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主人惩罚玩弄调教 一招让男人想你到发疯

呵呵!惊天地泣鬼神?的确是有!可那不是感情啊!那分明是前任看了人家洗澡,把人家惊得差点见了鬼神好么?

这是他的船?不会把我直接踹到湖里吧?

对此,司徒妖娆深深的担心着。

走吧,本王带你上去。三王爷话落,揽住司徒妖娆的身子,一跃而起,上了大船。落在船上,司徒妖娆挣脱开男子的怀抱,小声嘟囔道:脚下虚浮,气血不稳。绝对走火入魔过!

司徒妖娆的声音很小,不过却正入了三王爷的耳中。三王爷凤眸微缩,深深看了一眼司徒妖娆,却没说什么。

三哥?你可来了!三王爷与司徒妖娆刚上来,就听到一个热情的声音响起,一穿着湛蓝色华服手持折扇的男子走了过来。然而,在目光触及到一旁的司徒妖娆之后,吓了一老跳:我的天!哪里来的丑女人?吓死我了。

九弟,好久不见了。三王爷淡淡道,然后走到了司徒妖娆的身边,道:给你介绍一下,这是司徒大小姐。

哦,司徒大小姐你好,初次见……恩?等等?司徒大小姐?哪个司徒?九王爷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看着司徒妖娆,警惕性的朝后退了一步。他对这司徒二字,可是有了阴影了。

见九王爷如此,三王爷轻轻一笑,只不过这笑里,略带坏心:哪个司徒?这天下间,有几个司徒能入了本王的眼?自然是司徒大将军府的司徒大小姐啊。

靠!还真是?滚!你给我滚下去!九王爷好似受了大刺激一般,嫌弃的对司徒妖娆喊道。

司徒妖娆冷下了脸,看着九王爷道:抱歉,我是随三王爷而来,九王爷的命令,请恕我不能遵从。

三哥!你怎么把她给带来了?这个花痴!九王爷一脸嫌弃。

司徒妖娆一听,火气就彻底上来了:花痴?老娘看得上你那是你的福气!我是女子我还没觉得吃亏呢,你一大男人像什么样子?不就是被看光了吗?又不是上了你,你像个大姑娘似得扭捏什么?

司徒妖娆这一句话吼出来,九王爷好似深处梦中,自然是噩梦。他脸色变了又变。

噗……三王爷忍俊不禁的笑了出来。

  这一笑,好似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九王爷的脸刷一下红了。当然,是气的。他看着司徒妖娆,难以置信的指着她:这天下间,怎么会有你这种女人?

  你问我我问谁?司徒妖娆没好气的说道。

  你!你信不信我把你踹下去?九王爷挑眉,一张俊脸上怒意尽显。

  司徒妖娆闻言,看看男子,嘲讽一笑,反问道:你敢吗?

  咳!好了,你们两个不要吵了。九弟,妖娆是本王请来的,本王对她,可是一见钟情,日后指不定她还要成你三嫂。过去的事情,你就给本王个面子,忘了吧。三王爷见两人要掐起来,出来打了个圆场。

  九王爷闻言,瞪大了眼,看着三王爷,目光有些复杂:三哥你……你还是决定要做那件事了吗?

  我想赌一把。

  如此,我便不说什么了。不过……一会与太子他们的船对战抢宝的时候,这个女人敢拖后腿,我绝对把她踹下去!说着,九王爷狠狠瞪了一眼司徒妖娆,气哄哄的走了。

对战抢宝?那是什么司徒妖娆看着三王爷问道。

是我们之间的一个游戏,也算是……一种变相的争夺吧。太子一党与六弟之间争夺的很厉害。朝堂之上的争斗最后闹到了平日里。后来,父皇出面出了这么个游戏。每个月都有一日,太子一党与六弟一党来净水湖,抢一样父皇赐下来的宝贝。谁抢到了,父皇便会允诺他一个请求。

你是六王爷党?司徒妖娆有些不信。

  三王爷闻言,轻轻一笑:你觉得呢?

  我觉得你自成一派。司徒妖娆这话说的是实话。因为她实在是没法想象,这妖孽会给别人做事!

