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沅芷重生江沅芷云谏完结版全章节阅读

《江沅芷重生》 小说介绍

江沅芷重生资源作品风格搞笑,构思大胆,脑洞清奇,区别于传统的总裁文,作者江沅芷脱离套路,用个性化描写手法和 不一样的角度描绘出了一个既啼笑皆非又感人至深的故事,大胆的构思也让人眼前一亮!诚挚 推荐,这是一本值得追捧的精品好书。 江沅芷不喜欢那些繁琐贵重的宫服,里一层外一层的套在身上,华而不实。可出席宫宴却也只能这般。妆娘一早便为她涂抹好了胭脂水粉,芍药为她束着身侧的腰封,又望了眼铜镜里的女人:“小姐这样打扮好生漂亮。”江沅芷朝

《江沅芷重生》 第71章 免费试读

江沅芷不喜欢那些繁琐贵重的宫服,里一层外一层的套在身上,华而不实。
可出席宫宴却也只能这般。
妆娘一早便为她涂抹好了胭脂水粉,芍药为她束着身侧的腰封,又望了眼铜镜里的女人:“小姐这样打扮好生漂亮。”
江沅芷朝铜镜里望了一眼,其实并不陌生,她经历过许多次了,岂会陌生?
“怕是只有你这般认为……”低道一声,便听见门外有脚步声传来。
“定是王爷来了,”芍药低呼一声,为她整理了一下头上的金步摇,将曳地的裙裾整理利索。
忙完这一切,门也应声而来。
“王妃可……”云谏的声音微有凝滞,江沅芷的双眸被妆娘妆点成了京城时下最兴的桃红装,目光似有盈盈水波般望过来,惹得他心中竟一滞,转瞬却很快平静,“看来已经收拾利落了。”
“是,”江沅芷点点头,同样望了眼云谏,一袭玄色蟒服,额间黑色冠带随他的动作微微拂动,竟有几分君子如玉的感觉,只是他眉目微敛,登时添了睥睨天下的气场,他总是好看的,她早就知道了,“劳烦王爷亲自来接了。”
垂眸,低声致意。
云谏皱了皱眉,却并未多说什么,侧身让出了身侧的位子。
二人并肩朝外走着,一旁高风眉目微惊,有一瞬,竟觉得这二人似天作地和一般,若是……他们不是面无表情的话。
上得马车,一片寂静,江沅芷半眯双眸,一大早起床收拾,难免倦怠了些。
“想不到王妃也会这般用心装扮。”身前,云谏的轻哼传来。
“王爷竟注意到了,我的荣幸。”江沅芷半真半假说上一句,反正到了宫宴上,他的注意力便不在她身上了。
前世是她痴傻,以为他被人嘲讽“闲王”,这才每日宫宴都很是抑郁,后来才知,人家是瞧见了座上盛装打扮的曲烟,才会那般郁结。
碰了个软钉子,云谏眉心微蹙,却也再未多说什么,马车徐徐朝皇宫而去。
今日的皇宫戒备森严,所有随从侍卫全都候在宫门外,不论官衔一缕在宫门下马,步行而入。
周遭多的是文武百官与官家夫人,彼此寒暄一番后,也便朝着宫内走。
“七皇弟今日倒是来的准时啊,”身后,一人声音传来,本是清润的嗓音,可尾音偏生上扬,总给人一种奸佞之感。
江沅芷循声望去,垂眸掩去眸中讽笑。
太子封宁,如江长林所说,太过刚愎自用,背景雄厚也架不住自身福薄,前世被人一激便欲逼宫,被云谏以“清君侧”之名将其拿下,投入大牢,终生不得见光。
“皇兄。”云谏垂眸,同样应声。
江沅芷福了福身子:“皇兄。”
“弟妹快快平身,”封宁虚扶了她一把,声音中添了几分阴阳怪气,“弟妹身子娇弱,哪能行此大礼,再者道……虽在王妃之位,却不享夫宠……”说着,甚至煞有介事的叹息一声。
