揉她的大白胸把她摸湿 学长想吃我的小兔子

戎华站在一扇巨大的石门前,她的眼睛死死的盯着大门,那上面有一个硕大的六芒星阵,星星的每个角都对着一个神像的浮雕,千万年的历史沉淀让它们显得古朴而神秘。

其余的特工在门上鼓捣着,如果打不开那么只能把大门给炸开,这样一来就有些可惜,这古墓似乎有几千年的历史了。

打不开,这门不是石头的,不知道是什么金属,气焊机、金刚钻头都不能破坏。有人说道。

戎华走过去伸手摸了一下,果然不是石头的触感。

嘶……不知道什么东西将戎华的手刺破,血液迅速涌出粘到了门上。

戎华刚要咒骂一声,结果那大门竟然开了!戎华眼神一凛用豹的速度冲入了石门。

快跟上。

当几十号人都进入大门时大门呯的一声关闭,长明灯那幽蓝的光芒映照着六座魔神雕像,它们显得那么狰狞。

怎么会这样?魔神墓不是有神仙宝器吗?怎么会只有六个破雕塑?戎华环视一圈失望的说道。

然而失望归失望,戎华还是命人将这里的一切拍照做记录,其实有宝贝她也不敢拿,都是要上交国家的。

不过能作为开启宝藏的第一人能第一时间看见宝藏也是一种荣幸啊!可惜了,这里只有石头雕塑。

老大,这灯咋那么渗人呢?有人说道。

戎华看了一眼,墓室有三四百平,高也有五十米,这长明灯就是摆在中央的,而且那六个雕塑的朝向都是灯的方向,戎华心里一动,难道这里还有第二层?

她立即走到长明灯哪里观察,这是个骷髅爪子,一根指节都比胳膊粗,应该不是真的,但是它栩栩如生。

底座是一个莲花座,而这只手就是从莲花芯里探出来的占据了整个莲蓬。光芒从这只手抓着的珠子里发射出来,看着就像欧泊宝石一样瑰丽。

戎华心里立即想着:这个珠子算不算宝藏?很值钱吧?欧泊宝石都没它好看,还能发光,这得值多少钱?自己得赶快摸摸,不然弄出去后说不定看都看不见了。

她心里这样想着,手随心动就摸了上去,珠子的直径绝对有一米,她双手摸上去,眼睛闪亮如狼。

真美啊!戎华恨不得直接将这个珠子抱回家,只是她盯着珠子看的时候珠子里的七彩流光里渗入了一丝血红,这丝红色就像是扔入油锅的冰,珠子内部顿时翻腾起来。

戎华只觉脑子里嗡的一下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戎华睁开眼睛竟然看见一个古装少女站在自己面前,她很美,长的粉面桃腮,杏核大眼,十分的艳丽。

不过她身上戴的饰品有些夸张,硕大的众华璎珞上面的玫瑰七宝每一个都有鸽蛋那么大,这差点晃瞎了她的眼睛,若不是脑子有些蒙蒙的,她早就扑过去抢下来好好稀罕一番。这可是国宝啊,绝对能让博物馆变得人山人海。

只是这古装少女正冷冷的说道:废物,快交出你的伴生兽,孵化了十年你都没孵出来,还不如让姑奶奶的伴生兽打打牙祭。

戎华有些茫然,她到底是死了还是在做梦?又或是……穿越?

啪……银光一闪,那女孩手里竟然握着一个银色的鞭子,而这条鞭子正一下又一下的抽在戎华的身体上。

废物,居然敢无视本小姐,我打死你。这位大小姐怒了。

呵呵……笑声从戎华的嘴里发出,身上的疼痛证明她还活着,周围的环境彰显她穿越到了一个不知名的时空。她能肯定的是自己的穿越一定跟那个珠子有关,只是不知道那个珠子是什么东西。

戎华抬起瘦弱且苍白的手准确的抓住了鞭子:你会为你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的。疼能证明她还活着,但是不代表她就能任意让人虐打。

古装少女惊愕的看着戎华,这个废物居然抓住了她的鞭子,她可是一阶五星魔神召唤师竟然没能将鞭子抽回来。

戎华有些郁闷,这个身体显然不是自己的,如果不是这个身体太过于虚弱,她早就将鞭子抢过来反打一顿。

废物,你去死。大小姐扔掉鞭子拿出一把匕首刺向戎华。

戎华眼神一冷,右手如电极快的抓住大小姐的匕首往旁边一带,左手为拳狠狠的打在大小姐的肚子上。原本她想直接抓着匕首将这个大小姐抹了脖子,可惜身体力道不够没能划到她的脖子只是在她的下巴划出了口子。