  虽然才见过两面,可人的性子,是会在说话间显露出来的,这个男人,不可能会屈居人下。

  你是第一个这么说的,不过,本王并非自成一派,而是不想争任何东西,只想逍遥一生。今日来,是被九弟他抓来做壮丁的。三王爷说着,无奈一笑。

  司徒妖娆闻言眉头一挑:是吗?可我在你的脸上,却读出了野心二字。

司徒妖娆的声音很轻,三王爷闻言一愣,随后淡淡的笑开了。他没有回答,而是道:走吧,我们也进去吧。不然,过会儿九弟又该来催了。

说完,拉起司徒妖娆的手,走了进去。

船舱内,精雕细琢,装潢华丽。几个人围坐在一起。其中,一身浅黄色华服的人,大概就是传说中的六王爷。因为,他被众人围在中央位置。

他眉峰凌厉,容貌俊朗眉宇之间有着霸气。他手中还把玩着一把匕首,的确是个上位者该有的模样。他身边,坐着一名女子,女子白衣粉面,大眼清纯。贴在他的身边,两人看上去倒是相配。

三哥来了?男子见三王爷,站起来问了一声好,然后目光落在了司徒妖娆身上。他没有惊讶,想来是刚才九王爷说了。于是他笑着道:这就是司徒姑娘吧?本王早就听说了你,今日一见,果然不凡!

王爷谬赞了。司徒妖娆笑的灿烂,这一笑,看的众人心都揪起来了。不远处的九王爷见这一幕,只觉得不忍直视。转身不去看。

六王爷笑容也是一阵僵硬,实在是夸不下去!

你就是把七哥吓得差点升天的司徒妖娆?另一个男子走了过来,看着司徒妖娆仔细打量着,眼中趣味满满。

  这男子,与司徒妖娆一般年纪,看着司徒妖娆,充满了好奇。

小十一,不得无礼。六王爷斥责道。

我哪有?我就是想看看这传说中如狼似虎的女人到底什么样,这一看,也不过如此嘛。说着,少年打了个哈气,回到椅子上打盹去了。

三哥,司徒姑娘,你们坐吧。五哥和大哥两人被父皇派出去查看南方水患,今日怕是回不来了。今天,还要麻烦三哥帮忙。

三王爷闻言,点了点头。然后拉着司徒妖娆去坐下了。

六爷,圣旨下来了。外面,一人双手捧着圣旨,跪在了六王爷的面前。

念!男子中气十足下了命令。

是!那人领命,打开圣旨:奉天承运,皇帝诏曰,此次比试为渔。

这是要我们去钓鱼?父皇怎么想的?九王爷眉头一皱,秀气的脸上,浮现出一丝嫌弃之色!

父皇的心思,岂是我们能猜的?三王爷语气淡淡的,喝了口茶。

不管比什么,我都不会输给太子的!六王爷一锤定音,没了异议
半个时辰后,几个人都出去了,他们站在船头,手中拿着鱼竿。而他们的对面,则是站了三名男子。

  这三名男子,其中为首的,是一面色苍白的白衣公子,他腰间系着锦带,眉眼如画用来形容他,丝毫不过分。

  那张脸,干净的让人不忍亵渎。

  而他身边,站着的是一黑衣青年,这青年面容俊冷,目中无人。

  另一边,是一名青衣公子,这男子,如青莲临世,俊秀无双。这几个人中,要属他,生的最好看。

  他手中也一样拿着鱼竿。

  七哥?怎么今天是你主持大局?九王爷朝着对面的白衣公子喊道。那男子闻言,轻轻一笑,带了一丝病气,温润的声音缓缓传出:太子殿下伤风,正在休息。

  伤风?

  众人一听,都是面露古怪之色。不由得想到了昨天夜里的传闻!而后,目光落在了司徒妖娆的身上。

  九王爷更是小声询问:喂!你昨天不会真的把太子怎样了吧?

  ……我根本没见过他!司徒妖娆咬牙。不过……心中却是浮现出了那个神经病的模样。心中有了一丝不好的猜测。但是下一秒,果断摇头。不可能!那个神经病怎么可能是太子?

  都有人见到你带着太子从天香楼出去了,你怎么还想狡辩?九王爷一副你不诚实的表情看着司徒妖娆。

  对此,司徒妖娆只给了他俩字儿:呵呵!

