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道具上学play 老张和老李互相换女

一番对话,温小曼也有些惊讶,宋汐月什么时候和周凉夏这么相熟。

请问宋小姐和周小姐是什么关系?

关你屁事!

周凉夏眼皮都没抬,冷冷回应。

温小曼脸色一僵,对方完全不给他面子,这话她也接不下去,只能闷不吭声。

走吧,这里无聊。

宋汐月适当的打了岔子,她可不想接二连三的登上热榜。

周凉夏冷哼一声,挽着宋汐月的胳膊准备离去。

周小姐,世人皆知,你身边那个女人可是个拜金女,当年就是因为贪图沈家的钱才嫁进来的。

沈莹莹气不过,指的宋汐月说道。

周凉夏一听这话就来气,怒气冲冲的准备去找沈莹莹算账。

宋汐月拉住了她的胳膊,摇头示意。

沈小姐,这款项链是著名设计师Linda的作品,听说三年才设计这么一款宝贝,市场价不低于2000万,你要是觉得配温小姐,倒不如买回去。

2000万,对于沈莹莹来说是个天价数,沈莹莹虽然是沈家大小姐,表面光鲜亮丽,可是经济却没什么实权,这钱也自然不是掌握在她自己手上。

更别说温小曼,前些日子因盗版,小三等话题接连上了热搜,手中的钱怕是早就买了公关了吧。

二人皆是脸色一白。

宋汐月冷哼一声,转而看向沈莹莹。

沈小姐,众人也皆之,我和沈寒川离婚,可是未取沈家一分一毫。

话落,不顾正在愣神的两位,宋汐月拉着周凉夏头也不回的走了。

牛!

周凉夏毫不吝啬的狠狠地赞扬了一番宋汐月,眼里满是崇拜之意。

宋汐月不喜热闹,周凉夏便带着她去了露天区,此时大家都被展览吸引,露天区倒没多少人。

夏姐,主办方正找你呢?

正想说什么,一张焦急的脸出现在二人视野中,宋汐月有点印象,是周凉夏今日带出来的小秘书。

周凉夏嘴巴一瘪,瞬间像打了霜的茄子,整个人都焉巴巴的,在一番细心嘱托,和不情愿下,跟着小助理走了。

宋汐月一个劲的点着头,嘴角笑容麻了。

周凉夏平时虽然有点小任性,但做事有分寸,倒用不着她操心。

送走了周凉夏,肚子不合时宜的响了起来,这才发觉今日来的匆忙,都不曾吃过午饭。

放眼望去,两边的餐桌上摆着不少的甜点和水果,揉揉揉肚子,宋汐月满心欢喜地走了过去。

选了块自己心仪的甜点,找了个座位坐下,中央偌大的水晶屏幕,播放着今日的珠宝展览,其中便有宋汐月瞧见的那款项链。

难得的放松。

看到入神,连温小曼的到来都不曾察觉。

宋小姐!

宋汐月抬眼对上温小曼的视线,瞬间胃口全无,眼前的蛋糕也黯然失色。

……

有什么事吗?温小姐。

那张照片是你放出去的吧,我还以为宋小姐心胸宽阔,不介意,没想到倒是留了个后招,宋小姐可心机颇深啊!

心机?哼。

温小姐难不成是来兴师问罪的。

宋汐月挑眉。

不敢。

温小姐脸色突然有些难看,那日,沈寒川突然来兴师问罪,一些难听的话始终萦绕在耳边,她咽不下这口气。

既然温小姐没什么事儿,我就先走了。

宋汐月起身,不知怎的,她总觉得若是在呆在这,准得出事。

宋小姐,等一下。

宋汐月的手腕突然被人铐住,温小曼抓着她手腕侧身拦住了她。

你这是什么意思?

宋汐月面色不悦。

宋小姐,没别的意思,就想同你玩个游戏。

不感兴趣!

宋汐月甩开温小曼的手,

你难道就不想知道沈寒川是喜欢你,还是喜欢我?

顺着温小曼的目光望去,在二楼一扇偌大的落地窗前,沈寒川正目光注视着她们。

宋汐月停下了脚步,倒不是对沈寒川感兴趣,而是觉得太给温小曼脸面。

温小姐,我和沈寒川已经离婚了,至于他喜欢谁,我不感兴趣。

是吗?这可由不得你。

温小曼露出邪恶的嘴脸,这个角度沈寒川压根注意不到,如果再做一些小动作的话……哼!

宋汐月还没反应过来,便被温小曼抓住了手,随着一阵推搡,温小曼狠狠地撞在地上,手肘肉眼可见的一片乌青。

碰瓷…

她的乌鸦嘴,果真没好事!

