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车宝贝腿开点第12章 快穿之H啪肉

她没有女考,没有成亲,不属于任何人的。窈窕淑女君子好逑,本宫想,也是正常。况且……她可不是什么猎物,而是一个女子。澹台无月的语气淡淡的。

  众人闻言,则是直接不知道该用什么表情看他们才好了。

  呵呵!窈窕淑女?

  淑女没看到,只看到丑八怪了!

  太子殿下这话倒是真的,那么,我这里先祝,太子殿下日后真的能抱得美人归。三王爷说的毫无诚意,话落,看向司徒妖娆道:我们走吧?男子的语气温柔。可是!司徒妖娆却分明在他的身上感觉到了杀意。

  她毫不怀疑,她敢不走,回头就是事儿!

  而且,她也的确不想留在这儿让人围观。毕竟,周围那群女人的眼神要是能杀人,她早就死了千百遍了。

  想到这里,司徒妖娆便跟着三王爷走了。

  三表哥。三王爷还没等带司徒妖娆走出这湖心亭,只听一女子的声音响起。这女子,声音温婉,带着一丝软糯。

  让人听的心都化了。

  在女子的声音出现的瞬间,司徒妖娆明显感觉到三王爷握住自己的手,有些颤抖。显然,应该是很在意她!

  噗……有好戏看了。人群中,九王爷偷偷对一旁的六王爷说道。

  六王爷也是饶有兴趣。他很想看看,恶名昭彰的司徒妖娆,在对上三王爷的心上人发难的时候,会怎么办。

  轻灵?你怎么在这儿?三王爷微微惊讶,回头,看着那女子,眼底划过一丝暖色。

  司徒妖娆也是看了过去。这女子,这一眼让她不由得有些羡慕。这女子,柳眉杏目,红唇娇俏,小脸儿白溪。眉宇之间,有着散不去的愁闷。这女子的脸,正是她梦寐以求的清纯可爱啊!

  三表哥,她是谁?女子指着司徒妖娆,大有你不解释我就哭给你看的架势。

  三王爷闻言,刚想说什么,不过却被司徒妖娆抢先道:你又是谁?表哥表哥的,叫的亲热。不知道的,还以为三王爷与你有什么暧昧呢。我可告诉你,三王爷之前已经向我求亲了,我正考虑是否答应。

  司徒妖娆话说的快,三王爷连解释的机会都没有,就被她全都说完了。然后,三王爷发现,她说的每一句都是事实,他竟然无从解释!

  这……这是真的吗?女子真的要哭了,她看着三王爷,好似在无声控诉三王爷是个负心汉。

  当然是真的,这么多人可都是听到了,而且,他还在我司徒府说起过这事儿呢。司徒妖娆声音不算大,不过,却足够让在场的人都听到。

  众人看看司徒妖娆那画的像是鬼一样的脸,再看看那娇俏可爱惹人怜的女子,怎么看,俩人都没有可比性!

  司徒妖娆的话一出,女子身形晃了晃,好似要晕了似得。

  此刻,三王爷是看不下去了,他走上前,忙扶着女子,语气温柔:轻灵,你没事吧?

  你不要碰我!女子柔柔的推开了三王爷,而后踉跄着走到司徒妖娆身前,好似真的要哭了一般:司徒小姐?他当真对你求亲了?

  天地可鉴。司徒妖娆笑的灿烂,得意洋洋的看着三王爷。心道,让你今天坑我?看我不坑死你!

  天地可鉴?女子惨笑了一声,然后哭了,她朝着司徒妖娆行了个礼:奴家冷轻灵,给未来王妃请安,日后,王妃若是入了三王府,可要对轻灵多多关照。说着,朝前一拜。

  就在女子朝着司徒妖娆盈盈一拜的时候,她忽然脚下一滑,双手推在了司徒妖娆的身上,力道太大,直将她推入了湖中。

  司徒妖娆本就没想到女子会忽然这般,于是,一个不小心,就顺着掉了下去。

  只听噗通一声,司徒妖娆就沉入了湖中。

  太子见此,瞳孔一缩,迅速的跳了下,将沉入湖中的司徒妖娆抱了上来,六王爷更是搭了一把手,将人带上来。

  咳!咳咳!司徒妖娆咳出了一口水,此时,脸上的胭脂已然随着水冲掉,露出了一张本来的模样。

  太子给她擦了擦脸,看着她,喃喃道: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

  去他娘的出水芙蓉!司徒妖娆目光微冷,看向了那一脸茫然,不知所措的女子。这湖心亭的地面根本不会滑到人,而且她明显感觉到女子在碰到自己的时候突然发力。否则不可能将她推到湖中。

  这个女人,是故意的!

