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地恋军人见面三天不下床 做错一题就往下面插一支笔

端起茶杯喝了茶,沈星空却没看到李珍算计的眼神。

半小时后,沈星空突然觉得肚子痛,她给组长请了病假,组长批准了。

沈星空走到公司外面,站在路边打出租车,这时候,沈之曜开着车停在了她的面前,只见她脸色惨白,眉头紧皱。

男人下了车,用手搀扶着她,你怎样了?生病了?

沈星空点点头,可能是吃坏了东西,肚子非常痛。

沈之曜搀扶着她上了车,我送你去医院。

医院。

沈星空把病情对医生说了一遍,说自己中午吃过饭,下午喝了一杯玫瑰花茶,然后就感到肚子痛。

医生推了推鼻梁上的黑框眼睛,可能是食物过敏,我给你开些药,你吃了看有没有好转。

沈之曜建议道,还是吊水吧,吊水好的快。

医生点点头,好的。

病房。

沈星空的手背上打着点滴,脸色看起来好了些。

沈之曜在削苹果,用刀切了一半苹果递给沈星空,吃苹果吗?

沈星空摇摇头,我不想吃。

沈之曜也不介意,自己把苹果吃了。

这时候,李妈从房门外走来,手里拿着饭盒,说道,少爷,小姐。

沈之曜说道,李妈来看你了,我公司还有事,就先走了。

沈之曜走后,李妈拿出饭盒打开,端出一碗粥,小姐,吃点东西吧,生病了就吃点清淡的。

沈星空伸手接过小米粥,对李妈道,谢谢。

沈氏总裁办,这里正在进行一场员工大会。

李珍在公司举办的网络歌曲比赛中得到了第一名,第一名的奖励是十万块,有请李珍上台领奖。沈之曜沉声说着。

看着俊美如斯,风华绝代的沈总,李珍满眼的喜欢和爱慕,她缓步地走上台前。

沈之曜把一张十万的支票递给她,李珍拿着支票,谢谢。

午餐时间,李珍拿着便当盒敲响了总裁办的大门。

进。里面传来一道低沉的声音。

沈之曜抬眼看到对方,问道,有什么事吗?

李珍的心里小鹿乱撞,有点紧张的说道,总裁,这是我为你做的爱心便当,送给你。

说完,便把餐盒递给沈之曜。

男人犹豫了一下,礼貌的说道,谢谢。

沈之曜打开饭盒,尝了一口李珍做的菜,味道不错,你的手艺很好。

李珍的脸上浮现了害羞的红晕,总裁喜欢就好。

这时候,房门被人敲响。

进来。沈之曜沉声道。

沈星空迈开脚步走进来,手里提着一包东西,像是饭盒。

沈星空把饭盒放在办公桌上,对男人说道,你中午没吃饭吧,我做了饭菜给你带过来。

沈之曜看了看李珍,你先出去吧。

李珍怔了怔,因为沈星空来了,总裁就要赶自己走?

李珍的心里闪过嫉妒,面上却笑了笑,总裁,总裁夫人,不打扰了。

沈星空打开饭盒,沈之曜看着里面的饭菜,都是自己喜欢吃的,于是他把饭菜都吃光了。
从沈氏大厦出来,沈星空走在小巷里,突然就被迎面而来的一个人抢走了自己的包包。

包包里有一些现金和证件,沈星空稳了稳心情,去到派出所报了案。

警察说道,那个巷子里有监控,我们把监控调出来,应该就能查到凶手。

警察让沈星空回去等消息。

回到别墅,沈之曜还没有回来,不知道去了哪里。

沈星空洗了澡,就早早地休息了。

翌日。

沈星空接到派出所的电话,说是抢劫的罪犯已经逮到,让沈星空到警局来一趟。

沈之曜要跟她一起去,她没有拒绝。

来到警局,警察对沈星空说道,抢劫你皮包的人我们已经抓住了,就是这个人。

警察指了指李浩。

沈星空看了看李浩,确定不认识这个人。

鉴于犯人投案自首,并且会把皮包还给你,我们决定将他取保候审。警察认真说道。

这时候,保释李浩的人来了,李珍从外面走进来,看着自己的弟弟,你怎么回事,为什么要去抢劫?

