纯肉一对一到处做 公车系例一第96部分阅读

利娜:在哄你那个没有情趣的未婚妻?继礼,你什么时候跟她分手啊,你昨天不是跟我说,你心里只有我,你早就不爱她了,你又骗我,不理你了。

楚继礼:宝宝,别生气,我会跟她分手的,好,今晚一定过来陪宝宝。

看到这,简图图将平板合上。

贱男,刚还跟自己解释没出轨,真是不把铁证甩他脸上,他是不会死心。

简图图轻轻拍了拍自己的脸,告诉自己要冷静。

直到自己的情绪平复,简图图这才朝餐厅回去。

见简图图回来,楚继礼立马将手机一关,放在桌上,一脸讨好看着简图图。

脚踏两只船,真够可以,还能当做什么没发生。

图图……

楚继礼,你要是真心悔过,明天早上我们到釜山公园蹦极的地方见面,我想要看看你的真心到底有多真。说完,简图图拽起自己的包往外走,这个天是没办法聊了。

图图,我一定会准时到。楚继礼对着简图图背影大喊了声。

见简图图的身影走远了,楚继礼立刻打了个电话给利娜,宝宝,你人在哪,我现在就过来找你。

我在希尔顿酒店808号房。

宝宝,我这就过来。

收了手机,楚继礼立刻跑去幽会利娜。

到了第二天,简图图一大早就到了釜山公园蹦极的地方,刚到没一会,楚继礼也准时抵达了,看到简图图,楚继礼赶忙走了过去。

楚继礼又是一脸讨好说道,图图,我来了,我没迟到吧。

没有,你很准时。简图图径直走进电梯。

楚继礼跟在身后。

电梯载着两人,朝100米高蹦极台缓缓升去。

看着外面的景色,恐高的简图图,拼命忍住双腿打抖。

图图,你怎么突然约我来蹦极?蹦极的地方太空旷了,楚继礼腿有些颤抖了起来,印象中简图图从来不喜欢这种危险性运动。

简图图冷淡看了楚继礼一眼,没为什么,就是想来尝试一下从高空跳下去的感觉是种什么滋味,想用这种方式,让你永远记住今天。

图图,你说话怎么那么深奥,你是不是还不相信我。

没有,我很相信你,是我自己想多了。

这时,电梯门开了,她们两跟工作人员已经到了顶峰。

工作人员拿出蹦极的装备递给了简图图跟楚继礼套上。

简图图接过,开始穿了起来。

楚继礼见简图图穿,他也跟着穿上,一边穿,一边欣喜说道,图图,你是想跟我来一场我们爱情的生死考验吗?

楚继礼心里一阵得意,就知道简图图这辈子已经离不开他,她能带自己来这里,多半是想发泄一通,发泄完就没事了。

听着楚继礼欠揍的话,简图图后退了一步,突然一脚朝楚继礼的屁股重重踹了过去,考验你个鬼!

楚继礼站的位置正好在蹦极板上,一脚就把他给踢飞了出去,楚继礼完全还没有做好要起跳的准备,被简图图这么一踹,杀猪般恐惧的叫声在山间回荡,当场吓的尿了裤子。

去死吧,脚踏两只船的贱男!

说完,简图图脱下身上的装备,转身离开了起跳板。

楚继礼因为惊吓过度,心梗,当天被120拉进了医院。

看着昏死悬挂在半空中的楚继礼,简图图从未有过的神清气爽!
踹完楚继礼,简图图便去了公司上班,她手里还有很多的设计稿没有完成,有人说,抹平失恋的痛苦最好的办法就是让自己忙碌起来,她跟楚继礼交往了八年,从大学到出社会,她以为她们的感情经历过这么长时间的考验已经无坚不摧,没有任何东西可以分开她们两。

但简图图怎么也没想到,一个身材凹凸貌美的小嫩模轻而易举就把她们俩巩固起来的堡垒给拆散了,这八年,简图图付出她所有的青春,想起跟楚继礼的点点滴滴,简图图心便绞着疼。

图图,你怎么了?

窗户的风吹进来,迷了眼睛。简图图揉了揉猩红的眼眶,假装是被风吹的。

你的脸色好差劲。云芷乔泡了杯蜂蜜水递到了简图图面前,喝点我老家送来的蜂蜜水,养颜又美容,好处处多多,你脸色这差,就得多喝,我还给你留了一罐。

云芷乔将一个袋子递给了简图图。

谢谢你乔乔。看着桌上的农家蜂蜜,简图图一把抱住云芷乔的腰,脑袋在她腰上蹭了几下,还是你对我最好。

得,你个见色忘友的家伙,楚继礼要是在,你还会夸我不?打死你也不会。

别提楚继礼,他连你半根头发都比不上。

哟,发生了什么?你竟然说我比你男朋友好,你们俩吵架了?

