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黄金遍地陈峰陈敬国小说全文阅读

第六章黄嘉珏

就着咸菜,父子两人边吃边聊。

不同以往的是,前世的父亲在饭桌上总是在教导他人生哲理,而现在却换成陈峰讲解一些生意人的为人处世之道。

还别说,父亲陈敬国听得很认真,这让陈峰有点好笑。

说着说着,门外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父子两不由看向门口,只见母亲何慧敏气喘吁吁地走了进来。

何慧敏一进来就抱住了陈峰。

“妈,你终于回来了!”在何慧敏怀中,陈峰兴奋道。

这是他重生后第一次近距离看到母亲年轻的样子。

鹅脸蛋带着一丝英气,一头柔顺的发丝长达腰间,和前世记忆中苍老年迈的样子大为不同,如今的母亲很年轻,很好看。

陈敬国看了一眼母子两人,又低着头扒饭,生着闷气。

何慧敏抱起儿子,满脸欢喜道:“小峰真聪明,都会帮警察破案了。”

陈峰腼腆一笑,原本他还以为母亲气消了才回家,敢情是今儿这事传到外婆家,被母亲知道了。

破案这件事还真是办对了,竟让母亲提前回来。

“妈,刚才爸还跟我唠叨说明天去外婆家接你回来呢,说家里没个女人真不行。”陈峰对着陈敬国斜眼一笑,撒谎道。

何慧敏心中一喜,不过还是板着一张脸:“儿子,以后你可要出息点,可别像某些人那样窝囊,被人追债追到家里来。”

“哼。”陈敬国冷哼一声也不搭话,继续吃着饭。

陈峰嘿嘿一笑,看着父亲吃瘪。

其实他知道,如果老爸再跟老妈吵一架,或许老妈又要回娘家了。

不过作为家里的润滑剂,陈峰还是劝说道:“妈,刚才老吴的媳妇李婶送了三千块给咱家。”

“李春花?”

“嗯。”陈峰点点头,随后将事情详细说了一遍。

当听到自家跟吴乡长搭上关系,何慧敏不由长大了嘴巴,吴乡长在大丰乡是什么地位,她再清楚不过了。

自己家跟吴乡长搭上关系,日后不说大富大贵,起码在乡里乡外都混得开。

何慧敏气终于消了,看着陈敬国说道:“加上这三千块,咱们应该可以把舅妈家的钱还了吧?”

陈峰率先开口:“爸刚才和我说了,准备用借的钱和李婶给的钱去魔都做生意。”

欠债还钱天经地义,不过这钱现在还不能还,这是家里准备做生意的启动资金。

“妈你就放心吧,爸都规划好了,等赚了钱就把舅外祖母的钱还了,爸你说是吧。”陈峰继续劝说道。

陈敬国苦笑一声,只能点头承认,心中却在想,这儿子也太妖孽了吧,三言两语就把婆娘哄住了。

何慧敏疑惑道:“什么生意能稳赚钱?几时出发?”

“卖大米。”陈峰笑了笑:“过完年就出发。”

大年初七。

陈峰一家人随着大伯陈敬远搭上了前往魔都的大巴。

魔都翔湾区下街道的一间民房,众人来到大伯陈敬远的住所。

这一路上的见闻,让陈峰心中颇为感慨。

魔都作为全国经济前十的大城市,不可谓不繁华,可九十年代的魔都与前世记忆里的魔都相比,差距实在太多了。

这个城市不再有数不清的高楼大厦,也没有拥挤街道,只有零星几辆汽车呼啸而过。

晚上,陈峰一家住在大伯的房子,至于大伯一家则去附近熟识的朋友暂住一晚。

第二天,一阵锅铲的稀疏声,陈峰睡眼惺忪看了眼床铺,发现父母早已起床。

下了床来到客厅,陈峰看了下时间,发觉才五点多,此刻天色还有点暗,父亲早早就出门了。

见儿子醒来,何慧敏说道:“小峰快去刷牙,待会吃完饭,咱们还要给大伯和你爸带饭去。”

