裙摆阿司匹林 加藤莉娜

显然,在大掌柜衣袖之中,那颗本属于的姜云的丹药爆发出光芒的同时,大掌柜也是趁着这个机会,想要逃走。

但是,姜云却早就知道他的想法,所以如影随形的拦住了他,阻止了他的逃跑。

而看到这一幕,真相其实已经是水落石出。

众人也都明白过来,今日之事,竟然真的是当铺的大掌柜偷换了姜云的丹药,然后再反过来污蔑姜云,说姜云是以次充好,来当铺骗当。

“你找死!”

大掌柜眼中凶光毕露,手中突然出现了一根木棒,化作了数丈大小,如同一棵巨树倾倒一般,向着姜云的脑袋,狠狠地砸了下去。

大掌柜心知肚明,今日之事,自己最好的选择,就是逃离兰清岛!

虽然逃走证明了自己的心虚,也证明了今日之事都是自己有错在先,但只要能够逃走,那日后就还有机会翻本。

可他没有料到,姜云不但知道自己想要逃走,瞬间就挡住了自己的去路。

而且,其他人恐怕都不知道,刚刚自己已经和姜云对了一掌,却并没有伤到姜云分毫。

似乎,姜云的实力,和自己是不相上下。

因此,现在既然他已经无法逃走,那么不如干脆反过来杀了姜云。

姜云一死,所有的事情都是死无对证,同样可以帮助自己摆脱困境。

另外,大掌柜的逃走,并不是因为畏惧姜云,而是畏惧兰清岛的岛主赵芷晴!

赵芷晴能够同意其他势力,在兰清岛开设店铺,安插属于他们的人,固然是为了要和各方势力搞好

关系。

但是赵芷晴也明明白白的告诉了各个势力,或者说各家店铺的主事之人。

想要在兰清岛立足,那么他们就必须要做到一点,买卖公平!

毕竟,兰清岛是需要吸引各方修士前来的。

如果发生店大欺客,黑吃黑等等不好的事情,那么对于兰清岛的形象自然会有不利的影响。

久而久之,哪里还会再有修士,敢来兰清岛。

对于赵芷晴提出的这个要求,在开始的时候,有些势力根本就不当回事。

一个开青楼的女人,靠出卖身体和色相的女人,哪里有资格对自己这些人发号施令。

可是,在几家店铺发生了店大欺客的行为之后,没过多久,这几家店铺就是无声无息的消失了。

上到掌柜,下到伙计,再也没有出现过。

而且这几家店铺背后的势力,对于此事也像是从未发生过一样,根本不来找兰青岛的麻烦。

这才让其他的人意识到,这位赵芷晴所拥有的力量,绝对不是自己的人想象的那么简单。

因此,这些年来,不管是哪个势力开设的店铺,都谨记着赵芷晴的这个要求,不敢再有任何的越线之举。

今天,当铺大掌柜和巧燕偷换姜云的丹药,虽然起因是他接到了常天坤的命令,但常天坤可没有要他们这么做,只是让他们拖住姜云而已。

既然他们已经做出了这样的事情,那么就必须要承受后果。

想到那几家莫名消失的店铺和其内的掌柜伙计,当铺大掌柜才想要从兰清岛逃走。

看到大掌柜突然对姜云动手,围观的众人自然不会上前相助。

哪怕是太古药宗的那两名真阶大帝,此刻也是仍然端坐在茶楼之中,苍老的脸上带着一丝惊讶之色。

虽然他们对于姜云今日的做法十分不满,但是他们也没有忘记自己的任务,是要确保姜云的安全。

因此,他们在神识始终集中在姜云的身上,清楚的看到了姜云和大掌柜刚刚那不分胜负的一掌交手。

大掌柜是极阶大帝,姜云竟然能够硬接对方一掌,这足以说明,姜云同样也是极阶大帝。

不过,那疤痕老者突然想起来道:“不对,他刚刚吞服了大量的丹药!”

