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男乱女全文阅读 有肉值得熬夜看完的古言

天色将晚,船终于抵达了小岛,游客们雀跃地准备着篝火派对。

美丽的小岛上,星星闪烁,夜空分外的美丽。

派对上,颜诺不顾安于泽的阻止,不停地和众人碰杯,故意要把自己灌醉一样。

一整天,尹天寒的脸色都紧绷着,眼神一直随着那一抹小身影游走在人群中,眸中的寒气似要将一切冻结。

天寒,我的头有点晕,你陪我回房间歇歇吧。感觉到他的异样,雨若怎么会坐以待毙。

她娇柔的靠近了他的怀里,脑袋蹭着尹天寒的衣衫,一边半推半就地倚着尹天寒往回走,一边偷偷观察他的反应。

两人进了房间,门被嘭的一声关上。

雨若的双手直接环上尹天寒的脖颈,身体向上一挺,吻上他凉薄的唇。

轻轻地摩挲了几下,见尹天寒没有拒绝,雨若心中一喜,动作又更大胆了。

天寒,我一个人好害怕,今晚你能不能留下?

尹天寒自然知道她想说的是什么。

我……

还没说出口的话被雨若堵住了唇。

正在你侬我侬之时,一道诡异的声音响了起来——

唔……唔……

一声声鬼哭狼嚎不绝于耳。

什么声音?雨若被那叫声吓得一个哆嗦,整个身体缩在了尹天寒的怀里。

是谁在搞鬼?出来!尹天寒警惕的看向四周,冷声怒斥道。

可是周围马上又恢复了平静,什么声音都没有。

天寒,我害怕。雨若两手紧紧抱住尹天寒,吓得瑟瑟发抖。

尹天寒在屋内察看了一圈,轻叹一声,放下雨若,径直走向柜子。

颜诺顿时慌乱了起来,还来不及躲藏,砰!地一声,柜门就被打开了。

颜诺紧闭着双眼嘴里嘟囔着:看不到我……你看不到我。

尹天寒看她这么大人了,竟然还像小孩子一样躲在衣柜里,顿时一阵无奈。

是颜诺啊!我还以为是什么不干净的东西!雨若气恨的咬了咬唇,披上尹天寒的衬衫,走了过来。

颜诺气的瞪了她一眼。

你怎么在这里?尹天寒冷声道。

我怎么会在这里,啊!应该是走错房间了,你知道我梦游嘛。颜诺讪讪的笑了笑。

尹天寒没有揭穿她,他揉了揉额头,沉声道:雨若,你不是害怕吗?那和颜诺一间屋子吧,我去找安于泽睡。

颜诺和雨若双双一惊,还来不及说话,尹天寒已经捡起地上的衣服,一脸阴沉的走了出去。

两个女人在空旷的房间里面面相觑。

颜诺得意的示威:狐狸精,我不会让你得逞的!

雨若盯着她,眼睛里淬出恶毒,总有一天,我会把你赶出尹家!

第二天,天气大好,很适合去海边玩玩。

颜诺兴致勃勃的换好了泳衣,一出门就看见雨若靠在尹天寒怀里娇笑着,她气的冷哼一声,跑过去大声道:尹天寒,你能教我扬帆吗?

天寒,我们早就说好的,不许反悔。雨若绝美的媚眼轻轻一挑,抱着尹天寒的胳膊嗔怪的看了他一眼。

尹天寒目光一软,对颜诺淡淡的道:我答应陪雨若去冲浪,你去找安于泽吧。

颜诺的心顿时凉了下来,果然在他的心里,雨若才是最重要的。

她苍白着小脸,挥开安于泽欲扶她的手臂,赌气着转身跑开,我不玩了!

颜诺一直跑到远处的太阳伞下才停下来,一想到尹天寒看着雨若那柔情似水的目光心里就一阵气闷,一路沿着海滩走走停停。

转眼间就到了晚上,坐在餐厅里,颜诺打开手机,看着上面的几个未接电话,不由开心起来,看来他还是关心她的。

晚餐结束,走出餐厅,颜诺深深吸了一口气,打开手机给尹天寒拨通了电话。

然而,电话竟然被挂掉了。

颜诺有些疑惑,难道是生她的气所以挂掉的?

她再打了一次电话,里面却传来了雨若妩媚得意的声音,天寒在浴室洗澡呢……

颜诺顿时睁大了双眼,你……你们?

雨若不屑的道:你以为你玩失踪的把戏天寒就会上当吗?实话告诉你,我们刚才一直在……

颜诺猛地挂断了电话。

雨若得意的笑了笑,删掉了通话记录,把手机放回了餐桌上。

片刻后,尹天寒从洗手间走了出来,拿过手机看了看,道:小诺有打电话回来吗?

雨若摇了摇头,甜美一笑:小诺多半是跟朋友在一起,哪还会想得起咱们来?

尹天寒坐下来,心不在焉的拿起刀叉。

临近黄昏时,颜诺才失魂落魄的回到别墅。

一进门,就见尹天寒黑着脸守在门口,沉声道:你去哪里了?

