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成为大皇子》完结版阅读《重生成为大皇子》最新章节目录

《重生成为大皇子》 小说介绍

主角叫赵铮赵嵩的小说叫做《重生成为大皇子》,它的作者是龙虎啸最新写的一本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 书生语气明显不耐烦,雷开眉头一皱。大皇子想上去,他还敢阻拦不成?刚要开口,却被赵铮伸手拦下。赵铮目光始终定格在那两个男人身上,不出意外,有好戏看了。“大盛的文人,都是些什么货色?”果然,青年目光眯起,寒

《重生成为大皇子》 第9章 免费试读

书生语气明显不耐烦,雷开眉头一皱。

大皇子想上去,他还敢阻拦不成?

刚要开口,却被赵铮伸手拦下。

赵铮目光始终定格在那两个男人身上,不出意外,有好戏看了。

“大盛的文人,都是些什么货色?”

果然,青年目光眯起,寒芒闪烁。

“敢阻拦鄙人?凭你也配?”

见他敢顶嘴,书生冷哼一声,目光中满是不屑。

“哼,别的地方我管不着,不过,这里却是我说了算。”

“没有陆公子的名帖,别说你们,就是皇子来了,也别想上去。”

说到那位陆公子,书生满是傲然之色。

语气高高在上,丝毫不把那青年放在眼里。

“劝你们尽早离开,若是叨扰了陆公子的雅兴,有你们好果子吃。”

见到这一幕,赵铮不由摇头。

之前看这书生斯斯文文,没想到,也只是条看门狗罢了。

有奶就是娘的货色。

他倒是好奇那位陆公子,一个大学士的儿子罢了,凭什么这么嚣张?

“上个花船,还需要名帖?大盛的繁文缛节,可笑!”

那青年淡然一笑,眉宇间傲气不减。

“你的知不知道,我又是谁?”

“我管你是谁,要是没有名帖,就赶紧……”

书生冷笑连连,可后面滚字还未说出,却见青年身后的男人一步上前,拿出一块令牌,在书生眼前晃了晃。

“下等人,你看清楚,这块令牌,是区区名帖能比的吗?”

嗯?

书生心头一惊,细看那令牌,顿时面色骇然。

“你你你,你竟然是……”

赵铮也眯眼看去,只见那令牌用纯金打造。

上面东岛两个大字很是显眼。

莫非,这青年就是东岛国前来觐见的皇子?

“既然知道了,那我等能上去吗?”

中年男人话语平静,却带着不容置疑的味道。

“可,可以,当然可以,两位请!”

书生瞬间变了脸色,赶紧弯下腰,做了一个请的动作。

然而,青年却嘴角轻哼,并没有踏上画舫。

“刚刚鄙人说过,说错了话,是要付出代价的……”

一句话,吓得书生战战兢兢,连陆公子在他面前只怕都不够看。

就更不用说他一个小小书生了。

“自己掌嘴十巴掌,鄙人便既往不咎,如若不然,鄙人连那姓陆的也一起收拾。”

青年手中折扇一挥,语气傲气无比。

书生神色一变,俗话说士可杀不可辱。

可现在看来,扇十巴掌而已,似乎是最好的解决办法了。

“是是,我这就打,这就打!”

书生连忙点头。

啪!

狠狠一巴掌,扇在自己脸上。

然后,是第二巴掌,第三巴掌……

雷开皱着眉,心道这书生还真是丢大盛的人。

想上去阻止,却被赵铮拦住。

这书生眼高于顶,说话毫无顾忌,教训一顿也无妨。

就是这东岛国的皇子,似乎也不是简单角色。

啪!

一连十个巴掌,书生丝毫不敢留手。

只觉得两边脸颊**辣的,自己把自己打成了猪头。

“当狗就要有当狗的觉悟,否则,下次就没有那么简单了。”

青年哼了一声,回头看了赵铮一眼,带着人上了画舫。

“走吧,咱们也上去。”

赵铮摇摇头,要跟着上去,却再次被那书生拦住。

“妈的,老子让你上去了?赶紧滚,滚出去。”

书生面容阴沉,怒目圆睁。

显然,刚刚在别人身上受的气,此刻全发泄到了赵铮身上。

“大胆!”

雷开忍无可忍,一声大喝。

“你可知,这位是谁?”

“我管他是谁,没有名帖谁也不能上去,你要再不滚,我就喊人把你们扔湖里喂鱼。”

赵铮无语了。

面前这书生,还真是……崇洋**,欺软怕硬的软骨头。

“我名赵铮,这个名字,你应该听过。”

“我管你叫什……等等,赵铮?”

书生还想大骂,却突然想到什么,看向赵铮的目光,隐隐带着不可置信。

脸色红里泛白,身子都在微微发抖。

“哼,大皇子殿下在此,还不速速跪拜?”

雷开怒目圆睁,一声怒吼,吓得书生噗通一声跪倒在地。”

这几日,整个京城都在谈大皇子赵铮入狱一事。

他自然听过赵铮的名号。

只是,赵铮平日深居简出,见过他的人,还真没几个。

他之前只是随便说说而已,没想到,居然真就遇到了当朝皇子?

“是小人有眼不识泰山,冲撞了殿下,求殿下饶命,饶命啊!”

书生跪在地上,哆哆嗦嗦的跪地求饶。

想到刚刚自己不但拦着赵铮要名帖,还骂了大皇子殿下。

书生真想给自己一个嘴巴。

对此,赵铮只是看了他一眼,摇头叹息。

上一世,对于古时候的文人风骨,赵铮还是很崇敬的。

可看面前这书生……

这莫非就是大盛的悲哀?

赵铮急着寻找春玲,也懒得跟一条看门狗计较,带着雷开上了画舫。

……

比起船外的景致,画舫内也不遑多让。

刚一进去,便觉熏香扑鼻,酒香四溢。

角落有歌姬弹着古筝和舞。

不少读书人打扮的年轻公子一边赏景,一边痛饮,好一番热闹景象。

赵铮目光一扫,却不见那东岛皇子的身影。

想来,必是上了二楼的雅间。

赵铮不想太高调,便在一楼找了个位置坐下。

刚要了一壶酒喝了一口,便见二楼廊间出来一年轻公子,对着众人拱手一笑。

“诸位,难得今日大家齐聚一堂,不如来比比诗词,添点雅兴?”

此言一出,堂下众人纷纷附和,看得出来,那年轻公子名望不小。

“殿下,那就是陆文川,陆大学士之子,去年科举位列探花,却拒绝朝堂册封,准备今年一举夺魁。”

旁边,雷开小声解释。

赵铮点了点头,那陆文川穿着华丽,气质也不差。

怪不得在读书人眼里地位不低,原来真有两把刷子。

“陆兄所言甚是,今日大家以文会友,除了赏景,自然得有诗词助兴。”

陆文川身旁,又一个衣着华丽的年轻公子站了出来。

“殿下,此人为秦浩,刑部尚书秦学桧之子。”

哦?

赵铮眯着眼睛打量那秦浩,只见那厮油头粉面,笑容桀骜。

一看便不是好东西,上梁不正下梁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