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铁上的刺激第六章 混混和他的乖乖温向舒

维也纳酒店,正在举行一场隆重奢华的婚礼。

今天是海城沈家喜结连理的日子,新娘沈星空和沈之曜是青梅竹马,两家世代交好,这场婚礼更加是令人备受关注。

沈星空穿着洁白的婚纱,手里捧着玫瑰花,挽着身边的男人。

男人一身手工定制昂贵西装,剑眉星眸,高大挺拔,英俊不凡。

听着牧师的誓词,沈星空小姐,你愿意嫁给沈之曜先生为妻吗?

沈星空眉目含情,我愿意。

沈之曜先生,你愿意娶沈星空小姐为妻吗?

男人眉目含笑,我愿意。

牧师继续说道,有没有人反对这场婚礼?

台下的人都很惊讶,怎么可能会有人反对这场婚礼呢?

突然,从婚礼的大门外走进来一个人,秦丹大步走进婚礼现场,扬手就给了沈星空一个巴掌。

‘啪――’

所有人都震惊了,沈星耀偏过头,脸上火辣辣地疼让她皱起眉头,她转过头看向秦丹,你凭什么打我?

秦丹冷声道,你这个贱女人,抢我女儿的未婚夫,不仅如此,你还绑架她,我看你是活腻歪了,竟敢绑架我女儿,我跟你拼了。

说着,一个巴掌又要落下来。

手腕被人抓住,沈之曜眉眼幽冷,秦姨,你这是什么意思,为什么要动手打人?

秦丹甩开他的手,厉声道,沈星空这个贱女人派人绑架我的女儿,我是不会善罢甘休的。

沈之曜惊讶,这个消息怎么可能是真的?

星空她那么善良,怎么可能会犯绑架罪?

秦姨,这其中一定有什么误会,星空不会绑架人的。沈之曜坚定的眼眸看向沈星空,星空,你自己说,你是无辜的对不对?

沈星空淡声道,我没有绑架任何人,请不要污蔑。

秦丹冷哼,打了个响指,婚礼现场的投影仪立刻播放了一条视频,内容是沈星空绑架苏云的片断,苏云,我不会让你好过的,绑架你是给你点颜色瞧瞧,谁让你抓着之曜不放,你不必惊慌,因为我不会杀了你,为你这种人搭上一条杀人罪,不值得。

沈星空大惊,自己明明没有做过,为什么会有这种视频流出来?

再看看视频里的那个女人,真的是自己的容貌,沈星空惊讶,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没有绑架苏云,这视频是伪造的。

台下的宾客霎时议论纷纷,有的对着沈星空指指点点,还有骂声出现。

沈星空,你不必狡辩了,视频里的女人就是你,是你绑架了我女儿,你快说,我女儿被你绑架到哪里了?秦丹厉声逼问。

沈星空冷静了下来,这件事情不是我做的,我从头到尾都没有绑架苏云。

沈之曜很是疑问,如果星空没有绑架苏云,那视频又是怎么回事?

星空,你为什么会出现在那条绑架视频里面?那个女人真的是你?

沈星空解释道,我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种视频存在,但事情真的不是我做的。
突然,一群穿着警服的警察走进了婚礼现场,看了看新娘和新郎,冯警官对沈星空道,你就是沈星空?

沈星空点头,我是。

据我们调查,你参与了一场绑架案,现在请你跟我们回局里接受调查。冯警官认真说道。

沈星空的情绪不是很好,但她愿意配合警察,清者自清,浊者自浊。

警局。

投影仪播放着沈星空绑架苏云的画面,从监控里看,当事人确实是沈星空和苏云,也就是说这份证据证明了沈星空绑架了苏云。

但自己根本没有做过,本人又为什么会出现在视频里?

沈星空想不通,但有视频为证,难道自己真的要去坐牢吗?

沈小姐,你还有什么话说?这份视频就是证明你犯绑架罪的证据。冯警官说道。

绑架罪?

听到这个罪名,沈星空脸色发白,自己真的犯了绑架罪了?那么自己是不是会坐牢?

警察同志,这份视频有可能是他人伪造,用来陷害我的。沈星空为自己辩解。

冯警官严肃道,什么他人伪造,这份视频就是真实的,真真实实地记录了你绑架苏云的证据。

沈星空无言,突然,门外传来了脚步声,沈星空转头看去,是沈之曜和秦丹。

警察同志,这个案子是不是要重新调查?只凭一份录像就给人定罪,是不是太草率了?沈之曜说道。

沈少,这份录像是铁证如山的证据,我们真的无法通融。冯警官说道。

就是,就是,沈星空你也不必辩解了,事实和证据摆在眼前,你还想抵赖?秦丹嘲讽道。

沈之曜关切的看着沈星空,你还好吗?有没有哪里伤到?

