无华跑出凤家直奔城外荒山,最后在山上找了一个隐秘的洞穴将凤无华放下。

凤无华并没有昏迷,凤麒麟和凤锦绣的对话她都听见了,逐出凤家?她巴不得与凤家没有任何关系。

既然如此,那么从今以后再没有凤无华,有的是她戎华!

主人,你怎么样?腓腓有些焦急。

戎华坐起来说道:没事,死不了,以后我叫戎华,凤无华已经死了。

知道了。腓腓并不在意这个。

帮我弄一身男装。前世的戎华就喜欢T恤和牛仔裤,每天都像个男孩子,她觉得那样很方便。

现在这个年代女子要戴钗环穿罗裙麻烦死了,还是做男子好。

腓腓点点头跑下山去。

戎华回忆了一下腓腓给的功法,于是开始修炼。

耳畔传来一丝轻微的呼吸声,戎华立即警觉起来:谁?

警觉性不错,不过伤势不轻,若是不尽快治疗怕是会变成废人一个。冷冽的声音传来。

戎华瞪大了眼睛也没能找到声音的主人:你是谁?

小家伙,想治好伤吗?陌生人问道。

想。戎华当然不想做废人。

做我的奴隶吧,我可以帮你治好伤。陌生人继续说道。

戎华眼神一冷:抱歉,我即便是死也不会做任何人的奴隶。

哦?哪怕是现在就死?

没错。戎华回答的干脆利落,反正都死过一次了,现在多活一天都是赚到的。

有意思!

戎华觉得眼前一花一个高大的身影出现在眼前,只见他身材伟岸,五官轮廓分明如刀削斧凿,幽暗深邃的冰眸,整个人发出一种威震天下的王者之气令人不敢直视。

他的整个身子都被黑色的披风包裹让人感到很神秘,唯一能看见的就是他领口的宝石别针,应该是黑水晶,里面封印着一条青色的神龙。

你是什么人?戎华心头居然浮现一丝奇异的悸动,似乎是感到熟悉又似乎是感到危险。

我可以告诉你我的名字,不过你要付出代价。男子说道。

戎华皱眉:那我就不问了,听一个名字就要付出代价,不划算。

男子眼中极快的闪过一丝笑意:加上这个呢?

戎华见男子手中多了一对儿耳钉,血红的颜色如同两滴凝聚的鲜血,小小的看不出有什么价值。

这是我练着玩儿的东西,作用不大,只要少许魔力就能激发,戴上它的人可以隐藏气息甚至是五阶高手都无法发觉,最关键的它可以让人看不出你的性别。他肯定听见戎华让腓腓去找男装的话。

果然,戎华对这个东西起了兴趣:代价是什么?

代价……二十岁之前不许嫁人,甚至不许失身。

戎华挑眉看着这个俊美的陌生人,难道他看上自己了?不过这个条件还真不算什么,她根本就不想嫁人。

好,我答应你!

男子深深的看了戎华一眼,发现她并不是敷衍于是将耳钉亲手给戎华戴上:若是你毁约我会杀了你!

戎华有些不自在,可是她身子动不了,有无形的力量将她束缚住。

男子拿出一瓶药剂倒入戎华的嘴里:记住我的名字——夜擎天!

戎华感觉到一股清凉滑入腹中,猛的一股热流从丹田涌出顺着奇经八脉开始闹腾,血管瞬间就被撑的暴起,皮肤透着一根根紫色纹路很是骇人。

当这股热流洗涤了全身经脉又回到丹田的时候,戎华闭上眼睛就能看见自己的身体内部的结构,天庭内部出现一朵紫色的火焰,而丹田被一个黑色的漩涡给占据了。身上的伤完全好了,感觉身体比以前还要强壮几分。猛的,漩涡里吐出一大股魔力,戎华立即陷入了忘我的修炼中。

