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姆的诱惑 老和尚的那个东西真大

等他再出来时,简图图正拎着他保镖衣领正在耍酒疯,混蛋,资料包在哪,再不告诉我,我就把你阉了,再把你扔到海里喂鱼,让你变太监。

图图,你搞错了对象,咱们回去吧,资料包改天再来要。醉酒的简图图就像一头倔强的牛,怎么都拉不住,云芷伊头痛极了。

乔乔宝贝,你不知道,他占我便宜!

他是谁?云芷乔一头雾水。

就是他。简图图怨念的掐着厉世澈保镖的脖子,把他当成了厉世澈,妖孽,快把资料包交出来。

保镖被掐的嗷嗷叫,但简图图是厉世澈叫来的人,保镖没敢对她动手,只能任由她掐他脖子。

……图图,咱们还是走吧。云芷乔扶额,紧拽着她的手。

简图图再不住手,真担心出人命。

我不走,我今晚要睡这里。说完,简图图松开保镖,倒在刚才厉世澈坐过的沙发上。

喂,图图,你不能睡。完了,完了,这下丢人丢大了。

厉世澈换套衣服出来,就看到这一幕,他拿着手机将画面全录了下来。

明天有她好看的!

不好意思,厉总,我这朋友她喝醉就喜欢这样耍酒疯,那个……我跟她就先走了,不打扰您了。见厉世澈出来了,他的保镖又多,担心简图图会遭殃,云芷乔架起她的一只胳膊飞快跑了。

云芷乔把简图图带回自己家,细心照料她一宿。

一大早,云芷乔还起来给简图图熬醒酒汤跟早饭,简图图醒来后,满身都是酒味,脑袋痛的快要爆炸,胸口一阵翻江倒海,昨天是她人生中喝酒醉厉害的一次,不知道喝醉了之后,她都做了那些丑事。

宝贝,你醒了。

乔乔,昨天是你带我回来的吗?

嗯哼,不是我,还能有谁,我总不能把你一个人扔人渣堆里,自己跑回来,那是人干的吗?

就知道你最义气,简直爱死你了,来,宝贝,亲一口。简图图起身就朝云芷乔扑了过去,一把搂住她就想往她脸上亲。

简图图要亲上来的时候,云芷乔一把挡住她凑过来的脑袋,简图图,我可不想被你黏一脸口水,快去刷牙洗脸,一会过来喝醒酒汤跟早饭,话说,你不觉得头痛?

头当然痛,痛到感觉要爆炸,乔乔,你怎么那么贤惠,真是便宜陆擎天那个臭小子了。陆擎天是云芷乔的男朋友,他跟她们一样是校友,只不过,陆擎天去年被公司派遣去了新加坡分公司公干,她们两就两地分开了。

简图图走了几步,像是想起了什么,猛地又走了回来,乔乔,昨晚我把资料包拿回来了吗?我喝醉酒之后,有没有做什么很出格的事?

想到昨晚,云芷乔欲言又止,不知道从哪里说起,最后只好说,资料包倒是没有拿到,不过,昨晚你很乖,喝醉了倒头就睡着了,什么酒疯都没发。

什么?没有拿到资料包?那不是亏大发了,喝了那么多瓶酒,旱情都白喝了,就知道那个姓厉的不会那么轻易放过我。简图图磨了磨牙,脸上划过不少的愤怒,你确定我昨晚没发酒疯?

她怎么不信呢?
真的,真的,昨晚你很乖,倒头就睡了。昨晚的事还是不要让简图图知道,太丢简图图的脸了,图图,你跟厉世澈是不是有什么过节?

没有啊,就是之前发生了一点小误会。提起厉世澈简图图心虚了起来。

什么误会?云芷乔好奇问。

改天我跟你说,乔乔,我先去喝醒酒汤。简图图掉头跑了。

吃完早饭,简图图跟云芷乔一起去了公司尚谷。

就是那个简图图吗?

是她,就是她。

真是丢脸啊,丢脸丢到我们尚谷大客户那里去了。

我看啊,她就是想借喝醉酒钓金龟婿。

我看也是,厉总是什么人,京都最尊贵的黄金单身汉,那个女人不想跟他攀扯上关系。

什么跟什么?

简图图跟云芷乔总感觉公司今天的气氛怪怪的,她们俩一回头,那些人瞬间不说了。

乔乔,她们在嘀咕什么?

说的太小声,我一句没听见。

……

简图图没有搭理她们,径直走向自己的办公桌,打算开始工作。

只是,她刚坐下没多久,她们公司的一封群邮件跳了出来,简图图点开,昨晚她在KOM喝醉酒掐着厉世澈保镖脖子的画面被播放了出来。

视频里,她奶凶奶凶一会拽着厉世澈保镖的衣领,一会掐他脖子耍酒疯。

那样子跟疯婆子没什么两样。

啊啊啊……

哪个混蛋全公司集体邮件群发?

她不拉出来宰了他!

