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沅芷重生小说江沅芷云谏热门小说完整版阅读

《江沅芷重生》 小说介绍

《江沅芷重生》是最近非常火的一本小说,主人公叫江沅芷云谏,小说内容精彩丰富,情节跌宕起伏,非常的精彩,下面给大家带来这本小说的精彩内容: 厅内,只留下四人。江沅芷和芍药,云谏与南眉。江沅芷望着主座男人,等着他接下来的话。云谏反而沉默了,双眸微眯着,不知在想些什么。良久,终是江沅芷率先打破静默:“王爷可是要我在后院收拾出一间厢房来?我记得东

《江沅芷重生》 第39章 免费试读

厅内,只留下四人。
江沅芷和芍药,云谏与南眉。
江沅芷望着主座男人,等着他接下来的话。
云谏反而沉默了,双眸微眯着,不知在想些什么。
良久,终是江沅芷率先打破静默:“王爷可是要我在后院收拾出一间厢房来?我记得东院那处院落还闲着,不若留给这位姑娘……”
声音,戛然而止。
只因云谏陡然抬眸,目光徐徐望向她,再无笑意,竟有几分恼怒。
江沅芷垂眸,避开了他的注视。
明明此刻揽着旁的女子的人不是她,夜夜笙歌的人也不是她,他作甚要用这种目光望着她?好似她做了什么大逆不道的事一般。
“王妃有心了。”好久,云谏终于开口,声音仍旧平淡,“这几日,美人儿便住在前庭,离我近些。”
江沅芷睫毛微颤,仍旧笑意盈盈:“好啊,王爷真贴心。”
虽然他的贴心,从未给过她。
“……”云谏未应,竟又沉默了下来。
江沅芷终有些不耐烦起来,前世看见云谏和别的女人接近她会捻酸,会吃醋,会大吵大闹。
可是今生,没了那些杂七杂八的心思,却未曾想,她想安生度过这一段王妃岁月都难。
“王爷若无旁事……”刚要告辞。
未曾想被人打断了:“王妃肩头伤势如何?”云谏开口,问的随意。
江沅芷眼底掩不住的讶色,云谏会关心她?扭头朝门外瞧了一眼,天上可没下红雨。
“不要多心,不过是入宫面圣罢了,因你有伤在身,面圣一事一再耽搁,如今好了,这宫,还是要入的!”云谏轻哼一声,不知为何,言语之间带着几丝别扭之意。
早知如此,江沅芷心底冷笑,她可没多心,面上仍旧平和:“伤势好了大半,如果王爷因着此事的话,不日便可入宫。”
“很好。”云谏颔首,扭头不知又想到什么,“王妃既然也瞧着美人儿甚好,你说,本王将她收了如何?”
这个她,自然是南眉。
江沅芷猛地抬头,一眼便望入云谏眼中。
她留下南眉,是想气云谏,可是……云谏若是将她收了……
前世,便是那个酷似曲烟的柳如烟,都是在三年后进的门,如今……
“王爷是认真的?”她问,眼底越发幽深。
她已经没有心思陪他玩那些小情小爱的游戏了,她经历的太多,也没了那些玩闹的心,可是,前世今生,一生一世一双人之愿,从未变过。
她绝不会与人共侍一夫。
“……”云谏盯着她,没有言语。
可莫名,迎视着她此刻眼神,心中却一阵烦躁。
她总是像在透过他看什么人,那目光……好像能穿透他的灵魂一般,看的他心沉甸甸的。
“噗……”江沅芷突然笑开,笑的几人皆望向她。
“王爷,”她幽幽开口,“您真要收了这位姑娘?”眉眼是笑着的,可眼底深处,却没有一丝一毫的笑意。
云谏甚至觉得……倘若自己点头,下瞬她便会永远消失在自己眼前。
心中一滞,他飞快凝眉:“罢了,你还不配给本王意见。”扭头,望向芍药,“还不快扶她回去。”声音添了恼怒。
芍药怔住,匆忙点头:“小姐,我扶您回后院……”
那二人身影徐徐消失在门口处。
云谏凝眉,从未觉得“小姐”二字,竟这般刺耳……
……
江沅芷始终神色平静。
回到房中,喝了药,洗漱后,要芍药去歇着。
应对云谏,对她而言总是很容易疲惫,躺在榻上很快便闭上了眼。
却做了一个梦。
梦见了前世云谏要纳柳如烟为侧妃,彼时她大吵大闹的性子早已被磨平了不少,她知道云谏不爱她,只求一生相伴也是极好的。
可是,她受不了云谏娶旁人,所以去找了云谏,她问他:“为什么?为什么要纳侧妃?”
云谏望着她,三年相处,他对她终是不似曾经那般疏离,他说:“皇上亲赐。”
江沅芷笑了,反问道:“如今你是监国,天下权势皆在你手,悔婚不过一句话罢了。”
云谏却道:“那当年,首富之女的江姑娘,为何不悔婚?”
江沅芷无话可说了,也是那时,她才明白,原来在云谏心中,当年的逼婚终究是一根刺,他始终放下不得。
“呼——”突然便醒了过来。
江沅芷扭头望了一眼窗外,天还暗着,漆黑一片,见不到任何光明。
看来,云谏说要收了南眉一事,让她回忆起了前世吧。
江沅芷给自己倒了一杯凉茶,喝下肚去才勉强缓和了几分,可终究再也睡不下了。
起身,去了庭院,抬头便能望见冷院的屋顶在黑暗中显得阴沉沉的。
最坏不过在冷院度过余生罢了,她静静对自己道,心里竟然真的逐渐平和下来。
翌日,晨,天色微有阴沉。
江沅芷回到房中时天色快泛白了,没想到第二日起得早竟也不累。
芍药端着水盆进门,神色尽是气恼。
“谁惹到你了?”江沅芷漱完口,拿着手帕擦着脸,随意问着。
“小姐……”芍药顿了顿,“听说昨儿个书房亮了一宿的蜡烛,王爷留下的那个女人也一直没出来过!”
江沅芷拿着手帕的手一顿,极快又恢复平静:“那美人儿确实美,昨夜你也瞧见了,王爷说白了,也是个男人不是?”
“可是……”芍药被这话堵的一滞,声音也跟着咕哝起来,“王爷明明才娶小姐不久,小姐还为他受伤了呢……”
“不久?”江沅芷笑,“已经很久了。”
前世今生,太久了。
“对了,”转念,江沅芷又想到什么,神色正色了些,“往后,我为他受伤这种话,休要再说了,我护他,是因为……”
说到此,她微微停滞。
是因为……她自己也说不上来的原因,是因着身子的本能。明明告诉自己不爱不恨,看见他时也不会再有那般热烈的情感,可是……当那长剑袭来时,她还是前行了一步。
只是,这番话,她永不会再说了。
“是因为他是王爷,是我的夫君,即便是换了旁人,我也会挡上前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