夜擎天离开山洞,外面等待的男子说道:太子殿下,为什么不杀了她将紫焰抢过来?
紫焰已经认她为主,你以为神族的东西可以随便抢的?夜擎天淡淡的说道。

可是殿下需要紫焰啊,若是没有紫焰那回魂药根本炼制不出来。男子有些焦急。

她很有趣,身体里不仅有紫焰还有魔魂之源,等她二十岁的时候应该可以炼制九阶药物了。夜擎天回头看了一眼,第一次看见这么干净的女人,他心里有些异样的感觉。

可是她是女人,早晚会跟男人跑的,到时候没了纯阴之血怎么炼制九阶药物?殿下不如把魔魂之源也抢来。男子眼中又浮现杀意。

夜擎天面色一寒,嘴角勾起邪魅的笑容:如果她会跟男人跑,那个男人只能是我!走吧,新矿脉里面发现了特殊矿石,我们赶紧过去,东洲的开荒队伍也要出发了。夜擎天挥挥手,一匹飞马出现在眼前。

夜擎天离开后戎华从修炼里醒来,她发现没有了那股危险的气息,腓腓趴在她脚边枕着一个包裹呼呼大睡。

戎华将夜擎天当做一个过客抛到脑后,她踢了踢腓腓:为什么我脑子里却多了一朵紫色火焰?最初它不是在丹田里的吗?

腓腓被吵醒,不满的哼道:你运气挺好的,紫色是神的颜色,那焚烧你的火可不是凡品。你现在的身体经过淬炼堪比大武士,脑袋里的火焰可以作为攻击手段,好比法师的法术。改了位置是因为你丹田里的魔魂之源苏醒了!

哦……这么说我很厉害了!魔魂之源是什么?戎华得意的笑了,没想到还因祸得福了。

腓腓不以为然:魔魂之源就是召唤魔神的根源,这里的职业你了解吗?

不了解,那魔神是怎么回事?戎华都不太了解。

这里的人都会召唤魔神,那个凤锦绣是一阶五星伪魔神召唤师,你是一阶十星魔神召唤师。腓腓回答。

戎华眼睛一亮:那么说我不是废材?

腓腓撇撇嘴:你刚刚入门,趁现在稳定一下,我想一个月之后你就是真正的一阶十星魔神召唤师,不过你也别得意,魔神有六个,嗜血魔神、御天魔神、狂澜魔神、雷霆魔神、风驰魔神、睥睨魔神,前五个都满十星之后才能召唤睥睨魔神。还有职业,魔法师、大武士还有魔武师,但学习魔武师的人很少,毕竟攻击不如魔法师,防御不如大武士,副职业有药剂师、锻造师、驯兽师、符箓师你要走哪个路线?

戎华点点头知道自己任道重远:我明白了,不过我不能都学吗?

肥肥说道:不能,你可以学魔武师,这样就有了魔法师的攻击,大武士的防御,却也是三个职业里最受欺负的。除非你成为驯兽师有强大的魔兽或者成为炼器师炼制出成长武器,这样应该能与那两个职业媲美。

