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手指来回在花缝里 男人一晚上不停的要你

这一年的牢狱生活,她熬过了,迎接她的将会是跟从前不一样的崭新生活。

沈星空迈开脚步走出监狱,呼吸着外面的新鲜空气,一年前,外面的空气对她来说都是奢侈,而现在她出狱了,她自由了。

监狱大门外停了一辆黑色奔驰车,林浩看到沈星空出来了,上前礼貌地道,沈小姐,是沈总让我来接你的。

沈星空点点头,上了那辆奔驰车,车子开进别墅区,这是沈之曜在郊外的别墅,价值千万。

沈星空下了车,就被佣人带着去了大厅。

佣人恭敬地道,沈小姐,少爷还没有回来,请稍等片刻。

好的。沈星空回答道,又问道,少爷什么时候回来?

佣人答道,少爷没说什么时候回来。

沈星空了然,窝在大厅的沙发上看电视。

夜晚,沈之曜回来了,他带回来了一个女人,嫩模金贝儿。

看到沈之曜带女人回来,沈星空是不高兴的,但她面上却表现得平静。

因为沈之曜曾经对她说过,外面的那些女人都是逢场作戏,他真爱的只有自己一个。

直到现在,沈星空也相信沈之曜的话,对于嫩模金贝儿,她没什么好吃醋的。

少爷,您吃饭了吗?佣人问道。

没。

那我把饭菜热一热,少爷你准备吃饭吧。佣人去厨房热了饭菜端到大厅来。

沈之曜坐在饭桌前,金贝儿就坐在他的旁边,开始用餐。

金贝儿说道,沈星空小姐,麻烦你帮我盛碗汤。

沈星空眨眨眼,这女人又不是没手,为什么要自己给她盛汤?

见沈星空没有反应,金贝儿站起身体朝着厨房走去,盛了三碗汤用托盘端着。

先是把汤给沈之曜,然后她自己留了一碗,最后这一碗是给沈星空的。

你能自己拿一下碗吗?金贝儿说道。

沈星空伸出手,突然,金贝儿的手一松,滚烫的鸡汤就泼在沈星空的手上。

啊,好烫。沈星空皱眉,忍着手上灼伤的疼,惊呼了一声。

哎呀,真不好意思,我不是故意的,你没事吧?金贝儿惺惺作态的说。

沈星空不语,她站起身体,迈开脚步朝着二楼走去。

房间里,沈星空拿出医药箱,在手上的烫伤处抹了药,用白布包扎。

翌日,沈星空去了J·H传媒公司,她是来这里练舞蹈的。

之前没入狱前,她总会来这家公司练舞蹈,她的爱好之一就是跳舞。

她从员工口中听说J·H传媒公司和沈氏集团合伙举办一场舞蹈大赛。

她有想报名的想法,毕竟她是真的很爱舞蹈。

这个比赛不仅可以让她大展身手,还可以让她学习很多。

舞蹈练习结束,沈星空迈开脚步走出舞蹈室,就在外面走廊上见到了一个人。

宋嘉恒大步向她走来,星空,你来啦。

沈星空淡淡的嗯了一声,我听说公司将要举办一场舞蹈比赛,是真的吗?

宋嘉恒点头,是的。你要参加吗?
沈星空毫不犹豫,是的,我想要参加这次的比赛。

宋嘉恒微微一笑,上大学的时候,咱们就是舞伴,若是你参加这场比赛,我来做你的舞伴,如何?

大学的时候,宋嘉恒和沈星空是一个舞蹈社的,两个人一直都是舞伴,跳的是恰恰舞。

这一跳就是三年,他做自己的舞伴再合适不过了。

好啊,那你就做我的舞伴,我很乐意。

宋嘉恒笑了笑,眼底是温柔的笑意。

回到别墅,沈星空走进大厅,就听到沈之曜和金贝儿在谈话。

你想参加这次的舞蹈比赛?男人沉声问道。

是啊,沈少,我想参加。金贝儿答道。

那你好好练习,争取拿个好名次,为公司争光。

金贝儿是沈氏公司旗下的模特,所以沈之曜才这么说。

男人抬眸看到了沈星空,你去哪儿了?

没什么,出门逛街去了。沈星空答道。

公司要举办舞蹈大赛,你要参加吗?沈之曜问。

我已经报过名了。

哦?你在什么地方报的名?沈之曜有点意外。

J·H公司。

原来是合伙举办这场大赛的J·H公司。

你的男伴选好了吗?沈之曜问。

选好了,对方是J·H的宋嘉恒。

沈之曜的脸色瞬间阴暗,你选了他?那我呢?