颜诺在他俊帅的脸上看了许久,忽然轻轻笑了笑,漫不经心的道:和朋友吃饭去了。

那为什么不告诉我们一声?你知道我……

你关心吗?颜诺厉声反驳过去,眼圈渐渐红了,她狠狠瞪了雨若一眼,转身跑上了楼。

尹天寒看着她的背影,只觉得一阵怒火袭上心头,耳边却听雨若柔柔地道:小诺的朋友,应该是男的吧……

尹天寒忽的想起她和安雨泽的事,心底顿时更加的烦躁。

……

一趟旅行,弄得大家都心情很差,回到A市时,颜诺依然闷闷不乐。

周一,颜诺连早饭也没吃就去上学了。好不容易熬过了一上午,刚刚吃过午餐,她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

是田妈发来的信息,她不由警觉了起来,直接跑出校门,拦下一辆出租车。

一进门,她就看到了田妈。

田妈这次是哪个女人?颜诺看着田妈问道。

这次的女人不认识,不过好像和尹先生很熟。

他们现在在哪里?

在客厅,不过那个女人支开了所有的人。田妈偎在颜诺身边说道。

知道了。颜诺朝客厅里走去。

只见女人柔软如水的娇躯紧紧贴在尹天寒的怀中,圆润纤长的手臂攀住男人的肩膀。

听到突如其来的推门声,两人都是猛然回头,见到竟然又是颜诺捣乱,雨若气得脸都变了

你怎么没有在学校?尹天寒看着颜诺说道。

老师体谅学生,所以下午不用上课。颜诺面色不变的撒谎道。

哦?一道上扬的声音响起,带着明显挑衅的意思。

你怎么在这里?颜诺一脸警惕的看着雨若问道。

以后我就经常在这里了。雨若也毫不回避的迎接着颜诺的目光,刻意靠在尹天寒身上,得意地说道。

她刚从国外回来,住酒店不方便。尹天寒淡淡的说道。

酒店明明很方便的。颜诺忍不住嘀咕道。

天寒怕我孤单,一定要陪我一起住酒店,我当然不舍得啦,所以在买到房子之前,我都会住在这里。 雨若一脸温柔小女人的样子,暗藏得意的表情只有颜诺能看懂。

一股醋意严严实实地堵在了颜诺的心里。

她知道,这里是尹天寒的家,自己根本没有任何权利反对。

自此,她早出晚归,总是一个人躲进屋里,对尹天寒和雨若视而不见。

时间在她麻木和自欺欺人中,不知不觉过了一个多月。

直到那一天一个惊人的消息传来——

雨若怀孕了!

看着庄园里的人为了他和她的孩子一直忙碌,颜诺的心里仿佛被人用重锤不停撞击,钝痛得想吐。

尹天寒站在她的身后,看着颜诺发呆的背影,没有任何温度的声音,一字字敲在颜诺的耳朵里。

半年之后,我会送你去美国读书!

颜诺晃动着秋千,也停了下来,竖起了浑身的刺,用力反击道:终于嫌我碍事了么?可是我就是要在这里,天天看着你们恩爱幸福,哪儿都不去。

那间学校是雨若替你找的,我已经看过,质量非常好,你一定会满意的. 尹天寒毫不理会她的反抗,继续一字一句宣布着他们的决定。

望着尹天寒离去的背影,她终于泪如雨下……

晚上的时候,颜诺失眠了。

翻来覆去都是尹天寒决绝又无情的脸,她越想越觉得胸闷,索性穿着睡衣,出去透一口气。

从二楼望过去,厨房竟然隐约亮着灯光,轻手轻脚地沿着台阶而下,和她一样在半夜失眠的人会是谁呢?

呵,是你。颜诺看着面前的女人。

穿着一套黑色的蕾丝睡衣,一手端着刚刚热好的滚烫的牛奶,那人竟是雨若。

看到站在楼梯上的颜诺,雨若的眼神略微闪过一丝犹豫,始终没有说话。

雨若小心翼翼的捧着牛奶,顺着楼梯的另一边向楼上走去。

看见雨若不搭理她,颜诺也懒得去回应。

两人在楼梯上倒是撞了个正着。

就在相错的一瞬间,颜诺以为自己眼花了。

只见雨若悠悠抬头,对着颜诺嘲弄一笑,然后抓住了她的手,紧接着身子靠后,竟然顺着楼梯,直直摔了下去——

啊!天寒,快来……雨若躺在楼梯下面,满脸的疼痛 。

颜诺傻了眼了,想到她肚子里还有孩子,她赶快跑上前去。

你怎么样?没事吧!

颜诺一脸的焦急慌乱,顺着雨若白皙的大腿,红色血液不断的流了出来。

不要你假好心,你真是蛇蝎心肠……说完这一句,她已经痛得只剩下呻吟。

来人啊,快来人!颜诺大叫着。

叫声惊醒了屋子里的人,尹天寒也从楼上下来,看着面前的情景,他抱起地上的雨若,脸色慌忙地喊道:快送医院!