宋汐月正思考要不要扶她时,沈莹莹的大嗓门响了起来。

宋汐月,你竟然敢推温姐姐。

沈莹莹这话一出,众人皆都围了上来。

远远的,便瞧见沈寒川站在门口处,冷眼观望。

沈莹莹将地上的温小曼搀扶起来,她发丝凌乱,手腕处还有丝丝血迹,眼神楚楚可怜。

宋小姐,我自问没什么对不起你的,你怎么平白无故推我?

休怪我不客气!

唯唯诺诺的语气,配上这副可怜的面孔,再加上沈莹莹的一阵说词,众人纷纷倒戈一边,对着宋汐月指指点点。

温小曼微微勾唇,这效果她很满意!

沈莹莹环顾四周,视线漂向沈寒川,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嚷嚷的说道:刚刚我哥就站在落地窗前,事情的真相,他肯定看见了。
众人的视线直刷刷的扫射。

沈寒川觉得心烦,此事他本就不想掺合,如今倒是被沈莹莹直接拖入了浑水。

川哥哥~

这叫声真让人肉麻,饱含着无数委屈,一双眼睛含情脉脉的看着沈寒川。

宋汐月忍不住打了个寒颤,只觉得干呕。

这下好了,前些日子登上热门的三角虐恋情,主角齐聚,周围不想看热闹都难。

一时间议论纷纷。

抱歉,我没看见。

沈寒川别过脸,他倒是想看看,这个女人想玩什么把戏。

温小曼脸色有些僵硬。

倒是一旁的沈莹莹喋喋不休。

好戏也看够了,宋汐月也不想浪费时间。

温小姐,这人皮面具戴久了,怕是早就忘了本来面目了吧。

你什么意思?

温小曼眉头一蹙,一副不懂她在说什么的样子。

你的这出好戏着实让人佩服,我要是不坐实一下,倒是白白浪费了你的演技。

众人还未反应过来,一个响亮的耳光,重重的打在温小曼的脸上。

沈寒川有些惊愕。

你……

温小曼伸手指着宋汐月,气的牙齿发抖。

这下确实是我做的。

宋汐月满意的点点头,双眼弯弯,眉目含笑。

温小姐,人不犯我,我不犯人,我告诉过你,我和沈寒川已经离婚了,各不相干,至于你俩的破事我并不感兴趣,若是喜欢他,不如将心思放在他身上,若你不识趣,我可是要反击的。

我只想过得清闲一点,若你再招惹我,休怪我不客气。

宋汐月一声冷嗤,脸上的笑意淡去,头也不回的走了,至于一旁沉默的沈寒川,她也不想理会。

沈莹莹本想拦住宋汐月,可看她可怕的样子,踌躇着不敢上前,只能任由着宋汐月离去。

宋汐月的声音不大不小,她所说的话恰好进入周围每个人的耳朵。

啧啧…川哥,你这前妻倒是着实有趣的紧!

江淮林望着离去的宋汐月,捅了捅沈寒川的胳膊,饶有趣味。

沈寒川神情冰冷,不语,望着远去曼妙的身姿,思绪紊乱。

宋汐月,和他记忆中的那个人好像不一样。

眼前这个人和之前那个口口声声说爱他的女人判若两人。

离婚一个月,就能将他们之间的关系撇得如此干净,宋汐月,你口中的爱到底有几分是真的?

还是说你的爱都是虚假的,伪装的太好。

怎么,你也想登上热搜。

沈寒川冷不丁定的开了口。

江淮林一手撑着下巴,故作思考。

小爷这条件也不是不行。

你要是喜欢,我不介意给你买个大的。

察觉到沈寒川不是开玩笑,江淮林识趣的闭着嘴巴。

沈寒川走了,江淮林自知无趣,索性也不呆了。

温小曼脸上火辣辣的疼,又被众人看了一段笑话,脸上的脸面有些搁不下去。

莹莹,我有点累。

找了个借口,在沈莹莹的搀扶下开溜了。

周凉夏听闻消息时,火急火燎的赶到现场,众人皆已散去,宋汐月已回到了家中。

叮咚!

手中的iPad弹出一条视频消息,周凉夏的头像闪烁。

出于好奇,宋汐月点开了视频,俨然是今天三人晚宴的画面,不知被谁拍了去,还传到了网上。

紧接着便收到了周凉夏的视频弹框消息。

按下接听键,周凉夏一张大脸出现在屏幕里,脸上是掩盖不住的喜悦。

不错啊!小月月真牛,看那女人气的脸色都白了,不过我没想到她变本加厉,还想针对你,要不我买个热搜,黑她一波。

一提起热搜,周凉夏眼睛都直了。

你就看好戏!