啊啊啊……我的脸……大小姐尖叫起来,任何一个女人被划上这么一下都会发疯吧。

戎华松开手后退两步,结果踢到了一个东西,低头才发现那是一个蛋,漆黑的颜色,大约足球大小,这就是原主拼死保护的东西。

想起被自己霸占的身子,戎华心里一软伸手将蛋抱在怀里。

废物,你居然伤了我的脸,我要你碎尸万段!那个大小姐面目狰狞起来,她飞快的结了一个手印,身后浮现一个二人高的金色虚影,它穿着一身金色的斗篷,这斗篷将其笼罩的非常严实,帽子拉的很低,只漏出一个性感的唇和下巴。

戎华眉头一皱,这个虚影好像在哪见过……对了,是魔神墓,这个虚影是其中一个魔神。

戎华心里警铃大作,她环视一圈,这里是花园,不远处有一个紫色的石头,她立即抱着蛋跑过去躲在石头后面。

去死!大小姐挥手,她身后的虚影举起手中的大刀虚空一斩,一道剑气劈在石头上,那紫色的石头出现蛛网裂痕并以极快的速度向四周蔓延开来!

轰……紫色的石头居然爆开,石头内喷出紫色火焰瞬间包裹了戎华和她怀里的蛋。

戎华眼睁睁看着自己的衣服被烧毁,然后是皮肤,紧接着是她的五脏六腑,不……不仅仅是五脏六腑,她觉得自己身上每一个细胞都在燃烧……
然而火焰并没有将她烧成灰烬,反而像泉水一般将她身体里的杂质洗涤干净,身体的细胞开始迅速恢复,当最后一寸肌肤也恢复如初之后火焰瞬间内敛沿着经脉游走一圈后入住丹田。戎华睁开眼睛,她的肌肤如同美玉般白皙,没有一丝瑕疵。

戎华怀里的蛋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只不知名的小兽,模样有点象狸,浑身雪白,尾巴蓬松且长,脖子上还有类似马鬃的鬃毛,戎华第一念头就是:这是什么品种的狗?

我不是狗,我是神兽腓腓。那个小家伙居然能说话,甚至知道戎华心里的想法。

肥肥?名字真难听。戎华听错了,满脸的嫌弃,如果不出意外这个小家伙就是她的伴生兽,与她同生共死。

你……腓腓想反驳,但它感受到了杀意。

戎华冷冷的看向大小姐:你是谁?为什么要杀我?

那个大小姐眉头一皱:废物,居然敢装作不认识我,我是你姐姐凤锦绣。亏她等了这么久,那废物居然没被烧死。

戎华见她又甩起了鞭子,于是身形一动就来到她面前,用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人打晕并剥下外衣穿上,介于刚才她对自己的冒犯,戎华摘了她夸张的璎珞及各色首饰。

大小姐?你怎么在这里?快点到前院去,太子殿下来了!一个丫鬟挥手大喊。

戎华皱眉:太子?

丫鬟跑过来发现站着的不是大小姐而是戎华,立即说道:九小姐,大小姐怎么了?

戎华微微一笑:她说热,要脱了衣服睡,看见这些首饰没?这是她给我的报酬。说完她就离开空地,因为脑子里开始浮现这个身体的记忆,她不想露出破绽。

幸好没有多久戎华就接收了这个身体的所有记忆,本尊叫凤无华。

顺着记忆的指引,戎华找到自己住的院子,非常小且破败,可见她在这个家多么不受待见。

九小姐你可回来了,太子殿下来了呢,您赶紧梳妆打扮一下。屋里走出一个十四五的丫鬟,戎华知道她叫喜鹊。

戎华冷冷的瞥了一眼:太子来不来与我何干?

喜鹊说道:皇室这一代要跟我们凤家联姻啊,原本内定是九小姐的,不过……大小姐现在也有资格竞选太子妃,她的娘亲被提为夫人了!

戎华才不想当什么太子妃,撇撇嘴说道:凤锦绣喜欢就给她,我不稀罕!

喜鹊如遭雷劈,太子妃啊,将来的皇后,她的小姐居然说不稀罕,这可是整个东洲里所有少女都想要的头衔啊,况且太子殿下乃是东洲第一美男呢。

戎华嗤笑一声:这种婚姻多没意思,将来要娶我的人必须得是我爱的人,所以那什么劳什子太子,让他滚一边去!

