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门团宠小郡主精彩章节小说免费试读地址 主角苏暮欢顾执

他知道,她怕疼,也怕血。

脸上尽是释然解脱的微笑。

苏暮欢用尽全身的气力紧紧攥住莫羽的袍角,唇瓣颤抖得不成样子半天说不出话来。

不要……

不要用这样残忍的方法夺去她哥哥的生命。

她想说话却说不出来,人一旦恐惧到极点是会短暂失声的。

奈何,莫羽并不理会她的癫狂与绝望,只是一个眼神,身旁的人便微微扬起了手。

马儿的嘶鸣声响彻而起。

仅一瞬间,苏暮欢眼前充斥着漫天血雾,将她眼眸映得通红无比,几乎要滴出血来般。

刚刚还安慰着她的人此时身体已经四分五裂,内脏淌了一地,浸在一汪血色里。

苏暮欢身体彻底僵住,她痴痴的望着那一地血色,眸中满是绝望与不可置信。

她仅剩的哥哥,就这样没了?

她眼睁睁的看着却救不了他!

她什么都做不了!

“不——”大滴大滴的泪瞬间涌了出来,苏暮欢撕心裂肺的尖叫着,突然气血上涌,哇地一声吐出大量黑色的血块。

紧接着,眼前一黑,便彻底晕了过去。

……

“不要……”浑浑噩噩的苏暮欢就连昏迷中也是不断呢喃着什么,豆大的泪珠纷纷从眼角滑出。

紧接着,苏暮欢浑身颤抖得不成样子,突然尖叫着清醒过来,目光所及之处皆是沾了灰尘的桌具以及一道被风吹得摇摇曳曳的木门。

这是冷宫……

她来过的。

苏暮欢面如死灰,就这样不动也不喊的躺在地上,不知过了多久直至一道娇媚入骨的嗓音轻轻的传来。

“姐姐,这冷宫待得可还舒坦?”声音的主人一身大红色绣鸾宫装将她婀娜多姿的身影衬托得越发妩媚,金凤钗在高耸的发鬓间轻轻摇摆。

苏暮欢目光呆滞,并未理会她。

突然,一只柔若无的芊芊玉手轻轻抚摸上了苏暮欢的眼睛,嗓音越发阴柔:“姐姐可知道,妹妹向来喜欢你这双眼睛得紧,偏偏陛下一直不舍得,如今也算可得偿所愿了。”

话音刚落,那染着鲜红丹蔻的指甲硬生生嵌入苏暮欢的眼眶中,活生生的把她眼珠子给挖了出来。

苏暮欢不喊也不叫,仿佛认不得疼一般安静得吓人。

哀莫大于心死约莫就是如此。

奈何,来人似乎并不满意苏暮欢的反应,指尖的丹蔻轻轻滑过她的脸,血珠瞬间浮现在她抚摸过的地方。

“姐姐可知道,顾大将军打着勤王的番号率领三十万大军包围了皇宫,说是勤王,可我与陛下心中也清楚他是为你而来的。”

苏暮欢并未搭话,来人也不恼,依然自顾自的说着话。

“说起来这顾大将军对姐姐也算是有情有义了,别人尚且不知,可我却记得清楚姐姐当初是怎样当着金陵华贵的面拒绝人家的呢……”

苏暮欢微不可察地轻轻一颤,来人将她的动静尽收眼底,红唇微扬,尽数散发着魅人的诱惑。

“看来,姐姐也想见见这位顾大将军,妹妹就成全姐姐吧。”

话毕,来人眼帘轻挑,朝身边侍女使了个眼色,那侍女便会意的不顾苏暮欢的挣扎抗拒硬是拖扯着她出了冷宫。

耳边是呼啸的风声,吹得城池底下的旗帜呼呼作响,苏暮欢没了眼睛,却依旧能感觉到为首那人灼灼的目光烫得吓人。

蓦地,一道脚步声微微传入苏暮欢耳畔,她枯瘦的身子微微一颤,隐藏在袖袍下的手紧攥得咯吱作响才忍住冲过去与来人同归于尽的念头。

这脚步声她日日夜夜的听了整整十年,自然能认出自何人。

莫羽,这个毁了她一生,让她家破人亡的人。

苏暮欢就着一脸干涸的血朝他的方向转头,眼眶处两个鲜血淋漓的窟窿似乎会说话般就那样盯着莫羽。

她终于开口,嗓音沙哑:“莫羽,你就非得赶尽杀绝吗?”

莫羽并未搭话,苏暮欢却突然笑出声来:“我知道你还留着我无非就是想利用我引来顾执,你屠得尽苏家军,可你杀得尽这三十万铁甲吗?屠得尽离国外那虎视眈眈的其他三国吗?”

苏暮欢顿了顿,突然扬高嗓音,暗哑的声音震人肺腑:“莫羽,我以为你足够了解我,也清楚我苏暮欢从不受人威胁,也不做威胁他人的幌子!”

此话一出,莫羽一怔,还未待他反应过来。

紧接着眼前突然覆盖着浓浓阴影,一双有着厚厚老茧的玉手紧紧攥住他的肩膀,连拉带扯的将他拽下了几人高的城池。

一同坠下的还有那道枯瘦犹如被榨干了生机的纤细身影。

想象中的疼痛并未传来,苏暮欢惊愕睁眼,瞬间映入眼帘的便是那两道死状凄惨纠缠在浓浓血泊里的身影。

她的确是死了。

死得不能再死了。

望着同样没有任何生息的莫羽尸体。

她心中突然有一股如释重负的解脱感,也感觉全身上下轻飘飘的,仿佛风一吹就会散了般。

正当她不知自己该往何方去时,突然一道撕心裂肺的怒吼声荡破云霄。

苏暮欢一愣,顺着声音看去,只望见乌压压的铁甲最前面那道清瘦俊逸的身影冒着万千箭雨,纵马驰骋。

意图抢回她的尸身。

然而,宫里的侍卫也欲抢回自己君王的尸身,剑拔弩张的两拨人就这样混战了起来。

只是,城池外土地宽阔,视野空旷,对比起箭雨不断的皇宫侍卫,他们终究处于劣势,只会成为活靶子。

这不,顾执已经抢回她的尸身,偏偏一边要护着她的尸身一边还要抵挡数不胜数的箭雨,一不小心就受了伤。

紧接着,接二连三的箭雨像是长了眼睛般尽数朝他二去。

不多时,原本威风凛凛顾大将军顾执无声无息的成为了一只万箭穿心的刺猬。

“不要——”

无人听到苏暮欢声声泣血的呼喊,就如同无人能替顾执挡去那些箭雨一样。

苏暮欢只觉得自己痛得连魂魄都快要消散了。

果不其然,一阵狂风呼啸而来,她便再没有任何意识。

……

“将军,夫人已经去了,请你节哀吧……”

待得苏暮欢再次睁开眼睛,只听到一声似是在劝慰谁的叹息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