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公交车上 高冷受被各种play

餐厅里格外的冷清,除了服务员再无他人,宋汐月见怪不怪,包场都是有钱人的场子,他沈寒川又不差钱。

偌大的落地窗前,沈寒川早已等候多时,额间的碎发遮住眼帘,让人瞧不出喜悦,清朗的容颜,橘色的灯光打在他身上,倒显出几丝温馨色彩。

幻想破灭。

宋汐月缓缓的走了过去。

你来了?

沈总好大的架子,我若是拂了你的颜面,怕是担当不起。

短短几句话,就让沈寒川起了一丝怒意。

抬眸望去,一字肩的衣裙,露出精美的锁骨,雪白的脖颈,好似变了,又好像没变。

室内的温度有些低,沈寒川勾唇,讽刺道、

怎么,这么快就搭上了新的大腿,现在说话这么硬气了?

宋汐月身子一僵,脸色有些难看。

沈总,我记得我说过,离婚后我们再无瓜葛,若你叫我来只是为了说这些没有意思的话,我就先走了。

沈寒川嗤笑一声,没有说话,这样硬气的宋汐月,他倒是想看看能维持到几时。

……

回到办公室,周凉夏往沙发上一歪,随后掏出手机,想要将这个喜讯告诉宋汐月。

宋汐月刚准备起身,兜里的手机就响了起来。

喂?

宋汐月按下接听键,拨了拨额前的碎发。

电话里传来周凉夏的笑声,向她一字一句汇报着刚刚的形情。

把那些通搞撤下吧,也别买什么热搜了。

吸了一口气,宋汐月瞥了一眼坐在对面沉默的沈寒川,缓缓开口。

周凉夏嘴边的话狠狠止住,蹙眉道:小月月,你是心情不好吗?多好的机会啊,怎么…

小夏,我累了,毕竟我已经和沈寒川离了婚,从今往后我不想和他有任何瓜葛,这件事也该告一段落了。

沈寒川闻言,没什么反应,只是拿起桌上的杯子喝了一口水,看他这个样子,宋汐月心里隐隐有些失落。

好。

知道宋汐月的脾气,周凉夏头一回未反驳,乖乖应下。

挂断电话,宋汐月缓缓起身。

沈总,如你所愿。

宋汐月,那照片……

沈寒川暗自自嘲,他本想询问她所说再无瓜葛,是否当真?一时嘴快说成了照片。

宋汐月笑了笑。

沈总出差那晚,我离你很远,毕竟那种亲密照,怕是只有身侧之人才能拍得到吧?

沈寒川不是个傻子,宋汐月随随便便点拨几句他就能明白其中的缘由,身侧之人无非就是温小曼。

等他回过神来时,宋汐月已经扬长离去。

车内,宋汐月累极似的闭上了眼睛,这种小事她本不屑解释,只不过被人冤枉的滋味儿,实在不好受。

门道的灯远远的亮着。

宋汐月慢吞吞的按下指纹,神色有些疲惫,

当当……Surprise!

周凉夏身上围着HelloKitty的围裙,笑脸迎上。

你在干嘛?

周凉夏嘟了嘟嘴,假装不满的开口道:人家亲自为你下厨,你倒好,还不领情。

餐桌上,赫然是一碗冒着热气腾腾的泡面。

宋汐月嘴角抽了抽,有些好笑道,这就是你下的厨。

周凉夏有些不好意思的笑笑,挠了挠头讪讪一笑:厨艺不精,厨艺不精!

饿坏了的宋汐月倒也不嫌弃,照盘接收。

你去见沈寒川了吧?

宋汐月微微一愣,嗦了一口泡面,略有疑惑的问道:你怎么知道?

楼下的保安说你今天出去了,再说看你这打扮,除了见沈寒川,我实在想不出第二个人。

宋汐月没有说话,算是承认了。

是不是他逼你了?我就说撤销通稿非你所愿,难怪你语气怪怪的……

周凉夏气呼呼的拍着桌子,嘴里喋喋不休。

宋汐月有些好笑的抬头。

停!

周凉夏住了嘴,瞬间乖巧。

他没逼我,我说的也是实话。

伤敌一千自损八百,此次舆论风波,自然也波及到了她自身,虽然赢了,但也不见得多光彩。

毕竟丈夫出轨,也是他这个妻子不精。

彭峥一脸沉闷,再三纠结下敲开了沈寒川的办公室。

沈总,那张照片是温小姐发给沈……宋小姐的。

彭峥嘴笨,一时间忘了改口,恨不得狠狠扇自己几个大耳光。

知道了,你下去吧。

沈寒川淡淡的应了一声,声音平缓,仿佛早已知道了此事。

周凉夏也是说到做到,当天晚上便撤了稿,再加上沈寒川的压制,舆论风波很快便平息下去。

关于宋汐月,沈寒川,温小曼这一场在娱乐圈闹的翻天覆地的虐恋三角恋,也就这样戛然而止。

娱乐圈本就是追求新的时代,新的新闻不断崛起,这件事也很快被网友们淡却。

别墅。

沈寒川有些失眠。

这些天发生了很多事情,虽然有些出人意料,但一切都在朝着好的方向走。

一想到这,沈寒川的心情舒畅了很多。

是的,现在已经摆脱了那个女人,往后一切都会顺利很多。

拿过床头柜上的烟盒,沈寒川借着月光点了一根,深邃的眸子望着远处,谁也不知道他现在正想着什么。

真的决定好了?