喜鹊眼神闪了闪说道:家主的命令不可违抗,如果九小姐不喜欢就直接跟家主说吧,奴婢不过是个丫鬟。

戎华冷冷一笑,一个丫鬟都敢跟主子呛声,真不知道是家规不好还是自己地位太低下。

最终戎华还是换了一身半新不旧的衣服,这已经是她柜子里最好的一件,首饰更是没有,她直接梳了一个马尾别上骨簪,骨簪不知道是什么制成的,乌黑锃亮,至于从凤锦绣那里打劫出来的首饰她可不想戴。

喜鹊有些恍惚,仿佛看见一个英俊逼人的少年。

戎华想了想觉得太男性化了,于是将骨簪拿下来重新梳了一个麻花辫,她要去会会那个太子,自己的婚姻自己做主。

凤家大厅上首坐着一个身穿黑底绣金龙的俊美男子,他身上有高贵的气质,可是眼神却给人阴冷的感觉。

另一位就是凤家家主凤麒麟,凤锦绣和凤无华的爹。他样貌也非常俊美,有着成熟男人的迷人气质。

见过太子殿下!戎华冷淡的说道。

嗯……太子眼中闪着的绝对是鄙视,空气一阵凝滞,谁也没说话。

过了一阵,穿着一身翠绿烟沙拖地裙的凤锦绣优雅的走进来,她脸上的伤不见了,若不是她看向戎华时眼中闪过浓浓的杀意,戎华还以为是换了一个人。

凤锦绣娇媚的说道:凤锦绣见过太子殿下!

嗯……太子依旧冷冷的。你们的伴生兽是什么?

凤锦绣眼睛一亮:回太子殿下,我的伴生兽是蛟龙!

凤麒麟脸上浮现骄傲的神色:锦绣出生的时候正好暴雨来袭,有蛟龙飞过落下一个蛋,蛋内出生的蛟龙就是她的伴生兽!

蛟龙与龙是亲戚,所以凤锦绣一直认为自己是太子妃人选。

哦,你呢?太子对蛟龙并不感兴趣。

戎华在心里呼唤了一声,得到了肥肥的回应后说道:我的伴生兽是小狗,它很快就过来了!

狗?太子惊愕的看着她,居然还有人低贱到伴生兽是狗的。

凤麒麟尴尬的说道:原本应该是战狼,可战狼跑去跟狗厮混,结果……

太子哈哈大笑起来,就像听到了千百年来最可笑的笑话。

凤锦绣瞥了戎华一眼,满满的都是得意之色。

我……肥肥跑来刚说了一个字,突然发现自己不该在这么多人面前说话,于是委屈的改口:旺旺……

戎华看见肥肥眼中的委屈,笑道:过来!她伸开手臂。

肥肥一下跳过去趴进她的怀里,小丫头身上没有脂粉气,清爽的很舒服。

太子在见到肥肥的时候微微一笑:挺漂亮的,本太子很喜欢,你可愿意送给我?太子笑道。

戎华嗤笑一声说道:太子殿下想要什么样的宠物没有?干嘛非要跟人家抢?肥肥在你眼中只是个小狗,是个玩物,可是在我眼中是至亲,是朋友!

凤锦绣心里嗤笑一声:装什么清高。她对着太子笑道:若是殿下喜欢宠物,锦绣的水蛟送给殿下吧!她抬手将发簪拿下来,发簪变成一条蓝色的小蛟龙。

凤麒麟却变了脸色,没人能把自己的伴生兽送人,那是不尊重,等同于不尊重自己的性命
然而太子殿下瞥了一眼说道:没兴趣!

凤锦绣咬了咬唇,眼中浮现委屈的泪水,就连她的伴生兽都很不满的看了她一眼。

太子看了看戎华和凤锦绣,说道:就凤锦绣吧,她是太子妃!反正是生孩子的工具,还不如选一个不会丢自己脸的人。

凤麒麟眉开眼笑,但他依旧装作不满的说道:太子殿下,原本无华才是太子妃,你们也交换了信物。

空气顿时冷凝下来。

戎华撇撇嘴,退婚吗?正好合了她的心意,不过就这么被莫名其妙的退婚岂不是很没面子?怎么也得收点赔偿才行。

没想到堂堂太子殿下竟然会悔婚,这若是传出去可是会给皇室抹黑的。戎华扬起下巴。

太子不知道从哪里拿出一枚戒指:这是我们的定情之物,现在还给你,至于被退婚的补偿,你想要什么?

一旁的凤锦绣眼中却射出贪婪的光芒,空间戒指是稀有的至宝,这枚戒指是凤无华生母的遗物,她早就想要了。

凤无华眼神闪了闪说道:我要什么你就给什么?如果我说我要太子妃之位呢?不如你看着给吧!