陈峰点了点头,老爸跟着大伯出去卖米了,刷完牙默默吃着饭。

看着母亲劳碌的样子,陈峰知道父母已经重归于好了,还主动接下了家务活。

吃完饭,陈峰跟着母亲出去小区门外。

“大妈来看看,大米八毛,保证新米。”小摊上,大伯陈敬远吆喝着来往的路人。

陈敬国则在一旁憨憨赔笑,帮忙秤重量。

“给我来十斤。”一名中年妇女捧起一小把米看了看又闻了闻,最后才说道。

“好勒。”陈敬远爽快一笑,示意弟弟敬国秤米。

九四年大米价格基本稳定在一块左右,但也跟地域有关,在江南水乡,大米价格会便宜一点,再加上陈敬远是摆摊,价格比店铺要更便宜一点。

而前世,大米价格基本也要两三块,二十年过去,大米价格不会涨幅太大。

陈峰在一旁学了点物价对比。

何慧敏招呼两个男人,道:“吃饭了。”

趁着空闲时间,父亲和大伯两人随便扒拉两口应付起早餐,虽然是在露天环境,可两人却很自在。

没过多久,一个男人带着一个头发乱糟糟很久没打扮的小女孩过来买米,“老板,给我秤个五十斤。”

“好勒。”大伯放下碗筷,赶忙挪来一袋大米,开封装米。

忽地,头发乱糟糟的小姑娘指着陈峰,说道:“爸爸,我能跟他玩吗?”

陈峰不由苦笑一声,前世他偶尔也会跟小孩子玩,但并非真的喜欢小孩子,现在为了大伯的生意,只能硬着头皮应付起来。

“你叫什么啊?”陈峰眨着大眼睛,说道。

“我叫黄嘉珏,那你叫什么呢?”

“陈峰。”

“你能陪我玩吗?其他小朋友都不喜欢我。”黄嘉珏一脸渴求。

陈峰眉头一皱,一般小朋友都很合群,即便黄嘉珏看起来比较邋遢,也不至于没人跟她玩,于是脱口问道:“为什么?”

“他们说我是没妈疼的野孩子。”黄嘉珏瘪着嘴,一脸要哭的样子,“我爸爸说了,妈妈只是出门了,很快就回来的。”

单亲家庭。

陈峰瞬间明白了,小女孩的妈妈可能离婚也有可能去世了,对方父亲一个大男人又不会给女儿打扮,所以看起来很邋遢。

其实,前世他的婚姻也不美满,妻子嫌他穷,又受不了生活的苦,执意离婚,那时自己儿子开始自闭,甚至自卑,最后花费好大功夫才让儿子走出阴影。

“嘉珏,别乱说话。”黄嘉珏的父亲顿时呵斥一声。

大伯陈敬远连忙劝道:“黄老三,小孩子懂什么,没必要犯气。”

黄老三讪笑一声,虽没再说什么,可心情却显得极为失落。

“行了,日子总会过去的。”大伯拍了拍黄老三,劝慰道。

黄老三本名叫黄杉,街里街坊熟悉了也就跟着叫外名。

或许是同病相怜,陈峰不由可怜这小姑娘,于是笑道:“现在开始,我就是你第一个朋友。”

“真的吗?”

陈峰点点头,小姑娘露出一个开心的笑容,“耶,我有朋友了。”

陈峰笑了笑,小孩子真的很容易满足,一句话就能开心一整天。

黄嘉珏跑到黄老三面前,高兴道:“爸爸,我有朋友了。”

黄老三拿起秤好的大米,摸了摸黄嘉珏,和蔼道:“嗯,那爸爸以后经常带你来这儿玩。”

“好,我最喜欢跟陈峰玩了。”小姑娘天真道。

等黄老三离开,小姑娘还一步三回头朝陈峰招手,仿佛很舍不得这个刚认识的好朋友。

“别看了,人家走了。”大伯陈敬远调笑道。

陈峰挠了挠头,怪不好意思道:“大伯,你认识这家人吗?”

大伯难得收起调笑的态度,“嘉珏很懂事,黄老三和他婆娘很早就离婚了,只是苦了这孩子。”

“怎么,我们家小峰还真喜欢人家小姑娘啦?”何慧敏也跟着调笑着自己儿子。

一向憨厚的父亲,也跟着起哄:“要不把小姑娘娶回家给你当老婆?”

陈峰憨憨一笑,反讽道:“好啊,不知娶魔都的老婆要多少钱。”

“不多不多,也就两三万。”大伯嘿嘿说道。

陈敬国夫妻顿时语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