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文《重生炮灰修炼记》许淼宁钧云小说全文无弹窗阅读

“船鬼?”许淼有些好奇。

“可不是嘛!看到咱们家前面的那个湖泊没有?”大伯抱着佩佩,朝着前方的湖泊努努嘴。

“这个湖泊啊,村里人叫它青湖。这湖可深着呢。以前不是干旱嘛,各地都缺水,但是就是这青湖,虽然当时水量大减,但是就是没看见底。老一辈的人说啊,这湖里面住着一个船鬼。

这船鬼会上岸来抓走独自备嫁的姑娘。”大伯饶有其事的说。

“那这船鬼平常不害人?就抓备嫁的姑娘?”许森好笑的对大伯说。

徐淼闻言也是疑惑的看着大伯。

大伯急了,见徐森兄妹不相信,愣是说了一件村里的旧事。

他放下佩佩,支开她去找奶奶,然后低着声音和许森他们说:

“在我小的时候,那时候国家不是恰逢混乱时期嘛,咱们村里有一大户,大户的独女出嫁。这独女长得花容月貌,还是一位留过洋的姑娘。

这姑娘出嫁前一晚,拒绝了家里人安排好的陪嫁,并且扬言说这是封建迷信。这姑娘陪嫁的妹子,是那大户人家的穷亲戚。许是这小姐嫌弃这个穷亲戚,死活不让她待在一个房间,还说要不然就不嫁了。

这小姐的父母没有办法,只好加强了护卫。然而没想到啊,第二天起来,这个小姐就不见了。

他们打开闺房的门后,扑鼻而来的就是满满的腥臭味。他们的父母简直是生不如死,哭着喊着要去湖边打捞。

可是奇怪的是,多少个水性好的人下水,都是没有发现,就好像是凭空消失了一般。然而几天过后的一天清早,村民去田地的路上时,路过青湖,就看到一具身着红衣的尸体漂浮在水面上。

等尸体打捞上来的时候,赫然发现就是消失不见得大户人家小姐。令人毛骨悚然的是,这尸体身上没有一块好肉,就像是被什么东西咬的破破烂烂。我当时还小,凑热闹过去看,结果一看到尸体,吓得做了好几天的噩梦。”

大伯说完脸上还是一脸的惧怕。

许淼和哥哥相互看了一眼,都料想这青湖必然有着古怪。许淼有心去查探一番,但是想着人多眼杂。她心里压着此事,进家门吃饭的时候也是心不在焉。大伯母问她话也是回答的文不对题。

许森明白妹妹心里压着事情,对于许淼的异常,解释说是她没睡好犯困。

吃完饭后,许淼找了个借口就出门去了。她转身走的时候,许森正帮她安抚哭闹的佩佩。

许家的祖宅理青湖也就几分钟的路,她现在就站在湖边上。

这青湖占地极大,占地几百亩,而且又是天然形成。初春的风吹过湖面,飘起了点点涟漪。

许淼皱着眉头,顺着河边看去。河边生长的草已经泛绿,而且长势不错。而且看着湖里,也是勃勃生机。她蹲下身试了试水温,发现这湖水温度也是那种孕养了鬼怪的刺骨冻人。

许淼甚至没有在湖里发现半点阴气。

真的太奇怪了,许淼看着水面心里想着。水属阴,多多少少会滋生往死的阴魂。按照大伯的描述,这湖里多多少少也有点痕迹。她起初怀疑是水鬼,但是现在看在,水鬼不可能在这湖里。应该是说这湖绝不可能藏得住水鬼。

她抬头又看了看周围的山。她虽然不擅长风水,但是靠着天眼,她也能辨别一二的,这里的风水是没有问题的。甚至有一座山还埋藏着一座古墓。

“这山村里叫它‘将军帽’,据说这里面埋葬着一位大将军”不知何时,许淼身边站了一位男子。此人一身气势,偏偏是二十几的模样。奇怪的是,此人穿着白色长袍,背后背着一把古剑。

他望着那座“将军帽”,面上没有任何表情,仔细看,似乎夹着点点凝重。

许淼转头看着男子,挑眉一笑“不是据说,是这里面确确实实有一座古墓,至于是不是大将军我就不知道了”

男子瞥了她一眼,然后依旧面无表情看着那座山。只是将自己的威压朝着许淼压过去。

“这位道友好没道理,怎么说着说着就动手了呢”威压触及到徐淼护身的功德金光,就被轻巧的化解了。坏心眼的许淼还把一丝炼化过的灵力朝着男子招呼过去。她倒也没恶意,顶多算捉弄,毕竟礼尚往来嘛。

可谁知眼前这人能力貌似在她之上。

“功德之力?你也是修功德的?”男子擒住想要那一丝夹杂着微微功德之力的灵气,深色莫名的注视的许淼。

干坏事被抓包的许淼尴尬的笑笑,“呵呵……那啥,大佬,你还认识其他修功德的人啊?”

男子没有说话,随手解下身上挂着的玉佩,抛给她。许淼手忙脚乱的接住,拿着玉佩迷茫的看着男子,示意他几个意思?

“没事别转悠,能力低就别作死”,说完就抬腿走人,转身的瞬间,许淼分明还听到男子嫌弃的说“真是……太弱了”。

许淼满满的疑问,大佬抛了块玉佩给他,还嫌弃她弱??什么鬼??这块玉佩上刻画着还是许淼熟悉的破煞符文。只是等级高,反正目前她是画不出来的。

所以,她现在是被一位大佬赏赐了??许淼抽了抽嘴角,羊脂白玉的玉佩……这个大佬还真是土豪……

就这样,并不算一无所获的许淼,带着一颗被土豪伤害的心,心塞的回了祖宅。

另一边,男子回到住处后,一位微胖,身着僧衣的大师迎了上来,此人正是被男子留下来的留守人员,法号“无垢”。

“老大,怎么样,湖那边有情况吗?”无垢问

男子名叫宁钧云,是一位剑修,也是这次小队的领队,他们此次是负责来调查事情的。

“从地势来看,不排除古墓里面有与青湖连接的水脉。”宁钧云淡淡的说。

无垢摸着自己光溜溜的脑袋说“如此,但是青湖离那座山那么远,那东西可能躲在古墓里面吗?”

“眼前不就有一户出嫁的人吗,看看这传说靠不靠谱咯”说话的是正推门进来的孙阮。她听到无垢的话,满不在乎的说。

无垢气道“万一不靠谱呢,万一这姑娘真被抓了呢?咱们在这里已经浪费了整整一个月了,组织上已经在催咱们了!”

孙阮看都不看无垢,径自拉开一把椅子,反坐在上面,双手放在椅背上,头微微倾斜的趴在手臂上。

“怕什么,有我在呢,再不行,不还有老大在嘛!”孙阮懒洋洋的说。“至于你……辣鸡就好好守家吧!”

“你!孙大小姐!下次我再帮你净化鬼魂,我就不叫无垢!”

“好了,吵什么吵!”宁钧云揉了揉发疼的太阳穴,“孙阮,你那边安排的怎么样了?”

孙阮叼着一只不知道哪里掏出来的棒棒糖,含糊不清的说:“唔,好着呢,他们几个现在留在现场。我们什么时候过去?”

宁钧云“现在,无垢留守。“

孙阮点头,准备起身出发。“咦~老大,你那块羊脂白玉的护身玉佩呢?咋不见了?”

宁钧云冷冷的看了她一眼,“多事。”然后就走了。

身后兴奋的孙阮搓着手,她总觉得老大有什么大事瞒着她,别不是送给相好的了吧。一想到这个可能,她就忍不住想要“嘿嘿嘿嘿”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