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1984沈林》小说全文精彩试读 《重生1984沈林》最新章节目录

第10章

沈林租住的地方,是一片工厂的家属区。

吃过晚饭,家属区的院落里,劳累了一天的人们,各自端着大茶缸子,聊着龙门阵。

看到沈林,不少人的脸上,露出的都是冷漠,不过也有人朝着沈林,露出了那么一丝笑意。

对于这些,沈林并没有理会,他很快就按照记忆,来到了一间破旧的平房里。

房子不大,但是里面现在很热闹,四五个年轻的小伙子,正在昏暗的灯光下打牌。

一个个虽然光着膀子身上冒汗,但是神情却是振奋不已。

“哈哈,沈哥来了。”看见沈林进来,一个正在打牌的敦实年轻人,就满是笑容的打招呼。

沈林笑了笑道:“这不是两天没有见,想大家了吗?”

那年轻人扬了扬手中的牌道:“沈哥,你来玩两把。”

“光子,还是你打吧,我就来看看。”

“沈哥,街上新开了一家小馆子,听说那小味道是真不错,沈哥哪天带我们去撮一顿?”

说话的是另外一个打牌的年轻人,这人虽然年龄不大,但是整个人,却透着一股精明劲。

沈林朝着年轻人看了两眼,心头涌起无数的记忆。再过两年,这年轻人就会因为入室抢劫而蹲牢房。

等沈林再见他的时候,整个人都已经废了。

“吃顿饭不是小事嘛,”沈林一摆手道:“我沈林说话算话,咱们下星期天撮一顿去。”

沈林此事的许诺,非常符合他以前的风格。

听到沈林这么说,几个小伙子都非常高兴,只有那敦实的年轻人光子皱了皱眉头。

“沈哥,你别听强子瞎起哄,你现在没了工资,家里全靠嫂子一个人撑着,要说吃饭,也该我们请你。”光子郑重的道。

那被称为强子的精明年轻人一皱眉,他直接朝着光子呵斥道:“光子,你这样说话,是不是看不起沈哥?”

“我给你说,沈哥是什么人?人家老爷子,以往可是咱们厂长,你家能比吗?”

沈林听着强子的话,心中撇了撇嘴,心说这家伙还是和以往一样,爱占便宜。

不过他来的时候,就已经打定主意,此时呵呵一摆手道:“算了算了,这点小事争什么,不就是一顿饭嘛!”

“自家兄弟,因为这个拌嘴让人笑话。”

光子的脸上,闪过了一丝无奈,他觉得沈林这人什么都好,就是被人一吹捧,就哄的不知道东西南北。

是兄弟,就更不能总占他便宜!

“强子,我这次来找弟兄们,是想请大家帮个忙。”沈林笑嘻嘻的道:“兄弟们不会不帮吧?”

几个小伙子愣了一下,他们满是诧异的看着沈林,心说沈哥这是怎么了?

以往,他可是无所不能,从来都没有找自己帮过忙。

“沈哥,你不会是想让我们帮你收拾白眼狼吧?我可告诉你,现在正是严打时期,要是揍了他,我们……”强子有些退缩的道。

“光子你想哪去了,我就是想收拾白眼狼,也不能坑咱们兄弟。”沈林平静的道:“咱们好鞋不踩烂泥,才没有时间搭理他呢!”

强子听说不是打群架,顿时来了精神,他拍着胸脯道:“沈哥你有什么安排,尽管给我说,兄弟一定给你办到。”

“好,强子你爽快,你不是跟着你爸在机修厂吗?那儿有报废的摩托车发动机没有?”

废旧摩托车的发动机,强子顿时一皱眉,虽然有,可是那东西弄出来也不容易啊!更何况白弄来给沈林,他有点不舍得。

“咋地,不好找吗?”沈林看强子想推脱,就追问道。

强子面对一道道看来的目光,知道自己这个时候,有点推脱不了,要不然别人都觉得他不够兄弟。

“哥,你说的事儿,刀山火海,我光子必须得倾尽全力!好的发动机我给你弄不来,拆下来没有用的,那可难不住你兄弟!”

强子拍着胸脯打完保票,心里又觉得有点没底气。这事好像自己办不了,还要老爹出手才行。

“强子爽快。”沈林拍了拍光子的肩膀,然后又看向光子道:“老弟,你们五金厂不是废料不少吗?我想让你帮我焊一个架子,有困难吗?”

