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妻的江湖 调教群芳 把可爱的男孩子做到哭

乔盛年玩味似地挑眉,看着童瑶褪去衣物,小鸟依人地依偎在他怀里,手里紧紧攥着他给的那张银行卡,他忽然不知该气还是该笑。

我准备好了。童瑶认命般地低着头,不去看乔盛年的脸。

反正她什么也看不清。

为了能让眼睛顺利做手术,她豁出去了。

乔盛年轻笑一声,把童瑶脱下的睡衣帮她穿回去。

童瑶微愣,诧异地抬头看着他,怎么了?

没兴致。

???

童瑶忽然明白自己可能理解错了乔盛年的意思。

那你说的钱不白给,指的是什么?

难道不是要她用身体报答?

除此之外,她也没别的可以报答他的了。

就当你欠我个人情,等我要你还的时候你再还。

童瑶:……

堂堂乔氏集团的总裁,要钱有钱,要权势有权势,还需要她还人情?

行吧。

不用以身报答,对她来说并不是件坏事。

她巴不得呢。

她穿好衣服钻到空调被里,手里那张银行卡被她非常宝贝地塞到自己的枕头底下,她唯恐乔盛年又改变主意收回卡。

等她转头再看乔盛年的时候,原本坐在床边的男人此时已不知去向。

乔盛年?

没有人回应。

他又走了吗?

她爬起来,小心翼翼地走出去,走廊上的壁灯开着,却是一片昏黄,幽长静谧的过道上并不见乔盛年的身影。

他真的走了?

那他回来,仅仅是因为她那句想他了?

重要的是,他赶回来并没有把她怎么样,他连碰都没碰她一下,却在她开口要钱的时候,非常痛快地塞给她一张像是事先就准备好数额的银行卡。

望着昏暗幽长的走廊,童瑶愣神几秒,直到听到外面隐隐传来汽车发动的声音,她才无比确定,乔盛年走了。

不知为何,心里有点空落落的。

乔盛年到底是因为什么而娶她?

他总是这样不回家,让她很难不胡思乱想。

她原路返回房间,刚在床上躺下来,手机便铃声大作。

抓起手机,贴近屏幕努力看清来电显示是童家的座机号,她有一瞬间的失神,但很快她就接听了。

瑶瑶,是爸爸。童越国的声音传来,低沉沧桑,带着不同往日的温和。

童瑶有点受宠若惊。

今天我和丽华大吵了一架,手机也摔坏了,所以没及时接到你的电话,你没生我的气吧?

童瑶先是一惊,忙道:没有生气。

你明天上午回来一趟,我们好好聊聊,需要多少钱,我保证给你。

谢谢。

童越国重重叹了口气,语气颇为无奈,你是我女儿,跟我还说什么谢谢?

童瑶淡淡地笑了笑,她太久没被童越国关心了,一时间情绪有些激动。

时间不早了,休息吧,明天见。

爸,你也早点休息。

挂了电话,童瑶脸上的笑容越发明朗,但笑着笑着,眼眶却湿润了。

就算张丽华母女总是从中挑拔是非,但她始终是童越国的亲生女儿,血浓于水,童越国又怎么可能真的对她不闻不问呢。
翌日。

童瑶早早醒来,梳洗穿戴整齐后下楼吃早饭。

她让凤竹叫了一辆出租车,饭还没吃完,出租车就到了。

凤竹搀扶她出门,不放心地问:夫人,你去哪里?要不要我陪你一起去?

她笑着摆摆手,不用陪我,我回家而已。

高高兴兴地坐上了出租车,不多时童瑶就到了童家大宅。

出租车驶进庭院的时候,管家跑出来迎接,一路小心翼翼搀扶她进了门。

这是五年里她不曾有的待遇,她心情大好。

我爸呢?她笑着问管家。

管家苦笑了一下,说:他一早就去机场了。

童瑶一愣,纳闷地看着管家,他要去哪里?

出差,临时的,比较急。

可……

他昨天还说让她过来,他们父女要好好地聊一聊,她以为回到这里一定能见到他。

大小姐,你吃过早饭了吗?管家转移话题,夫人和二小姐已经在餐厅用餐了,如果你还没吃,就跟她们一起吃吧。

我吃过了。

一想到张丽华和张敏敏的盛气凌人,而父亲却不在,童瑶心里有点不安。

她觉得自己好像又被骗了。

她转身想要离开,一个俏丽的身影从餐厅里走出来,阴阳怪气地说:为了回来拿钱,你挺早啊。

童瑶有点懵了,难以置信地看着张敏敏。

你怎么知道钱的事?

张敏敏冷笑,爸走的比较急,所以把钱给我妈了,让她转交。

……

钱给到张丽华手里,还有可能转交给她?

