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我这里想你了 书房宠婢春桃

怎么,这就心软了?

周凉夏撩了撩头发,伸了个大大的懒腰,红唇轻启。

宋汐月不语,脸上分辨不出喜怒。

周凉夏起身,不紧不慢的走到宋汐月身侧,将手轻柔的搭在她的肩上,手机里噪音灌耳,绯闻还在不断发酵,

你可别忘了,这三年你是怎么过的,结婚三年,他沈寒川见过你几次。

……

一阵沉默,宋汐月只觉得心隐隐作痛。

周凉夏所言不假,结婚三年,沈寒川从未向她汇报过行踪,她守着冰冷的床而眠三年,期间倒是听到了不少沈寒川和温小曼的绯闻。

见宋汐月垂着双眸,周凉夏会心一笑,心中自是知道她所猜不假。

随后附在她的耳边,轻声言语。

你可别忘了,沈寒川出差那一晚,可是同温小曼呆了一夜,孤男寡女,干柴烈火,你能咽下这口气,我可不能。

再说了,今日温小曼这架势你也看见了,不是你死就是他亡,我们要是不主动出击,不就像是粘板上的鱼,任人割宰。

她的心猛然一震,思绪逐渐涌上心头。

周凉夏在她耳边喋喋不休的说着,声音逐渐微弱。

记忆不断翻滚,变得清晰。

寒川,今晚……

看着面前的男人,宋汐月满心欢喜地拥上前去。

宋汐月,我警告过你,离我远点,看着就让人恶心……

沈寒川眉头紧蹙,眼底一片阴冷,他越过宋汐月,匆匆取过桌上的文件,甩门离去。

一门之隔,宋汐月张了张嘴,挽留的话哽在了嘴边。

她的脸上还有未擦干净的面粉,身后的桌子上,摆着一块蛋糕,那是她亲手做的。

墙上的结婚照显得有些讽刺,今天是他们结婚一周年的纪念日。

她本以为……

终究是痴人说梦罢了。

宋汐月眼眶里含有泪光,声音嘎然而止,瞧见她的面色,周凉夏赶紧闭上了嘴巴。

伸手在她眼前晃了晃,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模样,忍不住说教。

我的小祖宗,那对狗男女欺你,辱你,你不会还菩萨心肠,心怀慈悲吧!

宋汐月眉眼轻抬,看向周凉夏,眼神深邃,随后晃了晃手机。

我只是找到了一些有趣的东西。

叮咚!

是周凉夏的手机短信,宋汐月眼眸含笑,示意她看短信,周凉夏一脸狐疑的打开手机,映入眼帘的照片差点惊掉她的下巴,仿佛看见了什么惊天大事。

这是……

不过是他们二人开房的照片。

宋汐月说的轻描淡写,心底却横着一根针,狠狠的扎着。

照片中的二人身着浴袍,并未显得亲密,光线昏暗,身后是一张洁白的大床,虽谈不上香艳,但足以令人遐想连篇。

周凉夏手指轻敲,快速地保存的照片。

手胳膊肘捅了捅宋汐月,一脸憨笑,轻挑眉。

小月月,倒是我小瞧了你,这种照片你也有。

宋汐月冷哼一声:说起来倒是要感谢温小曼。

这张照片可是她亲手奉上的,结婚纪念日,自己的丈夫被人鸠占鹊巢,还被小三羞辱,这口气她怎么也得吐出来吧!

不过也幸亏当日,没怒火中烧删掉照片,毕竟这照片就是一张耻辱,永远的烙在她的心底。

温小曼,不就是想出名吗?这一回我会让你狠狠的火上一把!

你觉得小三上位这个新闻够不够火爆?

宋汐月薄唇轻启,缓缓说道。

嗯?

周凉夏心中一明,瞬间意会。

找个合适的机会,发出去。

周凉夏心中为宋汐月鸣不平,马上点头应和:你放心,我马上让人安排,沈寒川这个狗男人,婚前出轨,真令人作恶,小月月,你可千万别吃回头草。

……

宋汐月嘴角抽了抽。

天下男人千千万,我又何必吊死在他一棵树上。

不愧是好姐妹!我懂你!