沈星空说道,我和他都是练恰恰舞的,很合适。

沈之曜知道在大学期间,自己是练伦巴舞的,而这次沈星空跳的是恰恰舞,自己并不会恰恰舞。

金贝儿柔声道,沈少,人家还没有舞伴啦,我这边是伦巴舞,沈少,你能当我的舞伴吗?

沈之曜面无表情,我没时间当你的舞伴,你找别人吧。

金贝儿撇嘴,虽然沈之曜拒绝了自己,但自己还算识趣,没有顶撞他。

沈之曜沉声道,我会让佣人给你们安排舞蹈房,距离比赛还有一个星期,你们抓紧时间练习。

佣人给沈星空还有金贝儿安排了舞蹈房,一人一间。

两个人每天都很认真的排练,她们都有同一个目标,那就是夺得冠军。

到了比赛这天,金贝儿早早的来到了化妆间,找到一个柜子,从里面拿出来一件舞蹈服。

她把衣服上的扣子拆的松松的,然后又把衣服放进了柜子里。

沈星空来到化妆间,化妆师给她化了淡妆,她就换上了舞蹈服。

司仪报幕,沈星空和宋嘉恒上场,两个人配合的很好,简直是这场比赛的压轴人物。

突然之间,沈星空感觉到自己的衣服扣子突然掉了,露出了后背的肌肤和前面的内衣。

沈星空惊讶又尴尬,宋嘉恒见状,连忙用身体挡住她。

正好一曲舞毕,两个人退下了舞台。

谢谢你,嘉恒。沈星空对男人道谢。

刚才要不是他,自己肯定会出糗的。

宋嘉恒说道,不用客气。

沈星空笑了笑,就去了化妆间换衣服,拿出手机,就看到有一条短信,是宋嘉恒发来的。
我有话对你说,能来零度咖啡厅吗?

沈星空回了信息,可以。

零度咖啡厅。

沈星空上了二楼,来到指定的包厢,推开门就看到了宋嘉恒。

男人对她招手,过来坐。

沈星空走过去,在旁边的位置坐下,你有什么事找我?

宋嘉恒沉声道,星空,我从大学时期就喜欢上了你,到现在我还是喜欢你,你能给我一个机会吗?

沈星空抿唇,放在牛仔裤上的手暗暗握紧,可是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

是谁?沈之曜吗?宋嘉恒问道。

沈星空点点头,对,我是喜欢他,抱歉,我不能接受你的心意。

宋嘉恒柔声道,没关系,星空,我会等,如果他对你不好了,你别忘记你还有我,我不在乎做你的第二选择。

听到宋嘉恒的一番表白,沈星空突然有点心软,宋嘉恒对她的好,她是知道的,但她无法违背自己的心意,更不想耽搁着宋嘉恒。

嘉恒,你值得更好的,不必在我身上浪费时间。

不,这不是浪费,而是我的真心。

沈星空垂眸不语,她喜欢的是沈之曜,所以自己不可能会答应他。

沈星空找了份工作,是一份舞蹈家教的工作。

雇主家有个小女儿,小女儿喜欢舞蹈,于是父母就给她招舞蹈家教。

沈星空在报纸上看到招聘消息,于是就来应聘,结果被选上了。

来到别墅,沈星空去了舞蹈房,就看到小女孩在跳舞,她也尽职尽责地教小女孩练舞。

小女孩练习的很开心,半小时后,小女孩去上洗手间,舞蹈室里就沈星空一个人。

突然,小女孩的父亲走了进来,目光直勾勾地盯着沈星空。

沈星空避开他的目光,有什么事吗?

李风一脸猥琐,笑着说道,没事,就是来看看老师。

沈星空看了看表,已经到下班时间了,拿起自己的包包,她就要走。

突然,李风抓住她的手腕,一把将她摔倒沙发上,迅速地压了下来。

沈星空大惊,就算她再傻,也知道对方要做什么了。

面对李风的轻薄,沈星空惊慌失措,抓起茶几上的烟灰缸朝着他的头砸去。

李风吃痛,就松开了沈星空。

沈星空连忙打开门,跑了出去。

翌日,沈星空正在大街上发传单,一辆奥迪轿车停在了她的前面。

车里下来个打扮时髦的中年女人,刘惠大步走向沈星空,扬手就给了她一巴掌。

‘啪――’

沈星空毫无防备地挨了一巴掌,她偏过头,除了脸颊火辣辣的疼,就是一脸的莫名其妙。

你是谁,为什么要打我?

刘惠冷哼,我是李风的老婆,你这个贱人,勾引我老公,我打死你。

沈星空咬牙,你在胡说什么,我和你老公之间什么都没有,你不要冤枉人。

昨天的监控视频我已经看了,就是你勾引我老公,你休想狡辩。刘惠生气的说着。

沈星空恍然,原来眼前的这个女人真的是李风的老婆,她看了那个监控,却栽赃了自己,还把事情怪在自己头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