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在线观看高清免费观看 水菜丽

利用电报摆了一道日军,顺利撤出松江,将即将追来的日军第十军甩开数十公里,这些都算是战术上的胜利。

但这,并不意味着这支疲惫之军就安全了。

因为,中国在东南已经丧失了制空权。

从头顶上轰隆掠过的日军侦察机带来的,就是来自于空中的巨大威胁。

这一点,不光是互相行礼致敬的唐刀和雷雄心里清楚,还在五六里地外跟随松江守军主力前进的吴、郭二位中将更清楚。

撤出松江,摆脱了日军步兵的围攻,但同时也将松江全军放到了另一个危险中。

空旷的野外,再无抵挡飞机轰炸的工事。

松江守军原有67军两个步兵师和67军军部直属特务团、辎重营、防空营、山炮营、野炮营,43军5个步兵连,松江保安团,合计兵力超过33000人,经过和日军第十军鏖战四昼夜后,全军战死7000余,轻伤不计算在内,重伤员超过3000人,实际减员达万人。

相比于曾经时空中达一万五千余的战损减少了三分之一,战果更是扩大了好几倍,战绩自然是辉煌无比。

可是,战绩越辉煌,意味着日军对他们越会切齿痛恨,越不会轻易放过。

不光是已经察觉异常的第十军会锲而不舍的追击,几乎已经统治整个淞沪天空的日军战机也绝不会放任松江全军就这样逃之夭夭。

高达3000的重伤员更是成为拖累主力部队撤退速度的主要原因。

在决定撤离松江之前,吴中将就下了死命令,各部不得丢弃一个重伤员,哪怕还有一口气尚存,也要将其抬着离开。

这道军令固然是让伤员们热泪涟涟,但其实在未来很多军事砖家们看来无比的愚蠢。

为防止不必要的损失,67军辎重营本就不多的卡车都被提前隐藏在距离松江城十公里外的天马山。

驮马则需要用来驼运各种重装备,伤员只能用人力来运输。

松江守军通常需要四个甚至六个士兵轮换来抬一个重伤兵,而士兵们还要背负重达十数斤的单兵装备和口粮。

行军速度严重被拖慢,这对于一支急需撤离日军追击的部队来说,绝对是致命的。

从午夜12点至清晨8时,松江全军不眠不休走了整整8个小时,也才走了区区60里,就这,还是因为收到电报的雷雄出动了自己最后七辆卡车,67辎重营藏在天马山的十辆卡车帮着运送了六百多伤员的结果。

若是换成轻装前进,深知危险的松江守军这8个小时完全可以狂奔80里,此时主力搞不好已经通过白鹤港大桥向昆山方向进发了。

“长官,如果为了活命,那我们又何必来松江?今天我们若是抛弃他们,那他日,任何人都可以用同样的理由来抛弃我们。”这是唐刀面对在指挥部举棋不定进退两难的两位指挥官时,毫不犹豫的回答。“任何一支军队,想成为强军,不抛弃,不放弃,必将成为每名士兵的信条!”

唐刀一语道破玄机,既然大家伙儿选择来到松江,就已经做好了必死的准备,带着3000重伤员上路,无外乎再踏上死亡之路而已,两名指挥官当下再不犹豫,做出了让很多只是站在战术层面上考虑的军事砖家们认为愚蠢的决定。

如果只是单靠抛弃伤员抛弃辎重逃出生天,这支只为求自己活的军队,哪怕曾经创造过辉煌,那也只是短暂巅峰,从此将成为一支碌碌无为的庸军。

因为,亲手抛弃自己还活着弟兄任由日寇屠戮的士兵们,从此以后再不会使出全力,他怕自己也会被抛弃。

战士,最怕的不是战死沙场,而是背叛,背自己曾经以为可以守住自己身后的战友背叛。

而对于此时正处于水深火热的中国来说,需要庸军吗?

一打即溃的‘庸军’只

能成为浪费粮食和军饷的负担。

对于身怀报国之志的两位陆军中将来说,堕落,比死去更可怕。

那不如一起上路,哪怕那条路是死路绝路,只要能活一个人,这支曾在孤城和日寇鏖战不退之军的精神就会传承下去。

战场是双方统帅的棋盘,但战士绝不只是棋子,两名陆军中将实是做出了最正确的选择。

只是,无论正确还是错误,他们都要面对另一个难题。

这支尚拥有两万余人的大军,如何应对来自空中的威胁,尤其是这个还算晴朗的白天,最是难熬。

行军了超过8个小时的士兵们早已疲惫不堪,暂时休息的命令传达,超过一半的人一屁股坐在原地,就连高空中飞过的日军侦察机都没让其有挪窝的意思。

雷雄带着四行营一帮骨干迎接唐刀,身兼两营营长之职的唐刀身后则跟着警备营少尉以上军官。

不出意外的话,在正式离开战场之前,两个营要并肩战斗了。

四行营的名头大,但警备营有很多人却是除唐刀外头一次见他们,对于眼前站得笔直如松的十几名同僚,既有钦佩也有好奇。

只是唐刀除了介绍两个副营长之外,还没给他们双方互相介绍,日军的侦察机就飞来了。

“老雷,你们还能不能战?”唐刀仰头看着日机在云端中隐隐约约的小小机体,突然发问。

“呵呵,营长,你得先去问小鬼子敢不敢来才是。”雷雄嘴角上扬,一脸轻松。

然后,猛然扭头看向身后和他一起来迎接唐刀的排长班长们,声音犹如炸雷:“弟兄们,刚刚营长问我们还能不能战,你们怎么说?”