  上辈子,司徒妖娆虽然说是被一群老不死的要求天天练武功,可是,她是天才,说一不二!谁也不敢惹她!因为,就算是打的过她,那群人也打不过那几个老不死的!可以说,她是被呵护着长大的!

  如今,忽然被这个女人坑了一把,司徒妖娆怎能不恼?

  真想给她一巴掌!司徒妖娆恨恨的想着。而想,也就做了!

  司徒妖娆起身,走到了那一脸茫然的女子面前。

  我……司徒姐姐,我不是故意的,你没事吧?女子看着司徒妖娆,委屈的说道。

  司徒妖娆闻言,目光更冷,扬手便是一巴掌。

不是故意的?没事儿吧?呸!你怎么不进去试试?

  我!女子捂着脸,双目微红,身子吓得都颤抖了。看上去楚楚可怜。三王爷看着这一幕,终于的忍不住将人带到了身后,他看着司徒妖娆,语气冰冷:打也打了,司徒小姐应该满意了吧?

  我如果说不满意呢?司徒妖娆冷冷看着三王爷,虽然说知道这货是个妖孽,可却没想过,这人竟然不分是非!

  不满意的话,便冲着本王来。这事,本就是本王不对。三王爷看着司徒妖娆,面上终于没了笑容。

  司徒妖娆眸子中染上了一份嘲讽:冲你来?你算老几?

  司徒小姐的意思是,此事不能善了?三王爷看着司徒妖娆问道。心中却也有些惋惜。自己好不容易选定了一个棋子,如今,怕是要和她闹掰了!

  善了?司徒妖娆微微一笑,而后双手一推,直将那女子,也推下了湖心亭。

  你!三王爷愤怒的看着司徒妖娆。司徒妖娆却是笑的灿烂:我怎样?本姑娘睚眦必报,谁若害我,我必双倍奉还。

恶毒!三王爷怒骂了一声,返身跳下水去将人救了上来。

女子本就看着单薄,这一落水上来,更是楚楚可怜。她双目含泪,有些害怕的看着司徒妖娆:司徒姐姐……是妹妹不对,不小心将您推下去,惹得您不开心了,还请姐姐不要再生气。

女子声音软软的,字字句句都能戳到人心里。更何况本就喜欢她的三王爷?

  轻灵,你不必对这个女人道歉!你没有错。三王爷给女子擦了擦脸,转身冷冷看着司徒妖娆,没了之前的暧昧与风流:司徒大小姐,本王看错你了,今日过后你我不再是朋友。日后再见,也自会绕路而走。
司徒妖娆闻言,笑了,一脸无辜的反问:王爷,我们什么时候做过朋友吗?

噗……一旁,太子忍不住笑了出来,看着司徒妖娆,冷清的丹凤眼中,闪烁着异样的光芒。果然,她真的很有趣。

三王爷脸色难看的要死,看着司徒妖娆咬牙道:如此,倒是本王会意错了。不过,既然不是朋友,司徒大小姐是否该先向轻灵道歉?

道歉?为何?司徒妖娆一脸迷茫,一副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但是心中却忍不住大叫:妈蛋,三王爷你个渣!作死的让老娘给你那小情人道歉!分明是她错在先好么!你的眼睛被屎糊住了吗?

为何?三王爷有些怒了,抱着身边女子道:轻灵先是无故受了司徒大小姐一巴掌,又被大小姐推入湖中,难道不该道歉?还是说,你觉得,你司徒大小姐是人,轻灵便不是人了?

啊,这可是你说的,我可没说。不过,她是不是人和我有什么关系吗?本小姐无故被推入湖中,自然要报仇,难道不对?司徒妖娆冷笑反问。

  算了吧,是轻灵的错。三王爷怀中的女子抓着三王爷的衣襟,小声道。

   傻丫头,不要胡说。今日,本王定要让她给你道歉!三王爷说着,走到了司徒妖娆身前。

   而就在此时,太子也不动声色的来到了司徒妖娆的身前。正对上了三王爷。

   皇兄这是何意?三王爷皱眉,看着忽然护住司徒妖娆的太子。他可不觉得,太子是真的和司徒妖娆发生了什么,对她一见钟情了。这种可能性,简直比有人告诉他,司徒妖娆其实是个知书达理的大美人更加不靠谱!

