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中雀po 结婚以后1v1 着迷 阿司匹林 po

图图,你到底跟厉世澈有什么过节,你要这样耍你的大客户,你就不怕跟他把仇恨越拉越深。云芷乔看了一眼简图图,总觉得她们两人之间很奇怪。

就算我过去了,你以为他真会给我?别傻了,乔乔,他这种公子哥,当我们耍着玩,忘了上次在酒吧,他是怎么用资料包耍我的,我这叫以其人之道还之其人之身。

云芷乔摇了摇头没说话。

不一会,车子抵达了简图图出租屋楼下。

好了,我到家了。

明天见,亲爱的。

好。

掏出钥匙,简图图往楼上走,刚走到她家门口,手机一开机,她包里的电话就响了,简图图拿起看了一眼,是医院打来的电话。

简小姐,您哥哥的医药费已经拖欠一个多月,麻烦改天有时间过来结清一下,好吗?对方是她哥哥简致远其中一个主治医生。

不好意思张医生,这段时间太忙了,就给忘了,我明天就过来缴费。因为自己的男朋友楚继礼跟嫩模出轨的事,简图图已经好几天没有去医院看他生病的哥哥。

如果不是这通电话,简图图还不知道医药费已经欠了这么久。

那你赶紧,医药费要是再拖欠下去,医院就要停你哥哥的药,我们医院让你们家欠了一个多月的费用,已经很通情达理。张医生语气有些不耐心,似乎生怕简图图会赖账。

简图图知道,这是医院最后的通牒。

千万不能停掉我哥哥的药,张医生麻烦您通融一下,我明天一定交上。简图图心里一阵紧张,生怕医院会停药,要是药停了,她哥哥就完了。

那你赶紧。张医生催道。

聊完,张医生便挂断了简图图的电话。

看着手机,简图图长吐出口气,又到了该缴费的日子,简图图看了一下自己的银行卡账号,她父亲简君威并没有把她哥哥的医药费打过来,无疑,她哥哥的医药费只能她去支付。

第二天,一早,简图图便去了医院缴费,缴完费便去了病房看望自己的哥哥简致远。

满是消毒水味的医院病房,脸色惨白的简致远躺在病床上虚弱极了,他的鼻子上插着管子,因为化疗,头发被剃光,显得十分消瘦。

哥……每次来看简致远,简图图心里就十分难过,但又不能让简致远察觉,她只能故装轻松拎着水果跟保温壶靠近。

图图,你怎么才来看我,最近很忙吗?通常简图图每三到五天就会来看他,可这一次,简图图过了7天才过来。

这几天在公司忙坏了,所以,就忘了来看哥哥。简图图放下水果,找了张凳子坐在床边,哥,最近感觉怎么样,医院的伙食好吗?

挺好的,你看我都胖了。简致远故作开心捏了捏自己的脸颊,随后,十分心疼看着简图图,工作再忙别忘了照顾好自己,你看你的脸色多差。

我会照顾好自己的哥。打趣聊着天,简图图将保温盒打开,哥,我给你炖了排骨汤,趁热喝点吧,我要哥哥养的白白胖胖的。

将排骨汤倒了出来,递给了简致远
真香,我哈喇子都快流一地。简致远根本吃不下,但为了让简图图开心,还是勉强全部喝完了。

哥,你慢慢喝。

探望完自己的哥哥,简图图便直奔简家,想质问简君威为什么不给自己的亲儿子交医药费。

太阳炙热的晌午,简家别墅上下一片忙碌,厉家公子要来她们简家做客。

吴雅欣一大早就在门口张望,等着厉家少爷上门。

可是,等来等去,没等到厉少爷,反而把简图图给等回来了。

哟,什么风把简家大小姐给吹回来了,不知道当初是谁说打死不回简家的。一看到简图图,后妈吴雅欣就忍不住一顿冷嘲热讽。

好狗不挡道,我不找你,我找我爸拿我哥的医药费,一个多月你们竟然都不去关心一下我哥,你们还是人吗?看着身体横在楼梯口的吴雅欣,简图图心里别提多愤怒。

简致远可是她父亲亲生的儿子,他病的那么严重,她们是怎么做到不管不问的。

吴雅欣一听简图图是来拿医药费的,心里顿时十分不高兴,立马把楼梯口去路堵的更严实,你爸今天不在,再说,致远的医药费我不是打过去了吗。

一千块,你当打发叫花子?一千块,一天就花完了,吴雅欣真是会作秀,他哥哥是简家的长子,他名下有简家的股份,每年他的分红就不不少,跟一千块比起来,简家就是在吸她哥哥的人血馒头。

一千块那也是钱,何况,我们又不是不管你哥。吴雅欣阴阳怪气哼了哼。

你走开,我要去找我爸理论,让他把我哥的分红算清楚,那是我爷爷留给我哥的,你们没权利抢夺他的股份。简图图气坏了,后妈就是后妈,不是自己亲生的,就算看着她哥哥垂死挣扎也不会有半点表情。

你爸不在。吴雅欣双手环胸,就是不肯让开。

简家的钱,可不能给简图图和简致远花了。

吴雅欣非要挡路,简图图十分恼火,她走进厨房,找来洗菜盆,随后,将酱油、生抽,醋、满满一大瓶辣椒油倒进洗菜盆里,简图图接了盆水回到了客厅螺旋楼梯口。

吴雅欣还在原地挡着路。

简图图端着盆走了过去,一把将水盆里的料泼向吴雅欣。

这些料,够她吃一壶的!