翌日一早,宋汐月早早的来到了公司,周凉夏还以为她是来工作的,没想到是来辞行。

我就是去旅游,又不是不回来了。

看着紧紧攥着自己衣角的周凉夏,宋汐月有些哭笑不得。

我去国外散散心,顺道买点东西回来。

嫁给沈寒川的这三年,她几乎每日都是素颜,因为他说过不喜欢太浓妆艳抹的女人,于是她丢掉了所有的化妆品,现在想想,还真是傻得厉害。

那你多久回来?

有些不舍的放开手,周凉夏眨巴两下眼睛,可爱的样子跟在外面的御姐人设简直判若两人。

一周,最多一周就回来,你想买什么也可以告诉我,我一便带回来。

也行,刚好许尘墨最近正在国外搞活动,估摸着等你回来那天他活动也结束了,到时候叫他护送你。

宋汐月推辞不过,只好勉强应了下来。

又在公司呆了一会,宋汐月这才拖着行李离开。

上一次上了几次热搜,宋汐月怕被吃瓜网友认出来,上飞机前专门买了一副墨镜,整装待发后这才上了飞机。

看着熟悉的身影,彭峥想了想,还是掏出了手机。

沈总。

说。

沈寒川言简意赅。

我在机场看到宋小姐了。

沈寒川翻文件的手一顿,随即冷声道:不是跟你说了,以后不要在我面前说关于这个女人的事。

语毕,沈寒川不给彭峥说话的机会,直接挂掉了电话。

听着冰冷的嘟嘟声,彭峥自知今天是撞到枪口上了,有些懊恼的按了按眉心。

看前两次自家总裁的反应,还以为对那个女人有些上心了,没想到是他自作聪明,自己坑了自己一把。

办公室。

沈寒川靠在椅子上,因为刚刚的怒火,手上的文件被波及而被捏的皱巴巴的。

轻蹙眉头,沈寒川按下内线。

刚才的文件重新打印一份拿到我办公室来。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对面马上应和了一声。

上次之后便再也没见到宋汐月的身影,像是销声匿迹了一般,本来想蹲后续的媒体也渐渐的打消了念头。

转眼一周已过。

宋汐月在这边度过了非常惬意的一周,几乎什么刺激的项目都去体验的一把,把之前三年欠下来的娱乐项目玩了个遍,要不是周凉夏这个女人一直打电话催个不停,她还想在多呆两天。

早上早早起床洗了个澡,宋汐月挑挑拣拣换了一身性感碎花吊带裙,又化了一个淡妆,这才满意的出门。

汐姐!

听到声音,宋汐月正在选购的手顿住,往回看去。

来人兴奋的摇着手,一身休闲运动装,笑起来两颗小虎牙露在外面,明眸皓齿的样子,还真真是小奶狗一个。

许尘墨?

宋汐月有些吃惊。

早就知道许尘墨要来接她,但没想到这么早就过来了。

是我汐姐。

许尘墨大步走了过来,不忘接过宋汐月手上的东西。

怎么,通告跑完了?

对于许尘墨,宋汐月还是颇有好感的,一边选着口红色号,一边开口问道。

是,其实前两天就跑完了,在这边玩了两天。

许尘墨有些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脸上有点泛红。

本来早该过来找宋汐月了,就是他有些贪玩,跟着狐朋狗友玩尽兴了才过来。

凉夏故意的?