李浩撇了撇嘴,没钱了呗。

李珍朝着他的肩膀打了一下,不上进的东西。

这时,李珍看到了沈之曜,她既惊讶又尴尬,没想到报警的人竟是沈星空,而且沈之曜也知道自己有个小偷弟弟了。

李珍有些尴尬的打招呼,总裁。又继续对沈星空说道,真是对不起,我弟弟不是故意偷东西的,请你原谅他。

说出这话,李珍的心里对沈星空是厌恶的,但她面上却不表现出来,而是一副通情达理的样子。

沈星空淡声道,既然李浩自首了,也把钱包还给我了,那么我就不追究了。

出租屋。

李珍厉声对李浩说道,你真是丢姐姐的脸。

李浩无辜道,我不是自首了吗,还把钱包还给了那个女人,你干嘛还对我发火?

其实,李珍心里气的不是李浩偷东西的事,而是他让自己在沈之曜面前丢脸,还在沈星空面前出丑。

李珍越想越气,把气撒到了李浩身上,你抢劫什么人不好,居然抢劫沈星空,你可知道她是什么人?

李浩疑惑道,她是什么人?

李珍答道,他是沈之曜的女人。

沈之曜,就是海城顶级豪门的沈家继承人?李浩问道。

对,就是沈之曜。

李浩盘算着,看来那个女人是个有钱的主。

李珍说道,那又怎样,只要她一天不是总裁夫人,我就还有机会。

李浩算是看出来了,姐姐喜欢那个叫沈之曜的男人,而沈星空就是姐姐的头号情敌。

姐,我会帮你出气的。李浩说道。

李珍疑惑的看着他,你能做什么?

李浩说道,我需要钱,而你需要男人,那么我们各取所需,我来对付那个女的,你去勾引那个男的。

你打算怎么做?李珍问道。

李浩俯在李珍的耳边说了些什么,李珍却笑了,沈星空,这次,我要你好看。
翌日。

沈星空接到了一个陌生号码的短信。

沈小姐,我是李珍,因为我弟弟的事,我想找你谈一谈。

沈星空一头雾水,那件事不是已经过去了吗?

自己和李珍还有什么好谈的?

抱歉,我现在没有时间。

对方又发来短信,打扰你了沈小姐,我真的需要和你谈一谈。

沈星空觉得自己和对方又不熟悉,几乎没有什么话好说的,但对方一直要求谈一谈,到底是什么事?

你弟弟的那件事已经解决了,不用谈了。

蔚蓝给对方回复了一条信息。

不是我弟弟的事,是关于沈总的。

沈星空发了信息过去,好,在哪里见面?

零度酒吧。

沈星空按照地址来到了酒吧,就看到李珍坐在卡位上等她。

沈星空走过去,在位子上坐下。

沈小姐,你来啦?李珍笑着打招呼。

沈星空说道,到底有什么事?

李珍转了转眸子,别着急,先喝一杯,

说着,往杯子里到了一杯酒。

沈星空不喝,直接说道,究竟什么事?

李珍说道,上次抢劫的事情我很抱歉,是我没有管教好弟弟,还请你原谅。

说完,做了一个敬酒的动作,沈小姐,这杯酒我敬你,希望你不计前嫌,原谅我弟弟。

看着对方和自己敬酒,沈星空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你就是为了这件事找我?你不是说要告诉我沈之曜的什么事吗?

李珍结结巴巴的道,那个,也没什么,就是上次我在公司举办的网络歌唱比赛中拿了第一名,沈总奖励了我十万块。因为这笔数目不小,我以为沈总瞒着你这件事给我奖金的。

沈星空了然,她确实不知道这件事,即使现在知道了,她也没有生气。

我还有点事,先走了。

说完,迈开脚步离开。

走在小巷里,沈星空突然感觉浑身不对劲,头晕晕的,而且身体开始燥热。

摇了摇头,沈星空极力让自己保持清醒。

突然,小巷里出现了几个人,看着流里流气的,不像是好人。

混混拿出照片看了看,又看了看沈星空,没错,这就是雇主交代的人,兄弟们,给我上。

沈星空感觉到有事要发生,她大步地跑了起来,然而身体不适的让她根本不是眼前人的对手,于是她被绑架了。

绑匪把她绑架到了ktv会所,直接把人推进了一个包厢里。

包厢里一个人也没有,沈星空只感觉自己的身体不适,只想用凉水冲洗身体内的燥热。

这时,包厢的门被人打开。

一个大腹便便的中年男子仿佛在用眼睛寻找猎物,一下子就锁定了沈星空。

宝贝儿,我来了。

中年男子油腻的说道。

沈星空咬牙,极力避开他的触碰。

中年男子猛地一扑,直接把人压在身下。

沈星空全力挣扎,伸手拿起地毯上的花瓶,朝着中年男子砸去。

对方吃痛,就松开了沈星空,沈星空用力地跑着,但身体里的难受让她寸步难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