简图图长吸口气,没说话。

真吵架了?看简图图这架势,就是冷战了。

别提了,乔乔,傍晚你跟我一起去KOM夜店拿资料包行吗?我一个人去那么大的酒吧,我有点担心。

成啊,没问题,我陪你去。

谢谢你乔乔。

于是,到了傍晚,一下班,简图图跟云芷乔就去了KOM酒吧。

五彩缤纷的灯光十分有意境,外三层,里三层全是人,人山人海一点不夸张,劲爆的音乐无时无刻不调动着人们的情绪,简图图跟云芷乔如约去了厉世澈定的包房。

叩叩叩……

进来。

厉总,我们来了,来取贵公司的资料包。简图图和云芷乔推门,走了进去。

不急,先坐下喝杯酒。见到简图图,厉世澈合上自己手上笔记本电脑,目光看了一眼简图图身侧的云芷乔,他是洪水猛兽吗,竟然还带了同伴来。

云芷乔刚想去拿酒杯敬酒,简图图慌张拉住她的手腕,我们不会喝酒,我们只想来取资料包。

不会喝酒?那来这种地方有什么意思。厉世澈一脸刁难看着简图,合约是那么好签的,资料包是那么容易给出去的?

气氛一度紧张,简图图身边的云芷乔见状拿起一杯酒恭敬敬起了酒,图图是真的不会喝酒,她一沾酒就醉的那种,这些酒,我替她敬厉总。

云芷乔豪迈一口气干完。

谁让你喝了,我是让她喝。厉世澈交换了一下双腿交叠,这么没诚意,简小姐,我很怀疑你跟我们公司合作的诚意。

是不是我喝了你的酒,你就会给我资料包?简图图抢过云芷乔手里的酒杯,不想她继续喝下去。

云芷乔就算喝光所有的酒,厉世澈也未必会给她们俩面子
当然,不过……桌上的要全部喝完。厉世澈目光冷扫过桌面,嘴角噙着一抹戏谑。

简图图看了一眼眼前的茶几。

尼玛,整整一桌子的酒,起码有十瓶。

深口冷气,简图图拿起了一瓶酒,我喝,君子一言驷马难追,说话不算话的就是狗。

……拐弯抹角骂他是狗?

厉世澈脸色瞬间变色。

待会有她好看!

图图,你疯了,你忘了你不会喝酒,你一喝就醉。见简图图来真的要喝酒,云芷乔用力扯了一把简图图后背的衣服,极小声在她耳边制止她。

不是还有你在,待会我要是发酒疯或者是杀人越货,你拉着我点,我怕我会控制不住我体内的洪荒之力。就知道厉世澈的单子没那么简单,果然不出她所料,一个小小的资料包就为难上了她。

云芷乔扶额,只能咬牙点点头答应,我一定拉着。

简图图拿起桌上的开酒器,一瓶一瓶打开,仰头咕噜咕噜当白开水喝了下去。

喝掉一瓶,简图图便挑衅地看厉世澈一眼。

为了资料包,简图图也是拼了。

只是,喝了不到三瓶简图图就一阵头晕目眩,看云芷乔全是叠影,乔乔,你……你怎么那么多个脑袋啊……一、二……三四……五六七八。

图图,你喝醉了。云芷乔扶额,这才喝了三瓶就醉了,桌上还剩下那么多酒,简图图确定能挨到最后?

云芷乔表示很担忧。

我没醉,我还能继续喝。甩了甩脑袋,简图图拿起酒瓶,再次喝了起来。

喝到第5瓶的时候,呕……

简图图跑去厕所吐了一通。

图图,要不我们还是算了,改天再想办法……看着在厕所里狂吐的简图图,云芷乔心疼的不得了。

不能半途而废,就还剩下几瓶了,我能喝掉。不能让某个人看不起,她要赢给他看,反正待会有云芷乔给她捞尸。

于是,吐完后,简图图又跑了回来,接着继续喝。

终于,简图图喝掉十瓶酒之后,她整个人噗通倒在云芷乔怀里,我……我喝完了……记得拿资料包啊……

中途你吐了至少4回,并没有喝满十瓶酒,所以,这次不作数。厉世澈撑着脑袋,惬意坐在沙发上戏谑看着因为醉酒,美眸如丝的简图图,想要到拿到资料包没那么容易!

靠,这厉世澈有病吧!

她这不是故意在刁难她们俩?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总觉得厉世澈故意在给简图图难堪。

云芷乔气的磨牙,刚想说话,已经醉酒的简图图突然起身冲了过去,你……你戏弄我,啊……

跑的过程却踢到了茶几脚,脚下一软,整个身体朝厉世澈身上倒了下去。

好巧不巧。

简图图的手肘一把撞在厉世澈的裤裆里。

嗷……厉世澈倒吸口冷气,你……

刚咬了个你字,呕——

简图图又朝他胸口吐了一通。

厉世澈不断扶额,来两道雷劈死他好了!

劈不死他,那就请劈死他眼前的疯婆子!

厉世澈一脸嫌弃不行起身,跑去了卫生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