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疯狂地在她体内冲撞,好湿用力啊进来轻点

路过一个包厢的时候,由于包厢的门没有关,沈星空看到了一个熟人,她快速地跑进包厢里,身体一下子软在男人的脚下。

沈之曜,救我。

男人黑眸微微一动,借着昏暗的灯光看着眼前人,星空?你怎么了?

说着,男人用手把她搀扶起来。

沈星空软在沈之曜的怀里,极力忍着身体的不适,然额头上还是冒出了冷汗。

看着不寻常的沈星空,沈之曜道,你被下药了。

沈星空道,说来话长,总之你先救我。

突然,大腹便便的中年男子追到了包厢厘米,看了看女人窝在沈少的怀里,吃惊道,原来是沈少的人,在下有眼无珠,在下该死,请沈少原谅。

沈之曜冷声道,免了,还不快滚。

中年男子灰头土脸的跑走了。

沈之曜抱着沈星空上了车,他从车里摸出一个药瓶,拿出一颗药让她吃了。

吃过药,沈星空明显的感觉身体好多了,然后沈之曜开着车把她送回了别墅。

出租屋。

李珍看着李浩,问道,事情办的怎么样了?

李浩道,失手了。

李珍生气的道,什么?失手了?你找了那么多男人对付沈星空一个,怎么会失手了呢?

她运气好呗,本来是到嘴的鸭子,可谁想到她遇到了沈之曜,是沈之曜救了她。

李浩没好气的道。

那怎么办?我还想除掉她把她赶走沈少身边呢。

姐,不着急,咱们有的是时间和机会。李浩安慰道。

翌日。

沈星空照常来公司上班,今天她是开着自己的车来的,把车停在了地下车库,便迈开腿朝着公司走去。

带着口罩和帽子的李浩从车后面走出来,动了汽车的刹车引擎,便隐秘地离开了。

来到公司,沈星空看了看对面座位的李珍,心想昨天是她约自己去的酒吧,自己差点就出事了,不知道她昨天是否安全离开了呢?

昨天你没事吧?沈星空问道。

李珍闪过一抹不自然,我挺好的啊。

沈星空没有多问什么,到了下班时间,沈星空来到地下车库,拉开自己的车门,坐在了驾驶座。

车子缓缓地驶离地下车库,行驶到公路上的时候,不知道怎么回事,汽车的刹车系统出现了破坏,眼看车子就要撞上一个人。

沈星空急忙刹车,下车查看被撞到的人,竟然是苏云。

沈星空拨打了120,苏云被送进了医院。

沈星空给沈之曜打了电话,当他知道沈星空撞到的人是苏云时,他很意外。

看着带着氧气罩,面色苍白的苏云,沈之曜有很多的疑问,但也只有等她醒来再问了。

沈之曜向医生询问了苏云的情况,医生说病人有轻微的脑震荡,大概24小时后就会醒了。

24小时后,苏云醒了,睁开眼眸,看到的第一个人就是沈之曜。

男人看着她的目光既柔软又喜悦,曾经他心心念念的人儿如今在这一刻终于见到了。
沈之曜握住苏云的手,云云,这么多年你怎么会消失了,我怎么也找不到你,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告诉我?

苏云的眼角流下泪滴,之曜,我也不想骗你的,但我实在是怕自己配不上你,当年,我在学校的一场火灾中被烧伤,我怕自己毁容没有脸面见你,我怕自己配不上你,当时我的心千疮百孔,我就让我母亲对你谎称我被火烧死了。

沈之曜的脸色有些凝重,云云,你这是何苦呢,这么多年来我找不到你,你知道我是怎么度过的吗?

他颓废了半年,他的心伤只有他自己知道。

对不起,之曜。苏云流泪说道。

沈之曜叹了口气,不要说对不起,你先歇着吧。

说完,给苏云掖了掖被子。

苏云眼中疑惑,问道,之曜,开车撞我的人是谁?人在哪里呢?

沈之曜沉声道,真的对不起,我替她向你说声抱歉。

这时候,房门被人推开,沈星空走进来,看着躺在病床上的苏云,她的脸色有些凝重,对不起,我不是故意开车撞你的,因为车子刹车系统发生了故障,这是一起意外。

看到沈星空,苏云的眸子里有些恨,沈星空,一年前你设计绑架我,如今你还要撞死我吗?