药剂师就是炼药的?戎华问。

腓腓点头:是啊,这个学问太深怕你学不来,如果能做出瞬间治愈系的药,那么你就能拥有不死之身,当然,前提条件是你的药足够。

现在的药剂做不到瞬间治愈吗?戎华对炼药很感兴趣。

腓腓用爪子挠挠头:好像没有,你们凤家也不算小了,库房里的药最好的才能瞬间恢复百分之六十。

戎华点点头职业问题稍后再说,看见腓腓带回来的男装她起身穿上,不知道腓腓偷了什么人的衣服,一身劲装穿着很合身,一头秀发用蓝色发带系好,一个翩翩美男子便出现在眼前。

腓腓用爪子揉揉眼睛:如果不是看过你穿女装,我还真要以为你是男子了。

戎华前世跟男子一起训练,所以一举一动都像男人,女人的矫揉造作她还真做不出来,所以换上男装之后除了俊美一些外根本看不出她是个女人,况且还有作弊的耳钉呢。

我要赚钱,无论什么世界没有钱是万万不能的,我可不想一直住山洞。可惜了我还没拿到我娘的嫁妆,一定很值钱。她对这里还不是很了解,必须走出深山混迹人群才能慢慢了解。

戎华在山上修炼了一个月,她身体里的魔力稳定,那个黑色漩涡就是魔魂之源,只是她不知道这东西是跟着她灵魂一起来的还是这个身体里本身就有的。

腓腓用前爪挠挠脖子上的长毛,从里面滚出几样东西:你修炼的时候我下去看了看,这几样是你娘的嫁妆,别的都是垃圾,我没拿。

腓腓,你这是从哪里掏出来的?这段时间腓腓整整胖了三圈,从吉娃娃大小变成了小肥猪,可是怎么看也不像能藏下这五个盒子的体积。

咳咳……我是神兽,有神兽空间的懂不懂?可不是别的伴生兽那种狭小的储物空间!腓腓身体晃了晃变成一个迷你小兽,只有巴掌大小可以趴在戎华的肩膀上,就像是一只小狐狸犬。

原来如此,我是真的不知道。戎华微微一笑开始检查那几个盒子,同样是黑漆漆的,盖子怎么也打不开,不过她能感受到里面装着的绝对不是凡品。

最后戎华只能将盒子放入戒指,她在山上修炼了一段时间就带着腓腓和一些猎物下山。

由于戎华样貌漂亮,所以手里的野味很快就被几个采买的大婶给买走,甚至连藤条编制的筐子都没剩下。

有钱了。戎华看着手里的几百个铜币很开心。

腓腓瞄了一眼撇撇嘴:还不够,不如你去商会看看吧,若是有任务就接一接,至少赚的钱能养活你我。

戎华虽然得到了这个身体的记忆,但有用的不多,因为这个身体被圈养着,也没有念过书,所以对家门外的事儿一无所知。

商会很大,进去就是一个大厅,厅的周围有一个个隔间,每个隔间里都坐着人,是发布任务的人。楼上应该是更高级的任务,她现在接不了。

那个采集忘忧花的任务不错,适合你!腓腓找了一个简单的任务给戎华。

戎华走过去,发布任务的是一个中年大婶,她打量戎华一眼,笑眯眯的说道:好俊俏的小哥,要接任务吗?

戎华点点头:是的,不知道我怎么才能接任务?

接任务当然要先去那边登记,交纳了一定费用就能得到一枚徽章,像你这样没做过任务的只能得到初级徽章,在商会里积累了足够的积分后才能升级做高级任务。大婶看在戎华漂亮的份上说的详细些。

多谢。戎华走向登记台。

要成为佣兵吗?交十个银币给你徽章。登记大婶面无表情的说道。

十个银币?戎华眉头皱起,自己只有五百多铜币,一百铜币才一枚银币,那样还差五个银币才能报名。

哎呦呦,穷小子也要当佣兵?没钱吧?来来给爷跪下喊几声祖宗爷就赏你几枚银币!不怀好意的声音在戎华身后传来。

戎华转身看过去,竟然是熟人,凤锦绣的表哥白景强,以前还曾经想要强暴她的人。

你想死吗?戎华冷冷的说道。

白景强像是听见什么笑话一样哈哈大笑,他身后的跟班说道:小子,是你找死,我们爷可是一阶八星魔神召唤师。

戎华撇撇嘴:很厉害吗?

当然,我们少爷可是天才,十八岁就是一阶八星魔神召唤师还是高级大武士呢。随从得意的说道。

快点,给爷跪下,爷赏你几枚银币!白景强满脸的倨傲,为什么找茬?就是看戎华漂亮不顺眼而已。

戎华眼神一凛就要出手……

你们在做什么?一个温柔却有着无限威严的声音传来。

人群分开一条路,一个身穿红底绣金边儿长袍的男子出现,他头上的金冠非常耀眼,俊美的脸上挂着柔和的微笑,不知道为什么,所有人都沉浸在这微笑里。

戎华只是片刻恍惚就恢复了理智,她抱拳说道:我想参加佣兵,但钱不够,这位公子上来就用言辞侮辱我,不知这里可允许打架?