尹天寒抱着雨若在众人的簇拥下出了门。

颜诺彻底呆在了那里,怎么回事,自己确实一动没动,但雨若怎么会那么不巧……

此时的她好像丢了魂魄一样呆呆的站在那里。

天慢慢亮了起来,颜诺和田妈等在客厅里,一夜未睡。

连续三天,尹天寒和雨若都没有回来。

颜诺好像丢了魂魄,浑浑噩噩地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

直到第四天一早,颜诺正准备出门,却见尹天寒的车缓缓驶入了院子。

颜诺的眼睛猛地睁大了,他终于回来了!

直直跑到车前,想要解释那天的情况,却被尹天寒冰冷的眼神给吓了回来。

田妈拍拍她的肩膀朝尹天寒走去:尹先生,情况怎么样?

尹天寒满脸的寒冰,看向坐在沙发上的颜诺:孩子没了——

颜诺被他的眼神看着一阵冷颤。

不是我,真的不是我。颜诺摇头道。

谁知,尹天寒却把手上的机票递了过去。

美国的学校已经安排好了,你尽快过去吧……

颜诺呆住,眼圈渐渐红了,他这是什么意思?
好……我走!接过他手中的机票,转身上了楼。

一步一步,她觉得自己心已经裂成了碎片。

颜诺收拾了一些行李后,直接在门口招了一辆出租车,强迫自己不看一眼尹天寒的表情,直接去了机场。

看着手中的机票,是两个多小时以后的航班。

还好,她还有时间。

掏出手机,拨通一组号码,坚定地说:韩智,我要去韩国!

颜诺其实是在韩国出生的,在这里生活了七年,名字叫恩惠。

到了韩国之后,她并没有去韩智为她安排好的地方,而是打车到了一家街边的食品店——这里是她儿时的玩伴韩美慧的家。

其实早在一个月前,颜诺已经感觉到自己的身体不对劲,偷偷去做了检查,还没有想好怎样告诉尹天寒,就爆发了雨若的事情。而尹天寒的态度,更加坚定了她要背着他把孩子生下来的决心。

颜诺用尹天寒给她的钱交了房租,其余的便留作生活所用。

时间过得飞快,她的肚子越来越大,这段时间,颜诺感觉到了难得的幸福。

几个月后。

韩国市立医院。

韩美慧焦急的在走廊里踱步,满脸慌乱,产房里不时传来颜诺凄惨的叫声。

忽然,颜诺的声音渐渐暗了下去,她心中一紧,却在听到隐约的小孩啼哭时放松下来。

门缓缓开了,医生走了出来。

韩美慧迎上去,兴奋的道:医生!恩惠没事吧?她生了男孩还是女孩?

医生沉默的看着她,满脸遗憾的道:大人没事,但是很抱歉,孩子生下来后已经停止了呼吸……

韩美慧惊呆了,甚至忘了言语,她不知道,就在那一天,一场肮脏的交易正在进行。

孩子已经到手了。一名男子把手中的婴儿递给了面前的女人。

昏暗的灯光下,宽大的墨镜掩盖了女人的半张脸,让人看不清她的面貌。

女子拿出一张支票放在桌子上:一百万。

病房里。

我的孩子在哭。病床上的颜诺睁开眼睛看着门外。

恩惠……韩美慧不敢看颜诺的眼睛,怕看到她满眼的悲伤,你听我说,你的孩子生下来就死了。

不可能,我明明听到他的哭声了,我知道那就是他。颜诺突然生出很大的力气,把推开了面前的韩美慧。

她跌跌撞撞的出了病房,往医院外面跑。

院子里停着的车子缓缓开启,车里面传出一阵阵婴儿的哭声。

颜诺连忙跑了上去,我的孩子!

医院的街道上车水马龙,颜诺穿着拖鞋疯狂的跟在车子后面。

身后的车子不停的鸣笛,只听一道紧急刹车声,颜诺的身体像断了线的风筝一样飘了起来,最后再落下,视线里,是满地的血红……

孩子失踪了,一场意外又让她失去了容貌……

五年后, A市!

尹氏集团总裁尹天寒和妻子近日婚姻破裂的消息在A市引发了一阵狂潮。

颜诺,这条新闻就交给你负责了。杂志的主编突然丢过来一句话,颜诺无奈的点点头。

轻轻的摸了摸自己这张全新的脸,颜诺站在豪华庄园的门口,以前的种种出现的眼前,掀起了她心底处最痛的记忆。分别多年,难道要以这种方式再见吗?

大门里外围堵了几层记者,还有管家拦截着。

颜诺在心里思索了一下,转身绕到庄园的另一边的草丛中,熟练地把手臂一伸,轻轻笑了。

这么多年了,这个小门还在。

她小心翼翼确定了周围没有人,一个灵巧地转身,便隐入了草丛之中。

沿着小路,颜诺一路偷偷摸摸的走到了别墅前面。

眼睛不停地在周围搜索着,终于看到了那个熟悉的人影。

她在心里安慰着自己只要当成陌生人就好了,就像她以前采访的那么多人一样。

颜诺的心突突跳的很快,鼓足勇气,才把招呼说出口:您好,尹先生。

尹天寒的身子猛地僵住了,这个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