粗长巨龙挤进美妇 公车上的程雪柔txt全文

但惩罚远远没有结束,趁着她虚弱之际,阿曼给女囚使了一个眼色,女囚立刻上前去撕开沈星空的衣服。

沈星空大惊,拼命地护着自己,你们要干什么?

女囚阴冷地笑,当然是玩弄你。

沈星空挣扎着,尽量保护自己的衣服,但寡不敌众,她的上衣被扒掉了,只穿了件内衣。

阿曼脸色阴森的向她走来,突然间,阿曼抓起沈星空的手腕,一个用力让她趴在了地上。

裤子突然被人扒掉,沈星空心惊,但虚弱的她就这样被阿曼钳制住了,阿曼趁机欺辱她。

沈星空眸底一猝,因为她被同性欺辱了,这简直是给她的伤口撒盐。

沈星空放声大哭,但女囚却笑的肆意。

……

翌日,沈星空从睡梦中醒来,揉了揉眼睛,她从床上起来,去洗漱。

洗漱完毕,沈星空穿戴整洁的前往医务室,因为昨天喝了太多的酒,导致她胃里很难受,她需要到医务室拿药。

医生张志看向沈星空,但沈星空低着眸,因为她感觉到张志是用一种不平常的眼光在看自己,像是一个侵略者在盯着自己的猎物。

医生,我胃痛,是喝酒导致的。沈星空说出自己的病情。

张志笑眯眯地答道,我给你开些药,你拿回去吃,病就会好了。

谢谢。沈星空礼貌答道。

张志从药柜子里拿出药瓶,他伸出粗粝的手握住沈星空纤细的手,拿着吧。

沈星空不敢对上他侵略的目光,便急忙抽回手,迈开脚步就要离开。

突然,张志抓住她的手腕,一个用力将她甩到了沙发上,张志迅速扑上来压住她。

沈星空十分害怕,声音都打着颤,你要做什么?

张志猥琐地笑,当然是做男女欢爱之事。

沈星空挣扎,但力气实在不抵一个男的。

身上的衣服突然被撕开,沈星空眸底闪过怒火,伸手抓起茶几上的烟灰缸,照着张志的头上砸去。

张志吃痛,就松开了沈星空,趁着这个空挡,沈星空连忙跑出了医务室。

夜幕降临,沈星空来到食堂打饭,端着餐盘子走到一个座位前坐下。

还没动筷子吃饭,一个女囚突然打翻了她的餐盘,就你也配用碗吃饭。

沈星空皱眉,看着被打翻的饭菜,她想要拿起扫把收拾。

突然,女囚伸出腿绊了沈星空一下,沈星空摔倒了,正摔在打翻的饭菜跟前。

手被油腻的饭菜黏住了,沈星空拍拍手,刚想从地上站起来,女囚迅速地压制住她,把她的脸按进了油腻的饭菜里。

沈星空十分害怕,油腻的饭菜让她的脸很脏,随手抹了一把,脸上更是油腻了。

沈星空只想站起身体反抗,却被女囚狠狠地压制。

看着狼狈的沈星空,女囚幸灾乐祸地笑了。

女囚们吃完饭后,抓住了沈星空来到厨房里,阿曼指着水槽里的一堆碗筷,把这些洗了。

沈星空拧眉,她不知道忤逆阿曼会带来什么样的后果,但前几次的前车之鉴让她明白,若是不想被欺负,最好是顺从。
沈星空暗暗地叹气,拿起抹布刷起碗筷,洗完之后,沈星空的手里抱着一堆盘子想要放到柜子里。

突然脚下一滑,沈星空摔倒在地上,手里的盘子摔的稀碎。

阿曼大怒,一把将沈星空揪起来,让你刷个盘子你都刷不好,赶紧把这些盘子处理了。

沈星空有些委屈,但她没有哭,只是情绪十分低落,她弯下身子,一下一下地捡起碎片,碎片不小心割破了手指,有鲜血流出来。

沈星空顾不得受伤的手指,便迅速地捡完碎片,再将碎片扔进垃圾桶里。

收拾完这一切,阿曼推搡着沈星空的肩膀,滚开,别挡路。

夜晚,沈星空回宿舍休息,掀开自己的被子,却看见被窝里有几条蛇。

沈星空大惊,看了看床上的蛇,质问道,怎么会有蛇,这蛇是谁放的?

阿曼傲慢地扬起嘴角,我放的,怎么样?