   不过显然,这世上就是会有不靠谱的事儿发生!

   太子对着三王爷微微一笑,好听且有些冷清的声音响起:她会是本宫的太子妃,所以,不管此事对错,对本宫来说,她都是对的。

   皇兄这是执意要护着她了?三王爷皱眉。

   不错,若是想要她道歉,不如本宫代替她对你那小情人道歉如何?男子的语气很随意,然而话一出,在场的人都倒吸了一口凉气。

   阴险!太阴险了!

   让太子道歉?那女人活得不耐烦了?且不说她受不受得起,就说喜欢太子的那些女人,就够她喝一壶的。

   众人知道,三王爷自然也知道,于是他脸色一黑,道:这倒是不必了,既然皇兄护着她,我便不再与她为难。不过,皇兄可不要忘了,你不能一直护着她的。说完,三王爷抱着怀中女子离开了。

   三王爷一走,这场面也就恢复了该有的平静。

   在场的王爷好几个,有太子党的,也有六王爷一党的,众人自然不会在此时不长眼的去凑合到太子面前。毕竟,太子可是为了司徒妖娆开罪三王爷,一看就是要追去她啊!打扰人谈恋爱绝对你会被雷劈!

   谢谢你了,以后你有需要我帮忙的地方,我一定会帮你的。司徒妖娆感激的说道。

   太子闻言,冷清的面上浮现出一丝缓和:唤我名字就好。至于帮我?只要下一次,你别在本宫危难的时候,踹上一脚,本宫便已经很满足了。

   你名字?司徒妖娆眨了眨眼:那个……敢问殿下高姓大名?司徒妖娆自动无视了男子后面的话。开玩笑,哪壶不开提哪壶?她才不干这种事儿呢。

   呵呵!你不是总在给本宫写情书吗?太子笑起来也是冷冷的,让司徒妖娆只觉得浑身发抖。生气了吧?这绝对是生气了吧?

   想想也是,换她的话,被告知,给自己写了N多情书的人,其实连自己名字都不知道,她绝对也要生气!

   心想着,司徒妖娆讪讪一笑,尴尬道:那个,告诉殿下一个秘密,其实那些情书是旁人代写的。司徒妖娆说这话的时候,那叫一个无压力。

   因为,这的确不是她写的,而是前任那个缺心眼写的!或许,眼前的这个人永远都不会知道吧?有那么一个人,因为爱他,做了那么多的傻事,有那么一个人,为了能让他多看一眼,背负了整个京城的污名。

   但是这一切都是过去了!不过,仔细看着这位,倒是真能理解为什么前任会为他缺心眼!

   无月。就在司徒妖娆胡乱想的功夫,一个冷清的声音传出,如碎冰之声。让白琉月一个激灵:啊?司徒妖娆有些傻眼。

   我说,唤我无月。吾名澹台无月。太子看着司徒妖娆,淡淡的说道。天知道,他多有掐死眼前女人的冲动。感情那些信,不是她写的!

   无月?好名字。无月等于阴天,你是下雨天生的?白琉月开始了神脑洞。

   澹台无月闻言一愣,而后笑了:或许吧。

   司徒小姐,要不要随本宫一同去游湖?澹台无月看着白琉月,随口问道。

   游湖?游这个吗?司徒妖娆指了指这刚刚才掉下去的湖,表示,完全提不起劲儿啊!

   自然不是,是太子府后院的湖。澹台无月的声音还是那般好听,但是司徒妖娆闻言,就实在是忍不住抽搐嘴角了。殿下,你要邀请人去你家就直说好么?你这么神经病,皇上知道吗?

   心中腹诽,司徒妖娆还是对着他一笑,毕竟这人才刚刚救了她:无月邀请,我自然愿意去了。

   如此,走吧。澹台无月听司徒妖娆答应,整个人看上去都轻快了不少,声音也是有了一丝笑意。

   等等,你不准走。司徒妖娆与澹台无月还没等出了这亭子呢,就听到一阵不满的声音传出,这声音优雅而平缓,哪怕是不满,说的也别有韵味。

   作为一个标准的声控,司徒妖娆可耻的停住了。转身看向来人。

   只见这是一穿着白衣的男子,白玉冠束发,整个人纤尘不染。

   他朝着司徒妖娆走过来,淡淡道:你不能走。说这话的时候,男子的态度是命令的。

   司徒妖娆闻言,马上就火大了:你谁啊?你让我不准走我就不能走?