她觉得不太可能。

这几年来,张丽华从她这里搜刮的还少么?

我先走了。

等等。张敏敏叫住她,笑着道:你不是回来拿钱的么,跑什么?钱不要了?

童瑶定住脚,一时不知道该走还是该留。

就在这时,张丽华露面了,看到童瑶,她翻了个大白眼,但当着管家的面,她还是勉强露出一丝笑容,走上前挽住了童瑶的手臂。

难得回来,干嘛急着走。

她把童瑶拽到客厅,把人强行按坐在沙发上,抬眼给张敏敏使了个眼色,张敏敏立刻上楼把童越国留下的那张银行卡取来。

这张卡里有二十万,你爸爸走前交给我,千叮万嘱要我给你。张丽华把玩着手里的卡,却没有要给童瑶的意思。

童瑶冷着脸,对张丽华爱答不理。

她知道张丽华不会轻易把钱给她,叫住她一定有别的理由。

你想怎么样,直说吧。

张丽华在她对面坐下来,若有所思地笑了笑,没想到你还挺痛快。

别拐弯抹角的,我没时间听你说废话。

那我就直说了,你爸爸的公司现在资金周转出了点问题,他这次临时出差也是为了这件事,与其去求别人,还不如向乔氏寻求合作,毕竟你已经是乔家的人了,肥水不流外人田,只要你肯开口,乔盛年不会不帮这个忙。

童瑶冷嗤一声,她就知道张丽华没安什么好心,原来又想利用她达到自己的目的。

公司经营状况她确实不清楚,但肯定不像张丽华说的那样惨,公司打造出了好几个走向国际的顶流超模,广告代言接到手软,怎么可能亏钱?
想骗她,至少该编个像样的理由。

把钱给我。她冷冷地说。

张丽华双手环抱于胸前,靠在欧式沙发里饶有兴趣地睨着她,听说你需要钱做眼睛的手术。

是。

只要你让乔氏集团投资,我自然会把钱给你。

卑鄙。

张丽华不怒反笑,瑶瑶啊,你何必这么犟呢?只要你乖乖听我的话,我不会亏待你的。

一直以来,还不是因为童瑶总是跟她唱反调,才惹得她横竖看童瑶不顺眼。

你不要以为你嫁人了,我就拿你没办法,我有的是法子整你。

童瑶不甘示弱,如果公司真的出现危机,就让我爸亲自跟我说。

你不相信我?

我凭什么相信你?

就凭这二十万在我手里,而你需要这二十万。张丽华晃了晃手中的银行卡,一脸运筹帷幄地看着童瑶。

她知道童瑶的病情很不乐观,不尽快做手术将面临永久性的失明。

她耗得起,但童瑶耗不起。

你怎么那么肯定我需要那笔钱?童瑶勾唇一笑,眉眼间尽是春风得意,你别忘了,我现在是乔氏集团总裁乔盛年的妻子,身为乔太太,你觉得我会缺那二十万?

不缺钱,你会跟你爸爸开口要钱?

那是他欠我的。

他照顾了你这个废人五年,好吃好喝伺候着,根本不欠你什么。

好吃好喝伺候着?童瑶笑起来,亏你有脸说出来。

她过的什么日子,没有人比张丽华更清楚了。

我跟你们没什么好说的了,再见。

她起身告辞。

管家忙上前要送她,谁知张敏敏几步追上去,伸臂将她拦了下来。

让你走了吗?

这是我家,我想来就来,想走就走。

嫁出去的姑娘泼出去的水,这里不再是你家了,是我的家,这个家里我说了算。张敏敏忿忿地说:我没说让你走,你休想踏出这里半步。

童瑶面不改色,一字一句道:张敏敏,你知不知道这五年来你们一直在犯罪?

你胡说什么?

非法软禁,殴打,这不是犯罪是什么?

她不止一次报警,但都被张丽华巧妙地公关了,如今她嫁了人,本不想再跟她们有任何的瓜葛,可她们这样咄咄逼人,无疑是在逼她反击。

等她把眼睛治好,势必要让她们好看!

管家,送我出去。

你敢!张敏敏喝斥一声,吓得管家当场呆住。

童瑶皱起眉头,推开挡在身前的手臂,冷冷地瞪着张敏敏警告道:你是不是忘了我现在是乔太太?

你以为我怕你?你不过是顶着乔太太这个头衔罢了,你真以为乔盛年喜欢你?张敏敏讥讽道:乔盛年早有心爱的女人,那个人不是你。

你说什么?

虽然不知道乔盛年为什么娶你,但他对你没兴趣是事实。

……

连回门都不陪你,还让你独自一个人回来,他心里有没有你,你应该心知肚明,我听说乔盛年根本不回家,让你独守空房,真是可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