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萌宝:老公快回来》小说大结局免费试读 南椋沈亦朗小说阅读

回到房间的沈绡如释负重躺在了床上,那些被她封闭的记忆如同炸开的瓶子喷出的水,收不回来。

逐渐地,沈绡觉得眼皮子很重,整个人浑浑噩噩的睡了过去。从里屋走出来的沈亦朗,小小的身子爬上了床,然后轻轻地为沈绡盖好了被子。再回到里屋的沈亦朗继续打开了电脑,和一群人聊得甚欢。

阿诺:泡泡,漫漫长路追亲爹可顺利?

一飙:肯定顺利啊,放着那么高智商的宝宝不要,都特么瞎眼。泡泡,不然你来做**儿子。

飞翔的鸵鸟:一飙可以啊,来这儿认干儿子,你是不是对泡泡早已经图谋不轨了?

阿诺:连个女朋友的边都没沾过,还想白要个儿子。还真是想得美了,泡泡,别理这鸟人。

沈亦朗:我亲爹目前让我非常满意,不过我还是要好好观察,看看他到底适不适合我妈咪。

一飙:都生了你,还讲究适不适合!

飞翔的鸵鸟:生了娃就没自由权利了?开玩笑。

沈亦朗看着不断跳出来的信息,他小小的手指飞快的在键盘打字,“阿诺叔叔,帮我调查一些资料呗。。”

阿诺疑问:什么资料?

沈亦朗扬嘴一笑,“我要我亲爹这五年来的情感信息。”

迷糊中的沈绡接了个电话,对方是唐欣欣,“沈小姐,我们明天早上就可以开始拍摄,你这边准备好了吗?”

登时沈绡就清醒了,她噌地坐起来,脚上传来的痛感,让她忍不住嘶的叫出声来。“好,我知道了。”

挂掉电话的沈绡又立即跟沈然通电话,交代了些事情后,她就下了床。恰好沈亦朗拿着还没拼好的模型光着脚走了出来,“妈妈,谁的电话?”

“泡泡,晚上想吃什么?”沈绡的心情格外的好。

“我想吃鸡肉包饭。”

“好,叫上你舅舅,我们去餐厅吃饭。”沈绡利落的给自己绑了个马尾,完全没顾忌脚上的伤。

沈亦朗换好了衣服,就牵着沈绡的手出门。却不想恰好对面的门也打开了,先出来的是唐欣欣,后面站着南椋。

一见南椋,沈亦朗立即甩开了沈绡的手,跑到了面前,乖巧的喊了声,“总裁叔叔,要不要一起用餐?”

沈绡差点吐血,她知道自己儿子向来礼貌,但不该这个时候礼貌。

下一刻沈绡就拉回了沈亦朗,捂住了他的嘴巴,干笑两声,“泡泡,南总裁很忙的,咱们自己去吃就好了。”

哪知南椋看向了沈亦朗,声音中带着沙哑透着温柔,“沈亦朗小朋友,你刚才是在邀请我一起用餐吗?”

沈亦朗拼命点头。

“嗯,至少比你妈妈通情达理懂得做人。”南椋弯起的腰直了起来。

沈绡一听,顿时无语。拿她和孩子作比较,沈绡瞪了沈亦朗一眼。反而又听见南椋说话,“沈小姐似乎并不乐意和我用餐?”

下意识的沈绡就看向了唐欣欣,她总不能在这个时候拒绝。很快沈绡就换上了标准式微笑,身子微倾,“哪里呢,我不是怕南总裁又要忙着公事,打扰南总裁的时间嘛。”

“不忙,陪你们用餐的时间还是有的。”

一旁的唐欣欣听着自己老板所说的每句话,她都仿佛是在梦境里。

她家老板什么时候变成如此了?

还在游神中的唐欣欣就被南椋的一道颇有威严的目光吓得抖了抖声,她手里抓着刚刚准备好的合同资料。她如果没失忆的话,刚才老板不是吩咐要尽快赶过去把项目谈下来吗?

“唐秘书,我现在要去用餐,半个小时候再来接我。”说完话,南椋已经随着沈绡母子走向了电梯。

唯独留下唐欣欣在风中凌乱。

好像她家老板一向都不会轻易改变日程,这才几日已经改动了两次计划。还都是为了同一个人!

老板和沈绡是什么关系?

来到了大厅,沈然已经是站在那里等了许久。当看见沈绡身边站着南椋时,霎时他仿佛觉得沈亦朗竟然和他有几分相似。直到沈绡他们已经走到了他的面前。

沈然疑惑的冲着南椋礼貌点头,“姐。”

“为了表达南总裁救了我一命,我请他吃饭。”沈绡很不情愿的解释,但心想总不能一直欠着这个人情,早还了也没有牵挂。

沈然恍然大悟,四人便浩浩荡荡来到了餐厅。

俊男美女,加个小萌宝,这样组合格外的养眼。

“总裁叔叔,你结婚了吗?有小宝宝了吗?”沈亦朗吃着冰淇淋,忽然间打破了气氛中的安静。

原本在玩手机的沈绡身躯不由一震,原本停止的手指继续在屏幕上划来划去。坐在对面的南椋眼快的注意到了沈绡的变化,他不由自主的咧着嘴,“缘分没到。”

简单的四个字,南椋说给沈绡听的。

“那就是跟我妈妈一样单身咯。”沈亦朗又是勺起一块塞进了嘴中。

孩子说话最为天真,可有时候就是那么的真实。

听到自己儿子说的话,沈绡直接是抓起苹果塞进了他的嘴里,带着警告的目光说,“吃东西也堵不上你的嘴,沈亦朗,我从没发现你原来那么多话。”

诶呀,被发现了。

沈亦朗吐吐舌头,这回算是乖巧安静的吃着冰淇淋。

当沈绡坐直身子的时候,就发现南椋正双手撑着下颚,静静地看着沈绡。一时间不知该做什么的沈绡只能是认命的抢走了沈亦朗的勺子,“儿子,给妈妈吃两口。”

“沈绡,你和这孩子的父亲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了吗?”餐厅里只有美妙的歌曲放着,南椋的声音不算重,语气中充满了好奇,可他掩饰得很好,装作很平常的一句问话。

沈亦朗心中忍不住吐槽,老爸,你这是给自己挖坑啊。

沈绡毫不犹豫的点点头,“没有任何关系。”

“所以这孩子一直都姓沈?”

“嗯,还没出生的时候他就是姓沈。”

“既然不爱他,为什么还要生下他的孩子?”南椋追问。

气氛似乎变得有些沉重,沈绡第一次对视上了南椋的眼睛,变得格外严肃。拧紧的眉动了动,“孩子是我身体的一部分。”

“因为我不是你的一部分,所以你也舍弃了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