   此话一出,整个亭子再度陷入了沉默。就连太子澹台无月,也是讶然的看着司徒妖娆。

   而被司徒妖娆说了的男子,则笑了起来。其笑声诡异,让司徒妖娆有种生理上的厌恶。还没等搞清楚这人到底是谁呢,就听他道:呵……这才几日?妖娆就连我这个兄长也不认识了?再过几日的话,是否连母亲大人都要忘掉?

   卧槽!卧槽!兄长?司徒大公子?传说中最爱管着她的那个?司徒妖娆一听这人是谁,整个人就不好了。妈蛋,用着正主的身体,得罪了她的亲哥哥,怎么办?

   答案只有一个:装傻赔罪!

   在危险的时候脑子转的特快的司徒妖娆,露出了一副委屈难过的表情,看着他:哥哥,我日前被三王爷砸的忘了好些事情,为了不让娘亲难过,这才没有说出来的。

   听这个答案,司徒若白眉头一挑,漂亮的桃花眼中,闪烁着异色:所以,还真的将为兄也忘了?司徒若白的声音还是那样好听,不过,这语气可真的一点儿也不愉快!司徒妖娆深深怀疑,如果这儿没有别人,他绝对有心掐死自己!
心想着,司徒妖娆就有些不敢和他对抗了。只是低着头。毕竟这具身体根本没办法让她短时间内恢复武功。而她现在又是司徒府上的大小姐。被人察觉出什么,绝对要杀头!她虽然懒了点,可又不是傻,怎么可能平白送死?

   而对她最危险的人,莫过于眼前这位司徒若白。

   哎……你就这一点还是老样子,说不过人的时候就低头。就在司徒妖娆胡思乱想着该怎么应对的时候,就听到司徒若白轻叹说道,然后,一只大手温柔的摸上了她的头,轻抚了几下。抬起了她的头。

   哥哥……司徒妖娆小声叫道。

   男子闻言,美眸之中闪过一丝愉悦:好了,先回家吧,你既在这么多的人面前说了此事,家中自然也瞒不住的。娘亲生气的话,可是会罚你抄写女戒的。你应该不想吧?

   不想!绝对不想!司徒妖娆这话说的果断,开玩笑,女戒?那是什么?那么一大本洗脑书,抄完了她也成脑残了好么?

   哈哈,果然,这一点也还是和过去一样。就算是失忆了,也还是不喜欢抄写女戒。司徒妖娆的表现,更是愉悦到了司徒若白。

   话落,他看向太子:殿下,您也听到了。小妹的脑子出了点问题,所以怕是不能陪着您去您家的后花园游湖了。司徒若白刻意加重了后花园三个字。

   有些咬牙切齿的感觉在其中。

   澹台无月对此,也是有些惊讶的。不过他喜欢这个失忆之后的司徒妖娆。只是,这真的只是失忆吗?感觉却像是变了一个人。自然,这些他不会问出来,更多的是庆幸,若是自己见到的是失忆之前的她,或许日后不管她怎样,都会将之前不讨喜的样子,先入为主了吧?

   澹台无月心想着,面无表情的点了点头,然后一人离去了。

   当澹台无月走后,司徒若白身上最后一点冷漠气息也消失了。温柔的看着司徒妖娆,好似能将她看化了一般:小妹,以后要和那个人离得远一些,那可不是什么好人。

   兄长大人,您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太子不好,真的没问题吗?司徒妖娆心中默默腹诽。不过,却不以为然。对于澹台无月,她的心中还是很喜欢的。这个人与自己,简直太像了!