另一老者也是面露恍然之色道:“方骏当初就是靠着这些丹药,能将自己强行推升到空阶大帝的境界。”

“此人夺舍了方骏,也知晓了方骏这种暂时提升实力的方法,所以,他真正的实力应该最多只有法阶大帝。”

这个结论,在两人看来,才是最合乎情理的。

不过,他们显然忽略了,一个法阶大帝,如何能够将自身修为收敛的让他们都无法看出。

与此同时,在姜云和大掌柜身后不远之处,出现了一个花白头发的老者,正是那位沈老。

他的目光冷冷的注视着大掌柜和姜云二人,但他的耳边却是想起了中年美妇的声音:“沈老,先别出手。”

“我要看看这小子的真正实力。”

沈老没有回答,但身形却是向后退出了一步,隐匿在了虚无之中。

面对那根朝着自己砸来的木棒,姜云将手中始终把玩着的那团火焰,猛然高高扬起。

“蓬”的一声,火焰在空中体积暴涨,赫然是化作了一座丈许来高的三足丹炉。

其上火焰熊熊燃烧,释放出炽热的高温,让空气都是完全的扭曲了起来。

那根木棒哪里能够承受的住这样的热浪,根本不等靠近丹炉,就已经被烧成了虚无,消散了开来。

紧接着,丹炉,连同其上燃烧的火焰,又化作了一道龙卷风,向着大掌柜,席卷而去。

在外人看来,姜云以火焰化作丹炉,更加诠释了他炼药师的身份。

但实际上,这就是一座丹炉,是以火焰炼制而成。

是师曼音送给姜云通过噩梦测试的奖励之中所收藏的一件七品鼎炉。

姜云之所以用它来当做武器,自然不是因为丹炉的威力强大,而是为了尽可能的不动用自身真正的力量!

火焰狂风瞬间就将大掌柜的身形包裹了起来,并且火炉也是再次凝聚成了丹炉的模样,火焰继续熊熊燃烧。

透过丹炉,一些神识强大的修士,能够清楚的看到,大掌柜镇之身带火焰之中,面上的五官都已经扭曲了起来,变得异常狰狞。

显然,姜云这是将大掌柜当成了药材,在丹炉之中去灼烧!

在不懂炼药的修士想来,姜云这种做法根本就是无用功。

你丹炉之中的火焰再强,又如何能够烧死一位极阶大帝。

但,只要是高品炼药师,却都是心知肚明,合适的丹炉,合适的火焰,非但能够烧死极阶大帝,甚至就算是真阶大帝,也一样有可能被烧成虚无。

不少八品,九品的药材,它们的坚韧程度,丝毫不弱于一些极阶大帝的肉身。

如果这位大掌柜是一位体修,那或许还能承受住火焰的灼烧,但可惜,他并非是体修。

因此,现在的他,真的感到了痛苦。

“住手!”

姜云的耳边,再次传来了太古药宗那两位老者的声音。

虽然姜云能够理解,他们这时候喊自己住手的原因,是怕自己和人尊之间的仇越结越深。

但是他们对待自己的态度和做法,却是让姜云早就有了反感。

因此,姜云仍然当做没有听见。

“轰!”

这时,丹炉之中,传出了惊天动地的轰鸣之声,使得丹炉竟然被炸开了一个大洞。

大掌柜从其内钻了出来。

他的浑身上下,焦黑一片,身上还散发着丝丝黑烟,看上去异常的狼狈。

但是,就在他出现的刹那,姜云已经先一步的伸手朝他点去。

在大掌柜的正前方,出现了一面镜子!

镜子的镜面之上,射出一道光芒,将大掌柜的身体缠绕了起来,生生的拽入了镜子之中。

对于姜云施展出的这一招,其他人是没有什么特殊的感觉,但是,兰清楼顶层的那位中年美妇,瞳孔却是陡然凝缩。

那张美丽的脸上,更是露出了极度震撼之色。

喜欢道界天下请大家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