江沅芷直起身子,自然明白封宁的意思。
想必,他也听闻云谏和曲烟之间的一些传闻了。
“皇兄此言差矣,”江沅芷眯着眼睛甜甜一笑,伸手,抓着云谏的手,“夫君待我极好呢。”
云谏手微动,终究任她拉着,一动未动。
封宁脸色变了变,很快大笑一声:“个中辛苦,如人饮水,冷暖自知,弟妹既然都这般说了,那边……入宫吧。”说完,转身便已带着身侧女人朝皇宫内走去。
江沅芷睨着那人的背影,若非太子之尊,此人不过是个纨绔子弟罢了。
垂眸,身侧之人却始终一动未动,目光低垂望着什么。
循着他的眼神望过去,江沅芷一眼便看见自己的手还牵着他,登时如遭雷击,飞快撒手。
云谏蹙了蹙眉,薄唇微抿,声音也随之冷凝了几分:“进宫吧。”
……
这一场宫宴举办的分外豪华。
番邦进贡的大红绒毯,从转过养心殿开始,便铺在宫道上,一直蜿蜒至宫宴之中,两旁大红灯笼泛着盈盈光火,映衬的宫内灯火通明。
宫宴门口,两个冷银色烛台硕大而豪华,上方蜡烛被琉璃罩住,竟有好几种颜色。
江沅芷与云谏二人走进宫宴时,里面早已聚集了不少大臣,毕竟有了前世经验,江沅芷在这些人中打着招呼却也不觉尴尬,只是施礼、笑面迎人,难免累了些。
不知多久,宴外终于传来一声尖细嗓音:“皇上驾到,皇后娘娘驾到,贵妃娘娘驾到……”
与此同时,鼓鸣一声,丝竹箜篌之声纷纷响起。
皇上走在前方,两侧皇后与曲烟盛装跟着,直直走向主座。
百官行礼,高呼万岁千岁,皇上龙心大悦,有些病弱的身子似乎都好了几分,拿过酒杯:“诸位爱卿,今日,便不议朝政之时,只享此间乐,朕先饮下此杯酒,愿与诸位,共襄盛举……”
一番言论磅礴,宫宴正式开始,一侧涌现几个舞女,随着丝竹之声翩翩起舞。
江沅芷半眯着眼睛,望着那些起舞的舞女,一旁,似有人望着她。
抬眸,不着痕迹望过去,未曾想正迎上曲烟的目光。
后者的脸已经痊愈了,此刻望着她,竟没有半分心虚,依旧如常微笑颔首,随后,将目光落在她身旁。
江沅芷皱了皱眉,收回目光,却正看见云谏飞快朝上座望了一眼。
心凝了凝,却很快轻笑一声,拿过桌上的酒杯,她前世有多迟钝,才会发现的这么晚?
宫宴上的酒盅很小,不过一小口的量罢了,江沅芷拿过酒盅一饮而尽,随后满着,再饮,倒第三杯时,手腕被人压住了。
偏首,对上了云谏紧蹙的眉。
“王爷对旁人,总是添了几丝不耐烦呢。”江沅芷随意打趣一番,手抓着酒盅,丝毫不松。
云谏一怔。
却在此刻,门口一声低哑之声,悦人心脾:“风一更,雪一更,聒碎乡心梦不成……”
轻缓的语调,由男子之口吟唱而出,竟别有一番风情。
江沅芷微顿,只觉这声音分外熟悉,抬头望过去。
却只见一绯衣男子徐徐走入宫宴之中,声音徐徐入耳。
再见他样貌,眉目艳绝,风华绝代。
很熟悉。
江沅芷手一松,云谏是没想到她会突然松手,酒盅碰了下桌面,声音不小,在宫宴里却不算惹眼。
只是,那徐徐吟唱的绯衣男子随意朝这边睨了一眼,在看见江沅芷的瞬间,微眯双眸。
江沅芷也呆了。
这人……不是前不久险些驾马车撞了她的扶闲公子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