沈星空抬眸看向他,不知道是太委屈了还是遭人冤枉了,沈星空有一股想哭的冲动,但她忍住了,然她的眼眶还是被憋回去的泪水染红了。

星空,你别哭,别哭,我会想办法救你出去的。看着这样的沈星空,沈之曜很是心疼,好声安慰她。

……

由于苏云绑架一案被认定沈星空是凶手,法院判了沈星空一年的刑期。

女子监狱。

沈星空穿着灰蓝色的囚服,手腕烤着手铐,面色淡漠地坐在探监室的椅子上。

秦丹冷漠的看向她,沈星空,你别怪我心狠,谁让你不离开沈之曜,还要跟他订婚,你被关进监狱,就是对你的惩罚。我已经买通了女囚,你在里面不会好过的。

沈星空眸色淡漠,秦丹,是你和苏云联合起来陷害我的,沈之曜总有一天会知道真相的。

秦丹冷哼,等到他知道真相的那一天,你有可能已经不在这个世界上了。

女囚宿舍。

看着新来的沈星空,其他女囚你看我,我看你,似乎在盘算着什么。

大姐头阿曼召开了宿舍会议,女囚们都参加了,只有沈星空没有参加。

不一会儿,女囚从小卖店里买来了几箱啤酒还有白酒。

阿曼看着沈星空说道,新来的,你过来。
沈星空不知道她叫自己干嘛,但又提高警惕,你叫我做什么事?

阿曼面无表情,我和其他女囚开了个宿舍会议,因为你是新来的,我们决定要开个迎新大会,而你就是主人公,所以你必须参加。

听着阿曼的话,沈星空感觉她似乎没有坏心,还为自己开迎新大会,这到底是福还是祸?

迎新大会就在宿舍里进行,女囚们搬来桌子和椅子,一个个地在椅子上坐好。

阿曼开启了十几瓶啤酒,把啤酒倒进大碗里递给沈星空,喝。

沈星空微皱眉头,自己不会喝酒,这一大碗酒真的喝不下去,我不会喝酒。

阿曼冷哼,不会喝也得喝,你喝不喝?不喝别怪咱们动手。

面对威胁,沈星空心里害怕,但面上却比较平静地喝下了这一碗酒。

其他女囚纷纷来跟沈星空喝酒,一杯,两杯,三杯……

沈星空有点支撑不住了,因为她根本不会喝酒,酒量十分的差,但还有十几个女囚上来敬酒。

沈星空摆了摆手,我喝不下了。

女囚暗地里偷笑,怎么,不给咱们这个面子?

由于喝了很多的酒,沈星空觉得头晕眼花,十分的难受,说出的话也也有些语无伦次,不,不是的,没有不给你们面子,我是真的喝不下了。

女囚讥笑道,那不行,这酒你必须喝。

沈星空摇摇头,我不喝。说完,便迈开步伐想要离开。

女囚抓住她的手腕,口气阴森道,不喝也得喝,谁让你是雇主交代的人。

沈星空知道这批女囚是秦丹买通对付她的,她现在只想离开宿舍这个魔窟,只想到安全的地带去。

于是她再一次迈开脚步想要离开,但女囚不放过她,阿曼吩咐道,来人,把她按在椅子上。

几个女囚纷纷上前对付沈星空一个人,沈星空寡不敌众,被钳制在了椅子上。

这时候,阿曼拿起一瓶啤酒,抬手撬开沈星空的嘴,将这一瓶啤酒从她的嘴里灌了下去。

咳咳,咳咳――

大口大口的啤酒灌进胃里,沈星空只觉得腹部如火中烧,身体也陷入麻木状态。

阿曼又拿起一瓶啤酒,掰开沈星空的嘴,直接把啤酒灌进去。

沈星空受不住这般折磨,突然从口吐出啤酒,嗓子被酒呛的难受,身体就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

阿曼冷哼,这么点惩罚都支撑不住,接下来还有更狠的呢。

阿曼开启了一瓶二锅头,沈星空看着那白酒,心里不禁打了个冷颤,脸色惨白。

阿曼拿起白酒,掰开沈星空的嘴,毫不留情地将白酒往沈星空嘴里灌。

沈星空挣扎,但无济于事,辛辣致命的白酒入口,沈星空只觉得非常难受,她皱起眉头,脸色苍白地像个死人。

咳咳,咳咳――

白酒灌完,女囚们松开了沈星空,而沈星空像是被抽走了所有力气般,瘫软在椅子上,身体的难受让她感觉到快要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