人家还不是担心你。

热搜就别买了,想个办法压下去。宋汐月揉了揉眉心,有些头疼。

宋汐月淡淡的飘出一句话,周凉夏就算有这个心,也没那个胆,嘟囔着哦了一声。

不过,沈寒川那家伙倒像是为你解围。

周凉夏漫不经心的吐出一句话,一副八卦的模样。

宋汐月微微一愣,笑了笑,解围?怕是丢不起他的脸面吧。

宋汐月刚想挂断视频休息,周凉夏略带神秘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

小月月,送你个礼物!

刚想询问,视频便中断了,怕是公司那边又有事情。

无奈的叹了口气,刚放下平板,门铃声就响了起来。

想起刚刚周凉夏说的话,宋汐月起身,透过门眼,看见一道熟悉的身影。

许尘墨!

是我,汐姐。

宋汐月打开门,许尘墨站在门外,黑色的鸭舌帽遮住他半张脸,露出八颗牙齿的标准微笑。

跟他平时的高调截然相反。

汐姐,夏姐给你的礼物。

许尘墨从口袋里取出一个不起眼的盒子,递到宋汐月的面前。

宋汐月接过盒子,试探性的问道:不进来坐坐?

感谢月姐款待,不过约了芭莎拍模特图,便不耽搁了。

好。

许尘墨钻进一辆黑色的轿车里,透过窗户冲她挥了挥手。

宋汐月坐在沙发上,好奇的打开了盒子。

里面赫然躺着那条项链,在灯光下,透着五彩斑斓的光芒。

她有些惊讶。

叮咚!是周凉夏发来的消息。

Surprise!难得你喜欢便买了。

宋汐月笑了笑,仿佛透过屏幕都能瞧见周凉夏那贱贱的笑容。

手指在屏幕上敲下谢谢二字,脑海里又蹦出周凉夏同她争论姐妹情深的问题,快速删除,回了个收到表情。

沈总,喝茶。

沈寒川快速的按下黑屏键,一脸冷漠。

放下吧。

彭峥眼尖,一眼便瞧见自家沈总正在看今日上传的一则关于宋汐月的视频。

但沈寒川的脾气,彭峥也不敢多言,匆匆放下茶,便离开了办公室。

视频中的女人,一身正气,条理清晰,和往日唯唯诺诺的模样截然不同。

他有些片刻失神,随即有些自嘲的笑笑,说不定这不过是她哗众取宠的手段罢了。

沈寒川有些莫名烦躁,索性将手机扔向一边。

这事过后,视频虽然没发酵成为热搜,但也在名流圈传开了。

明事理的人,都不禁会赞叹宋汐月几句。

当然,也有辱骂之意。

不过,受害最大的莫过于温小曼。

她的名气一跌千丈,说她不知廉耻,更有甚者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几个真相帝,洋洋洒洒的在社交网站上写了近四千字的三个人的爱恨情仇,让人看的直咋舌。

哎小月月,这篇文挺不错啊,都能当小说看了。

周凉夏从沙发上露出半个狗头,一双眼睛贼兮兮的盯着坐在饭桌前喝酸奶的宋汐月。

宋汐月不咸不淡的翻了个白眼,开口道。

行了我的大小姐,你就安安静静的刷刷八卦,别看这些来打趣我了。

周凉夏自讨没趣,焉巴巴的哦了一声,躺下继续刷微博去了。

沈家。

费霞紧紧的握着温小曼的手,声音满是心疼。

小曼,你受委屈了。

温小曼点头,可随即又摇了摇头,眼中有泪光闪动。

伯母,我这点委屈算什么,我那天才算是看透了宋小姐的真面目,这三年您才是……

说到这里,温小曼像是再也控制不住了一般,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瘦弱的肩膀时不时的抽动两下,让人看了就忍不住揉进怀里好好的疼惜一番。

这孩子……

费霞拍了拍温小曼的肩膀,眼神逐渐凌厉。

宋汐月那个贱人,祸害完我儿子还不够,现在又来招惹你,还真是恬不知耻。

温小曼擦了擦脸上的泪水,眼眶微红。

伯母,都是小曼的错,如果不是因为我,川哥哥也不会被卷进这场舆论,也不会被那么多人骂,更不会……

好了。

费霞神色微恙,不提这事还好,一提她就一肚子的火气。

本以为离开了宋汐月那个瘟神之后,沈家便一切都顺风顺水,谁知道那女人阴魂不散,搞得家里乌烟瘴气的。

伯母,是小曼说错话了。

见费霞心情不好,温小曼连忙开口,一脸无辜哪里有半点知错的样子。

跟你有什么关系,都是宋汐月那个贱人,长了一张狐媚子的脸,不要脸的四处勾搭,还拖累你和我儿子!

