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肥妇BBW 小说全文完整版

“独立设计的一款武器?”少剑波听到这个词,眼神都有些迷茫了。

“我们中国人独立设计的一款武器!”片刻后,他眼神中绽放出精光。

东北三省由于军阀混战时期,及苏联、日军相继介入进行开发,其实目前有着全国最大的工业力量。

这些工业力量当前大部分被日军所占据,但是有小部分被抗日志士转移,在地下进行军工生产,为抗日力量提供武器。

直至解放,东三省都是全国工业之基石。

陈汉正是考虑到这一点,才会携带军工图纸前来,为的就是派上用场!

可就算东山省抗联有一些地下兵工厂,可大部分都是生产些土制手雷、子弹、加上仿制的毛瑟等…

他们面临钢材、火药等物资缺少,也面临日军围剿、精度不够、制造水平较低等问题…

但他们更稀缺完整的武器设计图,更别谈有什么武器设计师了。

虽然,现阶段他们没有力量做科研,但是不代表对先进武器抗拒。只要有人给他们图纸,各种困难都会想办法克服,各种精度工匠们都一定能做出来!

“剑波同志,第二张77式自动步枪的设计图纸比较先进,当然,他在国外已经提前做过测试,威力性能绝佳,只是生产难度要比汤姆森更大一些…”

“不知抗联的兵工厂能否制造出来……”这时陈汉担心的问了一句,也是一种试探,如果抗联的兵工厂不能造出来,那么就要委托组织送到其它地方了。

“请陈先生放心。”少剑波却立即拍着胸脯保证道:“抗联的兵工厂一定能制造出汤姆森冲锋枪,至于新式的77自动步枪,兵工厂一定克服全部困难把武器制造出来。”

“这是兵工厂的使命!”

“也是同志们的理想!”

“弹簧我们可以一根一根的压,精度可以一点一点的磨,没有钢我们就去抢鬼子的车,炸鬼子的铁路。”少剑波立誓道:“枪造不出来,我就把脑袋送给您朋友赔罪!”

“哈哈,他要你的脑袋干嘛。”陈汉笑着推却道,心里却深受触动。

“这两张图纸我一定让人送回兵工厂,就算付出生命的代价,都一定会把两张设计图纸送到兵工厂…”

“一旦在兵工厂完成制造、测试,如果设计合理,威力够大,马上就会在全军推广。”

“这是我军最缺的东西!”这时少剑波说道:“陈先生,您一定要将设计师同志的姓名告诉我,他为人民设计出武器,人民不能忘记他!”

“我要替他伸功!”

周乙也在旁边插了句嘴:“是啊,子荣。”

“你同学为国家献出学识,呕心沥血为人民设计装备,如果一旦制造成功上战场,那就是我军第一个自主设计的新式武器,在战场上能打敌人个措手不及,在政治上也有极大的重要意义。”

“这种人不夸张地说,堪比日军五个师团!”

“应该标榜与历史,否则会另海外志士寒心的…如果他在海外留洋缺钱,我向党组织申请,就算大家饿死,都要让设计师吃得起饭,读得好书……”

周乙抬出的名头更大。

陈汉长叹口气,看拿武器图纸把他们吓的,估计不想个好的借口,同志们是绝不会放弃嘉奖。

他端起眼前的热茶,一口喝净,说道:“你们别操心了,设计师同志在国外过的不错,留洋是有奖学金的嘛。”

“何况是他那种人才。”

“至于向组织上申请的嘉奖,唉,他非是不想要,实则是名字曝光,害怕因政治影响到学业,特意让我不要说出他的名字。”

“爱国者甘心籍籍无名,周乙兄,剑波同志,难道你们不是吗?”

陈汉这段反问着实把周乙两人的嘴堵上了。

“确实。”

“要是影响力到同志的学业反而不美。”

“总之,我还是会把消息向上级汇报的,陈汉同志,你冒险把图纸送到党的手中,组织

上也会记你

一功。”

周乙先说道,少剑波又强调道。

“好,我那同学不喜欢记功,我倒非常喜欢,记我的,记我的,哈哈哈…”陈汉爽快的答应下来。

周乙、少剑波两人都笑了。

随后,陈汉拿起旁边的手提包,佯装是从背包里拿东西,实际上还在储物空间里掏东西。

只见他又掏出两本书,以及三根金条:“这两本书也是我朋友拖人捎进国内的,里面是一些美军的战术技巧,战地指挥学及战役分析。”

“这三根金条是我个人捐的,都是今年省下的稿费,你拿去先给战士们买药……”由于带了军事图纸和书籍,这回陈汉便没有带药品,只能拿出备用的金条先顶顶,解了战士们的燃眉之急再说。

毕竟,储物空间有限,药品缺口不是一个35立方分米的空间能搞定的,与其每次都带点小药品,倒不如带点更猛的东西。

少剑波怎么可能拒绝军事类书籍?

何况,这些书籍都是二战结束以后,由军事专家们参编的作品,也是黑市渠道购买。

成功运用到实战上,会让我军基层军官的战术、战略指挥有一定提升…就算是开了挂的天才也是要“经验”来喂的。

这些书只会让他们更强。

“既然连武器图纸都收了,那么这些东西我也就不拒绝了。”少剑波大气把东西收下,再站起身,庄重端正的给陈汉立了一记军礼:“谢谢同志!”

接下来,陈汉与少剑波约定明天前往“迎门沟”的事宜,迎门沟是奶投山附近的一处村庄,比较适合用作攻打奶投山的前哨。

203小队目前则潜伏在冰城五十里外的一处荒废林场当中,陈汉要与少剑波一同先前往林场与小队会合。

第二天,早上,陈汉向报社打了个报告,离别了家中的张兰,便与少剑波一起乘车离开冰城市区,再在郊区换了马匹赶向林场。

当天下午,陈汉策马扬鞭,一身风衣,戴着棉帽,顶着风雪来到林场。

少剑波提前吹响口哨,一名名穿着棉衣,满身白雪,抱着枪械趴在地上的战士缓缓站起身来…

他们的身形几乎与白雪融为一体。

喜欢首席人生体验官请大家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