听到一年前绑架的事,沈之曜解释道,苏云,其实星空在一年前就入狱了,坐了一年的牢,虽然你口口声声说她绑架你,但是我从视频中看出,那个绑架你的人确实很像星空,但却不是她。

苏云的眼眸闪过一丝惊慌,却掩盖的很好,故意反问:你说什么?当年设计绑架我的不是沈星空?

沈之曜点点头,虽然容貌很像,但身材和声音真的不太像。

你的意思是有人冒充沈星空绑架我?苏云一脸的无辜。

有这个可能,目的就是陷害星空。这件事应该是有心人的设计,用了人皮面具和替身演员冒充星空,对于这件事,我会找到证据,抓住真正的凶手。沈之曜正义凛然地说着。

那你这次为什么要开车撞我?苏云质问道。

沈星空眼眸清澈的看着苏云,因为刹车系统遭到了有心人的破坏,我不是故意撞上你的,我说的是真的。

苏云却不原谅,这件事情我会报警的,会让警察来处理。

苏云果然报了警,第二天,就有警察上门找到了沈星空,沈小姐,你被起诉与一件车祸案有关,请你跟我们去派出所接受调查。

警察局。

沈星空把事情的经过讲了一遍,警察说道,监控视频里出现了一个人,是个男性,但他伪装的非常好,带着帽子和口罩,让人看不出外貌特征。我想这个人应该是本案的嫌疑人。

沈星空点点头,你说的对,警察同志,我可以走了吗?

目前还不可以,因为你是本案的当事人,而且你开车撞了人,如果想要取保候审,得有人来警察局保释你才行。警察认真说道。
我保释她。沈之曜站在问询室的门口,沉声道。

警察释放了沈星空,因为报警人撤销了对她的控诉。

回到别墅,沈星空发现苏云也在。

沈之曜说道,苏云的病情并不严重,她建议要回家疗养,所以我就把她接回别墅了。

沈星空点点头,很好。

说完,便上了二楼。

房间里,沈星空收拾着自己的行李,收拾完后,她拖着一个大大的行李箱从楼上走下来。

看到这一幕,沈之曜大步走上前,拽住她的手腕,沈星空,你这是做什么?

沈星空有些苦笑,我当然是做我该做的事。

什么意思,你是要离开?男人质问道。

沈星空一把甩开他的手,放手。

既然他把苏云接到别墅来,那么她还留下做什么?

如果他不在乎苏云,就不会把苏云带回来,而自己,难道要做他众多女人的其中之一?

她做不到。

男人口气清冷,沈星空,你发什么疯?你以为你这样我会求你留下来吗?

我不需要任何人求我留下来,你放手。你的白月光在看着呢,你这样对得起你的白月光吗?

沈星空讽刺道。

沈星空就这样走了,去了父亲生前给她留的房产那里住。

别墅里。

苏云拨通了母亲的电话,妈,沈星空并没有死在监狱里,她反而在一年前就出狱了,她还好好的,没有什么受伤的痕迹。

秦丹在电话这头说道,女儿,没事的,不要惊慌,妈妈会帮你对付她的。

沈星空辞去了沈氏集团的工作,这天,她打电话给了宋嘉恒,约他在一家咖啡厅见面。

两个人按照约定的地点和时间相继赶到了咖啡厅。

沈星空说道,我有个请求。

宋嘉恒笑了笑,什么请求不请求的,你直说。

我想到你的公司里工作,可以吗?

宋嘉恒了然,原来是这样,好啊,没问题的。

宋嘉恒给沈星空安排了工作,是自己的私人助理。

晚上下了班,宋嘉恒要请沈星空吃饭,两个人来到一家餐厅,在靠窗的位置坐着。

侍者上来了饭菜,两个人开始动筷。

沈之曜和苏云走进了餐厅,就看到了熟悉的人,只是看一眼,便转移了视线。

沈之曜和苏云找了位置坐下,侍者上来了饭菜,苏云用筷子夹起一个鸡腿递到男人嘴边,曜,吃鸡腿。

沈之曜挥手止住,你吃吧。

说完,迈开腿走向沈星空的位置,男人讽刺道,这么看快就移情别恋了,还和老相好出来吃饭。

沈星空冷了脸色,彼此彼此。

苏云显然没有这样放过沈星空,大家听着,这个女人勾引别人老公,是个第三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