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乐颜傅君临抖音》小说完结版免费试读 时乐颜傅君临祝明月小说阅读

“你说谁榆木脑袋?!”言晏炸毛,“本将军可聪明了!”

说完,她像是觉得这样更有说服力,补了一句:“言小将军智计双绝。陛下夸的!金口玉言!”

孟耀庭面色扭曲一瞬,没忍住,笑出声道:“好,你聪明,你最聪明了。”

外界皆说靖王殿下性子冷淡,不爱亲近人。

可在她面前,他永远眸色温柔,声音也温柔。

言晏被那温柔迷了眼,乱了心,从未想过,那背后的情意,可能是给别人的。

“哇……”

一声婴孩的啼哭唤回言晏的神思。

全身疼痛得像是被千军万马踩踏而过,她茫然地看着上方的床帐,有些不明白自己这是死了还是活着。

若是死了,为何还会痛?

若是活着,为何还会想起曾经的孟耀庭?

一旁的产婆抱着孩子送到她面前:“娘娘,是位小少爷呢,您瞧一眼。”

孩子……她的孩子……

言晏吃力地探头看去,只见襁褓中的孩子脸红红的,皱巴巴,小小一只,就像只小猴。

还是只哭声洪亮的小猴。

见孩子安好,她心中一松,疲惫便如潮水般涌来。

她昏了过去。

言晏做了个噩梦。

梦里一片漆黑,她站在一个大坑边缘,摇摇欲坠。

突然,坑中飞射出一条蛇,精确地咬住她的手腕!

言晏啊了一声,只觉得腕间一凉,似乎有什么东西沿着蛇牙侵入体内!

下一瞬,她便觉得浑身都冷,微微一晃,整个人掉入坑中。

那哪里是什么坑!分明是个万虫窟!

言晏掉下去后,就觉得全身被那些虫蚁毒蛇包裹噬咬,疼得令人发疯!

“啊……”她痛苦地睁眼,发现自己已经回到了殿中。

可浑身疼痛却分毫未减。

言晏原以为,产子之痛便已是天下最痛,没想到不过一觉睡醒,她便要经受另一种更毒的痛!

有人扶住了她,往她口中塞进一块布,声带怜悯:“娘娘,若是太疼,您就咬着这个,千万别伤着自个儿。”

似乎知道言晏不认得他,他自报家门:“草民是个游方大夫,叫姚泽。王爷找到草民,让草民来给王妃解毒。”

解毒?言晏有些想笑。

若是这大夫真能解毒,祝明月早就得救了,也轮不到她来承受这毒的蚀骨之痛。

或许只是替她稍微延长一会儿寿命,多受一些折磨吧。

言晏浑浑噩噩地想,又觉得这样其实不错。

她若能活得长久一些,就能等到言家的消息了。

也能多看一眼孩子。

她都给孩子起好名字了,叫阳景。

阳景,意为太阳。

她要她的孩子,日后成为独一无二的太阳,不再像任何人。

自那日后,孟耀庭便再没有来过。

言晏整日卧在床上,一日三餐似的喝药,针灸,身边只有姚泽会陪着说说话。

那毒倒也不是时时都疼,只在入夜后会发作,太阳升起便又好了。

这座小院仿佛被人封闭了,她得不到外间的消息,也见不到自己的孩子。

言晏曾挣扎着下床,想要出院,却被几个下人制住,押送回床上。

随着时间的推移,她心中的不妙之感愈发沉重。

直到一日,院子里迎来了一位许久未见的人——祝明月。

祝明月一来,就屏退左右,说要与言晏细谈。

她气色极好,神采飞扬,半点也看不出中过毒引过产的伤损。

言晏见她神色,心中莫名一沉。

“姐姐,有些时日不见,您怎么虚弱成这样了?”她为言晏倒了杯茶,轻轻地笑了,“莫非,是知道言家的下场了?”

言晏僵住,喉间干涩,茫然问:“什么叫……下场?”

“呀,您还不知道吗?”祝明月故作讶异,道,“言家已经定罪了,陛下下旨,言家满门抄斩。就在今日行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