“战!”冷锋向前踏出一步。

目光凌厉,身形挺立,犹如一杆即将刺出的矛。

“战!”李九斤紧随其后。

曾经的老兵油子,在战场上混了多年而不伤的老混子,目光虽不如冷锋那般锐利,但却多了一丝坚定和沉稳。

“战!”程铁首最后踏步而出。

做为曾经和日机对射过的射手,身材高大强壮的陆军中尉只是这么一站,一股子杀气就扑面而来。

四行营唐刀麾下最重要的三名军官已经就此表明了他们的态度。

对这个表态唐刀显然早有预料,脸色不变,微微额首,目光微转,看向站在自己身后的警备营一票军官,“你们,怎么说?”

“无他,警备营全部人等听长官军令调遣。”郭守志淡然一笑,脸上的那道刀疤随着肌肉抽动,显得有些凶恶。

“长官说干,那就干他良的。”庄师散扫一眼对面杀气十足的四行营几名校官尉官,一脸的混不吝。

掏掏耳朵,声音虽压低了不小,但却足以让现场的人听到:“就是啊!杀日本人这事儿,不是靠嗓门大就能行的。”

他这意思却是很明显,名震天下的四行营咋了?老子警备营在松江也不差,就你们声音大呢?

曾经的保安团少校营长虽已经习惯了残酷的战场,但身上曾经的江湖习气却是半点未少。

雷雄眼睛微微一眯,扫了一眼满脸硝烟之色还穿着保安团少校军装的军官,迎接他的是庄师散挑起的眉角。

这就算是较上劲了。

雷雄笑了,主动朝庄师散伸出手:“庄副营长,你是副营长,我也是副营长,此次同在营长麾下效力杀灭日寇,咱哥俩代表两营先亲近亲近!”

“正该如此!”庄师散毫不畏惧的伸出手。

虽然雷雄光是看站姿就是百战之军,那股子彪悍气势让人望而生畏,但输人不输阵,在江湖上也是混了十几年的庄师散那会示弱。

杨小山和二丫两人低头,集体为这位不知死活的陆军少校默哀。

雷长官可是四行营除了唐长官这个头号变态之外的另一个变态级选手,连白刃战中曾以一挑三的冷锋冷上尉在训练场上见了他都低调的不行,生怕这位找他单挑。

果然,两只男人的手甫一握上,颇有默契的同时使力。

庄师散的脸色先是变红继而变白再变黑,额头上更是沁出汗珠。

显然,他的手正在经历某种不太好的煎熬。

雷雄嘴角微扬。

他可是单靠手掌握力就捏碎过坚硬的山核桃,和日军单兵作战时,更是生生捏断过日军步兵的颈椎,哪怕他此时只使出六七成的力,也不是一般人能抵御的了的。

不出意外的话,这个出身保安团的家伙,很快就会主动撤手。

不过看在同僚的份上,他也不会过分紧逼,算是给他一个小小的教训。

四行营面前,不是谁都能吆五喝六的。

但显然,事实和雷雄想象的有些不一样。

庄师散疼的满头大汗有些狼狈,但目光依旧凶狠,不主动撒手不说,还硬是一声未吭。

雷雄目光闪烁,主动撤手,抬手行礼:“四行营、警备营已为同袍,往后还请庄兄多多照应。”

“那必须的。”庄师散闷哼一声,也抬手还礼。

两人暗战一场,庄师散总算知道了四行营之名不是白来,无他,就是足够强;而雷雄也明白了这位保安团营长能成为警备营副营长的理由,实力虽稍弱但绝不认怂。

怪不得唐刀能看得上一票保安军。

对于手下两名主要军官的暗战,唐刀却是视而不见。

两支部队想融合在一起,如果不发生点碰撞,那才是见了鬼。

现在是时间紧急,不然的话,唐刀就安排他们在训练场上见个真章。

军中,不是靠嘴炮,而是得拿拳头说话。

显然,目前这个结果他还算满意。

“老雷,老郭,老庄,你们几个带着弟兄们相互熟悉熟悉,我去指挥部一趟。”唐刀转身就走。

二丫和夏大雨连忙跟上。

。。。。。。。。。。。

ps:再次重申一遍,本书首发在起点中文网,有找不到正版的书友下载‘起点读书’APP,充值订阅即可。

喜欢从八百开始崛起请大家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