今日父皇给的比试是渔,七弟怎样觉得这个字?六王爷看着对面的七王爷问道。

自然是要钓鱼吧。今日的比试,倒是轻松。对面男子说道。

如此,一个时辰为期限,我们比试开始如何?六王爷问道。

自然是好,两方各出三人。对面的男子道。

就这么决定了!六王爷同意,而后目光落在了自己这边:咳!三哥,司徒姑娘,可能要麻烦二位了。

我拒绝。司徒妖娆果断。

姑娘有何不方便之处?六王爷对司徒妖娆倒还算尊重。询问道。

没有不方便,不过,你们这么多大男人在,让我去钓鱼?司徒妖娆一脸嘲讽。六王爷闻言,脸色一僵:太子皇兄不出现,我自然不好去和他们比试。而九弟他……对鱼过敏不可触碰。故而,只有小十一与三皇兄还有姑娘可以了。

你身边不也有一姑娘吗?司徒妖娆看了眼那白衣女子。六王爷闻言,尴尬道:父皇当初曾经下了约定,帮手只有一品大臣家的子嗣和皇家子嗣,除此之外,不得牵扯更多。月儿她是东方家的女儿,是商贾之家,够不上。

东方家啊。司徒妖娆若有所思的看着女子,见女子眼底闪过阴郁,玩味一笑:答应也不是不可以,不过,我也要六王爷答应我一件事。

司徒姑娘请说。六王爷道。

事情还没想好,等想好之后告知。

可以。六王爷点头。而后白琉月道:六王爷爽快,看你这么爽快,我也给你一个忠告。东方家的人,还是少接触的好。说着,司徒妖娆拿着鱼竿走上前去。

九王爷见此目光更是复杂。走到刘王爷的身边,语气低沉:六哥这是要将司徒家拉下水吗?

  确切点说,是想将司徒家的那位天才拉下水。六王爷纠正道。

  司徒若白。九王爷语气严肃了起来,说起这人,如临大敌!

  这司徒若白与司徒家之间,关系古怪。不过,对司徒妖娆却是万般好。恨不能将一切都送给她,本王将司徒妖娆拉在本王这边,他自然不会无动于衷。六王爷声音极小。九王爷闻言,摇了摇头,心道:只怕弄巧成拙!

   此时,对面那三人也已经准备好了鱼竿。见司徒妖娆上前,对面的黑衣男子眉头一皱,声音微冷:这女子是谁?

  六王爷闻声,道:是司徒将军的大女儿,司徒妖娆。

  咳!咳咳!提起司徒妖娆,那七王爷瞬间咳嗽了起来,本就苍白的脸色更显得难看。黑衣男子也是脸色不太好。倒是那青衣如莲一般的男子,目光落在了司徒妖娆的身上,那一眼,好似能将人看透。

  男子看着司徒妖娆,微微一笑,表示友好。

  好了,开始吧!六王爷喊了一声,而后众人便没有再寒暄了。

  太子与六王爷之间的比试,不管是什么,都有一个答案。那就是谁能更往前一步,去那湖心亭。

  钓到一条鱼,便能往前十米,绕着净水湖一圈,最终去那湖心亭,得了宝贝,便是结果。

  这是他们之间的争斗。

  青衣男子将鱼竿放好,走入了船舱之内。船舱之中,紫衣男子坐在窗边,目光落在了那正在钓鱼的红衣女子身上,见她脸画的不人不鬼,丹凤眼中,划过一丝异样。半晌,方才笑了起来。

  果然……她真的很有趣。旁人遇见这种状况,当是将自己打扮的如花似玉,好让他这些兄弟看上才是,偏偏……这个恶名满京城的女人,却一副丑颜。或许,这京城中,所有人都被她骗了吧?

  太子。

  二哥,怎么回来了?紫衣男子看着这青衣如莲一般的男子,询问道。

  男子闻言道:外面那位司徒姑娘,可是害的太子落水的那位?

  澹台无月闻言,多看了她一眼,点了点头道:恩,是她。

  以太子的本事,就算当时强要了她,应该也可以的吧?

  她不知本宫是谁,又将本宫踹入湖中,本宫便在湖中冷静着也好。那所谓的烈性药,也未尝不是不能抑制。男子声音冷清。而且……不知为何,看着她那副古灵精怪总是时时有计谋的性子,怎么也不想伤了她。

  青衣男子闻言,淡漠的眼中浮现出一丝异样:只怕,太子的心乱了。

  我的心,只为皇位而乱。澹台无月的语气淡然,只是,目光却是微闪。

  但愿如此,我们帮你,不惜触怒父皇,为的可不是让你最终毁在女人之手。那个女人,给我的感觉很危险。

  二哥一向未卜先知,这话说的,倒是让本宫有些怕了。太子的目光从司徒妖娆的身上收回。

  人,最怕变数,我在这个女人的身上,看到了变数。如果可以,太子不要与司徒家来往过甚。

司徒家的兵权呢?