是。

许尘墨吐了吐舌头,没敢瞒着。

你倒是坦荡。

摇了摇头,宋汐月把手上的东西递给了柜姐。

上次两人闹的绯闻不小,也给许尘墨涨了不少的热度,这次估计还是想借着宋汐月这个身份,再给他涨涨。

两人是第二天九点的飞机票,到地方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三点了,宋汐月一身V领修身裙,戴着大大的墨镜,随着许尘墨一起下了飞机。

刚下飞机,便被蹲点的狗仔围了个水泄不通。

许尘墨有意制造绯闻,有些暧昧的把宋汐月护在身后,一路靠着保安这才顺利挤过人群。

刚上车,宋汐月就摘掉了脸上的墨镜,呼了一口气。

许尘墨把行李放好,这才也挤上了车,抹了一把额头上的薄汗,他灿烂一笑,开口道。

汐姐,我先送你回去。

麻烦了。

周凉夏要的东西有些多,许尘墨帮她把行李放进了屋。

宋汐月接了一杯水,递了过去。

辛苦你了。

能帮汐姐做事,是我的荣幸。

到底是娱乐圈出来的,许尘墨笑了笑,一席话说的滴水不漏。

行了你,少嘴贫啊。

话是这么说的,宋汐月嘴角却咧了起来,离开沈寒川之后,简直是不要太舒心。

又歇了一会,许尘墨这才离开。

接了一杯凉水,宋汐月窝在沙发上玩了一会手机,这才上楼洗澡。

在国外一周几乎没怎么睡过好觉,洗完澡的宋汐月刚沾上枕头就沉沉的睡了过去。

她不知道的是,微博许尘墨神秘女友现身机场,两人甜蜜互动已经被冲上了热搜。

夜幕四合。

沈寒川刚开完会,正在办公室整理会议摘要,手机却亮了起来。

是微博的热搜提示,沈寒川扫了一眼,并没有点进去,继续专心攻克手上的工作。

弄完一切已经是晚上十一点多了,沈寒川按了按太阳穴,起身接了一杯凉水。

冰冷的水划过舌尖,刺激着疲惫的大脑。

沈寒川坐在椅子上,闭上了眼睛。

这两天他都在带着全公司高强度的工作,已经连着好几天没睡过好觉了,手底下的人都私底下抱怨个不停。

彭峥。

门从外面被推开,彭峥毕恭毕敬的出现在了门前。

去发个通知,明天公司休假一天。

是。

彭峥应了一声,转身离开。

按了按眉心,沈寒川将杯里的凉水一饮而尽。

车里。

沈寒川坐在车上闭目养息。

叮咚!手机里蹦出一条图片提示,是江淮林发的,他的发小。

沈寒川睁开了眼,觉得有些无聊,手指划过,并未在意。

对话框里又弹出一条消息,沈寒川脸色不耐烦的点了进去。

江淮林:川哥,你前妻可真牛,这才几天,又传出和小鲜肉的热搜。

沈寒川点进图片。

上面是今日热搜榜的新闻,外加一张图片。

国民男神许尘墨接机女友,那女子身材姣好,躲在许尘墨身后。

女子戴着墨镜遮住了半块脸,但沈寒川还是一眼便认出了女子,是与他已经离婚近一个月的前妻。

沈寒川删掉了照片,神色冰冷。

几天后,周凉夏做了公关,热搜榜也渐渐淡去。

最近难得清闲,宋汐月买了几株盆栽,细心照料,日子过的好不惬意。

下午便收到周凉夏的信息,让她去参加一场晚宴。

宋汐月敷着面膜,第一想法便是拒绝,但实在拗不过周凉夏的性子,只能乖乖应下。

晚宴。

宋汐月刚下车,门口的服务员一脸冷漠的将她拦下。

她当即便明白了,自己穿着普通,服务员怕是瞧不起自己。

一条简单的白色肩带裙,身上的珠宝首饰除了耳朵上的珍珠坠,便再无其他。

反观周围,进入会所的,无一不是打扮的光鲜亮丽,珠光宝气十足。

宋汐月将邀请函在服务员面前晃了晃,在服务员一脸惊愕的目光下,缓缓步入会场。

这场晚宴是一场展览会,说白了不过是上流社会人群的聚会,打着展览会的幌子,攀附高枝罢了。

里面的氛围宋汐月虽不喜,还是硬着头皮进去。

宴会里人流众多,宋汐月像是一只无头苍蝇,四处乱窜。

周凉夏没找到,倒是碰见了熟人。

哟,我瞧是谁这么眼熟?这不嫂子,不……我忘了,现在已经不是了!

沈莹莹捂着嘴轻笑。

一副阴阳怪气的模样引得众人驻足观望,宋汐月被瞧的有些不自在。

沈小姐,有事吗?

就你这种乡巴佬,我倒是想知道是以什么手段得到邀请函的,不会是一些下三滥的计量吧。

宋汐月几次三番和许尘墨扯上关系,沈莹莹心中早已积怨已深,如今逮到个机会,还不得好好羞辱一番。

因为沈寒川的关系,沈家在这里也是有足够的说话份量,自然也给沈莹莹长足了威风。

沈莹莹作为沈家大小姐,一开口,就算她宋汐月无辜,周围人也不会帮衬着说一句话,反而跟着沈莹莹倒打一耙,一副副争前恐后巴结的嘴脸,直恶心人。

她不禁想起结婚三年,沈家的打压。

这记忆可真不好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