俊美男子剑眉一挑:城内不允许用魔神争斗。

哦?那么说可以用武力了?戎华微微一笑。

这……纯粹的武力解决并没有限制。俊美男子似乎对戎华很感兴趣。

很好。戎华嘴角一勾,她拉开一个搏击架势:你,来战!

白景强像是听见了天大的笑话,哈哈大笑一阵:小子,你这小身板儿还不够爷捏吧的。

说完,白景强便踢出一脚,他主修大武士已经是高级,即便是不用召唤魔神也是搏击中的佼佼者。

周围的人都为戎华捏了一把汗,毕竟戎华有些发育不良,身材矮小,这回扮成男子更加显得只有十岁左右,甚至有的人捂上眼睛,仿佛是不忍心看见她血溅当场的情景。

戎华冷笑一声左手挡开白景强踢来的一脚,右手一个勾拳过去直接打掉了白景强一颗牙齿!

啊……呸……我的牙……白景强以为自己是轻敌了,恼羞成怒的大叫一声扑过去。

戎华摇摇头,大武士都这么笨吗?只懂得用蛮力搏击。她身体一侧避开抓来的手然后用膝盖狠狠一顶,右手成刀砍在白景强的后颈,白景强噗通一声趴在地上不动了。

周围有百十号人,可是一点声音都没有发出来,几乎落针可闻。所有人都被这次搏击给惊呆,一个小不点居然一招打掉一个高级大武士的牙齿,然后两招将人放倒,这战斗力太恐怖了。

好!俊美男子拍手赞道。

戎华微微一笑:我想当佣兵可是我没钱!

我给你!俊美男子说道。

戎华摇头:我不想欠你什么,这样吧,算是你借给我的,我给你当佣兵,以后赚了钱还给你。

好,从今日起你就是我段沧海的护卫。原来这俊美男子是东洲第一魔法师段沧海,他现在的级别是凌霄法将。

收取费用的大婶面色绯红且痴迷的看着段沧海,戎华这才发现在场的女人都被这个段沧海给迷惑了,不过人家的确有这个资本。

段沧海也不在乎,似乎是习惯了被人仰慕:这是十枚银币。

啊?好好……大婶慌忙拿出来一枚徽章,灰扑扑的应该是铁的。

段沧海接过徽章递给戎华:你的,以后攒够积分就能升级。

怎么升级?戎华对这个比较感兴趣。

在这里做任务都有相应的积分,比如我这次发布的任务是为新矿脉开荒,护卫的基础积分就是一千可以让你升级到青铜徽章。段沧海耐心的解释。

戎华觉得段沧海就像是一个太阳,温暖且耀眼,让她非常安心。

明白了,如果做护卫期间有别的贡献呢?会涨积分吗?

段沧海微微一笑:当然有,我这里有一份资料你拿去看看,三天后你到将军府集合。

啊?我这几日不用给你当护卫吗?戎华时觉得自己没地方住想混个地方。

嗯……跟我走吧!段沧海似乎看透了戎华的心思,他没有揭穿。

当二人离开任务大厅,厅内的人这才炸开了,戎华这个名字深深印在这些人的心中。

将军府非常华丽,门口立着的不是狮子而是睚眦,戎华心思一动,难道段沧海的伴生兽是睚眦?那也是神兽呢。

进入将军府,戎华被眼前的恢弘大气给震了一下,前世的她见过不少华丽建筑,可是都没有这个霸气,因为前世的建筑可没有用金子和宝石铺墙的。

将军大人您回来了。一位二十来岁的短发男子跑过来,他穿了一身劲装,后背背着一把弩,用这样武器的人应该不是武士和魔法师,难道是魔武师?

那个男子见戎华打量他,于是笑道:这孩子是谁家的?不会是大人买回来的吧?

戎华面色一沉,自己就那么差劲儿?

段沧海笑道:奔雷,这位小兄弟是我的护卫,这样就差几个打手,找齐之后我们就去开荒!

护卫?大人你居然找个孩子来当护卫,到时候吓得哭鼻子怎么办?奔雷大叫起来。

戎华眼神一凛,双手抱拳:请赐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