  司徒宇是个老狐狸,别说女儿,就是他那个天才儿子帮谁,他也未必会将兵权放手。那块骨头没得啃。

  我懂了,今日有劳二哥。太子轻道。那青衣男子闻言点了点头,转身走出去了。而太子,目光再度落在了司徒妖娆的身上,脑子中,全都是昨天晚上司徒妖娆对他的态度。他很久之前便知道,有司徒妖娆这么个人,每日给他写情话,做一些荒唐事。不过,却并不感动。

  一直到昨日,他先是被害入了碧波湖,而后,他被人下了药,又误入那天香楼的如意房间,见了她。心中生出一丝实在不成就给她一个侧妃之位的心思,想强要了她,却不想……她竟然耍了他不说,还拿走了他的钱袋。想到那一幕,澹台无月有些哭笑不得。身为太子,他还是第一次有这种待遇。

  先是在他被刺杀的时候袖手旁观,又是在他被下药的时候,不顾他的身体。偏偏,他竟然还感兴趣了。人心,当真难测。

  男子有些想笑。

  什么叫做倒霉?三王爷,司徒妖娆,还有十一王爷,三个人看着人家越来越远的船,脸都黑了。

  人家一钓一个准,而他们?鱼绕着走!
半晌,司徒妖娆起身,看着三王爷,深深地叹了口气:我觉得,我们钓鱼的方式不对!

  本王也是这般觉得。三王爷也放下了鱼竿,看着已经越走越远的太子的船,表示不想继续!

  那当如何?六王爷看着三王爷,询问道。

  不若就这样认输吧。三王爷语气淡淡的。

  这怎么行!一旦认输,太子党的人尾巴就要翘到天上去了!九王爷大叫道。

  但是,钓鱼这种事,不是我们想就能的。你看看,那边已经去湖心亭了。再继续下去,只怕你连父皇此次赐的宝贝是什么都不得而知。三王爷指着已经本着湖心亭去的船。

  六王爷闻言,脸色一变,看看大船,再看看他们还原地未动,果断道:认输,九弟,我们过去吧。此次也算是倒霉。

  可是皇兄!

  行了,上次我们赢了,这次便让他们吧。或许,父皇下了这样一道旨意,也是有这个原因在其中吧。六王爷的样子,不怒而威。九王爷闻言,沉默了。

  倒是三王爷只笑。

  父皇的心思?呵!他们如何猜到?父皇不曾想让任何一位皇子做皇帝,因为这天下,还是他统治。

  皇后长子却不为太子,倒是立了宁妃所出的四皇子为太子,又扶持了六皇子。如今的局势,太难看清了。

  六王爷的船很快便追上了太子他们的船。而后,两艘船一起靠了湖心亭。此时,湖心亭内,有几名女子等候在内。

  见众人下来,女子们一哄而上。

参见太子殿下,各位王爷。女子们声音娇媚,如出谷黄莺一般。

都起来吧。先上岸的六王爷对众人道。而后他带来的白衣女子抓住了他的衣服袖子,想到司徒妖娆说的那句少接触东方家人,眼底划过一丝狠戾。司徒妖娆!天下女人的耻辱,也敢说我?

三王爷,小女子给三王爷请安,这糕点是小女子亲手做的,请您尝一尝吧?几名女子中,一穿着浅蓝色绣花长裙的女子徐徐走来,看着三王爷小声道。

三王爷闻言,眉头一挑,目光落在了身边的司徒妖娆身上,语气温柔中带着浓浓的宠溺:妖娆,你想本王吃吗?

  三王爷一句话,就将司徒妖娆卷到了风口浪尖上!

  哪里来的丑八怪?

  三王爷怎么对她那么好?

  妖娆?哪个妖娆?司徒府的?不会吧?

  众人你一言我一语的,司徒妖娆听的真切,再看身边的三王爷,暗骂自己没事找事,化了这妆得罪了三王爷这妖孽,反倒是被他坑了!

