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小姐她一心想离婚主角温凉许鑫蓁陆嘉言小说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

张医生被关在别墅地下室。

陆嘉言带着手下下去审问,贺笙也跟着一起。

许鑫蓁却没去,据阿四传来的信息,查不到张医生与贺笙的直接联系,她也没抱着对贺笙一击即中的心思。

约莫一个小时的时间,几人从地下室上来,看表情,贺笙的面上明显比来时多了份轻松。

保镖拖着已经瘫软的张医生离开,不知道弄到哪里去。

陆嘉言也送贺笙离开。

许鑫蓁准备上楼,搁在茶几上的手机嗡嗡振动起来。

她看了眼屏幕,备注是“妈”,即许母文青。

她倒是和许父许海民联系过,急匆匆的几句话,许海民没发现什么破绽。

“喂。”许鑫蓁接通电话,一个“妈”字卡在喉咙眼,没喊出来。

“蓁蓁,你明天有空吗?回家一趟,妈给你做你爱吃的糖醋排骨。”话筒里文青并未发现女儿的异常,声音温和慈爱。

许鑫蓁一下子被她感染,不自觉地涌出一股子亲切感,想到书中文青下场,心中微叹,必要改变书中的结局,“好……妈,那我明天过去。”

第二天早上九点半,许鑫蓁到达许家。

“蓁蓁,过来坐。”文青正在沙发上坐着,一看到她,立马扬起笑容,把她招呼到沙发上,看了眼她身后,笑意敛了敛,“嘉言没陪你回来?”

“妈,别提他,我要跟他离婚。”许鑫蓁直接提了出来。

“离婚?”

“对,他前女友回来了,两人整天在一起厮混。”许鑫蓁黑了陆嘉言一把,原著中为了避雷,陆嘉言和前女友贺笙并未走到那一步。

“离了也好。我闺女那么优秀,肯定能找个跟好的。”文青早知陆嘉言有个谈了几年的前女友,待许鑫蓁十分冷漠,可当初许鑫蓁一心扑在他身上,闹着要嫁时劝了多少遍也没用。

“怎么?当初不是你闹着要结?现在又闹着要离?”许海民笑着从楼上下来,敲了她一个脑瓜崩。

虽是这样说,他并不反对离婚。当初陆氏濒临破产,他以注资为筹码逼陆嘉言与许鑫蓁结婚,逼得女友贺笙远走国外,陆嘉言记恨着他,连一声“爸”都没喊过。他早知陆嘉言冷漠无情,为了女儿的幸福多番压制陆氏发展,可陆嘉言手段凌厉,心狠手辣,这些年在商战中屡战屡胜,早已脱离他的掌控。

“爸,我以前不懂事嘛。”许鑫蓁捂着脑袋,“现在可算看清了,陆嘉言就不是个好东西,你可要多注意着点锐思,别让他把咱家挖空。”

锐思是两家的合作项目。

她忍不住提醒父亲,原著中陆嘉言可是狠心地把许家整破产了。

“你放心,爸爸心里有数。我让你妈把你叫回来,是想问问你,你和凌墨是怎么回事?”

“陆嘉言是不是来过?!你们别听他瞎说,是凌墨给我下药,幸好没得逞。”许鑫蓁捋了捋头发,想起刚穿书那天,陆嘉言好似说过会把事情告诉她父母。

“那陆嘉言有没有难为你?”

许鑫蓁一想到想到那天陆嘉言强迫她的事就来气,却还是道:“没,就是不让我出去而已。”怕父母担心,陆嘉言逼她捐肝的事也没提。

“区区凌家,也敢来打我许海民女儿的注意!”

一听这话,她便知道父亲想对凌家下手,于是劝说父亲小心行事。

许海民还说把许氏法务部的律师借给她,配合她解决离婚事宜。

许鑫蓁在许家待到下午三点才会云岭路七号。

回到别墅发现手机里有一条短信。

明天上午十点,小楼咖啡馆一见——贺笙。

她眉头一蹙,贺笙要搞事情。

原著中原主这时候昏迷在医院躺着,那段时间贺笙的精力放在攻克陆嘉言上。

眼下她化解了这次阴谋,剧情跟着变化,贺笙只怕会有下一步动作。