简图图点开群发人,上面只有一个原始邮箱头像,名字是一个英文名,简图图压根不认识。

简图图脑壳疼。

不到一会,她的工作私人邮箱跳出一封邮件,简设计师喝醉酒的样子还真是可爱有趣呢~

简设计师?

厉世澈?

只有他才会这么称呼她。

厉总,这视频是您发的?

binggo,昨晚拍着想留个纪念,谁知道手指不听使唤,不小心就群发到你们公司群邮件。厉世澈双腿交叠横在办公桌上,一只手捏着手机,十分惬意给简图图发邮件。

隔着手机,厉世澈就能感受到简图图愤怒生气的样子。

简图图不断深呼吸,一边呼气,一边默念,顾客就是上帝,上帝就是粑粑,她不气,不气。

生气一分钟,寿命就消耗一分钟,她要热爱生活,热爱大自然,热爱全世界。

简图图把邮件退了出来,懒得搭理厉世澈。

怎么不回他了?厉世澈看了一眼邮件,足足等了半个小时,对方一句话没回他。

该死的这女人怎么突然不搭理他,她不想拿资料包跟欠条了?

厉世澈一直盯着自己的手机发牢骚,他的助理兼替身保镖贺杰忍不住问道,boss,您是在等什么电话吗?

没有。

可您已经查看电话至少不下20遍,隔一会,就看一眼,都快要把手机看穿个洞……

这话噎的厉世澈脸色变了变,贺杰,你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

简图图不理睬他,厉世澈顿时烦躁了起来。
这女人居然敢不回他邮件!

好个简图图!

啊呿!

这一天,简图图打了不知道多少个喷嚏。

谁在背后骂自己?

全反弹!

昨晚拼了老命喝了那么多酒都没有把资料包拿回来,简图图脑壳痛的想撞墙,她到底要怎么样才能从厉世澈这个混蛋手里拿到资料包?

简图图绞尽脑汁在想这个问题。

不行,不行,她不能被厉世澈牵着鼻子走,她得想个办法搞定他。

简图图十分烦恼盯着电脑屏幕发呆。

正当简图图纳闷的时候,她的手机微信收到一段短讯,简设计师,我的‘劳作费’还没有付给我,请问什么时候结清?

厉世澈手里捏着简图图在夜店打的欠条,一本正经讨要他的辛苦费。

简图图看着手机简讯,一脑袋磕在桌上,想死。

简设计师,欠债还钱天经地义,要是实在还不上,勉为其难以身相许怎么样?

厉世澈真是比毒奶粉的毒性还大,简图图拿起手机迅速给他打了五千块,厉总,您的脸皮厚的可以捐献给国家研究防弹衣了,钱已付,麻烦以后不要来骚扰我,谢谢。

资料包跟欠条不想要了?厉世澈毫不客气收下微信上的转账。

谁说不想要,我过来了,您未必会给我,再说,不知道昨晚是谁耍赖来着。宁可当dog,也要耍赖。

你不过来取,你怎么知道我不肯给。

好啊,那待会我就过来,你等着。

恭候你的到来。

一想到简图图会来他公司,厉世澈眼眸划过一抹雪光,他起身理了理身上昂贵的纯手工西装问道一旁的贺杰,我这身衣服帅吗?

要说帅,没有人能帅过我家boss,我家boss全世界最帅。贺杰对着厉世澈竖起拇指,一顿夸。

可我总觉得这件衣服款式过季了,不行,我得去换一件。他要让自己变的更加帅。

说完,厉世澈便对自己的助理贺杰说道,开我的车,去我家把我衣柜的西装取几件最新款过来。

??他家boss什么时候这么在乎自己的颜值?

他不是一直对自己的颜值十分有自信,贺杰还是第一次见厉世澈对自己的外貌这么在乎。

愣着做什么,快去帮我挑衣服。厉世澈催道。

是,boss。贺杰接过车钥匙,转身想去取衣服。

刚走了没几步,又被叫住。

等等,等一下要是尚谷的设计师来找,你让前台直接放行。

是,boss。贺杰挠着额角,满心困惑出门了。

他家boss今天中邪了吗,居然嫌弃他自己不够帅。

贺杰带着满心的困惑出了公司。

厉世澈,你就等着吧!尚谷服饰,简图图把手机关机,下了班就直接回出租屋,厉世澈耍她一次,她也耍他一次。

于是,厉世澈在公司加班到11点,也没见简图图过来取东西。

枉费他换了一身这么笔挺的西装!

丧!

他竟然被耍了。

欠条,她真不想要了?

哈哈哈,我今天真是太开心了,乔乔,厉世澈怕是到现在还在等我去取资料包。回家的路上,简图图坐在副驾座上笑抽了,想到厉世澈发怒的样子,就觉得爽。

这个厉世澈故意把她耍酒疯的视频全公司公布,害她丢脸丢到家,这回,她也让他尝尝被耍的滋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