   这人绝对是故意的!此刻指望他能得饶人处且饶人是不可能了,还不如鱼死网破!谁也别想有好名声!心想着,司徒妖娆扯出一抹委屈的表情道:王爷想吃,便吃嘛。妖娆怎敢管着?若是管了,你一定又要像昨天一样,把妖娆吊起来做那种事了。

   司徒妖娆的话中暧昧颇深,这话一出,好似天雷,劈的众人分不清方向。女子们傻傻的看着三王爷,怎么也没敢想,这三王爷这么重口。

  三王爷多年不娶妃,原来,是喜欢这样的女子?本宫长见识了。就在众人被雷的外焦里嫩的时候,只听一个冷清的声音响起。

  而这声音在响起的瞬间,司徒妖娆表情僵硬,整个人都不好了!

  什么叫做倒霉?这就是了!她千般祈求太子千万不要是这个神经病,可惜,老天爷从来都听不到她的祈求!

  提问:在古代这个皇权至上的地方,先是在太子被刺杀的时候袖手旁观,又在太子被下药的时候,把人踹到湖里。下场会是怎么样?

  司徒妖娆只觉得自己已经能预见未来悲惨的样子了。求倒带重来啊!

  不过可惜,老天爷依旧听不到她的祈祷。

  有些事情太子不懂,女人未必是漂亮的好,她丑的别出心裁,本王喜欢。三王爷说着,看向了司徒妖娆道:司徒大小姐,本王再次像你求亲,你可接受?

  卧槽!

  三王爷这下是真的惊了众人。

  三王爷向司徒妖娆求亲?呵呵!是她们没睡醒还是怎样?

  我错了!我真的错了!如果再给我一个机会,我绝对不会给这妖孽找麻烦,绝对不会来游湖!就算他真的杀了我,我也不来!这三王爷是嫌她死的慢了?

  司徒妖娆欲哭无泪,看着三王爷咬牙切齿道:不接受!

  靠!今天到底是怎么了?

  这司徒妖娆也转了性了?三王爷这般男子求亲,她竟然拒绝了?

  这打击是一个接着一个。

  而就在此时,之前说话的男子,缓缓从船舱内走了出来,阳光打在他的身上,落下点点光芒。

  这男子,眉眼冷清,长发束起,腰间佩剑。一袭紫衣,乍一看去,给人一种不近人情,不食烟火之感。他大步走下船,落在了湖心亭上,而随着他的出现,在场的女子们目光也都落在了他的身上。

  因为这个男人,是太子。

  这人有着天下间最美好的一切,俊美的外表,让人望而生畏的地位,举世无双的才情。这样的男子,是所有女子心目中最完美的夫君。

  在他的面前,所有人,都失了颜色。

  当然,这不是重点!

  司徒妖娆看着这人。这里最后一丝期待,也终于破灭了。这副傲然的神情,果然……除了那个神经病,再无他人了!

  司徒妖娆看着澹台无月的同时,澹台无月也在看着她。见她那副样子,澹台无月心中有了一丝想笑的冲动。当真……可爱的很。

  三王爷。司徒妖娆严肃的喊道。

  恩?三王爷疑惑的看向司徒妖娆,然后,就见女子一副快哭出来的表情看着他道:哪里有洞?快让我钻进去!

三王爷:……

而就在这个时候,那紫衣男子的目光已经落在了欲哭无泪的司徒妖娆身上,他缓缓走到了她和三王爷的面前,看着女子,道:姑娘,我们又见面了。

呵呵!如果可以,我想解释一下我们昨天晚上的误会!司徒妖娆看着男子,表情僵硬。问:身在古代,却得罪了这个国家的太子该怎么办?答案只有一个:等死!

误会?太子闻言抿着唇,看着司徒妖娆半晌,蹦出一句话来:你这是不想对本宫负责吗?

一石激起千层浪!

  太子这一句话,可真的是让所有人彻底懵了。

  难道昨天夜里是真的?司徒妖娆莫不是真的胆大包天,从天香楼掳走太子,然后强上了?

  这是要死的节奏啊!

  司徒妖娆听男子这话,也真的是要绝望了!才穿越,得罪了三王爷不说,又直接得罪了太子。负责?负责什么?难道昨天被踹到湖里冻坏了他的小兄弟?卧槽,这样的话,我赔不起啊!

  想回家!一定要回家!

  古代太可怕了!还不如被家里那群老头子要求练功!

  司徒妖娆此刻无比的想念二十一世纪。但是可惜,想也不成!所以,她只能硬着头皮对太子道:那个……我觉得,我应该没有什么需要负责的吧?

司徒小姐快要第二次女考了吧?女考结束,本宫会向父皇请示,并去将军府提亲。太子今日好似吃了炸药似得,轰炸起来,一点也不含糊。

  直吓得众人以为是在做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