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美妇用嘴服侍 完整版在线阅读

胖虎吃了一惊。

父王未死?

说实话,他对于这位见面次数不多的父皇,其实并没有多深的感情。

从记事起,他就没有见过刀吾名,而是在‘墙’外的偏远世界流浪。

如果不是林北辰,也许他早就无法活着回到洪荒世界了。

回来以后,父亲对他也并不如何宠爱,反而是各种验证血脉、确定身份之后,才‘不情愿’地接受了他。

但时间不久,刀吾名就陨落了。

他没有享受过父爱。

父亲这个名词,对于胖虎来说,真的就只是一个名词而已。

概念不深。

而父亲死后留下来的烂摊子,却要他和娘来收拾。

现实仿佛是一个轮回。

这一次的救星依旧是林大哥。

如果不是林北辰,他和母亲也许到现在依旧只能扮演傀儡,哪里能这么快就获得自由。

在胖虎的心中,林北辰的分量,远远要超越刀吾名。

他生平第一次得到友谊,得到尊重,得到同龄人之间的乐趣,都是来自于林北辰。

哪怕是所谓的王位,对于他来说,都没有太大的意义。

如果林北辰想要的话,他可以随时将王位传给他。

看着陷入沉默中的儿子,胖虎娘也能够清晰地感受到儿子的心理,道:“天底下没有一个父亲,不关怀自己的儿子,你父王他……只是使用的手段特殊了一些而已,当年让你流浪在外,是娘的选择,你不应该记恨你的父亲。”

刀剑笑摇摇头,道:“没……没有记恨。”

胖虎娘点点头。

她知道儿子不是在说谎。

没有记恨,是因为感情淡了。

“言归正传。”

“很多事情,如今也应该让你知道了。”

“你父亲之所以假死,是因为紫微星区即将面临灭顶之灾,来自于星区外的邪恶异族力量,将要染指这里,要让天狼王朝,成为其附庸和爪牙……”

“你父亲无奈之下,才只能选择权宜之计,对外假死。”

“失去了他的压制约束,华摆、五大二级议长等野心家,果然是开始争权夺利,让整个天狼王朝处于分崩离析之中。”

“这样一来,王国分崩,星路离散,人族子民虽然多灾多难,但那邪恶异族却也无法如愿立刻就得到一个完整而又强势的傀儡王朝,也无法完全吞噬这片星区人族的底蕴,即便是想要扶持新的爪牙傀儡,也需要一段时的时间……”

“你父亲原本期待的契机,在于‘忘情冢’之内的【瞎姬】前辈,只要拖到这一次的星墓开启,请【瞎姬】前辈出手,或许可以再度延缓异族势力的侵入,毕竟这天狼王朝,本就是属于她老人家的财产,可现在,没能面见【瞎姬】前辈,星墓再度关闭,这一丝机会,就等于是彻底消失了……”

说到这里,胖虎娘再度叹息。

星河之间,弱小是原罪。

人族本事横跨无数星系的顶级大族。

但这些年以来,突然之间衰败。

内部腐化的速度,快的惊人。

而原本可以震慑洪荒万千异族的神圣帝庭,竟然并未作出有效应对。

如今,昔日匍匐在神圣帝皇威严之下战战兢兢臣服的异族们,已经开始蠢蠢欲动,露出了獠牙。

而像是紫微星区这种距离神圣帝庭极为遥远的区域,成为了神圣帝庭庇护力相对较弱的疆域,也成为了异族们最先下手的目标。

不管是试探也好,侵略也罢,总之如今已经到了危如累卵的地步。

很多人并不知道如今的局势,还在人族第一的

美梦之中没有醒来。

像是各大二级议长,还在为了私利而争权。

刀剑笑听的面色连变。

“娘,为何说天狼王国是【瞎姬】前辈之物?”