太子想了一下:戒指里的东西就当做是补偿,别看只是一些猎物,这些可都是高级魔兽,你这辈子都不可能亲手杀死一只,或者看你容貌不错的份上本太子可以许你太子侧妃之位。

凤无华不知道戒指里的魔兽值多少钱,不过总比没有强,至于太子侧妃,正妃她都不稀罕别说是妾位了:那么我就勉为其难的收下了,不过凤家也该补偿一下,不然外面的人肯定会说凤家家主虐待先夫人之女,让庶女抢了嫡女的未婚夫!

凤麒麟咬牙切齿,他本来就不喜这个女儿,如今被她牵着鼻子走心里非常不爽,不过面上还是做出一副慈爱的模样:自然是要补偿的,可惜你不能修炼魔魂之力,不然我就送你一些天才地宝帮你提升战力。这样吧,你母亲的嫁妆还在库房,你拿去自己保管好了。

凤无华眉头微微一皱,那本来就是她的东西,凤麒麟等于一毛没拔。

凤锦绣冷哼一声:没听说哪个小姐的嫁妆可以自己保管的,这已经天大的恩赐你还不满意?该死的凤无华,居然敢说自己是庶女。

凤无华撇撇嘴,这算是什么恩赐,怕是太子一走,他们就会抢夺回去。

把你身上的玉佩拿出来给锦绣,她才是太子妃,那玉佩还给太子也是要给锦绣的。凤麒麟说话的时候暗暗使出了威压。

凤无华就觉得身上如同背负千斤巨石,骨子里的骄傲不允许她下跪,所以宁可忍着剧痛也要挺直腰杆。

拿去。凤无华摸出玉佩扔给凤锦绣。

凤锦绣接住玉佩两眼放光,她是太子妃了。

太子将戒指扔给凤无华然后深深的看了她一眼,不知道为什么,凤无华毫不留恋的将信物扔出去,他的心里居然有一丝莫名其妙的情绪,似乎是生气又似乎是不舍……最终他什么也没说走出门跳上一只青鸾的后背飞离凤家。

凤锦绣死死盯着那枚戒指,她的心思凤麒麟知道,凤麒麟只是干咳一声什么也没说。

凤无华扫了凤麒麟和凤锦绣一眼,他们都用阴冷的目光看着自己,似乎是等着她亲手将戒指送上,她撇撇嘴转身走出去,傻子才会给他们。

回到房间后先看了看戒指,就是一个普通的圈儿,乌黑的颜色跟簪子一样,里面有十平米的空间,里面堆积了不少奇形怪状的猎物,以前看小说的里写的像空间戒指这样的东西需要滴血认主才能使用,为甚太子能用?她拿过来没滴血也能用?

戎华好奇的用骨簪刺破手指将血抹在戒指上,结果戒指发出刺目的光芒,虽然一闪即逝却撩起了戎华内心的激动。

她将戒指戴好再次查看一次后傻了眼,原本戒指里放着好几个死去的魔兽,可是现在没了,里面是一片漆黑,难道戒指让自己弄坏了?

腓腓跳到床上滚了滚,说道:啧啧,太弱了,我给你一套功法,你好好修炼,免得被人家的威压压跪下。

你还真是如其名,真肥。凤无华并不觉得腓腓有什么好功法。

我叫腓腓,月字旁加是非的非,我的功法可都是上古流传的,现在的功法简直不能看。腓腓哼道。

凤无华心思一动,腓腓可是十大凶兽之一,不过它若认主就会想尽一切办法让主人快乐,兴许它的功法真的厉害。

好,我学!

腓腓这才用灵魂交流将功法传给凤无华,原来上古功法修习之后可以让不同属性的魔力相辅相成,从而摆脱五行的相互制约性,这一点与凤麒麟他们修炼的功法不同。

凤无华也不知道修炼了多久,外面传来叫骂声:废物,你给我滚出来!

凤无华眼神一冷,这个身体的记忆里全都是凤锦绣虐打她的情景,不管怎样,自己借用了这个身体,她就要帮这个身体报仇,凤锦绣,你来的正好。

她起身走出门,冷冷的看着凤锦绣。

凤锦绣指着凤无华说道:把你的伴生兽交出来!

凤无华冷笑:太子殿下要我都没给,你算个什么东西!

你……小贱人!凤锦绣双手舞动,她身后又出现了那个魔神虚影。我是一阶五星魔神召唤师,你不过是个废物,我只要一根手指就能碾死你!

凤无华嗤笑一声:我不是什么魔神召唤师,但……杀你只用一根手指就够了。

去死!凤锦绣拿出一把剑,那奇怪的魔神化作一道金光附着在剑身上。

戎华头皮一麻,直觉告诉她若是被砍中了绝对会断胳膊断腿!

这是什么?凤无华问腓腓,

腓腓说道:就是召唤出来的伪魔神虚影,有本事招个真正的魔神出来啊,法阵都没有呢,看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