贺朝谢俞做到哭 迈开腿让我尝尝你的扇贝故事

沈星空反驳,苏云,你在胡说什么,你不要血口喷人。

宋嘉恒冷声道,苏小姐,可否有点教养,不要出口成脏。我看是你老公主动倒贴过来,人家还不要呢,你管不住自己老公,还诬赖别人?

听到这话,沈之曜有些愤怒。

男人突然把桌子一掀,桌子上的食物全部打翻了,好巧不巧,一碗鸡汤泼在沈星空的腿上。

够了!沈之曜厉声道,说完拉着苏云的手离开了。

这场饭吃的不欢而散。

我送你回家吧。宋嘉恒道。

好。

车子行驶到了小区,沈星空从车上下来,坐在花坛上,撩起自己的裤子,就发现被鸡汤烫伤的皮肤已经起了水泡。

沈星空拿卫生纸擦了擦,被烫伤的皮肤火辣辣地疼,她微微皱眉。

宋嘉恒看到她受伤了,关心的道,怎么了?什么时候受的伤,我去给你买药。

说完,快步往附近的药店走去。

十分钟后,宋嘉恒的手里提着一个袋子,从袋子里拿出了创伤药,用这个吧。

沈星空接过,用药擦了烫伤的皮肤。

十分钟后,沈星空从花坛站起了身体,谢谢你送我,我要回家了。

宋嘉恒眉眼染上淡淡的笑意,回去早点休息。

好的。

翌日。

沈星空按时来到J·H公司上班,走进公司,却听说公司出现了偷盗事件。

同事李雪的钱包被偷了,李雪说道,我上洗手间的时候把钱包放在了洗手台上的,回来找的时候却发现不见了。

卫生间里没有监控,根本查不出是谁拿走的钱包,除非那人亲自站出来承认。

组长严肃说道,咱们组里有没有人拿了李雪的钱包?如果是谁拿了,就赶紧站出来,还有承认错误的机会。

没有一个人站出来,沈星空的目光一撇,看到了一个熟悉的人,京京。

这时候,组长说道,散了吧,各自回去工作。

说完,人群散场,沈星空的目光还在追随京京,却发现不见人影。

沈星空下了班,就开着她那辆小QQ回家。

开车开到半路的时候,突然从左边冲出来一个人影。

沈星空急忙刹车,赶紧从车上下来查看有没有撞到人。

下车查看,才发现撞到的人是京京。

沈星空将她扶起来,京京,你没事吧?

京京有些惊慌,因为刚才她才遭到抢劫事故。

看到眼前的人是沈星空,她的情绪微微平复下来,沈姐,是你。

沈星空将她扶起来,你没事吧,要不要去医院。

京京摇摇头,我没事。

突然,从前面走来了几个凶神恶煞的人,看着京京,说道,欠债还钱,天经地义,你要跑去哪里?

不等京京开口说话,沈星空已经猜想到是京京欠了钱,所以对方债主追来了。

钱是我父亲欠的,不关我的事。你们要钱你们去找他。京京委屈说道。

京京,这是怎么回事?沈星空问道。

京京答道,我爸爸赌博欠的钱,欠了十几万,我们家没钱还,他们就上门要债。

沈星空安慰道,那你可以报警啊。虽然你爸爸欠了他们钱,但是他们追着你要债,还要绑架你,这是违法的。

京京说道,我已经报了警了,所以我才从家里跑出来。

就在这个时候,一辆鸣笛的警车奔驰而来,那些要债的人的嘴里还骂骂咧咧,然后就离开了此地。

第二天,沈星空按点去公司上班,却在公司遇到了昨晚的那帮人。

他们是来逼京京还债的,都闹到了公司来。

趁着空档,沈星空报了警。

李飞在大厅里找到了正在扫地的京京,让她还债。

京京挣扎着,我没钱,要钱你们去找我父亲要。

李飞说道,你父亲说没钱,你也说没钱,那你们欠我的钱,我该找谁要?