一想到刚离婚就跟当红小鲜肉传出绯闻,费霞的脸色就跟锅底一样黑。

……

周凉夏玩的有些累了,抬起头看了眼正在专心看书的宋汐月,想了想,几个蹦跶蹦了过去。

小月月,你不无聊吗?

宋汐月放下手上的书,似笑非笑的看着倚在桌边的周凉夏。

说吧,想去哪?

哎呀!

周凉夏娇羞一笑,一脸你懂我的表情。

你也知道的,我这个人喜欢买买买,之前都是我一个人去的,你刚离婚就跑国外去了,现在呢好不容易闲了,陪我去逛逛?

宋汐月闻言一愣,不由得想起之前。

那个时候她还满眼都是沈寒川。

周凉夏不是没有约过她,只不过都被她给拒绝了,那个时候总觉得自己再坚持一下就会有希望了,现在看来,不过是痴人说梦。

好啊,出去透气。

换了一身舒服的黑色吊带裙,两人手挽着手出了门。

因为周凉夏身份特殊,所以逛商场的时候一般都是去的品牌店包整场,免得被有心之人抓到把柄。

在周凉夏试衣服期间,宋汐月便翻翻杂志,时不时的低头拨弄手机。

别人可能不知道,但宋汐月知道这家伙就是个不折不扣的购物狂,逛这种店一般都是三四个小时起步,虽然无奈,但也只能候着。

……

小姐你们不能进去。

知道这位是谁吗?

小姐……

……

听到门口的声音,宋汐月放下杂志,忍不住抬头看去。

只见温小曼挽着费霞的手臂,一脸趾高气扬,反观费霞,一脸的不耐烦,看这个样子,这个店是非进不可了。

瞥见发愣的宋汐月,温小曼立马拉着费霞走了进来。

这不是宋小姐吗,还真是有缘。

宋汐月撇了撇嘴,一脸不可知否。

这么快温小姐的脸就好全了?还有心思跟我玩这种千里有缘来相会的把戏。

温小曼一愣,脸色唰的沉了下去,她自认为自己脾气已经隐藏的很好了,可是在这个女人面前,总是能让她抓狂。

确实这次的碰面不是意外,宋汐月她们一出门她就收到了消息,这才拉着费霞来了这里。

她治不了的人,就借别人的手治!

费霞看了眼坐在沙发上惬意的宋汐月,心里顿时气不打一处来。

穿的花枝招展的,这是要去勾引谁啊。

宋汐月的身材一直都很好,之前在沈家的时候,一直穿着宽松的裙子,倒也没怎么看出来,现在修身的裙子一勾勒,足够让男人为之疯狂。

这位阿姨,我穿什么,和你没关系吧?

宋汐月像是才看到费霞一般,先是惊讶了一下,这才开口。

你管谁叫阿姨呢!

以往的宋汐月总是唯唯诺诺的,她说往西绝不敢往东,现在居然还敢跟她叫上板了。

说的就是你,你这个老东西,我家月月给你面子你还蹬鼻子上脸了。

试衣间离这里并不远,要不是身上的衣服难脱,周凉夏早就在她们进来之前把她们赶走了。

周凉夏冷着一张脸,转头看向了服务员。

为什么她们会进来?

服务员一愣,额头上瞬间起了一层薄汗。

对不起周小姐,是她们非要进来的,我拦也拦不住……

说到最后,声音已经带了哭腔。

好了,别为难小姑娘了。

宋汐月拉过周凉夏,帮她理了理因为出来的匆忙而有些凌乱的头发。

周凉夏对着宋汐月歉意的笑笑,看了眼还站在原地的温小曼二人。

这个地方我已经包场了,无关人员请出去,否则就别怪我强制清场了。

费霞眉头一挑,开口道。

周小姐真是好大的面子,在这品牌店里堂而皇之的赶人,虽说周小姐涉足半个娱乐圈,可我只要跟我儿子说上几句,免不了你的位子不保。

听到这话,周凉夏不怒反笑,讥讽道。

你尽管去,要是我周凉夏位置真的不保了,我跪下叫你祖宗,反之,如果你没有做到,我也不提什么过分的要求,跪下来给我磕个头就行。

你,你。

费霞瞪着眼睛,指着周凉夏的手颤抖个不停。

你什么你,把你脏手拿开。

周凉夏不耐烦的撇了她一眼,转过头对着宋汐月颇有些委屈道。

小月月,你看看她们,联合欺负我。

宋汐月一个没崩住,噗嗤一声笑出了声,一旁的温小曼和费霞脸都绿了。

真是人以类聚,物以群分。

费霞冷哼一声,别过了头。

之前宋汐月还在沈家的时候,哪敢像现在一样顶嘴,就算是冤枉了她都不敢说一句其他的,现在倒好,跟着朋友嘲的她脸都没处搁。

温小姐,费太太,请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