啊!!伴随着一声啊的尖叫,吴雅欣瞬间染成了一个棕色人,火辣辣的辣椒油黏了吴雅欣一脸,辣的她脸颊通红,简图图,你……目无尊长,竟然拿水喷我,你……大逆不道。

吴雅欣跺着脚尖叫不止,怒视简图图,恨不得吃了她的表情。

你算什么尊长,成天想着怎么欺负我跟我哥,不给你点教训,你真当我跟我哥哥是病猫。简图图将洗菜盆一扔,怒视吴雅欣。

她早想这么干了。

吴雅欣母女抢走整个简家不够,连她哥哥的人血馒头都要吃,忍无可忍。

你……你……吴雅欣对着门口大喊,来人,把简图图给我扔出简家,让她以后不许踏入简家一步。

简家门口,两名保镖迅速跑了进来,站在简图图左右两侧,似乎想动手
你们谁敢,我可是简家的大小姐,这里是我的家,这套房子说起来,还是我妈跟我爸一起买的,你吴雅欣能住在这里是沾我妈跟我爸的光。她比吴雅欣还更早住在这套房子里,吴雅欣充其量也就是个占便宜的小三。

简图图这么一说,保镖瞬间不敢动。

简图图的话没错,简图图才是这里真正的女主人。

你……吴雅欣被堵的说不上话来。

羞愤转身便往楼上跑,想去洗把脸。

吴雅欣刚爬上一个楼梯,听到动静的简君威出现在楼梯上,他拿着烟斗一边猛抽,一边吐着烟雾下楼,什么事这么吵,不知道今天有贵客要来吗?

简君威刚出现,吴雅欣的女儿简馨爱也刚好从楼上下来。

看到简君威,吴雅欣脚下故意一崴,一个跌跄,一头撞在楼梯口扶手上,哎哟,简图图,你不仅拿辣椒油泼我,还推我,我虽然是你的后妈,平时我待你不薄,你怎么可以做出如此大逆不道的事。

简图图,你居然伤害我妈。打扮的花枝招展的简馨爱听到吴雅欣痛苦呻吟,气急上前便想赏简图图一个耳光。

她巴掌还没有挨到简图图的脸,简图图一把将她扣住,你妈自己摔到的,跟我无关,明明是她自己摔了一下。

简图图一把甩开简馨爱的手,简馨爱往后退了几步。

谁说是我自己摔到的,就是你推的。吴雅欣恶毒地瞪着简图图,被泼了辣椒油,吴雅欣这口恶气怎么也咽不下去。

简图图翻了个白眼,吴雅欣怎么不去闯娱乐圈,她去的话,百花奖影后非她莫属。

简图图冷眼看着吴雅欣,拿起不远处的咖啡便想泼向吴雅欣,阿姨,这咖啡刚泡好的,你小心。

啊,简图图,你疯了,你竟然拿咖啡泼我妈。听到咖啡是热的,吴雅欣跟简馨爱吓的赶忙躲到楼梯扶手后面,再也不敢挡道。

阿姨,你这不是能走吗,你腿脚利索的很,看样子,一点也不像被人推成重伤。简图图嘲讽看着溜的比兔子还快的吴雅欣,冤枉她,怎么不找个好点的说词。

这是空的,瞧把你们俩吓的。简图图把咖啡壶放回原位,嘲讽地看着吴雅欣跟简馨爱。

显而易见,吴雅欣在冤枉她。

不过,简君威就算一清二楚,也会选择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冷眼旁观维护吴雅欣母女。

这些年吴雅欣母女敢这么大胆欺负简图图,多数就是因为简君威的漠视导致的。

简图图,你……简馨爱气的脸上刚刷的粉都快要掉一层。

简图图懒得搭理吴雅欣跟简馨爱,她目光看着楼梯上冷漠的简君威,质问道,为什么不给哥哥交医药费?如果不是医生打电话到我这里来,医院差点就停药,你身为我们的父亲,赡养哥哥不是你的责任吗?

你这是什么口气跟你爸说话,还欺负你阿姨,你在这个家是越来越是目中无人了,还不快给你阿姨道歉。简君威冷眼看着简图图,刚才的一切他都看在眼里,但他依然还是想护着自己的第二任老婆吴雅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