周凉夏一手拍在宋汐月的肩膀上,笑得一脸不怀好意。

揉了揉有些酸痛的肩膀,宋汐月笑笑。

周凉夏办事倒是十分靠谱,不到一盏茶的功夫,网上便是一番热火朝天。

宋汐月喝着咖啡,盯着面前的电脑,笑出了声。

不出宋汐月所料,因画展的直播,网上对二人早已是骂声连篇,再加上有周凉夏的舆论烘托,直接被顶到了热搜榜。

如果她是温小曼,此刻怕是狠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下午三点左右,随着温小曼在个人社交平台发布的一则声明书出现,舆论风向有所变动。

宋汐月特意从网上扒出了那则声明书,反复阅读。
近千字的声明书,说白了无非两点:一是澄清自己与沈寒川只是好友,在沈寒川婚姻期间,并未做出任何逾矩之事;二是今日画展,自己并未邀请已经和沈寒川离婚的宋汐月。

字里行间,将自己撇得干干净净,顺带暗地里讽刺了一波宋汐月。

临危不乱,倒是让宋汐月小瞧了她。

周凉夏看着眼前的申明书,气的牙痒痒,直接就将宋汐月给她的照片放了出去。

不到片刻功夫,网上的舆论瞬间又倒戈一边。

清晰可见的二人浴袍照,瞬间狠狠打脸温小曼,更是坐实了小三的身份,刚刚发出的声明书,也被众多网友围攻,处处挑刺。

婚前出轨,小三等字眼被推上了热榜。

短短几分钟,照片点击量过了千万。

彭峥从助理得知这件事已经是一个小时后的事情,网上早已吵得热火朝天。

利用手中的人脉,将网上的舆论简单的整理了出来,随后敲开了沈寒川的办公室大门。

沈寒川低着头,并未瞧见彭峥难看的神色。

有事?

彭峥内心一阵挣扎,随后将手中的资料放在沈寒川的面前。

沈总,网上关于你和温小姐的舆论,是否需要澄清?

彭峥额头冒着冷汗。

什么舆论?

沈寒川面色不悦。

彭峥一时间不好接话,他也拿捏不准网上的谣言,是否真假?又不敢言语二人的开房照被人上传到了网上。

思索片刻,打开了手中的iPad,划到了舆论热搜榜,随后递到沈寒川的面前。

沈总,今日在温小姐的漫展上宋小姐的突然出现,导致网上出现了一些不好的舆论……

彭峥的声音愈发的小。

沈寒川对网上的娱乐新闻倒提不起什么兴趣,但网上的一组图片看起来格外的刺眼,他只需轻轻一撇,便能看见。

图片定格,那是一张他身着浴袍,和温小曼的照片,二人虽隔的远,但图中的视野难免不叫人遐想连篇。

沈寒川脸色有些难看。

这照片哪来的?

照片底下骂声一片,沈寒川手指轻轻滑动,脸色愈发的阴寒。

彭峥大气不敢出,只觉得背后发凉。

暂时还不知道是谁。

沈寒川冷着一张脸,不语。

彭峥抹了一把头顶的冷汗,颤颤巍巍的说道:我们这边查到那些自媒体都是收到了zs娱乐公司买下的通稿。

那夜,沈寒川受到邀约前去应酬,没想到居然会碰见温小曼,她在饭局上喝的酩酊大醉,顾及温家的颜面,沈寒川迫不得已让彭峥带上她。

谁知温小曼突然来了劲,双手缠着他不好,占了他一身酒味,沈寒川觉得恶寒,将温小曼推给了彭峥,便自个回了房间清洗。

等他出来时,便瞧见同一身浴袍的温小曼,站在他的房间里,一阵推桑下,才将温小曼送走。

没想到今日竟会成为舆论的把柄。

马上联系zs娱乐负责人,让他立刻把这搞撤下去。

沈寒川脸阴沉的吓人。

是,沈总,我马上去联系。

彭峥办事利索,很快便查询到了zs娱乐负责公司的电话。

沈寒川修长的手指有节奏的敲击着桌面,突然脸色一变,宋汐月!三个字缓缓的从他嘴中吐出。

他伸手按断了彭峥的电话。

不用联系了,你先出去吧!

彭峥有些摸不着头脑,但还是乖乖的应下。

沈寒川缓缓起身,偌大的落地窗,能够清晰的看见对面的高楼大厦,以及远处隐隐下降的落日。

宋汐月,是你吗?

他的心底不早已有了答案!

嘟嘟嘟……

他拨通了那个已经三年未曾拨打的号码。

桌子上的手机亮着光,不时的发出振动声响,那串号码格外熟悉,早已在她心中倒背如流。

宋汐月没有多惊讶,反而有些自嘲的笑笑,这么多年来,这还是他的第一个电话。

屏幕上沈寒川三个大字格外刺眼。

瞧见宋汐月迟迟未接,周凉夏紧张的咽咽口水,仿佛隔着屏幕都能看见沈寒川那双将人吞食殆尽的眼。

不接?

宋汐月抬眼,给了她一个明知故问的眼神。

周凉夏僵硬的笑笑。

沈寒川,那个男人可不是好惹的。

一阵忙音听的他心烦意燥。

沈寒川皱了皱眉,双手紧握。

半响,周凉夏试探性的说道:小月月,要不咱还是接吧?