沈星空深知阿曼的厉害,她不敢犟嘴,而是拿起旁边的扫把把蛇扫了下去,然用脚用力地碾死了那几条蛇。

沈星空准备上床睡觉,等她躺在床上,阿曼的手里突然多出了几条蛇,用手攥住将蛇扔在沈星空的身上。

啊――

沈星空吓的叫出了声,阴森的蛇趴在自己身上,她吓的急忙用手把蛇扔走。

阿曼说道,你还想睡觉?你可以睡觉,但不能睡在宿舍里,否则我会狠狠地惩罚你的。

听了这话,沈星空不认为阿曼在开玩笑,如果自己再被毒蛇咬了,那也太倒霉了。

沈星空离开了宿舍,来到大院里的长凳上休息,并没有睡觉。

突然间,她感到后面有一个黑影在靠近,沈星空迅速转过头,就看到一个麻袋迅速套在自己头上,然后自己被一个人扛起来迅速离开。

救命,救命――沈星空呼喊着,但是却没有人来帮助她。

密室。

张志一把将扛住的沈星空摔在草垛上,头上的麻袋被取下来。

看到眼前人时,沈星空十分的害怕,绑架她的人正是上次要侵犯她的人,医生张志。

张志一脸阴狠,上次你砸破了我的头,这次我是来算账的。

张志冷哼,你就在这里待着吧,别想吃喝,我是不会给你送食物来的,至于你能支撑多久,就看你的造化了。

说完,便大步离开了密室。

沈星空感到自己非常无助,似乎并没有人会来给自己送食物,那么自己要怎么熬过去?

沈星空拿起旁边的棍子,大力地敲打着密室的窗口,大声呼救,却没有看到有人出现。

两天后,沈星空滴水未进,身体已经非常虚弱,她抬腿走到窗户前,对着外面大声呼喊,救命,救命――

无人应答,就在沈星空以为不会有人来救自己的时候,突然听到了脚步声。

狱警季晨走到密室的门外,透过窗户看到了里面的沈星空,他拿起腰间的钥匙打开了密室的门,你怎么会在这里?

沈星空张着苍白的唇瓣,我没事,可不可以带我走。
季晨点头,看着虚弱的沈星空,他伸出手搀扶着她。

在季晨的帮助下,沈星空离开了密室。

女浴室,沈星空带着东西来洗澡,在浴花上挤上沐浴露,擦洗着身体。

突然,沈星空感到不对劲,因为用过沐浴露后,她感觉身上痒痒的,非常的痒,于是她就用手挠。

沈星空拆开沐浴露的盖子,看着里面的沐浴露,她很惊讶,因为这个沐浴露不是她平时用的那个,而是被人加了什么料在里面。

身体奇痒难耐,沈星空用手抠,却发现皮肤上出现了疹子。

沈星空脸色大变,赶紧穿好衣服去了医务室。

来到医务室,才从女医生的口中得知张志辞职了。

沈星空把自己的皮肤病告诉了医生,医生,我的皮肤对沐浴露过敏,起了疹子。

医生推了推鼻梁上的金丝眼镜,我给你开些药,你拿回去用,使用后应该会有好转的。

沈星空道了谢,拿着医生开的药,就走出了医务室。

洗衣房。

沈星空端着盆来洗自己的衣服,在这里遇见了阿曼。

阿曼把一堆自己的衣服扔到沈星空的盆子里,这些衣服,你来洗。

沈星空真的不愿就这样被她踩在脚下,这不是我的衣服,我只洗我自己的。

阿曼发怒,抬手就打了沈星空一巴掌。

‘啪――’猝不及防,沈星空挨了一巴掌,脸颊火辣辣地痛。

沈星空只觉得心里委屈极了,但她告诉自己不可以哭,因为没有谁会因为她的哭同情她,这里的囚犯们只会给她的伤口上撒盐。

转过头来,沈星空看向阿曼,你的衣服放在这里吧,我会看着洗的。

她不得不妥协,为了不惹事,为了保护自己,似乎只有顺从是最好的选择。

阿曼眯起眸子,冷声道,是不是觉得屈辱,谁让你惹上了大人物,你活该。

说完,阿曼拿起一条内裤扔在了沈星空的头上。

沈星空的眼眸闪过惊讶,却迅速恢复了漠然。

京京拿着盆来洗衣房洗衣服,就看到刚才的画面。

京京走到沈星空的旁边,伸手把她头上的内裤拿了下来,你没事吧?

沈星空看着这个狱友,摇了摇头,我没事。

阿曼讥笑道,哟,还有帮手,阿曼看着京京说道,你敢保她?就是与我为敌。

京京连忙跪下,曼姐,我不是故意的,原谅我吧。

阿曼趾高气昂,这还差不多。说完,就离开了洗衣房。

京京把盆放在水槽里,对沈星空道,监狱里的人就是这样,总爱欺负人,慢慢习惯吧,忍一时风平浪静,退一步海阔天空啊。

沈星空的直觉告诉自己,京京应该是个好人,你说的对,在这鱼龙混杂的监狱里,唯有忍耐。

一年后,监狱的大铁门咣当一声被人打开。

监狱长看着沈星空,语重心长的道,沈星空,出去好好做人。

沈星空苦笑,她一直都好好做人,结果不还是进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