   人家都说相似的人会彼此讨厌,可其实不然。当你一个人孤独的时候,一个相似的人,会让你忍不住对他好。忍不住将一切都送给他才是。

   好了好了,我知你不开心,这样吧,我们也回家游湖如何?司徒若白见司徒妖娆沉默,于是轻声说道。

   我不想游湖。司徒妖娆嘟囔。

   恩?司徒若白眸子微微眯起。司徒妖娆马上就改了口:回家,我最喜欢和哥哥游湖了!呵呵!你个死妹控!心里想着,司徒妖娆面上还是乖乖巧巧的跟着司徒若白走了。

   六哥,此事你如何看?当这对兄妹走后,六王爷党里的九王爷一脸严肃地问道。

   司徒若白还是一如既往的护着他这个妹妹,可见司徒家收下司徒若白,当真是个不错的选择。

   谁问您这个了!九王爷炸了,一脸幽怨的看着六王爷:我是说,司徒若白不允许司徒大小姐与太子接触这事儿。

   ……这有什么问题吗?在我看来,司徒若白分明是不想自家妹妹和所有皇家人接触!六王爷说着,看了眼身边的白衣女子,捏了捏她的脸:还是上官家的人好些,不会阻拦本王。

   王爷。女子羞涩的看着六王爷。

   九王爷看这一幕,只觉得从里到外都酸了。为什么人家身边的美人都是温柔可人的?为什么他只有一只母老虎!

   咳,咳咳。二,二哥。另一边,七王爷咳嗽着,看着身侧脸色难看的青衣男子,有些不解。

   恩?老七有话说?

   您不舒服吗?脸色太难看了。七王爷看着他道。

   不舒服?呵!怎么会呢?只是稍稍有些事情比较好奇罢了。老七不必在意,而且,说不舒服的话,应该是你,今日你硬要来此,想必病又会加重了。

   呵!我这病,二哥你也不是不知。此生怕是再无好的可能了,我只盼着我这身子,能撑到太子登上皇位那一日,如此,便再无遗憾。咳!咳咳咳咳!男子咳嗽着,脸色越发的惨白。

   男子闻言,目光闪烁,最终什么也没有说。如他所言的一样,太子一党,每个人都盼着太子能够登上皇位。

   那个人,也是他所期待的明君。但愿……真如他所说,不会有什么变数。

   问:作为一个聪明伶俐,绝世无双的大美人,遇上危险该怎么办?

   司徒妖娆真的满脸血了,什么叫做无妄之灾?她这就是啊!莫名其妙的被三王爷那个渣邀请去游湖,然后莫名其妙的落水,又莫名其妙的被太子邀请,接着被自家兄长抓包,然后被提了回来。整个过程,足够她哭上三天。

   但是,谁想到?这竟只是个开始。

   呜呜呜,我的命好苦,我可怜的妖娆,疼不疼?难过不?忘记娘亲你一定很伤心吧?没关系,娘会想办法让你想起来的,娘定要让你外公为你请最好的御医医治,不!去请神医来!普通的御医才没有资格给我的妖娆医治。来来来,让娘好好看看。司徒家的司徒夫人院落内,传出了这样的声音。

   司徒妖娆黑着脸,坐在司徒夫人的身边,看着身边这锦衣女子哭的成了泪人,真的是整个人都不好了。

   娘,我没事,只是忘了一些东西而已。您就不要再哭了。再哭下去我可也要被吓哭了!

   什么没事?你这孩子,从小就是这样,受了苦都不知道与娘说,这次一定又是红泪那蹄子害的对吧?娘就知道,自从她们母女进了我司徒府,妖娆你的性子就变了。小时候明明那么可爱……呜呜,都是娘没用,没办法赶走她们。司徒夫人说起那对母女又哭了出来。

   司徒妖娆一个头两个大,望向司徒若白,试图求救。而司徒若白就好似没看到她一样,默默地喝着茶,嘴角噙笑的听着司徒夫人这魔鬼攻击!

   娘,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我保证以后再也不敢忘了您了。行吗?司徒妖娆真的要哭了。她现在,总算是知道什么叫人外有人山外有山了。

   之前那几个总要她学功夫的老头简直弱爆了!眼前这位才是真绝色啊!

   这一哭起来,宛如孟姜女哭长城,不把她哭的崩溃不罢休。

   真的?司徒妖娆保证,司徒夫人就不哭了,她看着司徒妖娆,眼中泪水没收。

   真的真的!而且,我一定会努力想起来的。司徒妖娆头点的跟小鸡啄米似得。

   司徒夫人见此,破涕为笑:如此,娘便信你的。不过,真的很危险,也幸好是若白先将你带来为娘这儿,若是你失忆的事情先让那对母女知道了,还指不定会出什么问题呢。

   可……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娘,我现在该如何?司徒妖娆看着司徒夫人,有些头疼。要知道所谓的失忆会惹出这么大麻烦,她就不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