他不解地问道。

“此事,与你父亲当年的事迹有关……”

胖虎娘将当年刀吾名机缘巧合之下,进入‘忘情冢’,最终得到了星墓之中的资源和武学,并且在其中修炼大成,走出来之后创造天狼王朝的前尘往事,大致说了一遍,道:“今日在星墓中拿的那半块饼,就是当年你父留下的信物,所以才能在目中起到奇效。”

“如果是这样,应该不用……担……担心吧?”

刀剑笑听了,道:“今日,那些人不是说,是林大哥得到了‘忘情冢’的继承权嘛,我们去找……林大哥,他应该知道【瞎姬】前辈的下落。”

胖虎娘看了一眼儿子。

心说这样才是最可怕的。

如今林北辰在紫微星区名望如日中天,麾下‘剑仙军部’飞速扩张,势力膨胀的可怕,如今又得到了‘忘情冢’,这样下去,用不了多久,紫微星区人族只知有林摄政,哪里知道还有一个天狼王。

但好在林北辰自身对于权势并不热心。

有过当初在神界时候的患难与共,林北辰此人的确是值得信任。

但其麾下的副帅‘疯帅’王忠,却绝非是简单任务,绝非是易与之辈,一手打造了‘剑仙军部’,野心勃勃,谁知道有朝一日,会不会拥护林北辰取而代之呢。

亡。国。之。君的下场,会是什么样?

可想而知。

她如今的思虑,也只是一个关心爱子的母亲应该有的想法而已。

“如今之计,的确是要快速联系上林摄政,将此事说与他知。”

胖虎娘又道:“另外,你立刻去西北大区贫民窟,去找陈皮扬大师,助他完成阵法,让你父破封,等你父王归来,与林摄政详议,如何迎接外敌。”

“贫民区?”

刀剑笑一怔:“破封?”

胖虎娘取出一件信物,道:“当日,天狼城西北大区,有数座烂尾大楼失火,死伤无双,这件案子,一开始是毕云涛在查,他应当很清楚,你可带毕云涛一起前去,凭此信物,定然能够找到陈大师。其他的事情,等到你父亲复生之后,再来细说也不迟。”

“哦。”

刀剑笑拿着信物,转身朝着大殿外走去。

走了几步,他转身叮嘱道:“娘,【彩戏师】、九阳宗和正气书院的众人,都在找林大哥,你千万要将此事提前告知林大哥,让他有所防备……那些人,不好对付。”

“你放心。”

胖虎娘点头答应。

等到胖虎离开之后,她连续派出了数波皇室铁卫,前去传讯。

之后,依旧觉得不放心,干脆命人备车,亲自驱车前往绿柳山庄。

……

绿柳山庄。

大门庄严巍峨。

门外有‘剑仙军部’的甲士,在来回巡逻,守备森严。

四道人影出现在了大门口,缓缓地靠近。

“那个林北辰,就住在刺出吗?呵呵……”

【彩戏师】脸上带着一丝危险的笑,抬头看了一眼的大门,缓缓地走过去。

“何人?”

负责大门外守卫的护卫队长冥炎,第一时间注意到了这几人,立刻出声提醒,道:“此处乃是私家庄园,来客止步。”

“呵呵呵……”

清冷的笑声响起。

数十道金色丝线从【彩戏师】的手中飞射出来,瞬间洞穿了冥炎等十六名甲士的身躯,在他们的肌肉骨骼和血管之间窜动。

“呃……”

低沉的痛呼声中,冥炎几人变成了牵线的傀儡。

剧痛啃噬着他们的身体,但身体已经不属于他们自己。

“带路吧。”

【彩戏师】眼中有一丝暴虐。

冥炎身不由己地转身开门,带着【彩戏师】四人朝着庄园内走去。

同行的二级议长陌风忍不住提醒道:“师叔,林北辰睚眦必报,最是护短,我们伤了他的人,到时候怕不太好做交易了。”

“做交易?”

【彩戏师】淡淡地道:“谁说我是来和他做交易的?我是来……征服的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