要接你接。

宋汐月眼含笑意,不为所动。

好不容易翻身农民把歌唱,她可得好好享受一番。

电话挂断。

沈寒川眸子一暗,伸手拨通了第二遍
过了把瘾,宋汐月按下了接听键,声音懒懒的。

沈总,有事吗?

电话头传来熟悉的声音。

沈寒川一时有些哑言,沉默片刻。

那些照片是你发出去的。

虽然只是猜测,但他却用了肯定句。

沈总还真是聪慧。

答案不言而喻。

沈寒川脸上带着怒意,

宋汐月,你派人跟踪我!

沈总可真是好大的排场,跟踪,莫不是高估你自己了?

宋汐月你……

话未说完,宋汐月直接挂断了沈寒川的电话。

干的漂亮!

周凉夏一阵雀跃,心中不仅对宋汐月竖起了大拇指。

嘟嘟嘟……

电话里是一阵断线声。

好样的,宋汐月,居然敢挂我电话!

沈寒川面子上有些挂不住,心里面觉得堵得慌,他甚至不敢想象,曾经在他面前委曲求全的人,什么时候变得如此果断。

宋汐月,难道是我小瞧了你。

彭峥!

门外的男子推门而入。

沈总,可是有何吩咐?

从事务所调两个律师,去ZS娱乐公司让他们撤稿,若是对方不撤,那就依法起诉。

事情总归得有个着落。

好的,沈总,我这就去办。

沈寒川长舒一口气。

你这回倒是硬气了不少。

周凉夏在耳边喋喋不休地说道,宋汐月不语,只觉得耳边聒噪,揉了揉眉心,慢悠悠的说道。

此事沈寒川怕是不会善罢甘休。

怕他做什么,这样的男人我一个打十个。

周凉夏嘟嚷着,还不忘伸手在空中一阵比划。

刚刚瞧你那个熊样,怎么不像现在这么英勇?

周凉夏吐了吐舌头,她就是嘴嗨,宋汐月又不是不知道。

叮铃铃……

一阵铃声响起,是周凉夏的手机。

喂……

电话里穿来一阵焦急的男声。

周凉夏冷着一张脸,笑意全无。

挂断电话,周凉夏苦丧着一张脸,指了指手机,

刚刚前台打电话,说是沈寒川的秘书来找,眼下就在办公室。

宋汐月倒不觉得惊讶。

我都说了,以沈寒川的性子,他是不会善罢甘休的。

小月月,你放心,这口恶气我为你出定了。

宋汐月有些欣慰。

若是对方胁迫你,你就将真相说出去。

周凉夏点点头应下。

周凉夏走后,宋汐月的手机弹出了一条短信。

沈寒川:我们见一面吧。

手指停留在删除键量久,轻轻叹息一声,终究是抵不过心中的那抹柔软,随后快速敲下两字:地点。

罢了,就当是一点慰藉吧。

办公室,周凉夏踩着一席恨天高,不紧不慢的走进办公室,缓缓着坐下,丝毫不理会周围坐立良久的彭峥。

彭峥倒也沉得住气,不仅没有动怒,反而有些平静的说道,

想必周小姐也知道我此行来,所谓何事?

通稿的事没得商量。

周凉夏先发制人,丝毫不留商量余地。

彭峥倒也并未动怒,毕竟在沈寒川身边带了许久,沉稳也远于常人。

周小姐想必须知道千叶吧。

周凉夏心中一惊,面上却不为所动。

千叶是个出名的律师事务所,在他手中的案子无一不诉讼成功,也不是旁人能请得起的,沈寒川有这个能力,倒不是个稀奇事。

若是周小姐不撤下通稿,我们倒不如在法庭上见。

她周凉夏辗转娱乐圈多年,也不是吃素的,手下的官司可没少打,可如果对面的人是沈寒川,心中仍有余悸。

但面子上放不下,夜宿酒店本就是事实,她也不过是想给宋汐月撑撑场子,打压一下那对狗男女,若真是打起官司,他们也未必会输。

彭秘书,说了这么久,想必你还不知道那照片是谁给的吧?

突如其来的说辞,彭峥蒙了圈,顺势问道:这照片难道不是从你们这里发出去的?

周凉夏轻蔑地笑了。

这照片可是温小曼发给我们的,要让我们撤稿也不是不可以,不过,还是请沈总眼睛擦亮了,管好自己的人。

突如其来的真相,令彭峥有些震惊,打乱了他的思路。

周凉夏见势,找了个借口顺利开溜。

刚出屋子,周凉夏马上拍了拍自己的胸口,顺了两口气。

面对彭峥,虽说不怕,但还是有点虚的,毕竟是沈寒川身边的人,俗话说得好,打狗还得看主人呢。

夜幕降临。

一辆黑色的路虎稳稳的停在一家餐馆前。

宋汐月一袭雪白的衣裙,头发微卷,今夜她化了淡淡的妆容,显得格外精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