京京有些害怕,要怎样,你们才肯放过我。

把钱还了。李飞厉声道。

京京从口袋里掏出钱包,把仅有的几百块钱现金塞给了李飞。

看到钱包,李雪冲上来,指着京京说道,是你偷了我的钱包,你这个小偷,我要报警。

京京十分害怕,我不是有意偷你钱包的,求求你不要报警。

李雪不理会,还是报了警。

警察来的时候把京京带走了,京京交代了偷钱包的事实,并保证会把钱包还给李雪。

鉴于京京的态度较好,主动承认错误,警察同意取保候审。

沈星空来到警察局,对警察说道,这件事我已经和失主私下和解了。

说着,拿出一张字据,是李雪写的和解书,于是警察同意京京被保释了。

……

J·H公司举行员工聚会,地点是在英皇会所。

包厢里,沈星空安静的坐在沙发上,手里端着一杯鸡尾酒。

沈星空微抿一口,果酒甜甜的,还挺好喝。

宋嘉恒端起一杯红酒,对着沈星空说道,干杯。

沈星空拿起酒杯跟他碰杯,干杯。

喝了几杯酒,沈星空去上洗手间,在这里遇到了李珍。

原来李珍在会所做兼职。

路过777包厢的时候,她看到了沈之曜和苏云。

沈星空无感,自然地迈着步伐走去了大厅。

手里端着鸡尾酒,慢慢地品尝。

不知什么时候,杯子里的鸡尾酒空了。

这时候,侍者问道,小姐,需要酒吗?

沈星空抬头一看,是李珍。

好,给我倒杯酒吧。

李珍往杯子里斟满了酒,沈星空小酌了一口。

不一会儿,她感觉自己好像喝醉了,迈开脚步,跌跌撞撞地朝着包厢走去。

沈星空走在走廊上,不小心撞到了一个人,她连忙道歉,不好意思。

男人的个头很高,低着头看着撞在自己胸怀的女人,黑眸微微一动。

陆皓轩薄唇微启,没事,小姐,你还好吗?

看着对方似乎喝多了,陆皓轩伸出手去搀扶沈星空,小姐,你在哪个包厢,我送你回去吧。

333包厢。

来到333门口,陆皓轩松开沈星空,到了。

说完,陆皓轩迈开修长的腿离开。

谢谢。沈星空说着,抬眸却看见人已经走远了。

宋嘉恒打开包厢的门,却看到沈星空醉倒在门口,他连忙把她扶起来,你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沈星空摇摇头,我好像喝醉了,你带我去客房休息。

来到五楼的客房,宋嘉恒用房卡开了门,把沈星空扶了进去。

男人伸出手摸了摸她的额头,发现额头很烫,好像是发烧了,但看她的反应,又不像是发烧,这种症状倒是跟被人下药很像。

打开浴室的花洒,宋嘉恒放了一浴缸的凉水,把沈星空抱了起来放在浴缸里,你估计是被人下药了,在凉水里泡一会儿,应该就会好了。

但是我好冷。沈星空说着,你能不能帮我去买药,我不要泡在凉水里,好冷。

宋嘉恒点点头,那你在房间里等我,我去买药,很快回来。

二十分钟后,宋嘉恒买药回来,来到房间看到衣着完好的沈星空,他拿出药片,吃了它。

沈星空喝着水吃下了药片。

翌日。

沈星空还在睡梦中,就接到了沈之曜的电话,爷爷让我带你回老宅,说是有事情和你商量。

那我现在过去。沈星空淡声道,是你来接我还是?

我去接你。

沈之曜开着车来到沈星空的住处,女人上了车,车子便疾驰而去。

到了老宅,沈之曜和沈星空走进大厅里,就看到苏云和沈母坐在沙发上,两个人有说有笑。

沈之曜对沈星空道,苏云搬回老宅住了。

沈星空微微诧异,苏云这么快就搬到老宅住了,她的手段真是不一般,能够拉拢沈母和爷爷。

苏云和沈母正在看电视,看到沈星空来了,沈母对她打招呼,过来坐。

沈星空走到沙发前坐下,苏云拿出一个礼物盒,递给沈星空,送给你的。

说着,用手打开了礼物盒,一个漂亮的水晶球呈现在眼前。

苏云把水晶球递给沈星空,沈星空伸手去接,突然,苏云手一抖,水晶球掉在地板上,摔碎了。

沈母一脸的不高兴,居然打破了,这是不祥之兆。星空,你怎么没有接住啊?

沈星空道,没等我的手接过来,苏云就摔碎了水晶球。

沈母摇摇手,罢了罢了,不计较这个了。

午饭时间,大家坐在餐桌前吃饭。

苏云拿起一个面包片,里面摸了花生酱,她把面包递给沈星空,这是给你的。

看着苏云对自己这么上心,沈星空没有拒绝,伸手接过面包,吃了一口。

大家都在用餐,沈星空喝了一杯水,突然感觉到身体不适,脖子很痒。

沈星空皱眉,忍住没有用手挠,这时候,又感觉胳膊很痒,沈星空用手挠了挠,却发现胳膊上起疹子了。

沈星空突然质问,苏云,你给我吃了什么?

苏云一脸疑惑,怎么了,我刚才给你吃的是花生酱面包。

沈之曜把沈星空的反应都看在眼里,云云,星空对花生酱过敏。

苏云有些惊讶,是吗?我不知道啊。

看着沈星空狼狈的模样,苏云暗自偷笑,又说道,我真的不知道啊,我不是故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