“没有,你把架子的尺寸给我说一下,我给你弄。”光子没有犹豫,痛快的答应道。

对于光子的豪爽,沈林并不意外,这不但是性格的原因,更因为在那个年月,用厂子里的物品,给自己家加工点小东西,实在是再正常不过了。

而且,还有不少作为厂里子弟的青工,因为工资太低,就靠山吃山的用边角料做一些小买卖,同样会被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轻轻放过。

齿轮,轴承,油箱……

沈林按照这些年轻哥们儿的能力,一个个都作了安排,在众人答应之后,沈林笑着道:“我自己捣鼓一个东西,等这东西捣鼓成了,我请大家好好喝一顿。”

那强子想到自己承担的旧发动机,只觉得一阵肉疼,虽然这事自己能够办成,但是平白无故的给沈林一个旧发动机,怎么想怎么难受。

“沈哥,这可是你说的,到时候,你可不能说话不算数,咱最少也要弄两瓶五毛以上的酒。”

五毛以上的酒,在当时已经非常不错了,沈林想到自己那已经安排下去的汽油三轮车,当下笑着道:“五毛?你也太看不起我了,至少得的一块儿钱的老窖,必须的!”

沈林这般的豪爽,自然引来了齐刷刷的响应,光子的声音最大:“沈哥豪爽,那我们也不能让沈哥久等,你放心,三天之内,我们保证啥都给你解决了。”

将事情办完,沈林没有久留,说了几句话后,他就离开了小屋子。

在沈林离开后,强子忍不住嘟囔道:“这沈哥儿怎么和以前有点不一样啊,以往他请客,从来都没有让我们办过事,今天这是咋回事啊?”

打牌的众人,此时一个个也都停了下来。如果强子不说,他们还感觉不到异样,现在听强子这么一说,他们也觉得,这沈林好像和以往,真的不一样了。

“你们瞎想什么?沈哥也就是让我们帮他办点事,有什么困难的,以前咱们可是没少吃人家的东西。”

说话的是光子,他粗声粗气的道:“要我说,咱就不该让沈哥再请客了,他现在被厂子开除了,咱再让他花钱,岂不是太不厚道了!”

众人不再说话,只有强子恼羞成怒道:“沈林他愿意请,和光子你有什么关系。”

“我可提醒你,你少在这里装好人,你这不是狗拿耗子多管闲事么你!”

看着恶狠狠的强子,光子哼了一声道:“咋地,你还想打架啊,我告诉你,我还真不怕你!”

眼看俩人动了火气,正打牌的众人,赶忙将这两个人拉开,只不过热闹的牌场,一下子就安静了下来。

沈林推开家门,就看到鲁小荣在昏暗的灯光下,翻看着一本旧书,当下道:“这灯光太暗,你要是看书,就开屋里的大灯嘛。”

鲁小荣抬头看到沈林,心里有些欢喜。

她虽然在看书,但是内心里,一直想着母亲的话。沈林还没有正干两天,就又去找狐朋狗友了,两个人之间的日子,还有没有必要过下去。

离婚两个字,在她的心头不断的闪过。可是每每她下定决心要离婚的时候,心中想到的,就是今天沈林在烈日下拉车的情形。

“你怎么回来了?”看着突然回来的沈林,惊喜之余,鲁小荣惊讶的问道。

“事情办完了,我就回来了。”沈林说话间,就将两个坏了的收音机拿了过来,用螺丝刀打开了一个后盖。

鲁小荣看着沈林娴熟的动作,没来由的生出了一个念头,要是沈林好好干,修理收音机,也饿不死他。

不过她并没有作声,只是继续看书。

昏暗的灯光下,沈林修理收音机,鲁小荣静静的看书,这等的情形,让鲁小荣感到非常的享受。

就在她准备说话的时候,突然感到一种翻江倒海的感觉从肚子中涌起,赶紧捂住嘴边,才没有吐出来。

也就在这时,一阵刺刺拉拉的声音,从正在修理的收音机中传来。抬头的鲁小荣,看到了无比认真的沈林,在鲁小荣的注视下,收音机的声音,慢慢的变成了好听的歌声。

又一台收音机,被沈林修理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